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四百二十章 前夕

  常戚戚嘆道:“以我現在的境界,想要突破到天極境小極位,也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

  司行空拍著常戚戚的肩膀,笑了笑,道:“我有預感,一個月之內,就能沖擊道天極境小極位。”

  “大師兄,你不要打擊我行不行?我覺得,就算再給我兩年時間,也很難突破到天極境小極位。”常戚戚有些泄氣的道。

  黃煙塵顯得不悲不喜,依舊冷若冰霜的樣子,道:“黑水琉璃晶的確是了不得的寶物,若是能夠煉化十斤,說不定能夠修煉成傳說中的水靈寶體。這樣的寶物,若是出現在昆侖界,就算是那些圣者門閥也會花費大力氣去爭奪。”

  誕生出一個寶體,對圣者門閥來說,也是一件喜事。

  若是能夠一次性造就出十個寶體,甚至數十個寶體,等到他們成長起來,那一個圣者門閥必定會興盛一個時代。

  張若塵道:“只要你們努力修煉,將來肯定都能修煉成水靈寶體。當然,我們現在必須要商量進攻邪木宮的事宜,若是成功,就能得到紫云沉香木。將來,我們說不定還能修煉成木靈寶體。”

  “木靈寶體和水靈寶體一起修煉成功,豈不就是雙靈寶體?”常戚戚大喜道。

  黃煙塵白了他一眼,道:“雙靈寶體雖然比單純的水靈寶體要強大很多,可是修煉難度卻增加數倍,就算是天資超凡的人,也未必能夠修煉成功。”

  其余人都跟著點了點頭。

  “邪木宮高手如云,又有半圣留下的陣法,想要攻破,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司行空有些憂慮。

  司行空的精神力也很強大,已經達到三十一階,所以,他學習語言的速度也很快,已經可以簡單和五行墟界的土著人類交流。

  他也打聽過,因此知道邪木宮曾經誕生過一位半圣,留下了護山圣陣。

  張若塵笑了笑,將他已經布好的局,講了出來。

  聽到張若塵的話,眾人的眼睛都亮了起來。

  “也就是說,這個時間,神骸法王應該已經趕去新月城,并不在邪木宮。現在,的確是進攻邪木宮的最好時機,說不定能夠找到很多好東西。”

  常戚戚舔了舔嘴唇,露出躍躍欲試的神情。

  司行空道:“就算引走神骸法王,邪木宮還有一座圣陣,若是強行進攻,恐怕會損失慘重。”

  張若塵笑了笑,道:“要破圣陣,并不是難事,交給我。你們等我的信號,只要信號一出,立即殺進邪木宮,不僅是軍功值,就連邪木宮的寶物也可隨意取走。”

  張若塵離開之后,常戚戚和司行空就立即去召集風靈城中的學員。

  那些學員,聽說張若塵會親自參與攻打邪木宮,一個個都興奮起來,熱血沸騰,摩拳擦掌。

  要知道,張若塵可是新生代的六大王者之一,號稱“佛帝傳人”,他會做沒有把握的事?

  跟著一位新生代王者,還怕沒肉吃?

  不僅僅只是常戚戚和司行空最開始召集的十五位學員,聽到消息之后,又有更多人加入進來,隊伍不斷壯大。

  到達邪木宮所在的裂陰山的時候,司行空和常戚戚率領的人馬,已經達到四十多人,每一個都是天極境的高手。

  張若塵坐在魔猿肩上,手持一根水晶神杖,身披一件黑色的大氅,從肩部延伸到頭頂的連帽,將臉給遮住,只露出一個黃褐色的蒼老的下巴。

  就連他身上的氣息,也發生改變,變得陰寒了不少,盡量模仿成龍澤師的樣子。

  邪木宮的麻生法王,曾經親自前往魔猿嶺,想要拉攏龍澤師,希望龍澤師能夠成為邪木宮的客卿長老。

  當時,龍澤師拒絕了!

  現在,張若塵就是打算假扮成龍澤師,前來投靠邪木宮,只要能夠進入邪木宮的大門,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破壞圣陣。

  圣陣一破,邪木宮就等于是毀了一大半。

  同時,他還必須提前將情況打探清楚,確認神骸法王是不是真的離開邪木宮?

  只有神骸法王真的不在邪木宮,才能發動對邪木宮的進攻,要不然的話,只能改變計劃,重新布置。

  入夜,裂陰山中的空氣,變得異常寒冷。

  神骸法王和聶文龍離開之后,邪木宮就進入嚴密防守的狀態,在麻生法王的主持下,將祖師布置的圣陣開啟,將整個裂陰山都包裹在陣法之中。

  “哧!”

