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百五十二章 怒火

  薛靖天以手為刀,形成一道弧度,斬向張少初的脖頸。

  驀的,天空出一聲銳響,飛來一道劍光,散出絢爛的劍芒,從薛靖天的右臂上方飛落而下。

  “哧!”

  一條手臂被劍芒斬斷,掉落在地。

  薛靖天的臂膀涌出緋紅的鮮血,與此同時,一股強大的劍氣,從傷口處,涌入身體,不斷破壞他的經脈和血管。

  “誰?到底是誰?”

  薛靖天忍住劇痛,望著昏黑的夜空,厲聲的大吼。

  他以真氣封住右肩位置的經脈,防止鮮血流失。可是那一股劍氣只是瞬間就沖破他的真氣,向他的心臟和氣海涌去。

  張少初也被那一柄突然飛出來的劍嚇了一跳,但是,他卻并不驚恐,反而大喜。

  他認出了那一柄斷劍,那是九弟的劍。

  “九弟回來了,九弟回來了,哈哈!”

  張少初瘋狂的大笑,用著嘲笑的眼神看著薛靖天,就好像是在說,你不說九弟已經死了嗎?可是,他現在回來了!他回來了!

  那些黑市的武道高手,全部都緊張起來,提起戰刀,身體靠在一起,如臨大敵一般的警惕著四周的風吹草動。

  薛靖天搖了搖頭,道:“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九王子已經被黑市一品堂的少主殺死,他不可能還活著。”

  黑市一品堂的少主那是什么人物?

  對于薛靖天來說,那是只能仰望的大人物,只需一句話,就能讓云武郡王灰飛煙滅。

  張若塵怎么可能從黑市一品堂的少主的手中逃生?

  就在這時,薛靖天的身后響起一個聲音。

  “國師,你怎么知道,我已經被黑市一品堂的少主殺死?”

  聽到那聲音,薛靖天的身體一震,臉色巨變,緩緩的轉過身。

  一個年輕俊逸的男子就站在五步之外,手中捏著一柄斷劍,一雙清澈的、略帶幾分冷色的眼睛,正盯著他。

  “張……若塵……你怎么沒死?”

  薛靖天的心臟微微抽搐了一下,臉色蒼白,也不知是因為失血過多,還是因為被嚇得不輕。

  張若塵道:“你很希望我死嗎?”

  薛靖天緊咬著牙齒,眼神一寒,殺機畢露,暗自凝聚真氣。

  雖然他知道張若塵很強,可是現在他和張若塵依舊是不死不休的局面,為何不冒死一拼,說不定還能扭轉局面。

  “嘩!”

  薛靖天突然出手,打出一招掌法,擊向張若塵的胸口。

  張若塵反手一抓,只是一瞬間就扣住薛靖天的手腕,手指就像是鐵鉗一樣,直接嵌入他的血肉之中,疼得薛靖天的臉色扭曲,渾身抽搐。

  一滴滴鮮血,從薛靖天的手腕流淌出來。

  張若塵的手指,像是要將他的手腕給捏穿一般。

  “張……張若塵……你……”薛靖天慘聲的道。

  張少初立即沖了上去,心中又是欣喜,又是憤怒,道:“九弟,殺了這個混蛋,父王就是被他害死。”

  張若塵暗嘆了一聲,看來自己還是回來遲了,該生的事,已經生。

  “張若塵,我現在可是黑市的人,你若是敢動我,黑市的高手一定會將你千刀萬剮。”薛靖天道。

  張若塵道:“用黑市來嚇我?黑市若是殺得了我,我也不會出現在這里。”

  “擦咔!”

  張若塵將真氣運至五指用力,手掌被一團青色的光芒包裹,猛然用力一擰,薛靖天的手臂頓時變成扭曲的麻花。

  手臂的骨頭,盡數全斷。

  “啊……”

  薛靖天出殺豬般的慘叫,雙腿一軟,跪在了地上,不停的哀嚎。

  “薛靖天,去死吧!”

  張少初瘋一般的撲上去,拳頭就像雨點一般的落下,打得薛靖天不停哀嚎,在地上又滾又爬。

  “九王子,四王子……你們不能……這樣……對我……救我……”

  “啪!啪!”

  他身上的骨頭,也不知斷了多少根,就連臉都被打得凹陷下去,腦袋幾乎被打碎成血泥。

  薛靖天終究還是被活活打死。

  “嘭嘭!”

  張少初的拳頭依舊沒有停下,還是不斷落在薛靖天的身上,瘋狂的泄著心中的仇恨和憤怒。

  到最后,張若塵強行將他給拉開,他才跪倒在地上,抱住張若塵的腳嚎啕大哭,傷心欲絕的道:“九弟,父王死了,母妃死了,太公死了,萬大叔也死了,大哥死了,二哥死了……,所有人都被害死了,你可一定要為他們報仇。”

  張若塵的心中一沉,本來就已經猜到肯定張天圭回到云武郡國,王族必定會生大變,可是卻沒有想到情況比他預料的還要糟糕。

  張天圭再怎么說也是王族成員,怎么會如此心狠手辣?

