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四百一十九章 自亂陣腳

  邪木宮中,神骸法王雷霆大怒。

  他派遣出去查探消息的法師,已經回來,有人在戰場發現一百多具邪木宮的法師的尸體,其中,甚至還包括青木法王,也已經死于非命。

  別的那些法師,就算死掉,也就罷了,怎么就連青木法王也隕落?

  邪木宮只有四位法王,每一個都是頂梁柱,死去一個,就代表邪木宮的根基將會不穩,實力將會減弱一大截。

  而且,趕去救援的祖心法王也失去消息,讓神骸法王產生出一種不祥的預感。

  “可惡,到底是誰?”

  神骸法王眼神銳利,怒氣攻心,一掌拍擊在面前的銅柱上面,嘭地一聲,將銅柱打得凹陷下去。

  宮宇中,別的那些法師都噤若寒蟬,全部都低著頭,沒有人敢說話。

  外面,傳來一個急促的腳步聲。

  “宮主……宮主……大事不好……”

  武藤法師抱著兩個木匣,連滾帶爬,從外面沖進來。

  “什么事如此慌張?”神骸法王冷聲道。

  看到神骸法王如同魔王一般坐在上方,立即嚇得武藤法師跪在地上,雙手捧著木匣,向前一托,顫聲道:“回稟宮主,青木法王和祖心法王被一個叫做張若塵的人殺死,木匣中就裝著他們的水晶神杖。”

  “什么?”

  神骸法王臉上的青筋,完全凸顯出來,手臂一揮,一股法力涌出去,將那兩個木匣的蓋子掀開。

  兩根斷掉的水晶神杖,從匣子中掉落出來。

  竟然真的是青木法王和祖心法王的神杖。

  一日之間,兩位法王隕落,神骸法王暴跳如雷,雄厚的法力從體內噴涌出來,幾乎將整個邪木宮都要掀飛。

  “張若塵在什么地方,我要將他碎尸萬段。”

  神骸法王厲聲一嘯,凝聚出一只法力大手,將武藤法師隔空提了起來。

  武藤法師懸在半空,感覺身體被一股無形的力量使勁的拉扯,像是五馬分尸的感覺,驚駭交加,連忙道:“宮主饒命……他說……十日之后,會在新月城等你,與你公平一戰。”

  “哧!”

  神骸法王的五指一扭,調動法力,直接將武藤法師的身體撕裂成碎片,化為一團血霧。

  “嘩!”

  神骸法王沖出邪木宮,就要向新月城趕去。

  聶文龍立即沖上去,攔住神骸法王,道:“就算你現在趕去新月城,也肯定找不到張若塵。既然他約你在十日之后一戰,為何不再等一等。”

  神骸法王冷哼了一聲,道:“邪木宮一連折損兩位法王,這口氣我怎么能忍,我一刻也等不了。”

  聶文龍搖了搖頭,道:“只是死了兩位法王而已,你怎么就亂了方寸?萬一中了張若塵的調虎離山之計,整個邪木宮都將陷入危境。”

  “你懂什么?張若塵之所以要等到十日之后才與我決戰,肯定是因為,現在,他還沒有把握勝我。接下來的十天,他必定會在新月城布下天羅地網,用來對付我。所以,我必須趁現在他還沒有準備完善,一舉將他拿下。”

  聶文龍有些無語,暗罵了一句白癡,若是張若塵沒有準備完善,豈會這么早就來宣戰?

  聶文龍還要利用邪木宮的勢力來對付張若塵,邪木宮與張若塵的仇恨越深,對他就越有利,所以,他也就沒有將那些話講出來。

  他道:“既然宮主現在一定要趕去新月城,那么邪木宮不能沒有人鎮守,我愿留下來,幫助宮主鎮守邪木宮。”

  無論怎么說,聶文龍畢竟是一個外人,神骸法王對他并不放心。

  所以,在離開之前,神骸法王將邪木宮另外一位正在閉關的麻生法王請了出來,用來制衡聶文龍。

  七天之后,神骸法王返回邪木宮,正如聶文龍所言,他并沒有在新月城找到張若塵。

  “我不在的七天,邪木宮有沒有遭到攻擊?”

  回來之后,神骸法王立即詢問聶文龍。

  因為,他害怕真的中了調虎離山之計,唯恐邪木宮有失,所以才立即返回。

  聶文龍道:“一切正常,雖然有幾個學員前來挑釁,也都被我擊斃。”

  在往返新月城的路上,神骸法王已經冷靜下來,疑惑的道:“張若塵到底在打什么主意?既沒有進攻邪木宮,又沒有在新月城提前布置,難道他真的那么自信,想要與我一較高下?”

