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四百一十五章 對戰法王

  以張若塵的精神力強度,完全可以感知到百里之外發生的事。≤≤,

  只不過,剛才,他在參悟《鯤鵬武典》,竟然不知不覺進入深度修煉狀態,全身心沉浸到武學的精妙之中,以武魂演化武道。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直到黃煙塵逃到他的面前,他才猛然驚醒,精神力從《鯤鵬武典》中退了出來。

  “不愧是王級秘籍,只是第一層就如此博大精深。”

  張若塵長長的吐出一口氣,感覺他的武道,似乎又有一些進步。

  就在這時,張若塵感受到一股銳利的眼神,正盯著他。

  向著那一道眼神望去,目光正好落到黃煙塵的身上,與她四目相對,張若塵立即露出歉意的一笑。

  黃煙塵冷哼一聲,道:“張若塵,你是故意袖手旁觀,想要看著我死在土著強者的手中,如此一來,你就可以順理成章的解除婚約?”

  張若塵就在附近,以他的修為,肯定早就知道邪木宮的法師在追殺她,可是張若塵卻沒有立即去救她,自然讓黃煙塵相當氣惱。

  張若塵嘆了一聲,卻并沒有解釋,而是將目光盯向從遠處追來的那一群穿著青色法師袍的土著人類。

  那一群土著,人數越來越多,最開始只有十幾人,很快就聚集了一百多人。

  他們駕著十三輛戰車,驅趕蠻獸,舉著戰旗,就站在數十丈之外,并沒有立即發起攻擊。

  很顯然,魔猿的威勢,也將他們給驚懾,使他們不敢輕舉妄動。

  本來,黃煙塵也擔心張若塵不是那一群邪木宮法師的對手,可是,在看到張若塵居然降服了魔猿,那一股擔心,也就少了一些。

  張若塵現在的實力,當真是深不可測。

  “師尊,那是黑水寒潭中的魔猿,它怎么會離開了魔猿嶺?”老八有些驚駭的道。

  黑水魔猿,在整個五行大陸,也有很大的兇名。

  “別多嘴,沒看見魔猿已經被人降服。”那一位大師兄肅然的道。

  “居然有人能夠降服魔猿,這人的實力得恐怖到何等程度?”

  老八渾身一顫,雙腿情不自禁的哆嗦了一下。

  青木法王的眼睛一縮,盯向坐在魔猿右肩上的年輕男子,聲音沙啞的道:“朋友,我乃邪木宮青木法王,正在捉拿此女,還請閣下不要插手此事。”

  青木法王想要憑借“邪木宮”三個字,鎮住對方,從而避免一場惡戰。

  青木法王報出邪木宮的名號,就連站在他身后的那些法師也都微微挺直脊梁,臉上的神情多了幾分驕傲。

  做為五師圣地的傳人,本身就是一件了不起的事。

  張若塵將玉書收起,站起身來,笑了笑,道:“你要我不插手這件事?難道你不知道,你們在追殺的人,正是我的師姐?”

  黃煙塵翻了一個白眼,顯然對張若塵剛才那一句話頗為不滿意。

  師姐,哪有未婚妻更加親近?

  青木法王的眼睛一冷,法力從體內滲透出來,道:“原來你也是域外的邪魔,既然如此,沒什么可說,今日,老夫就將你也一起除掉。”

  “轟!”

  青木法王舉起水晶神杖,猛然擊在地上,剎那之間,地面上,長出一根根碗口粗的藤蔓,最開始只有一米長,很快就長到十米、二十米……,無數根藤蔓,像鞭子,像鎖鏈,向黃煙塵、張若塵、魔猿,同時攻了過去。

  黃煙塵立即圣劍橫在身前,做出防御姿態。

  張若塵卻顯得很平靜,并沒有要出手的意思。

  魔猿大吼一聲,腳掌一蹬,向青木法王一拳攻了過去。

  青木法王揮動水晶神杖,分出三十六根藤蔓纏繞魔猿的身軀,就像是一根根蜿蜒翻滾的青色觸手,很快就將魔猿包裹得密不透風。

  “嗷!”

  魔猿的身上,散發出一股寒冰之氣,向四面八方蔓延出去。

  地面上,響起“哧哧”的冰凍聲音。

  沒過多久,方圓三里之內,完全被一層厚厚的寒冰封住。

  邪木宮的那些法師,絕大多數都被冰封,就連血液和心臟都被凍住,死于非命。

  只有為數不多的十七人,因為法力高深,躲過了一劫,卻也被那一股寒氣凍得瑟瑟發抖。

  “轟!”

  那一個包裹住魔猿的藤蔓大球,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撕裂,化為一節節木質短藤爆飛了出去。

  魔猿,沖了出來,一拳擊向青木法王的頭頂。

  青木法王的瞳孔放大,立即將水晶神杖一橫,在身前五米的位置,形成一道青色的守護屏障。

  “轟!”

