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四百零六章 龍澤大法師

  “若是你們老實回答我的問題,我可以看在大家都是人類,放你們一條生路。”

  張若塵之所以這么說,倒并不是誆騙那兩個墟界土著,而是真的有意放過他們。

  為何只有地極境大圓滿修為以上的土著,才能計算進軍功值?

  正是因為,池瑤女皇的意志是為了統治各大墟界,而不是為了大規模的殺戮。

  張若塵其實也反感滅族屠殺,能夠減少殺戮,當然是最好的局面。

  只要殺死一座墟界最頂級的那一批高手,第一中央帝國自然可以輕松接管墟界,統治墟界中的土著,建立新的文明。

  所以說,墟界土著若是肯主動歸順,其實是可以避免一些不必要的殺戮。

  當然,那是不可能的事,沒有人愿意被外來世界的人統治,肯定會奮起反擊,展開血流成河的戰爭,比的就是誰的拳頭更大。

  實際上,各大墟界的土著,將昆侖界的武者稱為“域外邪魔”,根本不可能歸順昆侖界。

  五行墟界是一座剛剛才被發現的墟界,這里的土著,并不知道有別的世界,更不知道張若塵來自另一個世界。

  “哈哈!”

  聽到張若塵的話,那兩個土著都放聲大笑,就好像是聽到最好笑的笑話。

  他們兩人是龍澤師的弟子,在五行大陸,只有別人害怕他們,還是第一次遇到居然有人說要放他們一條生路。

  若不是看見張若塵能夠獨自一人闖到魔猿嶺的腹地,似乎真的有點本事的樣子,他們肯定會覺得張若塵是不是病的不輕?

  那一個穿著青色長袍的男子笑道:“小子,你莫非真的不知道我們兩人的身份?你到底知不知道你現在是在什么地方,跟誰說話?”

  張若塵一本正經的道:“不知道。所以,正要詢問你們。”

  “那我現在就告訴你,此地名叫魔猿嶺,位于鎏金聯邦的邊陲。魔猿嶺的主人,就是龍澤師。我們兩人,乃是龍澤師的弟子,即便是鎏金聯邦的貴族,見到我們,也不敢像你這樣放肆。”青色長袍的男子傲然的道。

  能夠成為龍澤師的弟子,的確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

  張若塵點了點頭,一幅若有所思的樣子,又問道:“在五行墟界,一共有幾個聯邦?每一個聯邦,大概有多少人口,疆土地域有多大?”

  黃色長袍的男子,算是聽出來,對方居然以一種居高臨下的口吻在向他們問話,真是夠狂。

  黃色長袍的男子冷冷一笑,道:“小子,你還真將自己當成了大人物,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少本事?”

  “大地石獸。”

  黃色長袍的男子,將體內的一股力量,打入水晶神杖,手臂一抬,隨后猛然落下,將水晶神杖擊在地面。

  轟的一聲,地面,龜裂開一道道細密的縫隙。

  一塊塊石頭,從地面縫隙中飛出來,碰撞在一起,凝聚成一頭六米高的巨獸。

  張若塵看得十分仔細,黃袍男子是將體內一股類似于真氣的力量,注入水晶神杖,轉化為了另一種本源之力,可以調動五行墟界的‘土’屬性的力量。

  五行墟界的修煉方式,還是有些落后,根本無法與昆侖界相提并論。

  不過,黃袍男子的實力,卻頗為強大,堪比天極境初期的武者,在五行墟界絕對算是頂尖高手。

  “轟隆!”

  大地石獸的雙蹄一蹬,頓時地動山搖,向張若塵沖撞過去。

  黃袍男子露出得意的神情,已經可以想象,張若塵被大地石獸踏成血泥的畫面,真是讓人期待。

  張若塵不閃不避,站在原地。

  就在石獸沖到距離他只有三米的位置,右手手掌,閃電般的拍擊出去。嘭地一聲,巨大的石獸,被掌力打得裂開,變成一塊塊拳頭大小的石頭。

  沒等黃袍男子繼續出手,張若塵的腳步一動,從原地消息。

  “怎么會這樣?人去哪里了?”

  黃袍男子大驚失色,沒想到那一個年輕男子竟如此厲害,只是一掌,就將石獸打得粉碎。

  “唰!”

  張若塵再次現身,出現在黃袍男子的左側。

  黃袍男子連忙揮動水晶神杖,準備第二次出手。

  張若塵只是手臂一伸,就將水晶神杖奪了過去,調動精神力,開始查探水晶神杖。

  黃袍男子雙手一空,先是愣了一下,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張若塵一掌擊出,打在他的胸口,將他打得拋飛了出去。

  “噗!”

