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百五十章 弒父屠族

  王后的眼神冷沉,帶著幾分譏諷的神情,道:“大王,圭兒現在已經長大成人,你該退位讓賢了!”

  她手上的力量,更加增強了幾分,每一根手指都像是一根鐵爪,陷入云武郡王的頭皮。

  “嗷!”

  云武郡王大吼一聲,全身真氣調動起來,雙手的掌心吐出一絲絲白色真氣,匯聚成一座小型漩渦,豁然出手,擊在王后的胸口。

  “嘭!”

  王后的胸口像是凹陷進去,口吐鮮血,倒飛出去,身體撞在一根金鑄的柱子上面,墜落到大殿的中央。

  王后雖然也是天極境武者,可畢竟只是天極境初期的修為,與云武郡王有很大差距。就算云武郡王已經中毒受傷,她也遠遠不是對手。

  張天圭冷哼一聲,右手在腰間一摸,取出一柄玄黑色的短劍,猛然沖了上去,騰躍而起,一劍刺向云武郡王的心口。

  云武郡王坐在座位上,立即運氣,撐起護體天罡,形成一個白色的真氣光罩,將張天圭刺來的短劍擋住。

  “嘭!”

  黑色短劍擊在光罩上面,將光罩壓得凹陷下去,激蕩出一圈圈漣漪,四散而開。

  隨著不斷運轉真氣,云武郡王頭頂的傷口涌出鮮血,從發際線中流淌出來,滿臉都是血光,顯得頗為猙獰,厲吼了一聲,道:“為什么?本王自問對你們母子不薄,為什么要這么做?為什么……為什么……咳咳……”

  云武郡王體內的毒性發作,胸口巨疼,五臟六腑都在溶蝕,臉色變得無比蒼白,一粒粒汗珠從額頭上冒了出來。

  全身的真氣,開始變得混亂,護體天罡的力量也逐漸減弱。

  張天圭冷哼一聲,笑道:“為什么?這還不簡單?因為,我要做云武郡國的大王,你活著,就是我的絆腳石。在少主的支持下,我會讓云武郡國統一整個天魔嶺,成為一個上等郡國。這一點,只有我才能做到,你卻做不到。”

  云武郡王雖然不知道張天圭所說的少主是誰,卻被張天圭的話氣得渾身顫抖,傷心無比,眼中露出凄涼之色,道:“云武郡國的王位,我遲早會傳給你,你又……何必要弒父?”

  張天圭大笑一聲,譏諷的道:“弒父?哈哈!你還真以為,我是你的兒子?天下怎么會有你這么愚蠢的男人?”

  “你說什么?”

  云武郡王瞪大一雙眼睛,眼球中,密布著血絲,整個人,像是被雷劈了一下。

  “還是我來告訴你真相,我的大王。”

  大殿外,走進來一個中年男子,看上去四十來歲的樣子。他穿著紫色的官袍,下巴上,留著山羊胡須,正是云武郡國的國師,薛靖天。

  “國師,未得本王允許,你怎么能夠……進入王宮?”云武郡王怒道。

  薛靖天笑了笑,道:“大王,這些年,你常年閉關,又怎么知道,這王宮禁地我可是想進就進,根本不需要任何的允許,或者不允許。實話告訴你,圭兒,其實是我和靖萱的兒子。”

  聽到這話,云武郡王臉上的青筋完全凸了起來,咆哮道:“不,不……可能……你是他的舅父……怎么可能……不可能……那是……你們……”

  薛靖天根本不理會云武郡王,將受傷的王后扶了起來,十分深情的將王后嘴唇邊的血痕擦干凈,柔聲的道:“靖萱,等云武郡王死后,我們就可以經常在一起,不用再避諱他,不用再害怕他。你高興嗎?”

  王后輕輕的點了點頭,依靠到薛靖天的懷中。

  直到此刻,云武郡王終于明白王后為何會下手殺他,因為,王后從始至終愛的人,根本就不是他。

  云武郡王對薛靖天一直十分信任,因為,他是王后的親兄長。可是云武郡王做夢也沒有想到,他們會做出如此人神共憤的之事,還瞞了他整整二十年。

  整整二十年。

  可悲,可恨,可憐,可嘆。

  “我只恨當初沒能看清你……”云武郡王盯著王后,傷心欲絕。

  王后盯向云武郡王,理直氣壯的道:“為了家族的繁榮,我只能嫁給你。老實說,這些年,我的確要感激你。若不是借住云武郡國的資源,我和兄長的修為根本不可能達到天極境。圭兒也不可能從小得到大力栽培,甚至還成為云臺宗府的內府大弟子。為了感激你,我可以給你留一個全尸。”

  “賤人!”

