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百五十七章 魚龍劫變

  曾經,不知多少次,張天圭都暗想著與張若塵決戰一場,然后,以自己強大的實力,將張若塵擊敗,挽回自己天魔嶺第一天才的名聲。

  可是現在真正和張若塵站在一起,他卻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壓力,整個人都像是要被那一股壓力壓碎一般。

  以他強大的武道意志,也生出一股驚恐。

  直到這一刻,他才真正明白,自己和張若塵差距竟然如此之大,自己所為的天賦,在張若塵的面前,簡直不值一提。

  看著倒下血泊中的王后,張天圭根本沒有向她看一眼,死了就死了,有什么可看他依舊強裝鎮定,道:“張若塵,我很想知道,你是如何逃出帝一布置的殺局?”

  在張天圭的眼中,帝一可以說是深不可測的存在,即便張若塵已經很強,可他依舊不相信張若塵會是帝一的對手。

  張若塵已經懶得與張天圭多說一句話,下定決心,一定斬殺他,絕不給他任何活命的機會。

  看見張若塵那一雙充滿殺氣的眼睛,張天圭的心中猛然一沉,立即轉身就逃。

  “逃得掉嗎?”

  張若塵的身體一動,化為一道殘影,只是瞬間就追上張天圭,出現在張天圭身后的上方。

  “嘭!”

  張若塵的手掌一伸,打出一條龍影,擊在張天圭的背上。

  張天圭立即將真氣注入懷中的一塊玉符,形成一個守護光罩,包裹身體,想要抵擋張若塵的掌印。

  “嘭!”

  光罩破碎,化為一縷縷光點。

  那一道掌印,擊在張天圭的背上,留下一個巨大的血肉印,將張天圭擊飛了出去。

  “哇!”

  張天圭吐出一口鮮血,血中還有一些殘碎的血肉,像是五臟六腑都被掌力震碎,從嘴里吐出來。

  趴在地上,張天圭立即服下一枚療傷丹藥,緩緩的從地底爬起來。

  不過他已經受了內傷,就算有療傷丹藥,以他現在的狀態也不可能再施展出任何力量。現在,就算是一個普通人,也能一拳將他打翻在地。

  張若塵一步步走了過去,眼中的殺意濃烈到了極點。

  “張若塵,你太狂妄了,你真以為我今天就死定了嗎?”

  張天圭大笑一聲,目光盯向張若塵的身后。

  不知何時,一個獨臂老者,出現在張若塵的身后三丈的位置,懸空而立,他留著一頭花白的長發,長發從中間分開,露出一張滿是皺紋的老臉。

  張若塵自然感受到身后傳來的恐怖的力量氣息,那種感覺,不像是一個人站在他的背后,而像是一只千年老鬼立在他的后面。

  只是一瞬間,身后傳來的冷寒之氣,就差一點將張若塵全身凍結。

  就像本能反應一般,張若塵立即將全身真氣調動起來,形成一個巨大的青色光球,將自己包裹在光球之中。

  張若塵修煉出來的真氣,乃是青虛真氣。由青虛真氣凝聚而成的護體天罡,防御力自然是非同小可,比一堵城墻還要難摧毀。

  “嘭!”

  電光火石之間,那一個獨臂老者一掌打下。

  那一只手掌,就像是一座五指大山一般,只是一瞬間就將真氣光球擊碎,按向張若塵的胸口。

  就在那一只手掌落下的時候,張若塵的心口位置,沖出一道刺目的金芒。

  金芒中,發出一聲震耳的龍吟,爆發出一股強勁無比的力量,將獨臂老者的力量化解。

  即便如此,那一股強大的沖擊力,依舊將張若塵打得倒退出去,撞破了一座箭塔,落入倒塌的墻體的廢墟之中。

  “你是什么人?”

  張若塵從廢墟中走出,彈去身上的泥塵,依舊卓然的站在城墻之上,盯著那一個獨臂老者。

  張天圭見張若塵被獨臂老者一掌擊中,竟然還能活命,臉上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道:“張若塵,站在你面前的乃是毒蛛商會的總會主,華青燁。有華前輩在此,你覺得你今天還有殺我的機會嗎?咳咳。”

  張天圭一直都是心高氣傲的人,所以,即便是四方郡王那樣的武道霸主也不放在眼里,可是在華青燁的面前,他卻不敢放肆。

  因為,華青燁乃是一位超越武道的存在,修為已經達到魚龍境。

  別看張天圭曾經乃是天魔嶺的第一天才,可是就算以他的天賦,將來也未必能夠突破到魚龍境。

  整個天魔嶺三十六郡國,所有的魚龍境武者全部加起來,估計也不到二十人,每一個都是讓天極境武道神話都要仰望的存在,那才是真正的大宗師,強者中的強者。

  在天魔嶺,倒是有三位半圣,分別是坐鎮武市學宮的空空半圣,云臺宗府的韓絕半圣,太清宮的靈犀半圣。

  只不過,半圣絕大多數時間都不待在天魔嶺,而是去往各個墟界的戰場,為人族開疆辟土,只有少數時間才會回到宗門。即便回到宗門,也大多都是在閉關修煉,領悟圣道,很少會插手各大勢力的爭斗。