  聶文龍也露出疑惑的神情。

  若是在以前,他絕對不相信,張若塵能夠和神骸法王叫板。

  不過,若是張若塵能夠殺死青木法王和祖心法王,那么他的實力恐怕真的達到了一個匪夷所思的境界,倒是有可能與神骸法王斗一斗。

  現在,就連聶文龍都有些凌亂,感覺完全琢磨不透張若塵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難道張若塵真的只是想要殺死神骸法王,獲取巨額的軍功值?”

  神骸法王是魚龍第二變,天極境武者,只要能夠殺死他,就能獲得一萬點軍功值,直接進入《天榜》。

  當然,天極境的武者想要殺死魚龍第二變的修士,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魚龍第二變被稱為“煉皮成金”,意思就是說,皮膚修煉得猶如金石,刀砍不壞,劍劈不爛,就算是站在火堆里面也可以絲毫無損。

  天極境武者只有使用圣器,才有可能破開魚龍第二變修士的防御。

  而且,就算你掌握了一件圣器,魚龍第二變的修士也不會站在那里不動,交給你劈斬。

  聶文龍道:“三日之后,就是張若塵約定的時間,宮主決定怎么辦?到底去不去新月城赴約?”

  “去,為何不去。”

  神骸法王臉色冷沉,道:“張若塵殺死邪木宮的兩王,老夫若是不將他挫骨揚灰,難消心頭之恨。”

  “可是萬一,張若塵在此期間,進攻邪木宮,該怎么辦?”聶文龍道。

  神骸法王道:“若是張若塵真的是想要調虎離山,這幾天,早就已經進攻邪木宮。既然他沒有這么做,說明他是真的想與我一戰。”

  神骸法王的臉上露出一副已經猜透張若塵的意圖的笑容,道:“張若塵肯定是殺死了青木法王和祖心法王就信心爆棚,想要繼續出手殺死我,獲取更多的軍功值。但是,他又害怕邪木宮的陣法,不敢堂堂正正的來挑戰我,所以,只能與我約戰在新月城。”

  “他卻不知,魚龍第一變和第二變之間,有著本質的差距,根本不是他可以想象。等著瞧,三日之后,我一定斬下張若塵的頭顱。”

  聶文龍微微皺眉,有些不悅。

  他來到五行墟界的目的,就是為了殺張若塵。

  現在,還沒殺死張若塵,胥圣門閥的傳人胥青就已經先被張若塵殺死。

  若是不能帶著張若塵的人頭回去,三刀半圣肯定饒不了他。

  “不行,張若塵必須死在我的手中,不能讓神骸法王搶了功勞。”聶文龍的心頭暗道。

  聶文龍義正言辭的道:“為了以防萬一,我也和宮主一起去新月城。”

  神骸法王向他瞥了一眼,輕輕的點了點頭,道:“好吧!既然如此,你就跟我一起去新月城,反正邪木宮有祖師留下的圣陣,就算再多的高手前來闖山,也是死路一條。”

  神骸法王對聶文龍也存在芥蒂。

  聶文龍愿意跟他去新月城,正和他的心意。

  邪木宮由麻生法王鎮守,同時,開啟圣陣,足夠確保萬無一失。

  張若塵當然沒有去新月城,而是在距離邪木宮只有五百里的風靈城。

  這幾天,他一直都在參悟《鯤鵬武典》的前三層,學習其中的武道精髓。

  “任何秘籍都有修煉到盡頭的時候,只有參悟百家武學,開創出屬于自己的武道,才能尋找到道法的真諦。”

  《鯤鵬武典》雖然是王級秘籍,可是畢竟只是前三層,張若塵在時空晶石的內空間參悟了二十天左右,就已經剝離出其中的精髓。

  又花費數天時間,演練武學,將《鯤鵬武典》融入進自己的武道。

  雖然境界沒有突破,可是武道卻更加圓滿。

  “外面應該也已經快過去十天,也該出去,對邪木宮發起攻擊。”

  張若塵站起身來,手指向前輕輕一點,空間扭曲了一下,向前跨出一步,走出時空晶石的內空間。

  這段時間,司行空煉化了兩斤黑水琉璃晶,節省兩年苦修,修為達到天極境后期的巔峰,隨時都可能跨入天極境小極位。

  常戚戚煉化了一斤黑水琉璃晶,節省一年的苦修,武道修為也有不小的進步。

  黃煙塵因為在修煉期間,突破到了天極境小極位,所以,煉化了三斤黑水琉璃晶,節省三年苦修,雖然沒有修煉成水靈寶體,卻修為大增。

  “我怎么只煉化了一斤黑水琉璃晶,就無法繼續煉化,身體似乎已經飽和。”常戚戚捧著剩下的黑水琉璃晶,長嘆了一聲。

  空有絕世靈寶在手,卻無法煉化,真是讓人欲哭無淚。

  張若塵笑道:“等你突破到天極境小極位,自然可以繼續煉化更多黑水琉璃晶,提升體質,增加修為。”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