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百八十九章 鎮軍破威

  “無上極境?”

  “步千凡曾經達到過傳說中的那個至高境界?”

  “應該不是真的吧!自古以來,也沒有幾個人能夠做到。”

  一石激起千層浪,整個朝圣天梯的學員,全部都被震驚,不知道多少雙眼睛,匯聚到步千凡的身上。

  步千凡卻依舊泰然自若,只是目不轉睛的與張若塵對視。

  張若塵卻絲毫都不吃驚,畢竟他自己就三次達到無上極境,由此可見,無上極境并不是想象中那么難以實現。至少,人力可為。

  張若塵道:“估計是你有所誤會,對于你的實力,你根本不需證明什么,我之所以不想和你一戰。那是因為,你想擊敗的人是帝一,而不是我。”

  步千凡的眉頭緊緊一皺,雙拳猛然捏緊,一股氣浪自體內涌出來,道:“既然如此,那就得罪了!”

  驀然之間,他向前連跨三步,以手掌為刀,向張若塵的頸部劈了過去。

  鎮軍破威刀法。

  鬼級下品的武技,融匯了刀法最剛猛直接的招式,劈、扎、纏頭、裹腦……,最終,化繁為簡,只剩三招。

  看似只有三招,每一招卻都蘊含刀法的精髓,力求一刀斃命。

  在軍中,只有達到“都統”級別的軍官,才有資格修煉鎮軍破威刀法,想要將刀法修煉成功,也必須到戰場上不斷磨練,只有殺萬人之后,才有可能將刀法修煉成功。

  步千凡施展出來的就是第一招“鎮軍之刀”,看似只是用手臂劈出的刀法,卻在手臂前方,形成一道半月形的刀光虛影。

  “嘩!”

  步千凡的手臂還沒落下,張若塵就已經感受到上面蘊含的殺氣、銳氣、戾氣,似乎能夠劈殺一切阻礙之敵。

  張若塵不得不出手,食指和中指捏在一起,也以手為劍,施展出陽儀九劍中的一招——火中取栗。

  劍意和真氣凝聚在兩指的指尖,急速刺出,擊在步千凡的手掌側鋒。

  “嘭!”

  刀劍相擊的聲音響起,兩人硬拼了一擊。

  步千凡手捷,全身力量向上一涌,身軀的力量帶動手臂轉動,立即施展出第二招刀法。

  “破威之刀。”

  第二刀似乎比第一刀更加可怕,威勢驚人,就算使用肉眼也能看見步千凡的手臂上方,有一柄大刀的影子,隨著他的手臂活動的軌跡,斬向張若塵的腰腹。

  “水中望月。”

  張若塵又施展出陽儀九劍中的一招劍法,再次將步千凡的第二刀給擋住。

  “殺王之刀。”

  毫無停留,步千凡施展出鎮軍破威刀法的第三刀,也是最強一刀。

  隱隱之間,可以看見,他的身后像是站著一位穿著鎧甲的巨人,揮刀向張若塵的頭頂劈了下去。

  “轟隆!”

  像是一柄刀,又像是千萬柄刀,同時斬落下。

  一連三刀,一環扣這一環,一刀連著一刀,力量不斷遞增。

  面對排山倒海而來的刀氣,張若塵也顯得臉色凝重,后退一步,以此減輕來自刀法的壓力。

  他調動劍意的力量,施展出劍心通明的境界,雙手合在一起,整個人就像是一柄劍,向步千凡直刺了過去。

  “嘭!”

  步千凡倒退而回,落到五丈之外,手臂不停顫抖,竟有一滴血液從衣袖中流淌出來。

  張若塵也向后退了三步,十根手臂疼痛得麻木,就像剛才是擊在一座鐵山上面一般。

  “厲害,居然擋住我的鎮軍破威三刀,難怪能夠擊敗帝一。”

  步千凡的臉色沉凝,手臂上,浮現出一層真氣光暈,剎那之間,流淌出來的鮮血就化為血氣,被他吸入口鼻。

  張若塵道:“你也很強,我已經使用出全力了!”

  步千凡的眼中露出一絲笑意,道:“全力?我看不然吧!我查過你的資料,你在玄極境的時候,精神力就已經超過三十階。”

  “我修煉的鎮軍破威刀法,最注重氣勢,刀法一出,就要先擊潰武者的精神。即便是魚龍境的武者,在這一套刀法的面前,也不能做到完全無動于衷,可是你卻從始至終都面不改色。”

  “所以,我猜你的精神力,已經達到四十階,堪稱精神力大師。若是施展出精神力攻擊,你的實力應該不止于此。”

  張若塵道:“精神力四十階?你倒是敢猜。”

  步千凡像是十分有把握,繼續道:“你若不是精神力強大到一定程度,怎么擋得住帝一的魔心的力量?就憑你劍心通明的劍道境界,在同境界,還戰勝不了帝一。”

  隨后,步千凡又道:“就算你有精神力做為底牌,也未必就能在同境界無敵,我亦有底牌。若是生死搏斗,我活命的機會比你更大。因為,你有一個弱點,或許連你自己都沒有意識到。”

  張若塵道:“什么弱點?”

