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百五十四章 全部都去死

  四方郡王和金川都是四方郡國排名前十的強者,特別是四方郡王,更是排在第三。

  四方郡國是中等郡王,比云武郡國要強大十倍以上,所以,四方郡國排名前十的高手,在云武郡國,也是威名赫赫的神話人物,受到無數武者仰望的存在。

  現在,四方郡國排名前十的強者,就有兩位在此。不僅如此,還有六位天極境的高手和黑市的大批地極境武者正在趕來。

  張若塵不過只是一個不到二十歲的年輕武者,在如此多的強者面前,能夠翻起什么大浪?

  張若塵的目光,向王金意盯了一眼。

  他的眼神,就像是兩根冰冷的鋼針,刺進王金意的瞳孔,使得王金意渾身一震,眼前一片昏黑,差一點從蠻獸的背上滾落下去。

  王金意立即運轉真氣,化解張若塵的眼神力量,大吼一聲:“張若塵,我就不信你真的那么強。”

  說完這話,王金意從蠻獸的背上立了起來,抓住一桿足有一丈長的血線長槍,飛躍而起,一槍刺了出去。

  “玄罡風漩。”

  王金意施展出來的槍法,十分霸道,槍桿轉動之間,天地之間的靈氣,也跟著旋轉,形成一個槍法漩渦。

  隨著長槍刺出,一道道無形的風刃,從漩渦中飛了出去,發出“唰唰”的聲音。

  王金意的天資極高,曾經跨越兩個境界擊敗對手,正是憑借那一戰,被四方郡王看中,成為了四方郡王的得意弟子。

  他的真氣中,自帶一股風屬性的力量。

  所以,他只要引動真氣,也就形成一道道風刃nAd1(

  “啪啪!”

  有的風刃,斬在街道上,將半米厚的石板劈碎,留下一個個兩米長的裂縫。有的風刃,飛向兩旁的商鋪,將墻壁打穿,將柱子劈斷。

  王金意的一招槍法,讓數十丈長的街道飛沙走石,造成極大的破壞力,不知有多少看熱鬧的武者被槍法中散發出來的風刃給誤傷,甚至還有人被風刃斬斷了身體,死在當場。

  “太可怕了!那是武道神話級別的力量,大家快退,待在這里,將會有生命危險。”

  一位修為達到地極境的老者,大吼一聲,隨后,他就先一步向遠處退去。

  武道神話級別的人物,在整個云武郡國都只有幾個而已,每一個都是宗師級別的存在。

  聽說那一個手持長槍的男子是天極境的武道神話,眾人全都被嚇住,立即向遠處逃去。

  “武道神話級別的人物,居然親自出手,對付九王子,九王子的面子還真是夠大。”

  “張天圭也不知從哪里請來這么多的高手,九王子估計連逃走的機會也沒有了!”

  那些準備看熱鬧的武者,大多都遠遠的退開。

  只有少數一些對自己實力自信的武者,還站在近處,想要看一看九王子能不能躲開那一位使槍的武道神話的攻擊?

  “唰!”

  眾人的眼前一花,只見一道劍光飛了出去。

  劍芒刺得人睜不開眼睛,眼前一片空白,當他們恢復視覺的時候,九王子依舊站在原地,可是那一位使槍的武道神話卻已經倒在地上,變成一具無頭尸nAd2(

  “嘭!”

  一顆血淋淋的頭顱,就像皮球一般,從半空落下,在地上彈了一下,然后,滾到了王金意尸體腋下的位置。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寒氣。

  一位天極境的武道神話……就這么死了?

  到底是被誰殺死?

  眾人都不相信,王金意是被張若塵殺死,只以為暗中還藏著高手。

  只有少數一些修為高的武者,剛才隱約看見張若塵出劍,心中震撼至極。

  因為,張若塵出劍的速度,簡直快如風雷,動如閃電,王金意還沒來得及抵擋,頭顱就已經飛出去。

  四方郡國的那些武者也都被怔住,感覺到不可思議。王金意也是不弱的高手,在張若塵的面前,竟然走不過一招。

  “哼!”

  金川冷哼一聲,騎著一頭雙頭冰原狼,從四方郡王的身后走了出去,居高臨下的盯著張若塵的,道:“老夫來會一會你。”

  金川的十指一伸,猛然彎曲,捏成爪形。

  “哧哧!”

  他的十指被真氣包裹,似有一縷縷細密的電芒,在皮膚表面流動,一雙蒼老的手像是變成電芒虎爪。

  地面的石板,也出現一道道電光,就像是紫色的小蛇在蠕動,向張若塵蔓延過去。

  要知道,金川曾經乃是四方郡王排名第十的高手,武道修為不知比王金意高出多少倍nAd3(

  他還沒有出手,就已經造成巨大的聲勢。

  “唰!”

  張若塵先一步出手,腳步向前一踏,化為一連串殘影,幾乎在一瞬間,就沖到金川的面前。

  “好快的速度。”

  金川的臉色一變,雙手交叉,立即打出自己的最強武技,幽魂爪法。

  雙手就像是變成金屬利爪一般,帶著一道道電光,向沉淵古劍迎擊了上去。

  幽魂爪法,是一種靈級中品的武技,一旦修煉到大乘,可以強化武者的雙手,使手指變得比普通的鋼鐵還要堅硬。

  張若塵劈開金川手爪上的電光,擊在雙手之間,將金川的武技給破去。

  “噗嗤!”

