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百七十五章 撕破臉

  “南云郡武市學宮,鶴云樓,帶領三十一位學員,參加圣院考核。”

  鶴云樓將令牌呈上去之上,很快就完成登記,拿到了東域圣城的暫住證明,隨時可以去乘坐白龍圣船。

  東域圣城,雖然浩大廣闊,可是現在也是人滿為患,一般人根本沒有資格在東域圣城久住。

  鶴云樓拿到的暫住證明,也只能在東域圣城住三個月。

  三個月之后,就會被驅逐。

  若是想要繼續在東域圣城居住、修煉,就必須花費高額的價格,再去辦理暫住證明。

  所以說,在東域圣城,擁有永久居住權的人,都不是一般人,不是自身實力強大,就是擁有了不起的背景。

  拿到暫住證明,鶴云樓并沒有急著離開,而是站在一旁,對著雷景笑了笑,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畢竟,大家是一起來到天坤渡口,當然也要一起前往圣城。

  再說,鶴云樓也有些好奇,雷景到底是什么來歷?

  難道真的像自己猜測的那樣,乃是某一府的武市學宮的大人物?

  若真是如此,去了東域圣城,一定要和他們打好關系。

  雷景也對著鶴云樓笑了笑,直接走了過去,取出了令牌,遞給武市學宮的登記人員,道:“天魔嶺武市學宮,雷景,帶領四位學員,參加圣院考核。”

  “原來是天魔嶺武市學宮……”

  鶴云樓輕輕的點了點頭,突然,整個人一僵,微微愣住。

  什么?

  怎么會是天魔嶺武市學宮那種窮山惡水來的人?

  鶴云樓的眼珠子都要瞪出來,片刻之后,收起臉上的笑容,就連看向雷景的眼神,也多了幾分不屑。

  就天魔嶺那種窮鄉僻壤出來的泥腿子,居然還敢聲稱自己是圣院的圣徒,也不怕吹破牛皮?

  別說是鶴云樓,南云郡武市學宮的那些天才學員,也都是目瞪口呆,做夢也沒想到,他們居然來自天魔嶺那樣的小地方。

  對了,天魔嶺在什么地方?

  鶴云樓是修煉近百年的老人,或多或少聽過天魔嶺,但是,對于那些年輕學員來說,根本沒有聽過這個地名。

  由此可知,那是多么荒涼、偏僻的蠻野之地。

  雪影柔瞪大了一雙美眸,整個人就像是被雷擊了一下,腦海中一片空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半晌之后,她才轉過目光,一雙美麗的星眸,向不遠處的張若塵看了一眼。

  那眼神,就好像是在詢問,你……你真的是來自天魔嶺?

  端木星靈就站在張若塵的身旁,臉上掛著嫵媚俏皮的笑容,用了一個肯定的眼神,對她點了點頭,半開玩笑的道:“雪師姐,我們天魔嶺可是一個山清水秀的好地方,你不是那么喜歡張師弟,今后,你若是嫁過去,他肯定會好好待你。”

  “可惡,竟然只是一個從天魔嶺來的窮小子,虧我還以為他是某個圣者門閥的傳人。”

  雪影柔想到那一晚自己居然主動親吻了張若塵一下,心中就感到惡心,有一種被褻瀆了感覺。就像一只白天鵝,親在了一只癩蛤蟆的身上。

  聽到端木星靈的話,雪影柔就更加惱火,眼神一冷,就連盯向張若塵,也多了幾分鄙夷之色,道:“誰說我喜歡他?我和他只是切磋劍法而已,你可不要亂說話,玷污了我的名聲。”

  這句話可以說是,十分不留情面,算是徹底撕破臉。

  任何人都能聽出,雪影柔語氣之中對張若塵的鄙夷,覺得與張若塵傳出緋聞,就是玷污了她,在她完美無瑕的身上,留下了一道惡心的傷疤。

  同時,雪影柔也不再以為張若塵是什么了不起的天才,天魔嶺能夠出什么天才?

  能夠誕生一個四絕天才,就已經相當了不起。

  估計他能夠擊敗紫寒沙,也只是憑借高深的武道修為。

  在她看來,張若塵的修為,估計已經達到天極境的大圓滿,要不然怎么可能擊敗紫寒沙那樣的絕代天驕?

  至于張若塵年輕的容貌,那就不能說明任何問題。

  只要花費一些靈晶,就能購買到抵抗衰老的丹藥,說不定張若塵就服用過這樣的丹藥。他的真實年齡,肯定已經超過四十歲。

  想到這些,雪影柔就更加氣憤、羞怒、后悔,自己的初吻,怎么就獻給了這樣一個垃圾?

  她緊捏著十指,久久之后,才平復過來,暗想道,“也罷,他畢竟救過我一次,那一個吻,就算是還了他的人情,今后,最好還是不要與他往來,免得自降身價。”

  雪影柔先前那一句充滿鄙夷的話,張若塵自然不會放在心上。

  但是,端木星靈聽到之后卻十分憤怒,雙眼一寒,沉聲道:“立即向張若塵道歉,要不然,后果很嚴重。”

  此刻的端木星靈,絲毫都沒有笑意,眼神充滿殺氣,兩道目光,像是能夠刺穿雪影柔的心靈。

  即便以雪影柔的修為,竟然也被端木星靈給懾住了一個剎那。

  怎么會這樣?她的眼神為何那么可怕?

  她算什么東西,只是一個天魔嶺那種窮鄉僻壤的武者,我何必怕她?

  雪影柔立即運轉真氣,鼓足勇氣,再次挺起胸膛,揚起雪白的下巴,道:“道歉?我為何要向他道歉?我難道說錯了話?明明是你在亂說話,我怎么可能喜歡他,應該你給我道歉才對吧?”

  端木星靈氣極反笑,就向前走去,道:“好啊!我給你道歉!我現在就給你道歉!”

  張若塵立即捉住端木星靈的一只手臂,將她拖了回來,輕輕的搖了搖頭,道:“端木師姐,雪姑娘說得沒錯,我和她只是單純的切磋劍法。我們之間的關系,沒你想的那么好。”

  聽到這話,雪影柔輕輕的點了點頭,覺得張若塵還是挺識相,沒有將那件事說出來。

  端木星靈卻已經撅著嘴唇,怒得不行,若非張若塵拉著她,她肯定沖向去狠狠的將雪影柔教訓一頓。

  雷景領取了暫住證明,像是根本不清楚剛才發生的事,盯向鶴云樓,笑道:“鶴兄,要不要一起去登白龍圣船?”

  鶴云樓笑了笑,道:“我突然記起,還要在天坤渡口辦理一些事,估計要耽擱一段時間。你們先去東域圣城吧!等到圣院考核,不是還有見面的機會?”

  “哈哈!好吧!”

  雷景自然知道這些人心中的想法,不就是瞧不起天魔嶺的武者。

  即便你曾經救過他,可是在他看來,你依舊還是低人一等。曾經在圣院,雷景早就已經司空見慣,根本就不驚奇。

  他也不點破,笑了一聲,就帶著張若塵、端木星靈、常戚戚等人,去乘坐白龍圣船,前往東域圣城。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