  “戰斗經驗,在生死徘徊中的戰斗經驗。”

  步千凡道:“我從小就在戰場上長大,經歷大小戰斗不下一萬次,其中有上百次都徘徊在死亡的邊緣,在垂死中掙扎,在死人堆里爬行,在鮮血中磨練。”

  “我經歷的戰斗,超過你十倍。每一次,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即便是當初帝一擊敗了我,也殺不了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我離開。”

  張若塵的眼神變得凝重,因為,步千凡說的都是事實,與他比起來,張若塵的戰斗經驗和生死磨練的確顯得有些不足。

  當然,若是真的生死決斗,張若塵并不認為死的那個人就是他。因為,張若塵也有不敗的信念。

  張若塵道:“我很好奇,你當初為何會敗給帝一?以你的武道之心,還能有破綻?”

  步千凡沉默了片刻,似在回憶著什么,隨即,卻又搖了搖頭,轉身向朝圣天梯的下方走去,道:“張若塵,你想知道答案,就來兵部大營找我。你想彌補你的弱點,就一定要來。”

  張若塵盯著步千凡的背影,露出一絲笑意,道:“倒是一個有趣的人。”

  步千凡不是圣體,可是卻在戰場上不斷磨礪,突破到無上極境,使自己擁有與圣體抗衡的實力。

  不是圣體,卻能在第一待了三年,果然有常人比不了的地方。

  張若塵向不遠處的胥青盯了一眼,道:“還要戰嗎?”

  胥青的傷勢幾乎已經痊愈,隨著真氣運轉,雙手立即變成銀色金屬,笑道:“張若塵,我們沒必要繼續戰下去,可以比一點別的東西。”

  “比什么?”張若塵道。

  胥青的手指在朝圣天梯上面一指,道:“比誰登得更高。若是你能贏我,以前的恩怨,一筆勾銷。若是你輸了,就要在胥圣門閥的門前長跪三日,向我們胥圣門閥道歉。向一個圣者門閥下跪,并不算丟人吧?”

  “就這么簡單?”張若塵有些不信。

  要知道,朝圣天梯上面有諸神之力的壓制,修為越高,受到的壓制也就越強。

  只有天資越高,精神力越強,武魂越強大的武者,才能登上更高的階梯。

  胥青應該很清楚,他最大的優勢,就是修為比張若塵高深。

  既然如此,為何舍棄自己的優勢,反而用自己的劣勢與張若塵比斗?

  雖然,張若塵覺得胥青肯定是有所謀劃,卻也并沒有畏首畏尾,直接答應了下來。

  胥青先沖了出去,很快就達到第四十階天梯,而且,還在以極快的速度,繼續向上登去。

  張若塵先一步沖到第三十階天梯,在玉碑上面留下名字之后,就登上第三十一階天梯,第三十二階天梯……

  片刻之后,張若塵已經站在第四十階天梯上面。

  此刻,那一股無形的壓力,變得相當龐大,就像有四十倍重力作用在身上,不僅僅只是在擠壓張若塵的肉身,同時也在擠壓張若塵的武魂。

  對于一般的武者來說,肯定早就已經趴在地上。

  張若塵抬頭看了一眼,登上四十階的武者,已經有五十七人。先前,天魔嶺的幾位學員與胥圣門閥的學員交手的時候,也有別的武者登上朝圣天梯,一步步向上攀登。

  其中,最厲害的一個武者,已經到達第六十五階天梯。

  那是一個圣者門閥的傳人,穿著金屬馬甲,露出一雙古銅色的雙臂,顯得身軀格外威武。

  踏上第六十階天梯的武者,一共有三人。另外兩人,也是圣者門閥的傳人。

  踏上第五十階天梯的武者,一共有十八人。

  先前一直在攀登朝圣天梯的紫寒沙,也已經到達第五十四階天梯的位置。

  只是他的潛力,似乎已經耗盡,站在天梯上面,苦苦的支撐,汗流浹背,身軀彎弓,卻怎么都無法踏上第五十五階天梯。

  “噗!”

  紫寒沙強行邁出腳步,想要登上第五十五階天梯,卻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擊飛了出去,嘴里吐出鮮血,向下方滾去。

  一直滾落到第四十階天梯,才又重新穩住,從地上爬起來,正好看見不遠處的張若塵。

  “可惡,張若塵那小子,竟然如此厲害,我一定不能輸給他。”

  紫寒沙自然看到張若塵先前與胥青和步千凡的戰斗,現在,見到張若塵走到自己的前方,心中很不甘心。

  于是,他緊咬牙齒,重整旗鼓,緊追在張若塵的后面,再次向上攀登。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