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百八十六章 佛帝傳人

  洛水寒踏出一步,雙腿借力,落到朝圣天梯之上。

  “嘩――”

  一片青色的真氣光芒,從體內散發出來,向四面八方沖擊出去。

  強大的力量,將正在交手的雙方分開。

  “大家住手。”洛水寒道。

  洛水寒強大的實力,將胥圣門閥的那些天才學員,全部都給震懾住,沒有繼續發起攻擊。

  胥遠志將洛水寒給認了出來,知道她是洛圣門閥的那一位圣體,不敢輕易得罪,于是道:“洛姑娘,請你不要插手此事,我們胥圣門閥一定要教訓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土鱉。”

  “說誰是土鱉?”

  常戚戚的臉色漲紅,拳頭緊捏,就要沖上去與胥遠志拼命。

  胥遠志冷峭的笑道:“天魔嶺那樣偏遠的野蠻之地走出的武者,本身就見識短淺,自以為是,如同井底之蛙。這樣的人,不是土鱉是什么?”

  聽到這話,洛水寒微微皺眉。

  本來,最開始是常戚戚先出手,的確有不對的地方,洛水寒很想幫忙化解這一場恩怨。

  畢竟,以常戚戚的修為和背景,得罪了一個圣者門閥,絕對沒有好下場。

  聽到胥遠志的話,洛水寒才發現雙方最根本的矛盾并不是誰先動手,而是圣門和寒門之間的矛盾,根本無法化解。

  洛水寒道:“我也是從天魔嶺武市學宮走出的學員,莫非在你眼中,我也是井底之蛙?”

  “洛姑娘也是天魔嶺的學員?”胥遠志微微一驚。

  他雖然聽說洛圣門閥出了一位圣體,卻并不知道那一位圣體以前在天魔嶺武市學宮修煉。

  洛水寒道:“今天是圣院考核的日子,何必要將矛盾越鬧越大,大家難道不能化干戈為玉帛?”

  包括胥遠志和胥蘇在內,胥圣門閥的那些天才學員都猶豫了起來,畢竟對方是一位圣體,就算他們加起來估計也不是她的對手。

  若是就此化解矛盾,的確是最好的結果。

  可是,有人卻不愿意。

  胥圣門閥年輕一代的第一高手,胥青,也從上方走了下來,站在第三十階天梯上面,冷聲的道:“難怪天魔嶺的學員敢那么囂張,原來是有一位圣體撐腰。洛姑娘,先前他們說的話,你也聽見了,對我們胥圣門閥來說,簡直就是侮辱,若是今天不廢了他們,我們胥圣門閥顏面何在?”

  洛水寒道:“何必一定要如此心狠手辣,就沒有別的辦法可以解決?”

  胥青背著雙手,笑道:“當然,我們胥圣門閥乃是萬年圣門,不會做出趕盡殺絕的事。只要張若塵站出來,向我們胥圣門閥的所有學員下跪道歉,我就放過他們三人,今后,也不再追究此事。”

  胥青對黃煙塵是一見鐘情,自然早就已經暗中打探過黃煙塵的事,知道黃煙塵曾經在天魔嶺武市學宮修煉。

  更知道,黃煙塵的那一位未婚夫,叫做張若塵,也是天魔嶺武市學宮的學員。

  之所以提出這個條件,當然是想要張若塵在整個東域的學員面前出丑,今后,看他還有什么顏面迎娶黃煙塵。

  胥青的目光,打量著司行空和常戚戚,想要看出到底誰是張若塵?

  最終,胥青的目光,定格在司行空的身上,無論是氣質,還是修為,司行空都比常戚戚更高一籌,也更加優秀。

  或許,他就是張若塵。

  黃煙塵冷哼了一聲,道:“憑什么要張若塵下跪道歉?你難道不知道張若塵是我的未婚夫,他給你們下跪道歉,你們受得起嗎?”

  胥青的臉色不變,道:“只要他下跪,我就受得起。”

  就在雙方爭執的時候,張若塵已經一步步走上朝圣天梯,來到黃煙塵的身旁,站定腳步,向胥青看了一眼,道:“若是我不給你們下跪道歉呢?”

  “你是張若塵?與我想象中,有些不一樣。”

  胥青轉過目光,盯在張若塵的身上,絲毫都不掩飾身上的敵意。

  “我也很好奇,你是如何知道我的名字?”張若塵道。

  胥青道:“據說,你得到了龍舍利,成為佛帝傳人,也不知是真是假?”

  胥圣門閥乃是萬年圣門,在東域,任何地方有一點風吹草動,也能立即知曉。

  做為胥圣門閥年輕一代的第一人,對張若塵的事,胥青自然也是略有耳聞。

  “真的如何?假的又如何?”張若塵平靜的道。

  “哈哈!既然你不說,那我就只能親自動手,倒要看看你這個佛帝傳人,到底有多強?”

  胥青全身的筋骨,發出“噼噼啪啪”的聲音,全身血肉變得銀色,宛如化為一尊金屬鐵人,眨眼之間,就已經沖到張若塵的面前,一拳打了出去。

  胥青修煉的是鬼級上品的功法《小乘金剛武典》,而且,開啟的是金屬性的神武印記,只要全力運轉真氣,身體就會化為銀鐵,力量狂增,可以徒手撕裂蠻象。

  “唰!”

