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四百零八章 黑水琉璃晶

  思︿路︿客〝siluke〞info的,!

  那一群被關在地牢的女子,卷縮在角落之中,其中,一個穿著頗為整潔的少女,小心翼翼的站起身,向張若塵走了過去。

  她依舊有些懼怕的樣子,低聲的道:“你……你不是龍澤大法師的弟子吧?”

  張若塵向她盯了一眼,看上去十五六歲的樣子,肌膚雪白,容顏清麗,在那一群女子之中,絕對算是最美麗的一個。

  而且,她身上的衣衫,一看就是上等材質做成,應該是某個貴族的千金小姐。

  最主要的是,她的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法力波動,并不是一個普通人。

  張若塵道:“不是。”

  那一個少女頓時松了一口氣,道:“我是鎏金聯邦,雪葉城城主之女,雪依依,昨天被龍澤大法師的大弟子大野法師,抓來魔猿嶺,請求公子能夠救我們離開此地。”

  雪依依能夠看出,張若塵的實力很強。

  他被困在地牢,竟然依舊面不改色,這樣的人物,絕對不簡單。

  雖然,雪依依并不認為張若塵敵得過龍澤大法師。

  以她的實力,根本不可能逃得出去,有這樣一位高手在身邊,總是一線希望。

  若是要她待在地牢,伺候又老又丑的龍澤大法師,還不如一頭撞死在墻壁上miàn,自己了結性命,反而能夠少受一些虐待。

  張若塵盯著那一個叫做雪依依的少女,沉思了片刻,道:“既然你是城主之女,見識應該比較廣吧!只要你回答我一些問題,我可以答應救你們離開此地。”

  接下來,張若塵向雪依依仔細打聽了關于五行墟界的一些消息。

  經過半個時辰的詳談,張若塵對五行墟界,有了一些大概的認識。

  五行墟界,是一座懸浮在虛空大陸,相當于“天圓地方’,并沒有誕生出國家,只有城池聯邦。

  一共有十個聯邦,鎏金聯邦就是其中之一。

  鎏金聯邦是由十二座城市組成,相互結盟,相互通商,同時建立軍隊,抵抗蠻獸對人族的攻擊。

  除了三大聯邦之外,五行墟界還有三座圣殿,兩座邪宮,分別是:圣火殿、圣水殿、圣土殿、邪金宮、邪木宮。

  《天榜》器靈所說的五件靈寶,其中“靈火之源”乃是圣火殿的圣物。

  “紫云沉香木”是邪木宮的至寶。

  至于另外三件靈寶,雪依依只是聽過名zì,并不知道在什么地方。

  “《天榜》還真是會出難題,靈火之源和紫云沉香木都被放置在圣殿和邪宮,想要得到,談何容易?另外三件靈寶,估計也都不是那么容易能夠得到。”

  張若塵對自己的實力十分自xìn,卻并不自大,就憑他的一己之力根本不可能單挑一個下等墟界的最強勢力。

  據說,圣火殿的殿主,被稱為“五行墟界”的第一高手。

  根據雪依依的描述,張若塵大致猜測,圣火殿主的實力估計堪比魚龍境第四變的強者,甚至有可能更強。

  而且,三大圣殿的歷史上都誕生過半圣級別的存在,半圣雖然死去,卻肯定留下了一些強大的手段。天極境武者敢去闖,只會是死路一條。

  “《天榜》器靈說,那五件靈寶,就連半圣遇到都會爭搶,可以節省十年苦修。若是得到其中一件,說不定我就能在短時間突pò到天極境小極位,甚至天極境中極位。就算危險,也要拼一把。”

  張若塵的眼神,逐漸變得堅定,暗下決心,就算再危險,也要去闖一闖。

  雪依依坐在一旁,見張若塵久久沒有說話,道:“張少俠,若是我們能夠逃出去,你可以去一趟雪葉城,以我父親的見識,必然知道另外三件靈寶的下落。”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若是有機huì,我一定會去一趟雪葉城。”

  張若塵站起身,盯著地牢的金屬墻壁,嘴角微微一勾,笑道:“我已經想到破解五行法陣的辦法,既然無法‘以火破金’,那就‘以金破金’。”

  以金破金,就是比拼力量,以強克強,以力破力。

  誰的力量更強,就能擊破對方。

  張若塵調動真氣,注入心臟中的龍珠。

  旋即,龍珠中涌出一大片龍氣,穿過經脈,涌入鮮血和皮肉。

  張若塵的身體,立即被一層金色龍鱗包裹,一雙手臂,變成鋒利的龍爪。

  “嘩!”

  揮動龍爪,向金屬墻壁擊了過去。

  在金色龍爪的攻擊之下,金屬墻壁就像是豆腐一般,輕輕松松就被抓下了一大塊。

  看到這一幕,雪依依的臉色一驚,情不自禁的后退了兩步,眼前這個年輕男子的實力竟然如此可怕,揮手之間,穿金破石,這是何等強大的力量?