  云武郡王怒不可揭,全身真氣狂涌而出,將張天圭打飛了出去。

  那一股強大的力量,將王后和薛靖天都給震得不停后退,退到大殿的外面。

  “好厲害!已經中了血影子的毒,竟然還這么強。”

  張天圭倒飛而回,撞破大殿的墻壁,落到大殿之外。

  云武郡王追了出去,當他來到大殿外的時候,整個人都呆住,直到此刻他才發現外面早就已經血流成河,四處都是廝殺聲,還有逃亡的太監和宮女。

  “城重。”

  遠處的一堵宮墻上面,掛著一具尸體,那是云武郡中第一號人物“萬城重”的尸體。他被一柄重劍洞穿了胸膛,釘死在墻壁上,鮮血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

  一位軍中的鐵血男兒,就這么死去。

  萬城重一直追隨云武郡王,可以說是云武郡王最好的兄弟,更是云武郡國的軍中之魂。

  萬城重的死,對云武郡王來說,又是一個沉重的打擊。

  “嘭!”

  頭頂上方,墜落下一具老者的尸體,就落在云武郡王的面前,摔得鮮血四濺,有的鮮血,還濺在云武郡王的臉上。

  “九叔公!”

  云武郡王撲到那一具老者的尸體面前,想要將老者扶起來,卻發現老者已經斷氣,全身柔軟,根本扶不起來。

  老者的骨頭被全部打斷,化為粉末,全身血淋淋的,沒有一塊完好的血肉。

  這位九叔公,乃是王族的第一高手,武道修為已經達到天極境中極位,可是卻依舊慘死,讓云武郡王最后的希望也化為泡影。

  四方郡王、金川,還有四方郡國的一系高手,全部走了出來,向著云武郡王圍了過去。

  萬城重和九叔公就是死在他們的手中,若不是有他們的幫助,王宮的防御體系也不可能那么快就被攻破。

  “云武郡王,你已經窮途末路了!”

  四方郡王憐憫的看著站在中央的云武郡王,心中說不出的暢快。他因為云武郡王的兒子,失去了郡王的王位。

  現在,云武郡王也因為他的兒子,失去了王位,甚至連性命也要丟掉。

  這難道還不是一件暢快的事?

  云武郡王的目光,望著對面一個個人影,從薛靖天、王后、張天圭、四方郡王……,最后,他自知今日難逃一死,反而朗聲大笑了起來,道:“你們……你們很好……很好……今晚的血仇,遲早會有人找你們一一結算,就算我死去,你們也活不長。”

  張天圭的嘴角一勾,笑道:“你不會還指望張若塵回來給你報仇吧?實話告訴你,張若塵永遠也回不來了!”

  “為什么?你們把他怎么了?”云武郡王厲聲的吼道。

  “黑市一品堂的少主親自出手,張若塵豈有活命的機會?云武郡王,你也別絕望,等你死后,我會將你剩下的六個兒子全部送下去見你。哈哈!”四方郡王笑道。

  “噗!”

  云武郡王一口鮮血吐出,身體向后一仰,重重的倒在地上。

  一夜之間,遭受太多打擊,自己最優秀的兩個兒子,一個不是自己親生,另一個竟然被害死。

  云武郡王終于還是倒下,體內的毒素,徹底蔓延出來,流入心臟。他目光呆滯的望著天空,嘴里不停念道:“塵兒……塵……兒……”

  “嘭!”

  張天圭沖了過去,一掌擊在云武郡王的頭頂,將云武郡王的頭顱打得粉碎。

  云武郡王徹底氣絕身亡。

  “臨死都還念著張若塵,只可惜張若塵恐怕比你還先一步下了地獄。云武郡王,你這一生還真是可悲啊!”

  張天圭眼神冷漠的看著地上的那一具尸體,用衣袖擦了擦手上的鮮血,轉身過,向黑市的那些武者問道:“抓到張若塵的生母林妃沒有?”

  看到張天圭連自己的父親都親手擊殺,那些黑市的武者對他也是生出一股強烈恐懼,其中,一個黑市武者誠惶誠恐的走了過去,小心翼翼的稟告,道:“稟告……告……郡王殿下,林妃逃走了!”

  “什么?”

  張天圭的眼中露出寒光,走到那一個黑市武者的面前,抓住那一個黑市武者的脖子,將他提了起來,道:“林妃不過只是一個普通人,你們連一個普通人都殺不了?”

  那一位黑市武者驚恐的道:“殿下,是地府門的一個殺手,是那個殺手帶走了林妃,我們根本攔不住他。他的劍法極其高明,連殺我們四十三名高手,直接沖出宮門,無人能擋,就連郭十三大統領都死在他的劍下……”

  “咯!”

  張天圭不想聽這些,直接捏碎那一個黑市武者的喉嚨,將他扔在了地上,沉聲道:“派人立即去追殺林妃,不惜一切代價,一定要殺死那個女人。其余人,跟我去林府。今晚,先滅王族,再屠林家。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