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百七十三章 何必呢?

  紫寒沙的旁邊,一個看上去臉型消瘦的天才學員,聲音尖銳的道:“我們也早就想要見識,張師兄的劍法。≧≥≥≧張師兄,你就指點一下我們吧?”

  以紫寒沙為,那些天才學員看似是來向張若塵請教,卻給人一種咄咄逼人的感覺,傻子都看得出來,他們的真實目的。

  雪影柔微微皺了皺眉頭,道:“大師兄,張師弟畢竟救過我們,你們這樣不太好吧?”

  “師妹,我們真的只想要請教劍法,沒有別的意思。你別誤會了!”

  紫寒沙的臉上掛著笑容,心中卻十分嫉妒,雪影柔以前可是一直將他當成崇拜的對象,現在卻維護張若塵那小子。

  只有將張若塵擊敗,她才會明白,誰是真正的強者?

  張若塵當然看得出來,紫寒沙為什么要向他請教劍法,肯定與雪影柔有關。

  所謂紅顏禍水,古人誠,不我欺。

  又有一個天才學員站了出來,十分不悅的道:“張師兄,大師兄可是誠心想要向你請教劍法,你不會這點面子也不給吧?”

  “對啊!你不會是害怕會輸給大師兄吧?”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響起。

  張若塵也不是一個任人拿捏的人,既然麻煩主動找來,自然不能讓人覺得自己害怕了他們。

  沉思了片刻,張若塵道:“好吧!既然如此,那就過幾招,希望點到為止。”

  “那是自然。”紫寒沙笑道。

  南云郡的那些天才學員,全部都露出古怪的笑意,紛紛向后退開,低聲的議論起來。

  “你們猜一猜,大師兄會用幾招擊敗那小子?”

  “幾招?在我們南云郡,同代人之中,誰能擋得住大師兄一招?吳老三,你也是天極境后期的修為,你能行嗎?”

  “我跟大師兄根并不是一個級別,就算是在同境界,想要接住大師兄一招,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那小子也不是軟柿子,劍法的確很高明,估計真能與大師兄一戰。”

  “反正我覺得,十招之內,大師兄必定將他拿下。大師兄,可是五絕半的天才,那小子絕不可能達到六絕。”

  “能夠達到六絕天才的級別,哪一個不是名震東域的天驕,有機會登上《東域風云報》。張若塵?哏哏,我反正從來沒有聽過他的名字。”

  張若塵當然登上過《東域風云報》,只不過只有一次,而且還是末版,根本不會有人記住他的名字。

  至于他擊敗帝一的那一戰,倒是有機會登上《東域風云報》的頭版,只不過距離下一期《東域風云報》的布還有一段時間,現在,消息還沒傳開。

  雪影柔也退到一旁,心中暗暗期待起來。

  就年齡上來看,張若塵肯定要比大師兄年輕。

  紫寒沙雖然看上去才二十出頭的樣子,實際上,真實年齡已經有三十二歲,張若塵的年紀應該還不過二十五歲。

  若論兩人的戰斗力,真的不好判斷。

  畢竟,雪影柔十分了解紫寒沙,那可是真正的強者,在同代人之中,近乎無敵,就算是老一輩的武者也少有人是他的對手。

  “張師兄應該要比大師兄弱一點,不過他還很年輕,在天資上,遠大師兄。”

  “他會不會已經是六絕天才?”

  雪影柔的芳心急跳動,心中浮現出一個大膽的猜測。

  就看這一戰的結果,若是他真的能夠與大師兄一較高下,估計就真的是六絕天才。

  “唰!”

  一個優雅的動作,紫寒沙將劍拔出,橫劍而立。

  一縷縷紫色的真氣,從體內流淌出來,將他的身體包裹,形成厚厚的一層護體天罡。

  紫寒沙出生于半圣家族,紫家,修煉的乃是鬼級中品的功法《紫血印訣》。達到天極境之后,他自然也修煉出特殊的真氣,紫云真氣。

  出生好,就是一種巨大的優勢,從小就能修煉頂尖的武學典籍,打下極好的基礎。再加上自身的天賦,后天的勤奮努力,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

  別的那些寒門弟子,最開始只能修煉人級功法、靈級功法,就算后來表現出絕佳的天賦,也很難再追上那些修煉高級功法的天才。

  就算中途強行改修別的功法,可是經脈早就已經定型,效果未必有多強,反而還會耽誤很多時間,可謂是得不償失。

  張若塵也不輕敵,將青虛真氣釋放出來,形成護體天罡。

  看見張若塵身上的青色真氣,紫寒沙的瞳孔一縮,笑道:“居然也修煉出特殊真氣,看來你修煉的功法也很厲害。拔劍吧!”

