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百四十七章 挖出魔心

  在張若塵的控制之下,近千柄冰劍化為光柱,沖天而起,留下一道道劍路,刺向帝一。

  帝一將一枚青色的丹藥服進嘴里,開始恢復真氣。

  同時,他不再施展鬼級劍法,只是憑借強大的圣體,打出一招招爪印,不斷將冰劍擊碎,向張若塵沖過去。

  他決定戰決,不能再給張若塵消耗他的真氣的機會。

  “嘩!”

  直到沖到張若塵的面前,帝一終于調動真氣,注入黑龍鬼爪。

  一雙拳套,冒出黑色光華,變得猶如兩只黑色龍爪,掏向張若塵的腹部。

  “帝一,你以為近身搏斗,我就一定不如你?”

  張若塵的身體向右一移,避開帝一打來的爪印,同時,一掌擊向帝一的左肩。

  “嘭!”

  先天魔氣猛烈一晃,帝一向后退了兩步。剛才那一掌,張若塵差一點擊破帝一的防御。

  帝一十分惱怒,“張若塵的度,果然比我快一籌。”

  現在,帝一幾乎可以肯定,張若塵必定達到了地極境的無上極境,對他來說,這是一個相當不利的信息。

  達到無上極境,就意味著張若塵引來“諸神共鳴”。

  諸神共鳴,可以讓武者得到無法想象的好處,從而彌補非圣體和圣體之間的差距。

  “唰!”

  張若塵再次施展出疾,出現在帝一的身后,揮劍一斬,劈向帝一的后頸脊椎。

  “嘩!”

  鑲嵌在帝一的脊椎中的白色骨劍,自動飛了出去,就像是一根骨鞭,向沉淵古劍擊了過去。

  十階真武寶器的力量爆出來威力,遠不是九階真武寶器可以比擬。沉淵古劍每與它碰撞一下,張若塵就感覺胸口像是被大石撞了一下,全身痛疼欲裂。

  但是,張若塵依舊在堅持,繼續揮劍斬去。

  幾乎在一個呼吸的時間,張若塵一連劈斬出八十多劍,每一劍都傾盡全力。

  劍光就像是暴風驟雨一般落下,與白色骨劍撞擊,出“嘭嘭”的聲音。

  帝一并不轉身,只是控制白色骨劍,不斷抵擋張若塵的攻擊,大笑一聲:“張若塵,你只不過擁有一柄斷劍罷了,也想與我的十階真武寶器級別的骨劍抗衡?”

  突然,帝一的臉色一變,因為,他聽到背后傳來一聲碎響。

  只聽見“啪”的一聲。

  當張若塵劈出第一百零三劍的時候,終于將白色骨劍斬斷。

  “不……不,你……怎么可能……”

  帝一感覺到背部傳來一股火辣的疼痛,一股熱流從頸部流下,濕透帝一的衣袍。

  那是鮮血。

  張若塵最后那一劍,不僅斬斷了白色骨劍,也一劍劈在帝一的頸部,留下一道一寸深的傷口,斬斷了頸椎的肌肉,露出骨頭。

  雖然斬斷白色骨劍,張若塵也被骨劍的劍氣創傷。

  沉淵古劍的確鋒利無比,可畢竟只是九階真武寶器,威力遠不如白色骨劍。只是憑借那一股銳利,不斷劈斬白色骨劍的同一節骨頭,才將白色骨劍斬斷。

  先前的戰斗,白色骨劍爆出來的劍氣,在張若塵的雙臂上留下數十道劍氣傷痕。雙臂流淌出鮮血,血肉模糊,手臂中的血脈斷了一半。

  本來,剛才那一劍,張若塵是想斬斷帝一的脖頸。

  當沉淵古劍與帝一的骨骼撞擊,骨骼中竟然散出五彩之光,將戰劍給擋住。

  仔細看去,才現,帝一的骨骼竟然不是白色,而是五彩的顏色。

  由此可以判斷,帝一修煉出的是“五行圣體”。

  “圣體的骨骼,果然不是尋常武者可以比擬。”

  圣體武者的骨骼強度,不下于半圣。

  正是有堅硬的骨骼,帝一逃過一次死劫。

  張若塵一劍未能得手,便立即再次出擊,將真氣運至雙腿的經脈,一腳踢在帝一的背部。

  “嘭!”

  一股強大的沖擊力,擊在背上,帝一只感覺五臟疼痛欲裂,體內像是出“咔咔”的聲音,喉嚨一甜,一口鮮血從嘴里吐出。

  帝一倒飛出去,體內傳來的疼痛,讓他不停吐血。可以肯定,他的五臟已經創傷嚴重,甚至有可能已經破碎。

  他的眼前一片昏黑,頭重腳輕,像是要暈厥過去。

  遠處,觀戰的眾人皆是大驚失色。

  先前覺得帝一必勝的武者,全部都感到詫異,“怎么會這樣?怎么會是張若塵反壓制帝一?圣體魔心竟如此不堪一擊?”

  “并不是圣體魔心不夠強,而是張若塵太逆天。你們難道沒有現,張若塵的度比帝一還要快一籌?而且,張若塵還修煉到了劍心通明,帝一卻沒有那樣高深的境界。”

  “說不定……龍舍利真的被張若塵得到。”有人如此猜測。

  聽到這話,眾人都是默然,隨后輕輕的點了點頭。

  若是沒有得到龍舍利,張若塵是絕對不可能戰勝得了圣體魔心。

  這是唯一合理的解釋!

