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百五十八章 對決華青燁

  張若塵這一劍的力量,幾乎已經超越武道范疇,達到另一種境地。

  一道道氣流,被劍氣壓迫得向后倒退,形成一個梭形的氣浪,冒出赤色的火焰。

  華青燁輕咦了一聲,五指一合,凝聚出一團真氣,將張若塵刺過去的劍擋住。

  他的手臂一扭,擊散劍上凝聚的力量,同時,又是一掌向張若塵打了過去。

  張若塵的雙腿一蹬,跳躍而起,躲過華青燁的力量。

  “唰!”

  張若塵急速遠退,落到一座殿宇的頂部。

  與此同時,他將沉淵古劍打出去,站在數十丈之外,使用御劍術,不斷向華青燁發起攻擊。

  張若塵很清楚,近距離與華青燁交手,自己根本討不了好,因為他的速度遠不如華青燁,只能使用劍心通明的力量,站在遠處攻擊。

  沉淵古劍之上,蘊含天地靈氣,每一劍皆擁有巨大的力量,即便只是逸散出去的劍氣,也在王宮中留下一道道恐怖的劍痕。

  張若塵和華青燁的交手,將富麗華貴的王宮打得千瘡百孔。

  “張若塵竟然可以和華青燁過招?這……這怎么可能……”

  張天圭已經不只是震驚,甚至都有些絕望。

  張若塵就像是一個無底洞,誰都不知道他到底有多深,遇到越是強大的武者,他展現出來的力量就越是強大。

  “劍心通明的境界又如何,小子,你還差得遠。”

  華青燁大吼一聲,一掌將沉淵古劍打飛出去,從宮城之上飛起,沖到張若塵的頭頂,一腳踩了下去。

  張若塵微微一驚,立即抬起雙臂,凝聚全身每一塊肌肉、每一塊骨骼的力量,向上方打出雙掌。

  站在張若塵身后的那一道武魂,也做出與張若塵相同的姿勢,雙掌擊向上空。

  使用肉眼都不能看見,地底涌出一縷縷靈氣,與武魂融合在一起,使武魂的力量逐漸攀升,化為一尊巨人。

  “轟隆!”

  隨著華青燁一腳落下,宮殿的頂部裂開,張若塵墜落下去。

  “嘭!”

  張若塵只感覺頭頂上方,像是有一座大山鎮壓下來,在他的視野中,整個天地似乎都猛烈震了一下。

  當他恢復過來的時候,才發現,自己腰部以下的身體,幾乎全部陷入地底,全身都像是散了架一般,疼痛欲裂。

  整個大殿,地面全部碎裂,墻體倒塌,瓦片碎落,就連那一根根銅柱都在搖晃,像是要倒下。

  “咯咯!”

  華青燁踩著碎瓦,走到張若塵的面前,那一只獨臂被真氣包裹,凝聚出冰寒的寒氣,五指就像是鋒利的鐵爪。

  他冷冷的盯著張若塵,道:“小子,你的確很厲害,比傳說中的那些天才人杰都要強大很多,居然以天極境初期的修為,與老夫交手了十一招。”

  張若塵一邊暗自凝聚力量,一邊冷聲說道:“你太看得起我了!”

  華青燁道:“你的武魂相當強大,比老夫的武魂都要強大很多,只是因為修為太弱,所以,才會敗在老夫的手中。若是你能夠突破到天極境中期,再施展出武魂的力量,恐怕在百招之內,老夫也很難擊敗你。你的身上到底隱藏著什么秘密?你要是說出來,老夫說不定可以饒你一命。”

  張若塵笑了笑,道:“我的身上沒有秘密。”

  華青燁的臉色一沉,道:“你若是沒有秘密,能夠修煉成劍心通明,你若是沒有秘密能夠擁有那么強大的武魂?小子,在老夫的面前最好老實一點,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

  天極境初期,就擁有如此可怕的實力,已經完全超出華青燁的認知。

  張若塵的身上,肯定有一個巨大的秘密。

  華青燁突破到魚龍境,已經有二十年,雖然修為在不斷精進,可是卻并沒有突破到魚龍第二變的跡象。

  他知道自己的潛力已經耗盡,這輩子也不可能再有進步,除非……能夠遇到一次大的機緣。

  很明顯,機緣就在他的面前,就在張若塵的身上。

  張若塵道:“好吧!你若是真想知道,我也不是不可以告訴你,但是,我有一個條件。”

  “什么條件?”

  華青燁的心頭大喜,一雙老眼中露出灼灼的光芒,情不自禁的向前走了一步。

  “咻!”

