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百五十一章 血海深仇

  張若塵與帝一對決之后,就立即趕回云武郡國。

  他將真氣催動到了極致,雙腳離地,猶如踏著草尖,速度快到了極點。

  奔跑了一天一夜,橫跨數萬里,直到體內的真氣幾乎耗盡,他才略微停歇下來。

  “應該已經進入云武郡國的境內,希望還能趕得及。”

  盡管十分焦急,可他卻不得不停下來稍作休息。

  張若塵走進一座荒廟,盤坐在一尊被蛛網包裹的石像下方,服下一枚血丹,運轉功法,吸收龍珠中的圣龍之力,開始恢復消耗的真氣和體力。

  “嗚嗚!”

  呼嘯的寒風,從破朽的木門中倒灌了進來,發出厲鬼哭泣一般的聲音,平添了幾分涼意。

  半夜的時候,破廟外,響起一個沉厚的腳步聲。

  張若塵被那一個腳步聲驚醒,體內的真氣已經恢復了大半,將沉淵古劍喚了出來,警惕的望著荒廟木門的方向。

  “吱呀!”

  一個肥大的身影,將木門撞開,一腳踩空,跌跌撞撞的從石梯上滾下來,落在了荒廟的院落之中。

  “好痛,痛死我了!”

  那一個肥大的身影不停哀嚎,看來是摔得不輕。

  張若塵仔細看去,發現那一個摔落進來的肥大身影,竟然是一只全身長著赤紅長毛的兔子,身軀格外龐大,站立起來,足有兩米高。

  它的耳朵,立在頭頂,像是兩把巨大的蒲扇。

  它的腦袋,圓溜溜的,如同一個蓬松的毛球,長著一對圓溜溜的大眼睛,不停的轉動眼珠子,在荒廟中四處尋望,最終還是看到盤坐在石像下方的張若塵。

  怪叫一聲,它飛撲了上去。

  “鍋鍋,你怎么來到了這里?”張若塵有些不解的問道。

  鍋鍋一屁股坐在張若塵的旁邊,露出兩顆雪白的兔牙,嘴吐人言:“這就說來話長!我在水里,吞下了一塊肉,全身燃了起來,于是就使勁的跑了跑,想要讓火焰熄滅,可是火焰就是不滅。氣死我了!然后,我就繼續跑。后來,我看見你也在跑,于是我就跟在你后面跑,跟著跟著,就來到了這里。跑著跑著,就追上了你。”

  吸收龍血之后,鍋鍋雖然開了靈竅,可是智力依舊有限,不禁說話的語速很快,而且吐詞不清。

  它說了半天,又是用爪子比劃,又是做出各種夸張的表情,但是,張若塵卻是聽得一陣頭大,根本不知道它在說什么?

  不過,張若塵卻聽明白了一件事,整件事的起因,是因為它吞下了一塊肉。

  什么肉?

  張若塵的心中一動,難道是……

  他立即伸出一只手,抓住鍋鍋的一只爪子,將一縷青虛真氣注入它的手掌。

  “轟!”

  一股強大的魔氣,竟然將張若塵的真氣給腐蝕,并且從鍋鍋的體內反涌了出來,向張若塵的手臂蔓延過去。

  那一團魔氣,冰寒刺骨,凍得張若塵手臂發麻。

  張若塵立即運轉真氣,將魔氣化解,有些驚異的盯了鍋鍋一眼,露出凝重的神情。

  鍋鍋看著張若塵,有一種不妙的感覺,瞪大了眼睛,緊張的道:“塵爺,我……我不會吃了……不該吃的東西了吧……”

  張若塵深深的盯了它一眼,點了點頭:“的確吃了不干凈的東西。”

  鍋鍋嚇得嘴巴都一歪,舌頭從嘴里掉了出來,整只兔子都呆住。

  半晌之后,它慘叫了一聲,立即伸出一雙爪子,使勁的往嘴里掏,想要將那一塊不干凈的東西掏出來。

  它嚎啕大叫,在地上不停翻滾,將周圍的石凳、香案撞得七零八落。

  張若塵搖了搖頭,道:“你不用那么凄慘的樣子,若是我沒有猜錯,你吞下的應該是帝一的魔心。”

  鍋鍋立即翻跟頭爬了起來,將一張肥臉湊到張若塵的面前,道:“塵爺,帝一那么牛逼哄哄,怎么將魔心扔進水里?魔心到底是什么?你說啊!你倒是說啊!”

  張若塵不緩不急的道:“魔心就是帝一的心臟,被我一劍挖出,落入通溟河,卻被你一口吞下。魔心,雖然長在人的身上,卻是先天靈物,蘊含至陰、至邪的力量。我剛才已經使用武魂探查了一翻,發現魔心在你的體內,竟然形成了一顆赤焰魔球,與你全身的血肉融為一體,倒是有些奇異。”

  “哎呀!完了!我可是一只吃素的兔子,誤食了魔心,怕是要被那玩意兒給害死。塵爺,你一定要幫我將那一顆魔球取出來。我們吞象兔一族世代單傳,可不能在我身上斷了后。”鍋鍋一雙圓溜溜的眼睛盯著張若塵,可憐巴巴的說道。

  張若塵道:“世代單傳……你爹是怎么生下你?”

