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百六十三章 互吸

  “中靈脈劍波。”

  張若塵右手的中指一伸,匯聚全身真氣,沖向指尖,化為一道冰寒的劍波,擊在一只血靈的身上。

  隨著劍波打出,一股寒氣涌了出來,在地面上,留下一條長長的冰路,一直延伸到那一只血靈的面前。

  就在血靈被劍光擊中的時候,它身體表面的血紋浮現出來,發出一片赤紅色的光華,擋住劍波。

  “嘭!”

  劍波未能擊穿血靈的身體,可是那一股沖擊力,卻將血靈打得倒飛出去,墜落到十多丈之外。

  它的身軀被厚厚的寒冰封住,化為一座十多米高的冰山,全身無法動彈。

  就在張若塵略微松了一口氣的時候,那一座冰山猛烈震動起來,裂出一道道紋路,突然,炸裂開。

  血靈,從冰山中騰飛起來,又是一爪攻向張若塵。

  “殺不死,封不住。難道真的就沒有辦法對付血靈?”

  張若塵的眼神一冷,立即將空間領域釋放出來,將六只血靈全部卷入空間領域之中。

  與此同時,他開始調動空間之力,匯聚到雙手的掌心。

  就在那一只血靈沖過來的時候,張若塵的雙手一分,身前五米之外,出現一道空間裂縫,將血靈吞噬了進去。

  剎那之后,空間裂縫重新關閉,那一只血靈墜入虛無空間,徹底消失不見。

  “空間力量果然無堅不摧,即便是防御力驚人的血靈,墜落進空間裂縫,也是死路一條。”

  張若塵略微松了一口氣,既然找到對付血靈的手段,那就沒必要再畏懼它們,就算還有五只,也能從容面對。

  剩下的五只血靈都被張若塵剛才的手段驚住,立即停了下來,站在十丈之外,不敢輕易靠近過去。

  血靈,也有一定的智慧,知道什么人好惹,什么人不好惹。

  “既然你們不出手攻擊,那我可就先走了!”

  不敢再等下去,若是血靈王追上來,那就想走都走不掉。

  張若塵立即展開御風飛龍影的身法,真氣從體內釋放出來,形成一條飛龍的虛影,騰飛而起,就要離去。

  “哈哈!”

  血靈王的笑聲響起,傳遍方圓數十里,將樹上的飛鳥驚落,將地面的樹葉震得飄飛了起來。

  只是聽聲音,血靈王的聲音其實很美妙,十分悅耳。

  可是,那聲音中卻帶著一股懾人的寒氣,蘊含強大的能量。

  周圍山林的之中,出現十多股混亂的氣流,將張若塵卷了起來,身體不受控制的向著高空飛去。

  “糟了!血靈王這么快就追上來了?”

  張若塵努力控制身形,使用真氣凝聚出一道青色的劍氣,揮斬了出去,將混亂的氣流破開,沖了出去。

  血靈王浩渺的聲音,再次響起,“張若塵,你逃不住我的手掌心。”

  “嘩!”

  突然,一只巨大的血氣手掌,在半空凝聚出來,向張若塵抓了過去。

  那一只血氣手掌足有二十多米長,猶如一片血云壓下去。在那一只巨手面前,張若塵的身體小得就像是一只螞蟻。

  “給我破!”

  張若塵的手指捏成劍訣,調動劍心通明的力量,沉淵古劍從手中飛了出去,化為一道劍光,擊向那一只巨大的血手。

  “哧哧!”

  沉淵古劍竟然沒有將血色巨手擊穿,反而被血色巨手抵擋住,緩緩向后倒飛,劍上的光芒也變得越來越弱。

  張若塵立即將沉淵古劍收回,從百米高空,快速落回地面,嘭地一聲,強大的沖擊力,將地面踩出一道道裂紋。

  他剛剛站起身,想要向遠處逃去……

  卻發現,血靈王就站在他的面前,他幾乎撞在她的身上。

  此刻,張若塵的臉與血靈王的臉只相距不到一寸的距離,兩人的鼻尖幾乎挨在一起,張若塵可以從血靈王的血色瞳孔之中清晰看到自己的影子。

  她的那一雙眼睛十分美麗,睫毛一根一根的翹立,眼球雪白如玉,瞳孔卻晶瑩剔透得如同兩顆紅寶石。

  就是這樣一雙眼睛,卻帶著一股強烈的殺氣,讓人感覺到一股刺骨的寒氣。

  頓時,張若塵全身一僵,猶如石化一般。

  片刻之后,張若塵立即調動真氣,一掌擊了過去,打向血靈王的胸口。

  可是,張若塵的手掌,才剛剛打過去,手腕就被血靈王的兩手指扣住,經脈被鎖死,強大的掌力在一瞬間就逆沖了回去。

  真氣倒行,掌力逆沖。

  剛才那一掌,張若塵就像是打在自己身上,渾身一震,一股劇烈的疼痛傳遍全身。

  幸好他的氣海有諸神印記守護,要不然,就憑剛才那一股逆沖的力量,就能讓氣海遭受重創。

  “張若塵,我在你的身上聞到了龍的氣息,你是吞飲過龍血吧?你的血液,應該也很美味。”

  血靈王挺立的站在張若塵的面前,紅潤如血的嘴唇微微上翹,露出兩排潔白整齊的牙齒。

  仔細看去,才發現,她竟然長著兩顆尖細的獠牙。

  突然,血靈王急速俯首,向著張若塵脖頸的位置咬去。

  “哧!”