  魔猿嶺,毒瘴深谷。

  黃袍男子和青袍男子跪在龍澤大法師的腳下,全身顫抖,十分恐懼,生怕龍澤大法師暴怒之下將他們兩人擊斃。

  黃袍男子一只手捂著劇烈疼痛的胸口,臉色蒼白,道:“弟子無能,未能擋住那一個年輕男子,請師尊責罰。”

  龍澤大法師盤坐在石椅上miàn,眼神陰沉,道:“不怪你們,此人很可能是圣火殿的那一位不世奇才,你們兩人與他還差得遠……咳咳。”

  說話之間,龍澤大法師輕咳了兩聲,嘴角溢出鮮血。

  黃袍男子和青袍男子悄悄的對視了一眼,心中驚駭,那一個年輕男子的實力也太恐怖,居然將師尊都給擊傷。

  黃袍男子道:“師尊,現在怎么辦?那人的實力,如此強大,僅憑五行法陣未必殺得了他。”

  龍澤大法師冷笑一聲,道:“五行法陣玄妙無比,現在只是‘石生金’,片刻之后,將會‘金生水’。到那時,地牢之中,將會充滿極寒之水,就算他的修為再高,也會被凍死在水中……”

  “轟!”

  龍澤大法師的話音未落,一聲悶響從地底傳來。

  瘴氣深谷猛烈顫動了一下,五行法陣被一股金色的龍氣,撕裂出一道縫隙。

  龍澤大法師的臉色一變,大叫一聲:“不好!那小子的實力竟然如此強大,要從五行法陣中逃出來。”

  龍澤大法師自知不是張若塵的對shǒu,立即調動法力,加持在自己的身上,就向山谷的深處沖去。

  “嘩!”

  一道金色的光柱,從深井中沖天而起,直沖到百米高空,當光芒消散,顯現出一個男子的身形。

  正是張若塵。

  張若塵施展出天眼,在一瞬間就看到正在逃跑的龍澤大法師,大吼一聲:“哪里逃?”

  “唰!”

  施展出身法,張若塵片刻之間就沖到龍澤大法師的頭頂上空,打出一只金色的龍爪,五根尖銳的爪子,就像是五柄利劍。

  龍澤大法師只感覺周圍的景象全部消失,身體的四面都是風墻,全身動彈不得,頭頂上空,一只山岳那么巨大的金色爪子拍擊而下,震懾得他心靈顫抖。

  “不……”

  龍爪毫無停留的落下,將龍澤大法師的頭顱打得粉碎。血紅色的裂痕,從頸部延伸而下,穿過胸背、大腿、腳足。

  嘭地一聲,整個身體,化為血肉碎片。

  張若塵落到地上,看了看血淋淋的金色龍爪,自言自語的道:“又一百點軍功值到手,說不定,在五行墟界就能積累夠一萬點軍功值,進入《天榜》。”

  來到五行墟界,才不到半天時間,就已經一百四十二點軍功值。

  張若塵積累軍功值,不僅僅只是要進入《天榜》,更是想要沖擊天極境的無上極境。

  龍澤大法師的尸體化為了碎片,只剩那一根鑲嵌著骷髏頭的水晶神杖還完好無損。

  張若塵將水晶神杖撿起來,使用精神力查探,在那一顆骷髏頭中感受到一股古怪的冰寒之氣。

  “嘭!”

  張若塵運足真氣,一掌將骷髏頭擊碎,化為白色粉末,在水晶神杖的頂部,竟是一塊拇指大小的黑色晶體。

  隱隱之間,可以看見在黑色晶體之中,似乎有一絲絲金色的流光在閃動。

  那一股古怪的冰寒之氣,就是從那一小塊黑色的晶體中釋放出來。

  “好精純的水屬性的力量波動。”

  張若塵輕咦了一聲,用青虛真氣,包裹住手指,小心翼翼的將那一塊黑色晶體取下來,使用真氣煉化。

  “嘩——”

  黑色晶體化為一縷縷黑色的寒氣,與青虛真氣融合在一起,涌入張若塵的手心,進入經脈和氣海。

  “啪啪!”

  張若塵全身發出一連串爆響,骨頭、鮮血、經脈被一股寒氣洗練了一遍,發生了明顯的提升。

  “好厲害,只是吸收了如此小的一塊黑色晶體,就讓我的修為提升了一大截,堪比一個月苦修的成果。而且,我的體質,似乎也增強了一些,骨骼上miàn出現了一絲絲黑色的寒冰紋路,力量增加了不少。”

  “莫非這就是《天榜》器靈所說的五件靈寶之一,黑水琉璃晶。”

  張若塵激動了起來,可以肯定,自己剛才吸收的就是黑水琉璃晶,在五行墟界,也只有它,才有如此妙用。

  剛才,他才吸收了大概一兩而已,若是能夠找到更多,要突pò天極境小極位絕不是難事。

  “在看到我從地牢中沖出,正常人都會選zé逃出山谷,龍澤大法師卻選zé往山谷深處逃跑。難道,在山谷的深處,隱藏著什么秘密?”

  聯想到剛剛煉化的黑水琉璃晶,張若塵的心中一動,準備前往山谷深處一探究jìng。

  思︽路︽客silukeinfo的,!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