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四百二十一章 進攻邪木宮

  張若塵的聲音沙啞,笑道:“如此正好,麻生兄,還不快打開圣陣。”

  麻生法王向遠處的“龍澤”盯了一眼,露出猶豫的神情,總有一股不好的預感,道:“宮主離開的時候曾經吩咐,在他回來之前,不得打開圣陣。恐怕龍澤兄需要再等幾天……”

  張若塵身上的氣息一變,散發出一股寒氣,似乎很生氣,冷哼一聲,道:“麻生兄,你居然還懷疑老夫,真以為老夫一定要投靠邪木宮?既然如此,老夫也懶得寄人籬下,現在就去投靠圣水殿。”

  “龍澤兄,等一等。”

  麻生法王皺著眉頭,猶豫了一下,心頭暗道,不能讓龍澤就這樣離開,他和魔猿對邪木宮來說是巨大的助力。

  估計是因為最近邪木宮損失了太多高手,所以才會疑神疑鬼。

  麻生法王的心中,如此想著,最終還是下令道:“還不快開啟圣陣,以最高禮儀,將龍澤法王迎進邪木宮。”

  聽到這話,張若塵的那一張遮擋在黑色連帽下方的臉上,露出一道滿意的笑意。

  麻生法王也是沒辦法,不得不做出這個決定,誰叫邪木宮一連隕落了兩位法王?

  龍澤和魔猿皆是頂尖級別的強者,若是他們能夠加盟邪木宮,足以彌補青木法王和祖心法王的空缺。

  “轟隆隆!”

  圣陣開始關閉,裂山猛烈震蕩起來。

  半晌之后,逐漸恢復平靜。

  “恭迎龍澤法王。”

  除了麻生法王之外,別的法師,全部單膝跪地,一只手握住水晶神杖,一只手按在左邊胸口,向張若塵行禮。

  魔猿,邁動粗壯的大腿,走進邪木宮的山門。

  “龍澤兄,歡迎你成為邪木宮的一份子。”麻生法王含笑道。

  “桀桀!”

  張若塵測測的笑了笑。

  突然,一陣寒風吹來,將坐在魔猿肩上的張若塵頭頂的連帽吹開,露出一張年齡的臉。

  看到那一張臉,麻生法王頓時怔住,略微失神了一個剎那。

  就是這一個剎那,唰的一聲,紫雷劍從張若塵手指上的儲物戒指中飛出,托著一條閃電劍尾,從麻生法王的胸口穿透了過去。

  “噗嗤!”

  麻生法王的胸口,出現一個碗口大小的血窟窿,五臟六腑被劍氣攪碎,爆瞪著雙眼,嘴里吐出最后一句話:“你……是……誰……”

  隨后,他就嘭地一聲,直挺挺的向后倒了下去。

  一位法師之王,就此隕落。

  紫雷劍在半空劃出一個美麗的弧度,重新飛進他的手中。

  張若塵盯向圣陣的陣眼,手持戰劍,騰空而起,調動全身真氣注入劍體,劍中的銘紋涌現出來,化為數十道粗壯的紫色雷電,就如一條條電龍圍繞紫雷劍飛行。

  “給我破!”

  張若塵全力一劍斬了下去,擊向圣陣的陣眼。

  “嘭!”

  劍氣斬破地面,撕裂出一道長長的口子,將圣陣最關鍵的幾道銘紋斬斷。

  同時,圣陣也爆發出一股強大反擊之力,一道銘紋從地底飛出,凝聚天地靈氣,化為一根青色的長槍,擊向張若塵。

  張若塵立即調動龍珠的力量,在表面形成一層金色的光暈。

  “嘭!”

  那一根青色長槍,只是一瞬間就擊穿張若塵的護體天罡,隨后又撞擊在龍珠的防御光罩上面。

  金色光罩顫抖不停,似乎擋不住青色長槍。

  “好強,應該是半圣留下的殘力。”

  張若塵的臉色一變,心知擋不住那一股力量,立即施展出空間挪移,橫移到十丈之外。

  空間挪移剛剛發動,那一根青色長槍就將龍珠的防御光罩擊穿,穿過張若塵留下的影子,飛了出去。

  青色長槍擊在遠處的一座巨大的宮殿上面,強大的力量,使宮殿轟然倒塌,化為一片廢墟。地面上,出現一個深坑。

  破壞力之強,讓人心有余悸。

  “幸好掌握空間之力,要不然,就算我摧毀了圣陣,也難逃一死。”張若塵長長的吐出一口氣。

  很顯然,邪木宮的那一位祖師,在布置圣陣的時候,就留下暗手。誰若是破壞圣陣,就會被那一道銘紋擊殺。

  既然圣陣已破,可以通知那些學員殺上邪木宮。

  “嘩!”