  “不要在乎那些細節。”鍋鍋道。

  張若塵道:“你也不是吃素,我以前給你的靈肉,你還不是照吃不誤?”

  “塵爺,小常教我說話的時候,告訴我,聽人說話,要學會抓重點。你怎么就是抓不住重點呢?是不是世代單傳,是不是吃素都不重要,現在最重要的事,就是幫我取出體內的那一顆魔球。”鍋鍋說道。

  張若塵搖了搖,道:“還真是有什么樣的老師,就有什么樣的學生。跟著常戚戚,人話都還沒有學順,就已經先學會胡說八道。放心吧!那一顆魔球對你來說,應該沒有壞處,反而還有很大的好處。今后,說不定還能修成一顆內丹。”

  聽到張若塵的話,鍋鍋頓時心頭大定,長長的吐出一口氣,重新坐了下來。

  “塵爺,你這是要去什么地方?跑那么急干什么,我都差點沒追上。”鍋鍋剛剛坐下來,就忍不住問道。

  張若塵的目光沉凝,半晌之后,道:“回家。”

  突然,張若塵的耳朵微微動了動,道:“大批人馬,正在快速向這個方向趕來,距離我們大概有一百三十里……”

  張若塵立即閉上雙眼,釋放出武魂。

  武魂離體,向一百三十里外飛去。

  “一百三十里外的動靜都能聽到?真的假的?”

  鍋鍋有些疑惑的看了張若塵一眼,有些不信,于是趴在地上,將耳朵貼著地面,仔細的聆聽。

  “不好,是四哥。”

  張若塵豁然睜開雙眼,手臂一揮,一股劍意散發出來,引動沉淵古劍。

  “咻!”

  沉淵古劍發出一聲劍鳴,化為一道流光,從荒廟中飛出去,拖著長長的尾巴,消失在幽深的夜空之中。

  與此同時,張若塵騰飛而起,嘭地一聲,沖破荒廟的頂部。

  體內的真氣釋放出來,化為一條二十多米長的龍影,包裹著張若塵的身體,爆發出音速,沖飛了出去。

  “塵爺,你怎么又要跑?去哪里,別丟下我……怕黑……”

  鍋鍋撞破荒廟的墻壁,連滾帶爬的沖下山坡,追著天空的那一道龍影,急沖了出去。它的速度,竟然也是快得出奇。

  百里之外。

  四王子張少初帶著一隊軍士,正在逃亡,在他們的身后,追著數十個身穿黑衣的黑市的邪道武者。

  張少初穿著鎧甲,浴血奮殺,可是身邊的將士還是越來越少,一個個都倒在血泊之中。最后,只剩不到十人,還跟在他的身邊。

  五天前,張天圭返回云武郡國,屠盡王族成員,弒父殺兄,從而登上郡王的寶座。

  當時,張少初正領著大軍攻伐四方郡國,聽聞此事,傷心欲絕,立即班師回朝,想要討伐張天圭,為父、為兄、為母報仇。

  只可惜張天圭身邊的高手眾多,又有黑市的勢力支持,張少初還沒有攻入城門,就已經戰敗,遭到黑市高手的追殺。

  一路逃亡,張少初已經是筋疲力盡,不僅是身上的傷痛,心中的傷痛更是讓他多次落淚。

  一位全身染血的軍士,披頭散發,慘然的道:“四王子殿下,看來我們今天逃不掉了!”

  張少初也受了極重的傷勢,用劍撐著身體,道:“不要怕,華先生已經趕回武市學宮報信,只要九弟能夠趕回來,我們就能重整旗鼓,殺回王城,宰了張天圭那個狗雜種。”

  “你們恐怕是沒有那個機會了!”

  薛靖天從那一群黑市武者中走了出來,盯著張少初,笑道:“四王子,別的王子都已經被處死,那你又何必還要苦苦掙扎?你不會寄希望張若塵能夠趕回來救你吧?實話告訴你,張若塵已經死在通溟河,他回不來了!哈哈!”

  張少初緊咬著牙齒,怒道:“薛靖天,虧我父王還那么信任你,封你為國師,沒想到你竟然是一個人面獸心的禽獸。”

  薛靖天暢快的一笑,憐憫的看著張少初,使用音波將聲音傳入張少初的耳中,笑道:“你還猜對了!我就是人面獸心的禽獸,我不僅殺了你的父王,而且還睡了你父王的女人。”

  “你……你說什么?”張少初驚道。

  薛靖天十分得意,笑道:“張天圭是我的兒子,現在,你明白了吧?從今以后,云武郡國就屬于我們薛家,跟你們張家,沒有半點關系了!哈哈!”

  “果然……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張少初慘然流淚,道:“我就說,張天圭就算再心狠,也不會對自己親生父親和兄弟下狠手,原來是這樣……”

  薛靖天剛才之所以說出真相,也是知道張少初今日必死無疑,所以,才將那一個壓制在心中的秘密,告訴了他。

  保守秘密,是一件很痛苦的事,薛靖天一直不敢告訴任何人。

  但是,告訴一個死人,總沒有關系吧?

  將心中的秘密說出來,那是一種相當舒服的感覺,讓薛靖天有一種騰云駕霧的美感。自己的成就,終于有人一起分享。

  “既然你已經知道那個秘密,現在,你可以去死了!”

  薛靖天以手為刀,化為一道弧度,斬向張少初的脖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