  張若塵橫移了一步,躲過胥青的拳勁。

  “千手金剛。”

  胥青的武道造詣,達到出神入化的境地,就在張若塵橫移出去的時候,他的身體猛然一轉,又是一拳打出,擊向張若塵的胸口。

  剎那之間,胥青像是變成千臂千手的戰神,看似只打出一拳,卻像是四面八方都是拳影。

  “象力九疊。”

  張若塵一連打出九道掌印,爆發出九倍掌力,與胥青硬拼了一擊。

  轟的一聲,兩人同時分開,向后退去。

  張若塵只感覺手臂疼痛,掌心溢出一滴滴血液,血紅一片,整只手臂幾乎脫臼。

  “不愧是圣者門閥的傳人,胥青就算不是圣體,估計也不比圣體弱多少。”

  張若塵立即運轉體內的青虛真氣,幾乎在一瞬間,手臂的疼痛感就消失不見,就連掌心的血珠也煉化成血霧,重新吸收回體內。

  對方的修為,已經達到天極境小極位的巔峰,比張若塵足足高了兩個境界。張若塵想要取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張若塵吃驚的時候,胥青的心中卻更加吃驚,自己全力打出的一拳,竟然被那小子給接住,而且還反被對方的掌力震得手臂發麻。

  要知道,他修煉的功法,本來就力量強大,防御力驚人,在拳腳戰斗的時候相當占優勢。

  根據他得到的情報,張若塵并不是掌法最強,而是劍法造詣極高。據說已經達到劍心通明,也不知是真是假?

  在朝圣天梯,不能攜帶兵刃,那么張若塵就無法使用出劍法。

  在這樣的優勢之下,自然是要輕松將他鎮壓,才算得上是勝利。

  雖然,剛才那一拳沒有得手,可也讓胥青試探出張若塵的底細。

  “你剛才使用的是萬佛道的龍象般若掌,你果然得到了龍舍利,成為佛帝傳人,難怪如此年輕就已經強大到這等地步。”胥青道。

  “使用龍象般若掌,就證明我是佛帝傳人?我若是使用太極道的武技,豈不是說我就得到了道帝的傳承?”

  張若塵很清楚,胥青之所以那么說,其實,就是想要告訴在場所有人,張若塵得到了龍舍利,身懷絕世寶物,以此來給張若塵拉仇恨。

  試想一下,像龍舍利這樣的寶物,誰不想得到?

  別說是這些年輕學員,就算是半圣都會動心。

  胥青再次攻了上去,打出一招“金剛伏魔”,全身冒出火焰,像是化為一片熾熱的火云,俯沖而下,雙拳同時擊出。

  這一次,張若塵不再躲閃,閃電一般,左手小指擊了出去。

  “少澤脈劍波。”

  轉瞬之間,周圍天地靈氣像是被抽空,全部凝聚到張若塵的指尖,轉化為一道雄勁、尖銳、霸道的劍波。

  劍波就像是流星破空一般的飛出去,發出刺耳的聲音,擊在胥青的身上。

  胥青雙手一合,擋在胸前。

  “嘭!”

  在劍波的沖擊之下,胥青的身上火光四濺,倒飛了回去,重新落到十丈之外。

  “十脈劍波!”

  “你居然……真的修煉了太極道的武技。”

  胥青的心中十分詫異,像十脈劍波這樣的武技,即便是太極道的弟子,也不是隨隨便便就能修煉到。

  十脈劍波雖然只是靈級上品的武技,可是修煉到十脈大乘,卻是鬼級下品的武技。

  以張若塵剛才展現出來的力量,很顯然,已經修煉到十脈大乘的級別。

  “胥青算是遇到對手了,沒想到天魔嶺竟然這么厲害,誕生了一個如此強大的人杰。”

  在眾人的眼中,修成圣體的洛水寒,其實更加強大。

  只不過,洛水寒畢竟是洛圣門閥的天之驕女,就算從小在天魔嶺修煉,難道洛圣門閥就不會給她提供修煉資源?

  所以,洛水寒的強大,沒有人吃驚。

  像張若塵這種,沒有圣門背景的人,能夠有現在的成就,才是真正的讓人驚嘆。

  “他不會真的是得到了龍舍利?”

  一位圣者門閥的傳人,道:“我聽祖中的一位長輩提起過,前段時間在天魔嶺的確有龍舍利出世的消息,據說就是被一個叫張若塵的年輕人得到。只不過,天魔嶺實在太偏僻,消息閉塞,并不知道是有人故意造謠,還是確有此事。”

  “若真有此事,那就太厲害,當年的佛帝,可是整個昆侖界最強大的幾個人之一。得到他的舍利子,簡直就是要一步登天。”

  “據說張若塵的年紀不到二十歲,若不是有舍利子,打死我也不信他能憑自己修煉到現在的境界。”

  聽到眾人的議論聲,雪影柔有些發怔,直到此刻,她才知道張若塵竟然還有“佛帝傳人”這個身份,也太驚人。

  有如此身份,只要不被人抹殺在搖籃之中,將來就算是要封圣,也不是一件難事。

  發布一個《》的qq群:471155126

  大家估計也看出,本書里面有一些錯別字,希望書友幫忙指出,加群之后,直接將錯別字所在的章節和段落截圖給“飛天魚”,每找出一處,小魚都紅包獎勵。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