  張若塵凝聚真氣,手指向天穹一指。

  剎那間,一道青色的光柱,從指尖飛出,直沖天穹。

  山下,司行空看到那一根沖天而起的青色光柱,臉上露出喜色,振臂一呼,“張若塵已經破掉圣陣,大家跟我一起殺上邪木宮,剿滅那些土著。”

  四十多位學員,同時展開身法,速度快到極點,片刻之間就殺到邪木宮的山門外,與邪木宮的法師戰了起來。

  將信號傳出之后,張若塵就立即向山頂沖去,眉心的天眼,浮現出來,開始尋找紫云沉香木。

  “紫云沉香木乃是邪木宮的至寶,就算是邪木宮的宮主神骸法王也不可能將它帶在身上,肯定是被存放在邪木宮的某一處密地。”

  使用天眼,張若塵能夠看到地底百丈深處的礦脈,想要尋找紫云沉香木,自然是輕而易舉。

  很快,張若塵就在邪木宮中發現了一座地底宮殿,找到入口,破開陣法,闖到了那一座地底宮殿的大門前。

  “應該就是這里了!”張若塵橫劍而立,向石門走去。

  “嗷!”

  一聲蠻獸的嘯聲響起。

  趴在地底宮殿外的一只青色的雙翼巨蘇醒過來,它的身軀巨大,長滿鱗片,頸部長著蠻獅一樣的頭顱,身上散發出一股冰冷的血腥之氣。

  地獄獅蟒,五階下等蠻獸,力量堪比魚龍第二變的強者,乃是邪木宮的護山神獸。

  地獄獅蟒露出嘴里的獠牙,吐出一口毒霧,向張若塵攻擊過去。

  一股腥風傳來,將張若塵吹得離地飛起,不過他的修為高深,依舊顯得十分輕松,施展出一招空間挪移,便躲過地獄獅蟒的攻擊。

  地獄獅蟒不依不饒,再次發起攻擊。

  “吼!”

  魔猿從外面沖了進來,一拳擊在地獄獅蟒的頭上,將地獄獅蟒打飛了出去,撞擊在地底宮殿的石門上面。

  整個地底宮殿都跟著晃動了一下。

  魔猿的修為是魚龍第一變的巔峰,只差一絲就能突破到魚龍第二變。而且,它還修煉成了水靈寶體,真正實力,其實比地獄獅蟒還要高出一籌。

  在魔猿和地獄獅蟒戰斗的時候,張若塵打出一道“空間裂縫”,將地底宮殿的守護陣法和石門同時撕碎。

  石門下方,出現一道三米高、一米寬的裂縫,如同一道小門。

  張若塵的身體一閃,穿過裂縫,沖進地底宮殿。

  剛剛進入宮殿,一股濃郁的木屬性靈氣就如潮水一般,向他涌來,每一個毛孔都在貪婪的呼吸,猶如達到魚龍第一變“先天胎息”的境界。

  當然,那只是張若塵的錯覺,以他現在的境界,距離“先天胎息”還有相當遙遠的距離。

  只不過,他以前煉化了大量黑水琉璃晶,自身體質,接近水靈寶體。

  在五行之中,水和木,本來就是相生。

  所以,木屬性的靈氣會自動涌入他的身體,猶如達到“先天胎息”的境界。

  宮殿中的石壁上,放著一個個木質的格子,足有一百多個,有的格子里面裝著珍貴的水晶神杖,有的格子中裝著紫云沉香木。

  張若塵將那些格子全部打開,發現其中四十五個格子里面都裝著紫云沉香木,有的體積較大,重達數十斤;有的體積較小,只有二兩重。

  所有紫云沉香木加起來,大概有兩百四十斤。

  “紫云沉香木不僅可以用來修煉木靈寶體,還能用來煉制丹藥,鑄煉戰兵,哪怕只是一斤,帶回昆侖界也能賣出不菲的價格。”

  張若塵的心中大喜,毫不客氣,將四十五個格子,全部收進儲物戒指。

  至于那些水晶神杖,他卻沒有興趣,看也沒用看一眼。

  當張若塵走出地底宮殿的時候,魔猿已經將雙翼獅蟒的頭顱打爆,直接將雙翼獅蟒給吞入嘴里,開始煉化起來。

  魔猿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黑色的魔光,從它的體內涌出來,形成一片云霧。隨著時間推移,它身上的氣息,變得越來越強。

  “咦!難道它是想要煉化雙翼獅蟒,沖擊魚龍第二變?”

  魔猿的修為,本來就無限接近魚龍第二變,若是煉化雙翼獅蟒,吸收雙翼獅蟒的全身精華和血氣,倒是很有可能一舉突破境界。

  本來,張若塵是打算奪取紫云沉香木之后,就立即離開邪木宮,避免與神骸法王正面交鋒。

  畢竟,以他現在的實力,與神骸法王還有差距。

  若是魔猿能夠突破到魚龍第二變,必定實力大增,或許能夠與神骸法王一戰。

  張若塵的眼中露出思索的神情,暗道:“就算魔猿突破魚龍第二變,也只是剛剛突破境界,肯定無法與神骸法王那種法力深厚的高手爭鋒。”

  “但是……我若是將部分紫云沉香木交給魔猿煉化,魔猿的實力,必定會突飛猛進,就算無法修成雙靈寶體,要和神骸法王一戰應該是不成問題。”

  張若塵輕輕的點了點頭,已經有了主意。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