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四百一十七章 紙醉金迷

  張若塵取出半圣骨珠,交給了黃煙塵,以防萬一。

  他擁有龍珠,具有超強的防御能力。半圣骨珠的防御力雖然也很厲害,對他來說,卻是可有可無。

  “圣劍借給你。”

  黃煙塵的手中伸進藍色的長發,取下白玉釵,遞給張若塵。

  “不用,使用紫雷劍,足以對付他。”

  張若塵表現得異常自信,也從容鎮定,似乎早就已經有了應對的策略。

  “唰!”

  祖心法王駕馭著一團木屬性的靈氣,御空飛行,來到張若塵和黃煙塵的頭頂上方。他看到青木法王和邪木宮眾法師的尸體,一股怒火從心中噴涌出來。

  “你們到底是什么人?難道不知與邪木宮作對的下場?”

  祖心法王的聲音中融入法力,每一個字都如巨雷,震得天地靈氣不停震蕩。

  特別是黃煙塵,只感覺耳膜疼痛,就像有一面神鼓在耳中擂動,讓她全身氣血翻騰。

  其實,黃煙塵的實力并不弱,足以和天極境大圓滿的武者一較高下,只是祖心法王的修為太強,所以她才會被聲音的力量震傷。

  張若塵看著飛在離地十丈高的祖心法王,沒有絲毫懼色,自有一股護體天罡將音波之力抵擋。他道:“以你的修為,竟然能夠御空飛行?我明白了,你修煉成了木靈寶體,能夠駕馭木屬性的靈氣,所以,修為沒有達到半圣境界,也能離地飛行。”

  正常情況下,只有達到半圣境界,才能調動圣氣,御空飛行。

  但是,一些天賦異稟的修士,煉成特殊體質,可以操控天地靈氣,也能飛天遁地。

  青木法王和祖心法王都是魚龍第一變的修為,可是祖心法王修煉成了木靈寶體,那么他的實力,就遠超青木法王。

  張若塵手持紫雷劍,挽出一道劍花,向祖心法王指過去,道:“多說無益,戰吧!”

  祖心法王冷笑一聲,道:“小輩,你別以為殺死青木法王,就能與老夫交手。實話告訴你,以老夫的實力,要殺死青木法王,只是輕而易舉的事。要殺死你,自然也是如此。”

  “天地之根。”

  祖心法王調動木屬性的靈氣,匯聚在水晶神杖的頂端,向地面一指,轉瞬間,一株青色的大樹,從地底生長了出來。

  大樹的樹干、樹枝、樹根,越來越粗壯,長成一株百米高的參天古木。

  “唰唰。”

  一片片樹葉,無比鋒利,就像刀葉一般,從四面八方,向張若塵狂猛的攻擊過去。

  張若塵的腳下出現一座直徑九米的血陣,血陣中,飛著九柄血劍、一龍、一象,將飛來的樹枝、樹葉,不斷擊成碎片。

  “轟!”

  祖心法王將水晶法杖一揮,立即形成一根磨盤粗細的巨木,也不知重達多少萬斤,向張若塵擊了過去。

  爆裂聲響起,那一根巨木,將張若塵腳下的血陣擊碎,血劍、血龍、血象完全化為煙霧。

  張若塵立即揮動紫雷劍,直劈而下,將巨木斬斷,可是卻依舊被那一股強大的沖擊力,震得飛退了出去,落到二十丈之外。

  “好強大的力量,若是不動用武魂的力量,絕對擋不住他十招。”

  張若塵只感覺手臂疼痛欲裂,虎口被那一股力量撕裂,不斷淌出鮮血。

  “原來也不過如此。”

  祖心法王冷峭的一笑,心中多了幾分輕視,腳踏地面,向張若塵追了上去。

  凡是他的腳掌踏過的地方,泥土中,就會沖出一條金屬般顏色的藤蔓,化為戰鞭,向張若塵抽擊過去。

  “啪!”

  戰鞭,在空氣中一抽,頓時發出一大片火花。

  若是抽擊在人的身上,可想而知會造成多大的創傷。

  “百家武器,鞭法專破劍法,小子,你還想往哪里逃?”

  祖心法王控制十八條戰鞭,同時向張若塵抽擊,將張若塵的所有退路全部封住,無論向哪一個方向躲閃,皆會被鞭子擊中。

  “嘭!”

  張若塵一連斬斷三根戰鞭,卻終究沒有躲過去。

  只聽見啪啪兩聲,兩根戰鞭,擊在他的胸口,將護體天罡打得穿透。

  張若塵拋飛了出去,眼看就要落入河水中,突然,一股真氣化為風力,從全身毛孔中吐出,將身體輕輕托住。

  他的身體,猶如一片樹葉,輕飄飄的落到河面,腳尖在水面一點,延伸出一圈圈漣漪。

  張若塵向胸口看了看,只見身上特別煉制的銀色武袍,竟然被戰鞭擊穿,留下兩道鞭痕,可以清晰看到下方的皮膚。

  不過,有龍珠護體,張若塵并沒有受傷。

  “哈哈!小子,受死吧!”