  就在這時,沉淵古劍從殿外飛了進來,化為一道流光,刺向華青燁的背心。

  華青燁的反應速度快得驚人,只是一瞬間,就立即側身,伸出兩根手指,將沉淵古劍給夾住。

  沉淵古劍不停顫抖,發出劍鳴聲,可是卻根本無法掙脫華青燁的兩根手指。

  張若塵心中暗嘆了一聲,華青燁的武道修為太高,反應速度也太快,他暗中調動劍意,控制沉淵古劍,竟然也沒有偷襲成功。

  以這樣的情況,就算是施展出空間裂縫,估計也很難傷到這個老家伙。

  現在該怎么辦,難道真的要解開舍利子的第一層封印?

  “想要偷襲老夫,小子,你還太嫩了!老夫當年偷襲別人的時候,你的父王都還在吃奶。”

  華青燁的手指轉動了一下,捏住沉淵古劍的劍柄,看了一眼,贊嘆道:“好劍,應該是一柄圣劍,只可惜已經斷裂,現在也只能算是一件九階真武寶器。張若塵,老夫再給你最后一次機會,若你還是不肯說,老夫就只能用這一柄斷劍,將他身上的血肉一塊塊的切開,慢慢的找尋答案。”

  “你若是那樣做,根本不可能找到我身上的秘密。”

  張若塵又道:“還是剛才那句話,你若是答應我一個條件,我可以告訴你,我為何能夠擁有那么強大的武魂。而且……對你來說,應該也是一次機會。”

  “說吧!”

  華青燁小心起來,擔心張若塵又出手偷襲。

  張若塵道:“我的條件就是,你要幫我殺了張天圭。”

  “殺張天圭……”

  華青燁盯了張若塵一眼,突然,哈哈大笑了起來,眼神一沉,道:“小子,你想利用老夫?你覺得老夫是那么容易被騙的人嗎?”

  張若塵道:“你若是覺得我在騙你,那也沒辦法。但是,你要想清楚,我現在已經落入你的手中,你需要抬起一只手,就能殺死我,我沒有理由和你耍心眼。而且,以我的天資,將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若是能夠活下來,我為何要選擇死?”

  華青燁道:“張天圭現在可是黑市一品堂的少主身邊的紅人,我若是殺了他,豈不是要和整個黑市作對?”

  “黑市一品堂的少主?帝一嗎?你難道不知道,他已經被我挖出魔心,遭受重創,逃出了天魔嶺,說不定現在已經死在半路上。”張若塵道。

  “不可能,帝一的實力何等強大,怎么可能被你重傷?”華青燁道。

  張若塵道:“若是沒有擊敗帝一,我怎么可能離開通溟河,出現在這里?再說,以我剛才展現出來的實力,難道真的不比帝一強?”

  華青燁微微一怔,心頭暗道,對啊,張若塵這小子的確強大得變態,帝一若是與他交手,根本沒有取勝的可能性。

  一直以來,華青燁的心中就被灌輸了一個觀念,帝一在同輩人中是最強大的天之驕子,任何人都不可能是帝一的對手。所以,才忽視了張若塵的力量。

  當他反應過來,才發現以張若塵剛才展現出來的實力,別說是帝一,就算是十個帝一加起來,也不是張若塵的對手。

  張若塵身上的秘密,對華青燁來說是致命的誘惑。

  若是能夠得到那一個秘密,那他就能一步登天,將來甚至有希望沖擊半圣,不再需要看帝一的臉色做事。

  華青燁的一條手臂就是被紫風星使給斬掉,所以,他對帝一和七煞星使一直都懷恨在心,只不過他的實力遠遠不如紫風星使,所以才只能忍氣吞聲,還不得不在帝一那一個小輩的面前卑躬屈膝,活得就像狗一樣。

  現在,既然張若塵已經重創帝一,帝一很可能已經離開天魔嶺,華青燁心中的最后一絲顧慮也沒有了。

  失去帝一庇護的張天圭,在華青燁的眼中,連狗屁都不是。華青燁只需要一個隨手一招,就能將他捏死。

  當然,華青燁并不完全相信張若塵的話,目光中露出陰沉的笑意,道:“張若塵,你若是敢戲弄老夫,應該知道是什么下場吧?”

  “當然明白。”張若塵道。

  就在這時,張天圭從外面快步走了進來,看到被拍進地底的張若塵,心中大喜,奉承的道:“華前輩不愧是魚龍境的大宗師,張若塵在你老人家的面前,就是一只隨手便能捏死的臭蟲。”

  華青燁輕輕轉過頭,盯向張天圭,那一張有些猙獰的老臉之上,露出詭異的笑容。

  (星期一,求票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