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百六十一章 血霧升騰

  沒有任何多余的話,張若塵再次攻擊過去。,

  “象力九疊。”

  武魂的魂影與張若塵的身體幾乎融為一體,一縷縷天地靈氣匯聚過來,一掌打了出去,爆發出九倍攻擊力。

  九股氣浪,就像水紋一般,一層連著一層,匯聚在張若塵的手掌前方,形成一條六米長的神象虛影。

  “吼!”

  隨著掌印的力量打出去,響起一聲蠻獸的長嘯聲,震得地底密室都在晃蕩,落下一塊塊碎石。

  華青燁不得不認真起來,雙腿分開,膝蓋微微彎曲,站成一個馬步,打出一招拳法。

  只可惜他還是太低估張若塵現在的實力,那一頭神像虛影,就像是一座小山一樣撞擊在他的身上,只是剛一交手,他就再次被打得向后倒退,體內血氣翻騰,經脈中真氣紊亂。

  “竟然這么強?”

  其實,華青燁的實力是相當強大,能夠跨入魚龍境,又豈是弱者?只不過,他斷了一只手臂,導致戰力下降了一大截。

  先前,他又被張若塵偷襲得手,受了不輕的傷勢,戰力也就大打折扣。

  以他現在的實力,大概也就相當于全盛時期的三成。

  “唰!”

  張若塵繼續出手,戰劍一揮,向華青燁的頭頂斬了過去。

  “張若塵,你以為只有你才有武魂嗎?”

  被一個天極境的小輩壓著打,華青燁的心中暴怒,將自己的武魂也釋放出來。

  他自持身份,一直沒有動用武魂的力量。

  現在卻不同,若是不用武魂的力量,別說是鎮壓張若塵,說不定會反被張若塵鎮壓。

  “嘩!”

  一根光柱從華青燁的頭頂沖出來,一粒粒光點,凝聚成一尊武魂,懸浮在華青燁的身后上方。

  釋放出武魂,華青燁的實力,終于完全爆發出來。

  “轟!”

  一擊對碰,兩人同時向后倒退。

  “嘩啦啦!”

  上方,不斷落下一塊塊碎石,這一座密室,似乎就要被兩人的戰斗震塌。

  “張若塵,你的實力的確很強,但是,與魚龍境的武者比起來,還差得遠。”

  “天合戰拳。”

  華青燁的手臂骨骼不斷響動,打出一招靈級上品的拳法。

  得到武魂的加持之后,華青燁的力量何止提升了一倍,一招拳法打出,整個地下密室似乎都充斥著他的力量。

  真氣,不僅在他的體內經脈中流動,更是涌出體外,化為一條真氣大河,圍繞武魂流動。

  天合戰拳,一共有二十七招,華青燁打出的正是第一招,開天之錘。

  隨著他的拳頭打出,武魂調動的天地靈氣,幾乎全部匯聚過去,凝聚在他的手臂,使他的拳頭變成青藍色,猛然擊向張若塵的胸口。

  “這才是魚龍境武者的真正力量嗎?”

  張若塵有一種感覺,若是他和華青燁硬碰硬,很可能會被華青燁的這一拳打成重傷,甚至更加嚴重。

  說到底,張若塵現在只是天極境中期的修為,只是憑借近乎變態的武魂力量,所以,才能與華青燁對抗。

  現在,華青燁也爆發出武魂之力,形勢立即逆轉,對張若塵相當不利。

  “空間裂縫。”

  張若塵的雙臂抬起,雙手一分,在他身前像是打開一道空間之門。

  那是一條空間縫隙,縫隙之中,氤氳一片,從里面涌出來的力量,像是能夠吞噬世間的一切。

  只是一瞬間,空間裂縫就將華青燁打出的拳法力量吞噬。

  張若塵想要再接再厲,依靠空間裂縫除掉華青燁。

  他的雙手向前一推,在力量的引動之下,那一道空間裂縫向華青燁斬了過去。

  華青燁先前就差一點吃了空間裂縫的虧,現在自然就更加小心謹慎,身體一閃,只是一瞬間,便躲了過去。

  “哧哧!”

  空間裂縫擊在華青燁身后的石壁上面,將大量泥石都給吞噬,留下一個十多米長的大坑。

  看到空間裂縫造成的破壞力,華青燁的心中大驚,道:“張若塵,你施展的是什么武技,為何能夠撕裂空間?”

  “你若是能夠擊敗我,自然就能知道答案。”張若塵道。

  華青燁的臉色一沉,道:“你以為老夫真的治不了你?”

  華青燁的手在懷里一摸,取出一只紫金色的精致的小鐘。小鐘,大概只有三寸高,表面刻著一道道玄妙的銘紋,散發出淡淡的寒氣。

  看到那一口小鐘,張若塵生出一股不妙的感覺。

  隨著華青燁將真氣注入小鐘,將銘紋激活,那一口小鐘逐漸變大,從最開始的三寸高,逐漸變得足有三米高,化為一口巨大的古鐘。

  “嘩!”