  張若塵搖了搖頭,道:“施展劍法,未必一定要拔劍。”

  紫寒沙心中一寒,有一種被人輕視的感覺。

  “比我還狂,那就看看你有沒有狂傲的本事。”

  紫寒沙也不留手,直接施展出自己修煉的最強劍法,赤練劍法。

  靈級上品的劍法,一共只有七招,紫寒沙早就已經修煉到爐火純青的境界。

  “唰!”

  紫寒沙率先出手,施展出赤練劍法中的一招,“赤海之浪”。

  劍光,就像瀑布一般,狂涌而至,給人一種連綿不絕之感,劍氣一波比一波更強。

  兩人本來就相隔很近,只在一個瞬間,紫寒沙的劍就已經到達張若塵的面前。

  看著鋪天蓋地的劍光,張若塵就站在原地,輕輕的點了點頭,紫寒沙的劍法造詣的確很高,已經達到劍隨心走的巔峰。

  將劍法修煉到如此程度,幾乎已經沒有破綻。

  只不過,張若塵的劍法造詣比他高出不止一籌,劍心早已通明,任憑他有再多虛招,再強的劍氣,再多的變化,也就像是小孩子舞劍而已。

  “嘭!”

  張若塵只是抓住劍柄,側身一擋,就將紫寒沙的劍給擋住,將他后續的招式完全封死。

  “如此輕松就擋下了我的赤練劍法?”

  紫寒沙不信張若塵真的那么強,立即變化劍招,施展出第二招,“赤月當空”。

  緊接著第三招,“赤飛舞”。

  第四招,“赤云之血”

  第七招,“赤子之心”。

  七招劍法完全施展出來,連綿不絕的斬下,可是張若塵的腳步卻根本沒有移動一下,甚至都只用了一只手,就輕易將他的劍招擋了下來。

  站在一旁的那些天才學員,全部都已經驚呆。

  在他們看來,張若塵就像是不動磐石,只是隨意的立在那里,就輕松將紫寒沙的攻擊給化解于無形。

  不用多說,現在,誰都看得出張若塵比紫寒沙高明太多,兩人根本不是一個水平。

  雪影柔的玉指緊緊的拽著衣袖,美眸漣漣,驚嘆不已,感覺張若塵的每一個動作都是那么的瀟灑、流暢、飄逸。

  “他的實力也太厲害,大師兄,在他面前,就像一個還在學劍的稚童。為何我以前會覺得大師兄很厲害?”

  雪影柔輕輕的搖了搖頭,在看到張若塵和紫寒沙這一戰之后,紫寒沙在她心中那種高不可攀的形象,已經徹底跌落下去。

  “嘭!”

  張若塵的手臂一轉,再次擋住紫寒沙的劍。

  同時,張若塵氣海中的真氣急涌向手臂,向前一震,化為一股真氣波。

  一股巨力,從劍鞘上,涌了出去,將紫寒沙震退了九步。

  “你的劍招已經窮盡,就到此為止吧!”

  張若塵沒興趣繼續和紫寒沙交手,打算離開。

  “誰告訴你,我的劍招已經窮盡?你不許走,我們繼續戰。”

  紫寒沙惱羞成怒,再難壓制自己的情緒,飛躍而起,雙手握劍,將真氣完全注入劍體,將劍體中的銘紋完全激活,全力一劍劈斬了下去。

  他承認,在劍法上面,自己的確不是張若塵的對手。

  既然如此,那就不再比拼劍招。

  比拼真正的實力。

  紫寒沙的那一柄劍,乃是十階真武寶器,威力無窮,劍體中的銘紋被激活之后,立即爆出赤色的光芒,吐出火焰,如同一條火焰瀑布一般,向著張若塵的頭頂飛落下去。

  張若塵嘆息了一聲,輕輕的搖了搖頭。

  就在這時,紫寒沙突然現,張若塵從他的視線中消失不見。

  當他警覺過來的時候,已經遲了一步。

  張若塵出現在紫寒沙的右方,揮動劍柄,橫劍一拍,擊在紫寒沙的腹部。

  “嘭!”

  紫寒沙只感覺小腹傳來一陣劇痛,一股龐大的巨力,作用在他的身上。他的身體就像斷線的風箏一般,倒飛了出去。

  轟然一聲,紫寒沙屁股朝下,猛然墜在堅硬的銀色甲板上面,摔得是七葷八素。

  張若塵飄然從上方落下,猶如一片樹葉一般,輕輕的落到地上,道:“現在可以結束了吧?”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