  兩顆長長的獠牙,刺穿張若塵的皮膚,開始吸收張若塵體內的鮮血。

  只是一瞬間,張若塵就感覺到體內大量血液流失,眼前一黑,出現略微的眩暈感。

  “不行了,必須施展那一種秘法。”

  張若塵的眼中露出一股冷色,反手竟然將血靈王纖細的腰給抱住,向前一撲,將血靈王壓在了身下。

  那一種秘法,名叫“招魂訣”。

  血靈王之所以那么厲害,那是因為,她融合了金云半圣遺留下來的“半圣之光”。

  所謂的“半圣之光”,其實就是半圣的圣魂演變而來的能量。

  想要吸收半圣之光,武者的身體就必須與那一位半圣的圣體契合才行。張若塵煉化了金云半圣的圣血,自然也就更加和半圣之光契合。

  張若塵立即將自身的武魂釋放出來,由武魂施展出招魂訣。與此同時,他快速出手,一指擊向血靈王的眉心。

  “收!”

  張若塵的嘴里,艱難的吐出一個字。

  血靈王渾身一震,就像遭受雷擊了一般,停止吸收張若塵的鮮血。

  她眉心的那一粒光點猛烈震蕩起來,半圣之光的力量,在她的氣海中,不停的涌動。

  “嘩!”

  突然,半圣之光不受她的控制,從眉心流了出來,通過張若塵的手指,進入張若塵的眉心氣海。

  他的武魂,在吸收半圣之光。

  只是片刻時間,先前被打魂鐘擊傷的武魂就完全痊愈,而且,還在不斷增強。

  若是張若塵能夠完全吸收半圣之光,他的武魂,就能在短時間之內,達到與半圣比肩的地步。

  可是,張若塵才吸收了少量的半圣之光,血靈王就憑借她強大的修為,掙脫了張若塵的控制。

  “嘭!”

  血靈王一掌擊在張若塵的胸口,將張若塵打飛了出去。

  張若塵施展出來的招魂訣,將她體內的半圣之光的力量擾亂,那一股強大的力量在她體內瘋狂涌動,完全不受她的控制。

  打出那一掌之后,她全身就無法動彈,不得不全力壓制體內亂沖的半圣之光的力量。

  血靈王閉著眼眸,修眉微微皺起,道:“快帶我離開。”。

  五只血靈見到血靈王似乎被那一個人類重創,全部都大吃一驚,立即抬起血靈王,逃進了密林之中。

  濃密的血霧,也漸漸散去。

  “嘭!”

  張若塵從上空墜落下來,重重的摔在地上,差一點摔得暈厥過去。

  “幸好有龍珠護體,要不然被她打一掌,就算身體不被打穿,也肯定會將五臟六腑打碎。”

  張若塵從地上爬了起來,將一枚療傷丹藥服下,立即開始運轉真氣,療養傷勢。

  剛才,就在血靈王一掌打出去的時候,張若塵立即激發出龍珠的力量,抵擋住她的攻擊,才保住了性命。

  大概半個時辰之后,張若塵的傷勢大概恢復了三成,因為擔心血靈王壓制住半圣之光的力量,重新返回。

  所以,張若塵立即站起身,快速離開,不敢繼續待在此處。

  大概逃了三百里,張若塵收服了一只二階蠻禽“獅駝鳥”,坐在獅駝鳥的背上,一邊療傷,一邊趕回天魔武城。

  以他現在的情況,不可能去云武郡國,那樣的話,肯定會被血靈王半路攔殺。

  以血靈王現在的實力,恐怕也只有天魔武城,她還不敢去闖。

  所以,張若塵才決定回天魔武城,最好能夠請動師尊雷景,借住他的力量,盡早鏟除血靈王,以免血靈王將來完全煉化半圣之光,成為一只半圣級別的妖邪。

  “血靈王大概吸走了我體內兩成的血液,我只吸走她體內百分之一的半圣之光。總的來說,還是賺了。”

  張若塵將一枚血丹服下,希望能夠煉化血丹,盡快回復血氣。

  血液雖然流失兩成,可是以張若塵現在的武道修為,還能挺得住,最多虛弱一段時間,很快就能修煉回來。

  百分之一的半圣之光,卻是一股龐大的力量,只要張若塵將半圣之光完全煉化,必定能夠讓武魂變得更加強大。

  那一股半圣之光,就如一團白色的云霧,懸浮在張若塵的氣海。

  “煉化半圣之光,應該也能讓我的精神力,達到四十階。到時候,我就能使用精神力的攻擊手段,開天天、斷生死、喚風雷、觀星術。”

  現在,張若塵的精神力強度是三十九階,只差一階,就能達到四十階。

  憑借百分之一的半圣之光蘊含的能量,必定能夠讓精神力更進一步,有很大的機會,可以達到四十階。

  精神力,一旦達到四十階,武者就能進入一個神秘的境界,無數玄奇的力量都將隨之展開,只是想想都讓他心中激動。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