  紫金色的光輝,從古鐘上爆射出來,形成一股古怪的力量,將張若塵的武魂都給壓制下去。

  華青燁將巨大的古鐘托在手心,笑道:“張若塵,這一口古鐘,乃是一件十階真武寶器,名叫打魂鐘,專打武者的武魂。既然你的武魂強大,老夫倒要看看,能不能承受住打魂鐘的攻擊。”

  就在說話間,華青燁掄起打魂鐘,向張若塵攻擊過去。

  打魂鐘不停旋轉,發出“嗡嗡”的聲音,撞擊向張若塵的武魂。

  張若塵根本不和華青燁硬拼,施展出身法,轉身就逃。

  開玩笑,張若塵現在最大的優勢就是武魂,若是失去武魂,張若塵根本就沒有與華青燁抗衡的能力。

  打魂鐘就是專門對付武魂,張若塵若是繼續和華青燁戰斗,必定會吃很大的虧。

  “嘩!”

  沖出密室,回到地面,張若塵就將御風飛龍影的身法,催動到了極點,向著遠處逃去,每踩出一步,就能跨越二十多丈的距離。

  突破到天極境之后,張若塵施展出御風飛龍影,爆發出來的速度變得更快。

  畢竟,御風飛龍影是靈級上品的身法武技,只有天極境武者,才能發揮出它的真正威力。

  此刻的張若塵,就像是凌空虛渡一般,每一步都踩在半空,雙腳不落地。

  當然,他現在并不是離地飛行,只是通過身法武技的巧妙,借住風力,實現短暫的虛空奔跑。

  只有成為半圣,才能真正做到不借住任何外力,就能御空飛行。

  那樣的境界,張若塵還差得很遠。

  緊隨在張若塵身后,華青燁也從地底沖出來,沒有任何猶豫,他的手臂一甩,將打魂鐘打了出去,擊向遠處的張若塵。

  張若塵根本沒有轉身,只是反手將沉淵古劍打出去,迎擊向打魂鐘。

  “嘭!”

  沉淵古劍與打魂鐘猛烈一撞,擊出一大片火花。

  沉淵古劍倒飛而回,重新落入張若塵的手中。

  “可惡。”

  華青燁收回打魂鐘,也施展出一種身法,向張若塵追上去。

  華青燁施展的身法,名叫“流云步”,是一種靈級中品的身法武技。

  雖然,他修煉的身法武技不如御風飛龍影那么高明,可他是魚龍境的武者,自身速度本來就占優勢。

  華青燁沖了出去,爆發出來的速度,比張若塵的速度還要快一籌。

  張若塵轉身看了一眼,只見華青燁就追在身后百丈之外,兩人的距離,正在逐漸拉近。

  大概一刻鐘之后,華青燁追到張若塵身后十丈的距離,再次將打魂鐘扔了出去,擊向張若塵的后背。

  張若塵不得不停下來,與華青燁再次斗了起來。

  “千丈燎原。”

  張若塵激發出天地異象,方圓千丈的空間,凝聚出一縷縷火焰,化為一片巨大的火海,將華青燁包裹在火海之中。

  在火海里面,兩人又交手了十多招,張若塵再次逃走。

  如此這般,張若塵一邊逃一邊戰,一直從中午,逃到天黑,轉戰千里,與華青燁戰了十三場。

  最后,張若塵的武魂終于還是被打魂鐘擊中,受了不輕的創傷,不得不重新收回體內。

  若是再被打魂鐘擊中,張若塵的武魂必定遭受重創,后果不堪設想。

  “張若塵,失去武魂的力量,看你這次還能逃出老夫手掌心?哈哈!”

  華青燁從后面追了上來,胸口的位置,不斷流出鮮血,他像是渾然不知疼痛,眼神毒辣的盯著張若塵,厲聲道:“再不告訴老夫那一個古洞的位置,老夫就讓你見識見識黑市的十大酷刑,看你撐不撐得住?”

  本來,華青燁就受了重傷,為了追殺張若塵,他并沒有停下來療傷。

  現在,他的傷勢,不斷加重,自己卻并沒有察覺,只想立即逼問出古洞的位置。

  張若塵的嘴角掛著一絲鮮血,發出一聲長笑,道:“華青燁,你若是再不療傷,恐怕修為會倒退。”

  雖然武魂受創,可是張若塵依舊精神飽滿,充滿戰意。

  “只要能夠鎮壓你這個小輩,就算修為倒退又如何?”華青燁道。

  “就憑你現在的狀態,也想鎮壓我?”

  “怎么?你還不服氣,想要繼續戰下去?”

  華青燁十分清楚張若塵現在的狀態,失去武魂的力量,張若塵在他的面前,就如一只螻蟻,只需一根手指就能將他按死。

  “呼!”

  一陣帶著血腥味的冷風,從遠處吹來過,從張若塵和華青燁的身上拂過。

  詭異的事發生。

  不遠處的樹林之中,彌漫出一片血紅色的霧氣,從四面八方涌了過來。

  那些血霧,不斷吞吐,變得越來越濃密,阻擋人的視線。

  張若塵和華青燁都被突如其來的變故驚住,停止繼續交手,站在原地,警惕著四周的那些血霧。

閱讀本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