  所以,在天魔嶺,魚龍境武者就是最強大的存在,主宰一切武者的命運。

  帝一十分看重云武郡國,有心想要以云武郡國為基礎,統一整個天魔嶺三十六郡國,建立起一個受黑市掌控的上等郡國。

  正是基于這樣的目的,所以,他才派遣華青燁坐鎮云武郡國,以防武市學宮的反擊。

  只不過,就連華青燁也沒有想到,還沒有等到武市學宮的高手,卻先等到了張若塵。

  “嘩!”

  華青燁從上方飛落下來,腳踩地面,目光冷銳的盯著對面的張若塵,道:“居然能夠擋住老夫一掌,你的身上,看來是有了不得的護身寶物。”

  一般的護身寶物,根本擋不住魚龍境武者的一擊,除非是價值超過百萬枚靈晶的頂尖護身寶物,才有那么強大的防御力。

  張若塵的護身寶物,就是心臟中的那一顆龍珠。

  張若塵在得知對方身份之后,也露出凝重的神情,道:“你的修為,應該是魚龍第一變的境界。”

  “能夠看透老夫的修為境界,不愧是能夠進入《地榜》前一百位的天才。”

  華青燁的眼角微微一抬,露出一口森白的牙齒,有些面目猙獰的笑道:“你不會以為,老夫只是魚龍第一變的修為,就收拾不了你?魚龍境和天極境的差距,可不是憑借你的天賦,就能彌補。”

  別說是張若塵,就算是傳說中的九絕天才,在天極境初期若是遇到一位魚龍境高手,也只有被秒殺的命運,沒有任何反擊的力量。

  再說,華青燁能夠達到魚龍境,又豈會是一般武者,自身的天賦本來就已經很高。

  張若塵還有一招底牌,那就是舍利子,只要解開舍利子的第一層封印,他就能在短時間獲得堪比魚龍境武者的力量,用來斬殺華青燁,應該是搓搓有余。

  張若塵卻不想因為一個華青燁,就浪費了舍利子第一層封印的力量。那一股力量對他來說十分珍貴,可以用來保命,不到萬不得已,絕不會使用。

  “只能動用武魂之力了!”

  達到天極境,他還從來沒用動用過武魂的全部力量,現在,是時候展示自己的實力。

  張天圭并不知道張若塵此刻心中在想什么,自以為張若塵是在想如何逃命。他的臉上露出戲謔的笑意,道:“張若塵,就算你現在想逃,也已經遲了!你引以為傲的力量,在華前輩的面前,比螞蟻都要弱小。”

  張若塵并不廢話,直接將武魂釋放出來。

  “嘩――”

  那一道魂影,就站在張若塵的身后,散發出青色的光華,天地靈氣匯聚過來,在張若塵的頭頂上方,凝聚出一片青色的云彩。

  華青燁笑著搖了搖頭,道:“就算你已經修煉出武魂,也沒用,魚龍境武者的強大,不是你可以想象。別說你現在只是天極境初期,就算你已經達到天極境大圓滿,也不可能是我的對手。”

  先前,華青燁見識過張若塵使用強大的武魂力量,擊殺四方郡王,對張若塵的力量有一定了解。

  即便如此,華青燁也依舊沒有將張若塵放在眼里。張若塵和四方郡王的戰斗,在他看來,就像是小孩子打架一般。

  他卻不知,張若塵與四方郡王交手的時候,只用了十分之一的武魂之力。

  華青燁也不想再多說,猛然沖出去,速度快得超越肉眼的分辨能力,幾乎只是一瞬間就來到張若塵的面前,一掌擊向張若塵的頭頂。

  張若塵的武魂提前感知到華青燁的招式,于是立即調動天地靈氣,凝聚出一柄靈劍,唰的一聲,橫斬了過去。

  “嘭!”

  華青燁只是隨便一擊,就將那一柄靈劍捏爆,繼續劈向張若塵的頭頂。

  就趁剛才那一瞬間,張若塵急速向后一退,躲開華青燁的攻擊。

  “唰!”

  張若塵將天地靈氣,凝聚到沉淵古劍,一劍斬了出去,刺向華青燁的腹部。

  這一劍,不僅蘊含張若塵自己的力量,還蘊含了武魂調動的天地靈氣,已經完全超越天極境武者的戰力范疇。

  (還有一章。)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