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百四十九章 一劍破元嬰

  寒冰融化,凡是武道修為達到天極境的武者,緩緩蘇醒過來。

  他們從水中飛躍而起,站在一塊塊浮冰上面。

  他們的身體,依舊有些僵硬,全身血氣不順,只有真氣在一絲絲的恢復,讓他們的身體逐漸變得暖和。

  先前的那一股寒氣,實在太恐怖,將他們的血液凍結,全身每一處肌肉組織都被冰凍。若非一股圣力,化解寒氣,他們恐怕會被凍死。

  至于那些天極境以下的武者,雖然也已經解除冰封,可是卻被寒氣創傷肉身,現在依舊還昏迷不醒。

  看到那一位突然駕臨的宮裝美婦人,元嬰長老的瞳孔一縮,露出一絲異色。他果斷出手,五指捏成爪形,向張若塵的心臟探了過去。

  五指的指尖,長出一根根銳利的白色長爪,鋒利無比,透著一股懾人的寒氣。

  元嬰長老的速度很快,那一個宮裝美婦人的速度卻更快。

  她站在百丈之外,眼眸中露出一絲冷峭的神情,右手的食指向前一點,唰的一聲,背上的圣劍離鞘飛出,化為一道流光,飛向元嬰長老。

  “嘩!”

  圣劍散發出來的光華,猶如閃電流星一般,發出刺耳的破風聲,使天地靈氣猛烈的震蕩。

  即便是元嬰長老也不敢硬碰那一劍,不得不收回手爪,放棄攻擊張若塵,向旁邊一移,躲開圣劍的攻擊。

  元嬰長老雖然躲開,帝一卻沒那么好的運氣。

  “噗!”

  圣劍刺穿帝一的心臟,將那一顆剛剛安植到他體內的半圣之心挖出。半圣之心,隨著圣劍的劍氣,一起飛了起來。

  帝一只感覺心口傳來一股冰冷的感覺,隨后,疼痛欲裂,低頭一看,胸口只剩有一個觸目驚心的血窟窿。

  他渾身顫抖,伸手向那一顆半圣之心抓去,道:“我……我的……半圣之心……”

  那一顆閃爍著圣光的半圣之心,飛行了一圈,落入那一個宮裝美婦人的手中,懸浮在她左手的掌心,就像是一顆跳動的血玉。

  圣劍,懸浮在她的頭頂,灑落下一粒粒光點,將她映襯得格外神圣端莊。

  帝一的臉色煞白,顫抖著抓住元嬰長老的手臂,嘴唇不停哆嗦,道:“長老……老,幫我……奪回半圣之心……”

  元嬰長老面沉如鐵,如臨大敵一般的望著站在對面的那一個宮裝美婦人,搖了搖頭,突然,爆喝一聲:“我們走。”

  對方實力很強,元嬰長老也有些畏懼。

  他的衣袖一卷,將帝一和七煞星使給卷在一層圣光之中,騰飛而起,飛進天穹之上的那一片黑云之中。

  “還想逃?”

  那一個宮裝美婦人的黛眉一皺,眼中露出一絲不屑,再次打出圣劍。

  “嘩――”

  圣劍,化為一道白色的光華,猶如白虹貫日一般,沖上云霄,擊向想要逃走的元嬰長老。

  元嬰長老站在黑云之上,豁然轉身,眉心的那一道紫色的月牙印記浮現出來,化為一輪巨大的紫月,向圣劍斬了過去。

  “轟隆!”

  一聲巨響。

  圣劍以摧枯拉朽之勢,擊穿那一輪紫月印記,似乎能夠洞穿世間一切一般,繼續飛過去,從元嬰長老的腹部穿過去。

  “噗!”

  元嬰長老的身體被圣劍撞飛出去,身上的黑袍被劍氣攪碎成一塊塊布蝶,露出一件貼身的銀甲。

  此刻,銀甲也被圣劍刺穿,留下一個血窟窿。

  一滴滴圣血,從傷口中流淌出來。

  元嬰長老立即使用圣氣封住腹部的傷口,施展出一種秘術,帶著帝一和七煞星使急速飛走,消失在天邊。

  天空的那一片黑云消散,露出晴朗如洗的天空,如同火爐一般的烈日。

  “嘩!”

  那一柄圣劍,帶著一抹血光,從天空飛了回來,重新飛入劍鞘。

  通溟河上,所有武者全都感到震撼至極,既是崇敬,又是敬畏的望著那一個宮裝美婦人。

  “拜見半圣。”

  武市學宮的一位銀袍長老率先半跪在地,向那一個宮裝美婦人行禮。

  向一位半圣下跪行禮,并不是丟人的事。

  更何況,那一位宮裝美婦人是那么的強大,只是一劍就擊傷元嬰老魔,而且,還救了他們的性命。

  更加值得跪拜。

  隨后,那些武者趕過來,全部跪在地上,齊聲道:“多謝半圣大人救命之恩。”

  “起來吧!”

