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百七十八章 玉圣

  當初,池瑤將沉淵古劍送給張若塵的時候,張若塵只知道此劍的材質特殊,鋒利異常,威力無窮。≤≤,卻沒曾想到,它竟然是由造化神鐵鑄造而成。

  當初池瑤得到造化神鐵,必定是打造了兩柄劍,將其中一柄送給了張若塵,另一柄留給了自己。22

  如此珍貴的神劍,池瑤為何要送給他?

  難道是因為情?

  既然是情,為何后來她又親手殺死了張若塵?

  實在是費解。

  頓時,張若塵的腦海中浮現出萬千思緒,變得更加迷茫。

  魯翻天盯著魯萱手中的斷劍,疑惑的道:“小妹,你看錯了吧!這是滴血劍?”

  “當然不是滴血劍。”

  魯萱翻了翻眼皮,又道:“傳說,滴血劍,通體潔白如玉,蘊含神圣精氣,能夠吞噬人類、蠻獸之鮮血,提升劍的品階。后來,沾染億萬人之鮮血,化為一柄血紅色的神劍。以滴血劍現在的威力,只要出竅,方圓萬里的天空都會浮現出血云。”

  魯翻天更加疑惑,道:“你剛才說,整個昆侖界只有池瑤女皇得到一塊造化神鐵,鑄成滴血劍。現在,怎么又出現另一柄造化神鐵鑄成的劍?而且,還是一柄斷劍。你不會看走眼了吧?”

  魯萱的手指輕輕的摸了摸下巴,道:“我也有些懷疑……可是,這一柄斷劍的材質,與上對造化神鐵的描述是一模一樣。”

  “傳說,當初池瑤女皇鑄煉滴血劍的時候,召集了當時昆侖界最強大的十位煉器師,在日月天池,經歷了八十一天,才鑄煉成功。當時,我們神劍圣地的老祖宗,也是那十位煉器師之一。既然是如此,那我現在就帶這一柄斷劍,去見太公,或許他老人家會知道一些秘密。”

  魯翻天點了點頭,道:“的確應該稟告太公。”

  隨后,魯翻天的目光又盯向張若塵,心中更加好奇,莫非他既不是武市學宮的學員,也不是太極道的弟子,而是池瑤女皇派來的人?

  魯萱帶著沉淵古劍,準備返回神劍圣地,突然,她停下腳步,轉過身,問道:“喂!你叫什么名字?還有,你先前說的那一句詩,也一并告訴我,我幫你問一問。”

  “張若塵。”

  張若塵念出一句詩,道:“深林人不知,明月來相照。多謝姑娘。”

  “我叫魯萱就行了!呵呵!”

  一串風鈴般的笑聲響起,隨后,魯萱幾個閃身,消失在靈山之中。

  魯翻天依舊站在原地,好奇的盯著張若塵,道:“張若塵。為何我以前從何聽過這個名字,以你的實力,不應該如此籍籍無名。這是你的真名?”

  張若塵道:“我沒必要使用假名,以神劍圣地的勢力,想要查出我的身份,是輕而易舉的事。”

  魯翻天點了點頭,又道:“你的實力不弱,只可惜修為境界還是差了一些,若是真的戰起來,未必接得住我十招。”

  在魯翻天這樣的高手面前,根本沒什么好隱瞞,要隱瞞,也瞞不住。剛才那一招交手,魯翻天就已經大致知道張若塵的境界高低。

  同時,張若塵也大致猜透魯翻天的實力,的確是相當厲害的對手。

  先前,魯萱說他能夠排進東域年輕一代的前十,估計并不是假話。

  神劍圣地,玉圣靈山。

  玉圣靈山,乃是十八座靈山之首。靈山之主,名叫魯懷玉,號稱“玉圣”。

  玉圣,看上去已經是白發蒼蒼,滿臉溝壑,八、九十歲的樣子,身體瘦得能夠露出骨骼的形狀。可是,他的那一雙眼睛,卻明亮得如同兩顆星辰,能夠裝下無窮智慧,能夠散發出永恒的光芒。

  此刻,玉圣捧著沉淵古劍,整個人都激動無比,雙手在不停顫抖,嘴里念道:

  “深林人不知,明月來相照。”

  “深林人不知,明月來相照。”

  一連念了三遍,玉圣才平復心中的激動之情,將沉淵古劍放到旁邊的石臺上面,雙目盯向魯萱,帶著期望的神情,道:“那人叫什么名字?多大年紀?除了這句詩,還說了什么?”

  魯萱規規矩矩的跪在圣殿的中央,微微抬頭看了一眼,還是第一次見到老祖宗如此激動的樣子。

  要知道,老祖宗可是圣者,已經活了四百多歲的人。

  怎么會如此激動?