  張若塵的眼神鐵血無情,猛然將戰劍壓下,進一步擊潰金川的護體天罡。

  劍鋒從金川的頭頂落下,穿過胸腹,一直落到地上,發出一聲轟響。

  地面上,出現一個直徑五米的大坑。

  “啪啪!”

  大坑周圍的石板,全部碎裂,拱了起來,形成一團環形的煙塵氣浪。

  “這是九王子……劈出一劍……的威力?”

  站在周圍的那些武者,全部目瞪口呆,被嚇得不輕。

  就連四方郡王和四方郡國的那些武者的坐騎也受到驚嚇,發出長嘶聲,不斷向后退去。

  “嘩!”

  原來坐在蠻獸背上的金川,身體的中央出現一道血線,分裂而開,變成兩半,墜落到地上的那一個大坑之中,五臟六腑落了一地。

  四方郡國的十大高手之一,竟然也擋不住張若塵一劍,就這么隕落。

  “張若塵怎么會……變得如此強大?”

  四方郡王的臉色也發生變化,緊咬著牙齒,雙手輕輕的顫抖起來。

  張若塵剛才那一劍爆發出來的力量,已經遠遠超出四方郡王的預料,即便是他,也未必接得住。

  仇恨將張若塵心中的殺意,完全激發出來,眼中的血絲,變得更加密集。

  “全部都可以去死了!”

  張若塵怒吼了一聲,雙手握劍,將真氣注入沉淵古劍,將劍中的銘紋全部激活。

  一劍揮斬出去。

  無數狂暴的劍氣,爆發出來,形成一柄柄半透明的劍影,以狂風暴雨一般的氣勢,沖飛了出去。

  “嘭嘭!”

  劍氣之中,慘叫聲不斷響起。

  當一切恢復平靜,那些四方郡國的武者,除了四方郡王還活著站在地上,其余人全部變成尸體,倒在血泊之中。每個人身上,至少都有十道劍傷。

  甚至有幾人,直接被劍氣分尸,變成一塊塊血肉,根本不知道那是誰的尸體?

  四方郡王顯得格外狼狽,臉頰、肩膀、腿部皆被劍氣創傷,衣袍破爛,鮮血斑斑。他的眼中,盡是不可置信的神情。

  他的武道修為已經達到天極境大極位,也有跨越境界戰斗的實力,幾乎是站在天極境的巔峰,怎么會被一個天極境初期的小輩擊傷?

  一般來說,能夠達到天極境大極位的武者,至少都是一絕天才,甚至有很多是二絕天才,三絕天才。

  四方郡王在年輕的時候,就是二絕半的天才。

  沒等四方郡王平息心中的震驚,張若塵只是身體一閃,就出現在他的身旁,又是一劍揮斬了過去。

  四方郡王在見識到張若塵的強大實力之后,心中已經生出懼意,不敢再與張若塵交手,立即施展出身法,向后疾速奔逃,沖向王宮的方向。

  “還想逃?今天,你死定了!”

  張若塵一腳踩碎石板,身體微微一躬,就像是一支箭沖飛了出去,只是瞬間,就追到四方郡王的身后。

  “飛龍在天。”

  隨著張若塵一掌打出,虛空中凝聚出一條飛龍的虛影,發出龍吟之聲,向著前方的四方郡王飛了過去。

  四方郡王感受到身后傳來的掌力,立即轉身,雙手同時打出一掌。

  “驚云掌!”

  雙手的掌心,涌出兩股真氣,融合在一起,形成一團球形的白光。

  飛龍虛影撞擊在白光之上,將白光撕碎,化為一縷縷光霧。

  “嘭!”

  四方郡王被張若塵的掌力,打得倒飛出去,落到十丈之外。

  四方郡王的武道修為倒是十分深厚,在落到地上的那一剎那,腳尖一點,竟然穩住了重心,身體旋轉了一下,繼續向王宮的方向逃去。

  “張若塵太厲害了,我不是他的對手。”

  四方郡王只感覺雙臂痛得麻木,心知只有逃進王宮,借住護宮大陣,才能擋住張若塵。

  張天圭和王后就站在城墻之上,自然是清楚的看到剛才的戰斗。

  王后早就已經被嚇得臉色煞白,渾身顫抖,冷汗一滴滴從額頭上落下。

  張天圭也倒吸一口寒氣,道:“立即開啟護宮大陣,絕不能讓張若塵闖進王宮。”

  “可是……四方郡王還在外面……”一位黑市的高手說道。

  張天圭的眼神冰冷,道:“不用管他,若是因為他,將張若塵放進王宮,我們全面都得死。”

  看到張若塵就要追到王宮城墻之下,張天圭也生出一股懼意,頓時暴跳如雷:“混蛋,叫你去開啟護宮大陣,你沒聽見嗎?”

  那一位黑市的高手,感受到張天圭的怒火,連忙退了下去,前去安排人,激活守護王宮的陣法銘紋。P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