  那一個宮裝美婦人顯得十分冷傲,就連聲音都帶著一股寒意。

  武市學宮的宮主,陳郢,踏水而來,走到那一個宮裝美婦人的身前,眼中露出幾分驚色,道:“琉璃,你……你不是被困在冥圣遺跡,家族派遣了很多人去救你們,可是卻都無功而返,我以為你已經……”

  那一個宮裝美婦人,名叫陳琉璃,乃是陳郢的親妹妹,同時也是黃煙塵的生母。

  七年前,陳琉璃與人一起前往冥圣遺跡,尋找傳說之中的冥王鈴,卻因此失去聯系。陳家和千水郡王都曾派遣大量高手進入冥圣遺跡中搜救,可是卻沒有任何結果,反而有大量高手慘死在冥圣遺跡。

  眾人都以為,她已經遇難。半年之后,便停止了搜救。

  誰都沒有想到,七年后,她居然回來了!

  黃煙塵站在陳琉璃的身旁,盯著眼前這個宮裝美婦人,一雙眸之中情不自禁的流淌出淚水,撲到陳琉璃的懷中,抽泣的道:“母后,你……你終于回來了……這些年……你都不在……我……”

  她的聲音嗚咽,泣不成聲。

  陳琉璃的那一雙冷寒的眼中,露出一絲柔色,輕輕的抱住黃煙塵,拍了拍她的肩膀,苦澀的道:“煙塵,我記得,我走的時候,你還只是一個十多歲的小丫頭,沒想到,七年過去,你已經長得這么高。這些年,你一直跟著你舅舅,為你舅舅舔了不少麻煩。既然我已經回來,隨我一起回陳家吧!”

  黃煙塵點了點頭,低聲道:“去陳家之前,我想讓母后先見一個人。”

  “誰?”陳琉璃道。

  黃煙塵的心中略微羞澀,一雙寶藍色的美眸向著人群中望去,像是在尋找著什么人?

  可是,尋找了半天,卻并沒有找到她想要找的那個人。

  怎么會這樣?

  “張若塵去了哪里?”黃煙塵道。

  直到此刻,眾人才發現,張若塵竟然已經不知所蹤。

  黃煙塵的臉色一變,有些焦急,道:“難道他被元嬰老魔給抓走了?”

  陳郢搖了搖頭,道:“沒有,我先前看得很清楚,元嬰老魔只帶走了帝一和七煞星使,而且他還是負傷逃走,根本沒有去而復返的可能。”

  陳曦兒道:“表姐,元嬰老魔逃走之后,我就看見張若塵離開,似乎很急切的樣子。”

  “他離開了?”

  黃煙塵的秀眉一皺,心中有些氣惱。

  未來的丈母娘出手救了他,他居然連道謝的話都不說一聲,就一聲不吭的離開,也太沒禮貌。難道不怕給丈母娘留下壞映象?

  張若塵為何那么急著離開?他到底去了哪里?

  云武郡國,王宮。

  云武郡王坐在一張鎏金王座的上面,正在批閱奏章。

  金色的案桌上,放著一只紫金小鼎。鼎中,散發出一縷縷紫煙,帶著一股清神醒腦的香味。

  “噠噠!”

  王后娘娘施施然的走了進來,來到云武郡王的身旁,笑道:“大王,圭兒回來了,你要不要見一見他?”

  說話間,王后伸出一只纖柔的玉手,打開紫金小鼎,將一塊香骨,加入鼎中。

  普通人家的香鼎,燃燒的都是蠻獸的骨頭,只有王族,才有資格用香狐的骨頭做為燃料。香狐的骨頭之中,不僅蘊含迷人的香味,而且,武者長期吸入,還能提升精神力。

  云武郡王輕輕的嗅了嗅,看向紫金香鼎,笑道:“好濃的香味,至少也是三品香骨。王后,你從哪里買來這么好的東西?”

  王后的眼中閃過一絲異色,笑道:“臣妾久居深宮,哪有機會得到這等品質的香骨?還不是圭兒,從云臺宗府,帶回來孝敬你。”

  云武郡王輕輕的點了點頭,道:“你剛才說圭兒回來了,還不快叫他進來,也有好些日子沒有看到他,也不知他現在修為有沒有達到天極……境……”

  突然,云武郡王微微眩暈了一下,眼前一片迷離,努力的搖了搖頭,道:“怎么回事,今天怎么突然感到十分疲憊?”

  腳步聲響起。

  張天圭從外面走了進去,在殿中,留下一道長長的倒影。他冷冷的道:“那是因為,剛才放入鼎中的香骨,在毒水中侵泡了半年。父王,你已經中了血影子的毒。”

  “父王,你已經中了血影子的毒。”

  “父王,你已經中了血影子的毒。”

  云武郡王的大腦一片荒蕪,耳邊不斷響起張天圭的聲音,眼前變得越來越昏黑。

  站在云武郡王身旁的王后,她臉上的柔色瞬間消失,反而露出一道冷色。

  她突然出手,一掌擊向云武郡王的頭頂。

  “嘭!”

  鮮血,從云武郡王的頭頂緩緩流淌出來,流過眼角和唇角,滴落到地上。

  云武郡王猛然驚醒,雙目瞪大,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緊緊的盯著站在對面的王后,咬著牙齒,道:“王后,你……為什么?”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