  旁邊,魯萱的爺爺魯景原,和她的太公魯沖羽,也都跪在圣典之中,顯得十分恭敬。

  魯景原見魯萱遲遲沒有回答老祖宗的話,立即向她瞪了一眼,低聲道:“萱兒,老祖宗正在問你話,你在發什么愣?”

  魯萱渾身一哆嗦,立即反應過來,在地上叩拜了一下,連忙道:“回稟老祖宗,那人名叫張若塵,大概二十歲的樣子。”

  當玉圣聽到“張若塵”三個字,眉頭微微一皺,露出思索的神情,片刻之后,像是想到了什么,臉色一變,“怎么會是這個名字?怎么會……”

  玉圣的眼中露出睿智之光,再次問道:“他現在在什么地方?”

  “就在劍碑。”魯萱道。

  玉圣道:“立即將他請到玉圣靈山,一定要好生接待,不能怠慢。”

  他似乎有些不放心,接著又道:“魯沖羽,你去接他。記住,盡量不要讓外人看見,直接帶他來見我。”

  魯沖羽離開之后,魯萱和魯景原也走出圣殿。

  魯萱吐了吐舌頭,有些不解,低聲的道:“爺爺,那小子到底是什么來頭,老祖宗居然讓太公親自去接他,面子也太大了吧!”

  魯景原的臉色嚴肅,道:“萱兒,此人的來歷,恐怕比我們想象中還要大,剛才老祖宗已經密音傳訊給我,讓我不能對外吐露一個字。”

  魯萱長大了嘴巴,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腦海中,又回想起張若塵的身影,心中有些膩歪,低聲的嘀咕了一句,“他除了長得有點英俊,似乎也沒什么了不起的地方。”

  片刻之后,在魯沖羽的帶領之下,張若塵來到玉圣靈山的圣殿,見到了玉圣,魯懷玉。

  魯沖羽退了下去,圣殿中,只剩張若塵和玉圣二人。

  玉圣仔細將張若塵打量了一翻,半晌之后,才問道:“你是明堂派來的人?”

  明堂,乃是當初明帝的舊部創建的勢力,與拜月魔教一樣,一直都活動在昆侖界,對抗池瑤女皇的統治。

  只不過,明堂的勢力,主要分布在中土九州,在東、南、西、北四大域的勢力相對薄弱。

  所以,明堂在東域的影響力,才不是那么強。

  張若塵雖然沒有和明堂的人接觸過,卻知道明堂的存在,玉圣問出這句話之后,他并沒有任何吃驚。

  張若塵道:“我不是明堂的人。”

  玉圣道:“既然你不是明堂之人,為何會知道那一句詩?”

  張若塵向著上方看了一眼,坐在上方的那一位老者,并不是他的六師兄魯元植,所以,他的心中還是有防備之心,不敢輕易將自己的身份說出來。

  張若塵沉思了片刻,微微拱手,道:“晚輩有難言之隱,有些話只有見到魯元植前輩,我才會回答。”

  玉圣微微皺眉,道:“魯元植乃是老夫的爺爺,難道你不知道,他老人家在三百年前,就已經離世。”

  “什么?他已經……去世了……”

  雖然,張若塵早就料到是這樣的結果,可是聽到玉圣親口說出來,心中依舊十分難過。

  八百年過去,果然是滄海桑田,就連圣者也會老死。

  玉圣又道:“現在,老夫就是神劍圣地的主人,你若是有什么事,或者有什么話,直接告訴老夫。說不定,老夫也可以幫你。”

  張若塵自然不可能告訴玉圣,因為,他只相信六師兄魯元植。

  別的人,可信嗎?

  當年的事,發生得太蹊蹺,就連張若塵最愛人都親手出劍殺了他,還有什么人可以信?

  現在,池瑤已經登基五百年,朝廷勢力如日中天,掃清,統治八方,張若塵怎么敢隨便暴露自己的身份?

  張若塵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再次拱手一拜,道:“晚輩,只是前來修劍,沒有別的事。”

  玉圣的眼中露出幾分失望的神情,目光看向那一柄斷劍,繼而笑道:“老朽冒昧的問一句,你是從什么地方得到這一柄斷劍?”

  張若塵平靜的答道:“晚輩是在云武郡國的武市發現了它,當時覺得它的材質特殊,于是就購買了下來。后來,請了很多煉器大師,也無法將它修復。晚輩聽說神劍圣地乃是煉器圣地,所以才不知天高地厚的前來拜訪魯大師,想要請魯大師幫忙修劍。卻沒想到,魯大師在三百年前就已經去世。”

  玉圣道:“也就是說,在此之前,你并不知道這柄劍是用造化神鐵鑄造而成?”

  “沒錯。”張若塵道。

  玉圣笑了笑,道:“當年,神劍圣地也參與鑄劍,關于造化神鐵和這一柄劍,老夫知道一些隱秘。你有沒有興趣知道?”

  張若塵知道,玉圣是在故意試探他。u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