  而且,最讓張若塵擔憂的是娘親……

  就連云武郡王都被殺死,娘親只是一個普通人,又豈能幸免?

  張若塵的心中生出一股莫名的悲憤,雙手十指情不自禁的捏緊,一股怒火從心中升騰了起來。

  猛然間,一股強大的氣勢,從張若塵的體內爆出來,形成一股劇烈的狂風,將那數十個黑市武者都給吹飛了起來。

  “通通都給我去死。”

  張若塵的手臂一揮,凝聚出一只巨大的真氣手掌,向著天空一拍。

  “嘭!嘭……”

  一連串爆響,那數十個黑市武者的身體被真氣手掌的力量壓碎,化為一團團血霧。每一團血霧中都墜落下一具殘破的尸骨,腦袋和腹部炸開,只剩一具血淋淋的骨架。

  “張天圭!”

  張若塵仰天大吼一聲,聲音猶如雷鳴一般,響徹到百里之外。

  雖然,張若塵與林妃相處的時間很短,可是卻從她的身上感受到了母愛,感受到了親情,他是真心將林妃當成了自己的娘親。

  至于云武郡王,雖然張若塵對他頗為不滿,從未叫過他一聲“父王”,可是張若塵卻能感受到云武郡王對他的關愛,對他的彌補。

  張若塵對云武郡王的映象,也在不斷改變。

  本來,張若塵打算前往水底龍宮之后,就回一趟云武郡國,將一些修煉秘籍和半圣圣意圖交給云武郡王,幫助王族的武者提升實力。

  誰都沒有想到,張天圭居然如此心狠手辣,不僅弒父殺兄,甚至還滅了整個王族。

  張若塵聽著張少初講著一件件王城中生的事,張天圭的一樁樁罪狀,臉色越來越來冷沉,心中的殺意前所未有的強烈。

  張少初道:“據一位從宮中逃出來的侍衛所說,他親眼看見張天圭一拳打碎了父王的頭。而且,薛靖天先前還說……張天圭是他的……兒子,是他和王后所生。”

  “什么?”張若塵道。

  “當時薛靖天以為我必死無疑,所以才將真相說出,應該不會有假。以他的身份,犯不著欺騙一個將死之人。”張少初道。

  張若塵的眼神中露出濃烈的殺氣,道:“張天圭……該死……但是,這件事,卻絕對不能泄露出去。”

  張少初明白張若塵的意思,畢竟這件事本來就不光彩,一旦傳出去,云武郡王必定會淪為天下武者的笑柄。

  他知道,張若塵這是在維護云武郡王的尊嚴。

  或許,這是除了報仇之外,他們唯一還能幫云武郡王做的事。

  “九弟,張天圭的身邊有很多黑市高手,其中有幾人很是厲害,絕對是天極境的武道神話,我們要不要稟告學宮,讓學宮的長老為我們做主?”張少初道。

  “自己的仇,當然是自己來報。”張若塵道。

  張少初看了看那幾位受了重傷的軍士,又看向張若塵,道:“可是就憑我們幾人,即便返回王城,也不可能殺得了張天圭。”

  張若塵輕輕的拍了拍張少初的肩膀,道:“四哥,你和那幾位軍士都已經受傷,就留下來療傷吧!報仇的事……交給我就行。”

  說完這話,張若塵便滿懷心事,向王城的方向行去,心情說不出的沉重。

  張少初追在后面,叫道:“九弟,你等等我,就算報仇,也要算我一份。而且,你若殺死張天圭,就要背負弒兄的惡名。你的前途遠大,千萬不要這么做,這種背負罵名的事,讓我來做……讓我來做……”

  張若塵頭也不回,一路向前,看似走得緩慢,可是卻一步十丈,張少初根本追不上。

  沒過多久,張若塵就消失在朦朧的夜色之中,只留下一道筆直而堅挺的背影。

  次日的早晨,張若塵終于來到王城的城下,抬起頭,向著那高聳的城墻看了一眼。

  昨夜的寒霧,濕透了他的鞋子和長袍,就連那一柄斷劍上面都蒙上了一層白色的冰霜。

  “塵爺,已經到了城下,你怎么還是不說一句話?”鍋鍋露出一個圓胖的大臉,攔到張若塵的面前,十分不解的問道。

  張若塵一言不,眼中布滿了血絲,提著一柄劍,繼續向著城門走去。

  “什么人?”

  守城的軍士,遠遠就看見提劍而來的張若塵,立即沖了出去,將張若塵圍在了中央。

  “不想死,就給我滾。”

  張若塵披散著長,沒有停下腳步,只是聲音冰冷的說道。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