  一只黑鷹撲扇著羽翼,飛過天空,突然,像是撞擊在一層無形的屏障上面。

  陣法之光爆發出來,擊在黑鷹的身上,將那一只黑鷹劈成了飛灰。

看上去,就像是一只蠻禽,不小心撞在圣陣上面,丟掉了性命  張若塵向著剛才陣法之光閃現的方向看了一眼,眼睛一瞇,自言自語的道:“不愧是半圣布置的陣法,就算魚龍第六變的強者去闖,估計也是死路一條。”

  隨后,張若塵又驅趕了幾只蠻禽,撞在山中的陣法上面,試探陣法的強弱排布,從而尋找破陣的缺口。

  一連經過九次試探,張若塵終于點了點頭,已經找到圣陣的陣眼,只要摧毀陣眼,圣陣也就不攻自破。

  當然,要摧毀陣眼,必須先要進入圣陣。

  “該出發了!”

  半晌之后,張若塵駕馭魔猿,來到邪木宮的山門之外。

  看守山門的法師,看見一頭兇威懾人的魔猿,走了過來,全部都大驚失色,紛紛向后退。

  其中,一個較為膽大的法師,呵斥道:“什么人?此地乃是邪木宮,你……你若是敢闖山,必被圣陣碾殺。”

  張若塵將連帽又拉低了一些,將臉完全遮住,手持水晶法杖,向邪木宮的山門方向一指。

  “嘩!”

  鑲嵌在水晶法杖頂部的黑水琉璃晶,轉化出水屬性的法力,形成一根冰刺,飛了出去。

  突然,冰刺與圣陣碰撞了一下,停在虛空。

  啪的一聲,冰刺破碎,化為一縷縷水霧。

  張若塵模仿龍澤師的聲音,沙啞的干笑了一聲:“居然真的開啟了圣陣,你們邪木宮莫非是遇到了什么麻煩?”

  看守山門的那些法師,有些驚疑不定,已經有人趕去稟告坐鎮邪木宮的麻生法王。

  邪木宮中,響起一陣躁動。

  宮中的高手,紛紛趕出來,手持神杖,虎視眈眈的盯著遠處的張若塵和魔猿。

  “你到底是什么人?”

  一位修為達到天極境大圓滿的師詢問了一聲,見張若塵沒有回答他,眼中露出冷色,就要沖出圣陣,去和張若塵一較高下。

  “住手。”

  麻生法王從天而降,將那一位師攔下,目光望向遠處張若塵,試探性的問道:“莫非是龍澤兄駕臨邪木宮?”

  麻生法王曾經親自去魔猿嶺邀請過龍澤師,所以,對龍澤師的氣息頗為熟悉。

  而且,眼前這一頭魔猿的力量十分強橫,全身似乎蘊含開山裂地的力量,擁有如此修為的魔猿,整個五行大陸也只有一只。

  坐在它肩上的人,除了龍澤師之外,還能有誰?

  其實,五行大陸的法師,只知道魔猿嶺有一頭厲害的魔猿,并不知道龍澤師是它的仆人。反而,很多人都以為,魔猿是龍澤師圈養的戰獸。

  即便是麻生法王,也是如此認為。

  聽到麻生法王的話,邪木宮的那些法師全部都驚住。

  “什么?他就是魔猿嶺的主人龍澤師?”

  “據說,龍澤師的修為相當高深,堪稱法王之下的第一人。”

  “你們不知道嗎?龍澤師在五十年前就達到凡人的極限,估計早就已經突破到法師之王的境界,只是外界不知道而已。”

  邪木宮的法師全部都露出敬畏和懼怕的神情,因為,傳說之中,龍澤師是一個性格十分怪異的人,做過很多邪惡之事,殺人如麻,兇名赫赫。

  這樣的人,誰不懼怕?

  張若塵在來到邪木宮之前,就已經簡單的偽裝過一遍,皮膚和身形都發生了改變,顯得異常干瘦,的確和龍澤師十分相像。

  當然,想要騙過麻生法王這樣的人物,依舊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必須要借住魔猿的氣勢。只要在氣勢上壓住對方,就能在一定程度上麻痹對方。

  而且,張若塵堅信,以邪木宮現在的微妙局勢,肯定是希望拉攏到龍澤師這樣的強者。

  畢竟,邪木宮已經隕落了兩位法王,正是最虛弱的時候。龍澤師投靠他們,對他們來說,無異于雪中送炭。

  張若塵干笑了一聲:“麻生兄,魔猿嶺一別,好久不見。最近,老夫終于沖破凡人極限,達到法師之王的境界,打算出來走動走動,不知邪木宮有沒有老夫的容身之地?”

  麻生法王的心頭一喜,連忙道:“龍澤兄肯加入邪木宮,當然是歡迎之至。”

  麻生法王倒也并不懷疑張若塵,現在,五行墟界遭到天外邪魔的攻擊,即便是五師圣地也只能勉強自保,龍澤若是不投靠邪木宮,焉能活命?

  況且,邪木宮現在內憂外患,高手匱乏,正好需要龍澤這樣的強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