  就連雷景和陳郢也露出凝重的神情,因為,他們也覺得張若塵很可能得到龍舍利,得到了佛帝和金龍的傳承。

  此事一旦傳出去,必定震動天下,甚至有可能會驚動萬佛道和第一中央王朝的高層。

  九帝傳承,非同小可。

  雷景皺著眉頭,道:“今日一戰,一旦傳出去,張若塵,今后的路就難走了!”

  “對他來說,也未必全是壞事。”陳郢道。

  雷景點了點頭,眼中露出懾人的精芒,道:“只要我還有一口氣,就一定庇護他周全,誰敢動他,必先過我這一關。”

  “不,我有圣體魔心,怎能敗給一個窮鄉僻壤的無名之輩?”

  帝一的內心幾乎崩潰,十分不甘心。

  他依靠強大的意志,穩住身體,準備反擊。

  就在這時,張若塵從天而降,雙手握劍,劈下一道瀑布一般的劍氣,似一位從九天之上降臨的少年劍仙。

  帝一知道,以他現在的狀態,必定擋不住那一劍。

  “張若塵,是你逼我的……”

  帝一的雙手合在一起,眉心的神武印記浮現出來,一個細小的漩渦以神武印記為中心誕生出來,漩渦越來越大,將張若塵席卷了進去。

  張若塵立即控制自己的身體,向漩渦的中心望去,隱隱可以看見,帝一的眉心深處,懸浮著一枚赤紅色的古印。

  那是……那是一件圣器。

  帝一竟然要動用圣器的力量,張若塵的心中也是微微一驚,立即施展出御風飛龍影,準備逃出漩渦。

  圣器,哪怕只是爆出一縷力量,也不是張若塵現在可以抵擋。

  “想要逃,遲了!哈哈!”

  帝一的臉,無比猙獰,出狂笑聲。

  他氣海中的那一枚赤紅色的古印,在真氣的催動之下,飛了出來,懸浮到了張若塵的頭頂上方。

  抬頭望去,只見古印變得足有三十多米高,通體冒出火焰,在上空緩緩旋轉,散出一股古老磅礴的圣威。

  三十多米高的赤色古印,相當于十多層樓那么高,顯得巨大無比。張若塵站在古印下方,就像是一只小小的螞蟻。

  就在帝一打出圣器的時候,雷景和陳郢幾乎同時向張若塵沖過去,準備將張若塵救下。

  但是,七煞星使卻沖了出來,布置出七星戰陣,將他們兩人給拖住。

  “兩位,今日,張若塵必死在圣器之下,你們救不了他。”紫風星使冷峭的道。

  雷景怒吼一聲:“帝一明明不是張若塵的對手,就算靠圣器取勝,又算什么本事?”

  紫風星使道:“只要張若塵死去,少主就是勝利。”

  雷景不再廢話,立即激出血神影,凝聚在一尊巨大的牛頭神影,前去沖擊七星戰陣。

  “張若塵,你可以要堅持住,不要死在圣器之下。”

  七星戰陣將七煞星使的力量,完全連接在一起,死死的拖住雷景和陳郢,不給他們救援張若塵的機會。

  “張若塵,今天我教你你一個道理,生者為王,死者為寇。一切都該結束了!”

  帝一大笑一聲,控制巨大的古印,向張若塵鎮壓了下去。

  帝一滿臉冒出一縷縷豆大的汗珠,全身都在顫抖,一根根經脈暴凸了出來。很顯然,要控制圣器,并不是一件輕松的事。

  與此同時,張若塵立即將真氣注入龍珠,將龍珠的力量激出來。

  “嘩!”

  一層金色的光華,從張若塵的體內沖出,就像是一枚巨大的金色龍蛋包裹住他的身體,竟然將圣器給擋住。

  使用圣器,幾乎在一瞬間就將帝一氣海中的真氣耗盡,就連體內的血液都燃燒了大半。

  一擊沒能殺死張若塵,帝一也就再也沒有使用圣器的力量。

  “怎么會……這樣?”帝一只感覺眼皮越來越沉重,越來越掌握不住那一枚古印。

  最終,帝一氣海中的真氣,完全枯竭。

  “唰!”

  失去力量加持,那一股古印變成一粒光點,飛回帝一的眉心。

  張若塵怎么可能錯失這樣的好機會?

  他的食指和中指捏成劍訣,施展出御劍術,調動沉淵古劍,刺向帝一的心口。

  “噗嗤!”

  沉淵古劍化為一道流光,擊穿帝一的護體天罡,一劍刺入帝一的心口,刺破心臟的動脈,透體而過,留下一個碗口大的血窟窿,將那一顆魔心給挖了出來。

  “不……”

  帝一出一聲慘叫,伸出一只手,想要將那一顆離體的魔心抓住。

  只可惜,帝一的真氣枯竭,就連血氣都大損,哪還有力氣,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一顆猶如火球一般的魔心,掉進水中。

  “哧哧!”

  魔心入水,整個水域都沸騰起來,冒出一個個氣泡。

  變化生得太突然,明明先前帝一還占據絕對的上風,打出圣器,眼看就能將張若塵鎮殺。

  只是一瞬間,畫風一變,張若塵竟然在圣器的碾壓之下起反擊,不僅重傷帝一,還挖出帝一的魔心。

  就連還在牽制雷景和陳郢的七煞星使也都全部怔住,他們七人望向遠處從天墜落的帝一,有些不明所以?

  少主已經施展出圣器,竟然依舊慘敗。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