  祖心法王乘勝追擊,跳躍而起,沖向站在水面的張若塵,想要給予張若塵致命一擊。

  他卻不知,張若塵之所以沒有動用武魂的力量,就是想要將他引到此處。

  看到飛撲過來的祖心法王,張若塵的嘴角微微一勾,開始調動精神力。

  “轟!”

  就在祖心法王飛到一半的時候,他下方的水面,突然涌出一個巨大的氣泡,炸裂開來,魔猿急速從水中沖出,一拳擊在祖心法王的胸口。

  “噗!”

  祖心法王口吐鮮血,全身骨頭斷了一半,發出咔嚓的聲音。

  魔猿的力量,何等強大,一拳打出,將祖心法王打飛到了兩百米高的天穹之上。

  與此同時,站在水面的張若塵已經將精神力完全調動出來,伸出一根手指,向天空一指。

  一道紫色的雷電,就如電龍一般,橫空飛過,擊在祖心法王的身上。

  “嘭!”

  剎那之間,閃電擊在祖心法王的身上,穿透而過。

  祖心法王就像燈籠一般燃燒起來,當落到地上的時候,已經化為一塊塊燃燒的焦黑血肉。

  “嗷!”

  魔猿站在大河之畔,爆吼了一聲,震得整個河面水浪翻滾。

  張若塵的手臂一伸,將那一根從半空落下水晶神杖接住,雙手運氣,嘭地一聲,將水晶神杖折斷成兩截。

  在這一根水晶神杖之中,果然也有一小段紫云沉香木,大概半斤重。

  收起紫云沉香木,張若塵踏浪而行,回到岸邊,與黃煙塵會合在一起。

  “邪木宮連損兩位法師之王,絕對不會善罷甘休。據說,邪木宮的宮主,是一位極其厲害的人物,絕不止魚龍第一變的境界,我們還是趕快離開此地。”黃煙塵有些擔憂的道。

  青木法王和祖心法王都只是魚龍第一變的境界,所以實力并不算太強。

  當然,祖心法王修煉成了木靈寶體,就算與魚龍第二變、第三變的修士交手,也不會吃虧。

  張若塵之所以能夠殺死他,也是和魔猿先偷襲得手,才能一舉成功。

  若非如此,張若塵就算動用武魂的力量,再與魔猿聯手,也未必能夠將他留下。

  邪木宮的那一位宮主,絕不是魚龍第一變的修為那么簡單,而且,也肯定修煉成了木靈寶體。

  高出一個境界,就是成倍的差距。

  即便邪木宮的宮主,只是魚龍第二變的修為,也不是張若塵現在抵擋得住。

  張若塵的眼中露出睿智的光芒,道:“我們的確沒有必要與邪木宮的宮主硬碰硬,不過,邪木宮的紫云沉香木,必定要奪到手。我的心中有一個想法,倒是可以試一試。”

  “什么想法?”黃煙塵道。

  張若塵露出一絲笑容,將青木法王和祖心法王斷掉的兩根水晶神杖取出來,道:“只要將邪木宮的宮主,引出邪木宮,來一招調虎離山,不就有機會奪取紫云沉香木?”

  張若塵、黃煙塵坐在魔猿的肩上,來到距離邪木宮五百里的一座城池,風靈城。

  風靈城中的土著強者,凡是達到地極境大圓滿以上的修為,幾乎被武市學宮的天才學員殺得干干凈凈。

  失去這些強者之后,整個風靈城變成一座混亂的城市,失去法制,失去秩序,失去道德,隨處都能看見殺人放火的事件。

  當然,也有一些人,過得相當安逸,就像是土皇帝一般,吃著最好的肉,喝著最好的酒,摟著最漂亮的女人。

  比如,常戚戚和司行空。

  當張若塵在城主府,見到常戚戚和司行空的時候,他們兩人正過著紙醉金迷的生活。

  常戚戚的身邊,圍著一大群仆人,而且,絕大多數都是年輕漂亮的女子,有的坐在他的懷中獻出香吻,嬉戲的歡笑;有的跪在他的左右兩側,不斷將酒杯送過去;還有一些身材絕佳的女子,穿著性感的彩衣翩翩起舞。

  司行空則坐在另一邊,身邊放著三十六口巨大的酒缸,品嘗各種美酒,說不出的享受。

  做為強者,沒有人敢不尊敬他們,也沒有人敢招惹他們。

  “嘭!”

  魔猿一拳將城主府的大門打飛,就像兩塊大鐵皮一般,落到常戚戚的面前,發出哐當巨聲,將那些圍在常戚戚身邊的漂亮女子嚇得尖叫。

  “什么人?”

  常戚戚的身上,散發出一股強大的真氣,將那些女子震飛出去,手按刀柄,豁然站起身來。

  張若塵背著雙手,從大門外走了進來,笑道:“你們兩個,還真會享受,是不是打算一輩子都留在五行墟界?”(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