  黃袍男子的肋骨,斷了三根,口吐鮮血,倒飛了出去,撞進谷口的崖壁上面,掉落下一塊塊碎石。

  “竟敢傷我師弟,給我去死。”

  那一個青袍男子雙手握住水晶神杖,將神杖擊在地面,以神杖為中心,一片青色的光芒向四面八方沖出去。

  “百年荊棘長藤。”

  嘩的一聲,青袍男子左右兩側的地底,各自長出一根直徑一米粗的黑色藤蔓,沖天而起。

  兩條藤蔓,化為兩條長滿尖刺的荊棘長龍,向張若塵纏繞過去。

  “木屬性的力量。”

  張若塵調動真氣,匯聚向兩只手的經脈,雙臂一伸,左手和右手的小指,同時打了出去。

  “嘩!”

  兩道劍波,帶著強大的劍氣力量,將兩條黑色藤蔓攪碎成一塊塊木屑。

  隨后,張若塵一只手捏著水晶神杖,另一只手隔空打出一掌,真氣凝聚成一道巨大的手掌印,擊在青袍男子的胸口,將那一個青袍男子也打得飛出去,遭受重創。

  黃袍男子和青袍男子趴在地上,難以站起身來,心中恐懼到了極點,除了他們的師尊龍澤師,還是第一次遇到如此強大的敵人。

  而且,他還那么年輕,沒有使用水晶神杖,就已經這么厲害。

  若是使用水晶神杖,還得了?

  “原來水晶神杖只是用來轉化力量,溝通五行墟界的五行法力。”

  張若塵收起精神力,輕輕的搖了搖頭,失去了興趣,將那一根水晶神杖扔在地上。

  在五行大陸價值連城的水晶神杖,在張若塵的眼中,還不如一件七階真武寶器。

  “好厲害的實力,竟然輕而易舉就擊敗老夫的兩位得意弟子,敢問閣下是何方神圣?”

  一個蒼老的聲音,從滿是瘴氣的深谷中響起。

  張若塵背著雙手,望著深谷的方向,道:“你就是龍澤師?何必要裝神弄鬼,何不出來現身一見?”

  “桀桀!年輕人,你的實力的確很強,只可惜太過目中無人,老夫就讓你知道什么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唰!”

  一道黑影,從地面沖射而起,猶如一道流光,落到山谷左側的山崖之頂。

  那是一個穿著黑色長袍的老者,只有一雙干枯的手臂露出外面,呈現出黃褐色,長滿了皺紋。

  他的右手,捏著一根水晶神杖,在神杖的頂部鑲嵌著一顆骷髏頭。

  張若塵能夠清晰的感知到,骷髏頭里面,似乎孕育著一股龐大的陰寒力量,讓他的皮膚微微收縮,感覺一個涼意。

  就在龍澤師舉起水晶神杖的時候,整個天地之間的靈氣,猛烈顫抖了一下。那一股陰寒之力,變得更加濃烈。

  山林中,狂風大作。

  天穹之上,飄落下一片片雪花。

  龍澤師的聲音沙啞,猶如一只厲鬼在長嘯,吐出四個字:“玄極冰龍。”

  水晶神杖,向前一指。

  “嘩!”

  一道道寒氣,相互凝聚,發出龍吟之音,化為一條巨大的冰晶巨龍,龍頭、龍身、龍鱗、龍爪,逐漸顯化出來。

  看到如此震撼的景象,先前被張若塵打成重傷的青袍男子和黃袍男子都從地上爬起來,跪在地上,向龍澤師不停叩拜,就像是在拜神圣一般。

  如此強大的力量,不是神圣是什么?

  “龍澤法師,神通廣大。五行大陸,誰與爭鋒?”

  兩位男子對龍澤師敬仰到了極點,在他們眼中,龍澤師就是無敵的代名詞。

  龍澤師的實力,的確十分強大,比之很多天極境大圓滿的武者都要厲害。

  但是,他并沒有達到魚龍境的級別,整體實力,比最弱的《天榜》武者,還要差一線。

  “正好借住他來練一練手。”

  張若塵決定先不動用精神力和武魂的力量,用戰斗來測試自己的實力,也不知能不能和龍澤師這種強者一較高下?

  “千丈燎原。”

  張若塵將體內的青虛真氣釋放出來,頓時引動天地異象。

  天地靈氣,轉化為火焰,形成一朵朵青色的火苗,懸浮在虛空。

  方圓千丈,就像變成一座火焰熔爐,瞬間就將草木燒成飛灰。龍澤師凝聚出來的寒冰之氣,在“千丈燎原”的沖擊之下,不斷消散。

  黃袍男子和青袍男子早就已經逃到千丈之外,全身都在顫抖,心中十分恐懼,沒想到那一個年紀輕輕的男子,也有如此恐怖的實力。

  龍澤師也露出驚色,道:“你難道是圣火殿培養的那一位千年奇才?”

  傳聞,圣火殿誕生了一位千年一遇的絕世英才,年紀輕輕就已經將《圣火經》修煉到第七層。

  本來龍澤師還不相信,可是見到張若塵,頓時信了幾分,以為張若塵就是圣火殿的那一位奇才。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