  青色屏障,被魔猿一拳擊碎。

  青木法王倒飛了回去,蒼老的臉,變得異常煞白。

  “快布置合擊法陣。”

  青木法王一聲令下,十六個邪木宮的法師立即沖上去,移動腳步,圍成一個圓圈,站在青木法王的十六個方位。

  “嘭!”

  十六人同時將水晶神杖插進地底,在法力的催動之下,十六根水晶神杖化為十六根陣法柱子,各自沖起一道青色的光柱。

  十六根光柱,向中心的青木法王,匯聚了過去。

  青木法王身上的氣息,不斷攀升,在一股強大力量的沖擊之下,他腳下的地面碎裂而開,形成一道道古怪的紋路。

  張若塵的眼睛一縮,對黃煙塵道:“借圣劍一用。”

  張若塵的兩根手指輕輕一抖,原本捏在黃煙塵手中白色圣劍,脫手飛出,向張若塵飛了過去。

  “唰!”

  張若塵將武魂釋放出來,頓時,天地靈氣化為一個巨大的漩渦,匯聚向圣劍。

  特別是水屬性的靈氣,涌動得最快,不斷注入圣劍。

  一股圣力,從劍中涌了出來。

  圣劍掌握在張若塵的手中,比黃煙塵掌握圣劍,爆發出來的威力,不知強大了多少倍。

  “破!”

  張若塵控制圣劍,沖了出去,一劍擊在青木法王和十六位法師布置的合擊法陣的表面。

  合擊法陣,還沒有完全成形,就遭到圣劍一擊,立即四分五裂。

  “唰唰!”

  一道道劍氣,從圣劍的劍尖飛出去,將七位法師的身體擊穿。

  他們倒飛出去,摔落在血泊之中。

  另外九位法師,也或多或少遭到劍氣的創傷,狼狽不堪的向四面八方逃去。

  他們都是天極境的修為,實力強大,逃命的速度自然也相當快,眨眼間,就已經逃到數百米之外。

  “想要逃。”

  黃煙塵立即向其中一人追殺上去,一個呼吸的時間,就將那人追上,一掌拍擊了下去。

  “啪!”

  她的手掌,擊在那人的頭頂,將頭蓋骨打得破碎而開。

  隨后,她就又去追殺另一人,才剛剛追到那人的身后,一道劍光就先一步從她身邊飛過,從那人的背心穿透了過去。

  噗嗤一聲,那人向前一撲,倒在地上,背上露出一個碗口大小的血窟窿。

  “嘩!”

  圣劍在半空旋轉了一圈,重新飛回張若塵的手中。

  就在剛才,張若塵站在原地,使用御劍術,就已經連殺八人,積累了一百多點軍功值。

  而且,因為他是使用武魂調動天地靈氣為己用,所以,就算使用圣劍,也只消耗了三成真元。

  “不愧是圣劍,爆發出來的威力,竟然如此強大。”

  張若塵用手指輕輕的撫摸白玉般的劍體,揮劍一指,那一柄圣劍,立即發出一聲歡快的鳴叫。

  達到劍心通明,張若塵可以與天下間任何一柄劍產生親和力,甚至能夠與劍溝通,成為最好的朋友。

  “好高深的劍道境界,我若是也能達到劍心通明該多好。”

  黃煙塵已經煉化了劍心丹,距離劍心通明,卻依舊還有很遠的距離。

  盯著手持圣劍的張若塵,黃煙塵心中竟然生出幾分崇拜,張若塵的天資,的確高出她很多,讓她有種難以追趕的感覺。

  另一個方向,魔猿和青木法王還在繼續戰斗,已經轉戰百里,造成巨大的聲勢。

  很顯然,魔猿的實力要比青木法王強大得多,將青木法王逼得不斷后退。

  “那一個年輕男子的實力太強,只是一劍,就擊破合擊法陣,若是他和魔猿聯手,我必死無疑。”

  青木法王的心中,如此想著。

  雖然,青木法王遠不是魔猿的對手,可他畢竟是一位法師之王,也有一些底牌,要逃走,并不是難事。

  可他現在,不僅是面對一只魔猿那么簡單。

  還有一個張若塵,站在不遠處,正虎視眈眈的盯著他。他想要逃走,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看來只能向邪木宮求救。”

  青木法王急速后退,將一個紫色卷軸取出,打向半空。

  在法力的催動之下,紫色卷軸打開,凝聚木屬性的靈氣,嘩的一聲,沖起一道光柱,擊穿云層,像是能夠沖到九天之外。

  張若塵的目光,盯著那一個紫色卷軸,感受到一股最本源的木屬性力量。

  難道那一個卷軸,是用五件靈寶之一的紫云沉香木煉制而成?

  就在張若塵準備奪取的時候,嘭地一聲,紫色卷軸爆裂,化為一團紫色的霧氣,消散在空氣中。

  光柱,連接著地面和天空,就算站在千里之外,也能清晰看見。u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