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百四十六章 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由血氣凝聚出來的神龍和神象的虛影,包裹住張若塵的身體,攜帶一股煌煌之氣,急速飛向懸立在赤紅色魔日上方的帝一。

  “轟!”

  帝一的雙瞳之中射出的兩根光柱,不斷擊打在神龍和神象的虛影上面,碰撞出一道道漣漪,發出震天動地的聲響,可是卻阻擋不住張若塵前進的步伐。

  誰都不知道張若塵的血氣為何會如此強大,凝聚出來的兩只血獸虛影,竟然能夠抗衡圣體魔心。

  張若塵卻大致知道一些原因,第一,他修煉的是《九天明帝經》,開辟出的三十六經脈之中有一條名叫“血靈脈”。

  血靈脈,連接著氣海和血液,是一條奇脈。

  正是因為有這一條奇脈,所以,張若塵才能使用真氣不斷澆灌血液,不斷提升血液的靈性。

  修煉別的功法,卻無法做到這一點。

  而且,張若塵還三次引來諸神共鳴,在氣海壁上留下諸神印記,所以,他的真氣也就打上了諸神的烙印,連同血液一起發生升華。

  第二,金龍將它的龍珠,傳給了張若塵,打入張若塵的心臟。

  也就是說,張若塵的血液之中融入有圣龍之力,血氣自然就更加強大。隨著繼續煉化龍珠,張若塵的血氣和肉身會變得越來越強,甚至超越很多龍族。

  若是有人仔細觀察,就會發現,包裹張若塵身體的神龍和神象血氣虛影,帶著一層金色的光亮,就像是一層光霧鎧甲,將帝一的天魔眼的力量給擋住。

  片刻之后,張若塵就沖到帝一的面前,豁然飛了起來,提劍刺向帝一的心臟。

  既然他有魔心,那就先破掉那一顆魔心。

  帝一的雙眼一瞇,露出鷹隼般的笑容,緩緩抬起右臂。

  原本懸在他背后的那一尊十丈高的五彩圣影,立即化為一片五彩圣云,出現在他的掌心。

  一掌打出,五彩圣光,從掌心沖射出去,擊向刺來的沉淵古劍。

  兩股力量對沖在一起,相互抵抗,相互進攻,竟然又是勢均力敵。

  遠遠望去,只見帝一腳踩魔日,手持五彩圣云,身上散發出來的光輝,比天空的烈日的光芒都要明亮。

  另一方,一條巨龍的虛影纏繞在張若塵的身上,隨著張若塵一劍刺出去,就像是神龍探出一只手爪,將那一片五彩圣云打得晃動不停。

  帝一的眉頭一皺,改變戰。

  五指一收,捏成拳頭。

  “人王推山!”

  數十道電光,在虛空凝聚出來,發出“噼啪”的聲音,匯聚到他的拳頭上面,猛然擊打出去,攻向張若塵的胸口。

  “嘭!”

  神龍和神象表面的金光被一拳打碎,血氣散開,那一只拳頭向著張若塵攻擊過去。

  張若塵感受到那一只拳頭上的強大力量,立即打出一掌,爆發出九倍攻擊力。

  又是一次力量的強硬對決,拳頭和掌印碰撞在一起,發出一聲轟響。

  兩人的身體都是微微一晃,向后疾速退去。

  “象力九疊。”

  張若塵再次沖上去,又是一連打出九掌,九道掌印重疊在一起,爆發出九倍力量。

  “人王鎮世。”

  帝一猛然向前一沖,雙手捏拳,同時打出去,一拳擊向張若塵的手掌,一拳擊向張若塵的胸口。

  眼看張若塵就要遭受重創,忽然,一聲劍鳴響起,沉淵古劍從帝一的頭方飛落而下,擊向他的頭頂天靈。

  若是帝一的雙拳繼續打出,張若塵必定會重傷,可是帝一也肯定會被沉淵古劍刺穿頭顱。

  “張若塵,你想與我同歸于盡,那是不可能的事。要死的人,只有你。”

  帝一的臉上露出一道譏諷的笑容,將真氣注入掛在腰上的一塊龜形玉佩。玉佩中的銘紋被激活,形成一個光罩,將他守護在了光罩的中央。

  有護身寶物守護,足以擋住沉淵古劍,帝一的雙拳去勢不減,勢要將張若塵鎮殺在拳下。

  張若塵的目光,盯向那一塊龜形玉佩,露出恍然的神情,“原來那就是帝一的護身寶物。”

  “轟!”

  帝一的左拳擊在張若塵的胸口,正在他暗暗得意的時候,突然,一道金色的光芒,從張若塵的胸口沖射出來。

  一股強大的反震之力,撞擊在帝一的拳頭上面。

  “嗷!”

  帝一似乎聽到一聲龍吟,傳入耳中,震得耳膜發麻,眼前一片昏黑。

  同時,手臂上傳來的沖擊力,將他震得倒飛出去。

  剛才的那一股力量,是由龍珠爆發出來。

  就在帝一一拳擊過去的時候,張若塵就立即將真氣注入血靈脈,將龍珠的力量激活,用來反制帝一。

  龍珠,不僅僅只是蘊含圣龍之力,更是一件強大的護體戰兵。

  帝一看著血淋淋的手臂,五指再次捏緊,不怒反喜,興奮的大笑:“張若塵,你果然得到了龍舍利。我要破開你的心臟,挖出本屬于我的東西。”

  張若塵有些無語,什么時候龍舍利就本該屬于他?

  此人,占有欲也太強。

  帝一踩著那一輪魔日,再次飛了起來,拔出白色骨劍,刺向張若塵的心臟。

  張若塵并不躲避,也是凝聚青虛真氣,挽起十五朵劍花,刺向帝一的魔心。

  就在兩人即將接觸的時候,張若塵突然微微躲避了一下,身體一矮,猛然向下墜去,竟然并不和帝一硬碰。

  “想要躲閃,哪有什么容易?”

  帝一的嘴角勾出一絲弧度,劍氣如同水幕一般落下,斬向張若塵。

  “刺啦!”

  其中一道劍氣,破開張若塵的護體天罡,斬在張若塵的左肩,留下一道半寸深的血痕。

  就在帝一得意的時候,張若塵的劍在他的腰間輕輕一劃,將他掛在腰間的那一塊龜形玉佩斬落。

  龜形玉佩是一件十分珍貴的護身寶物,可以使用九次。到現在為止,帝一也才使用了兩次而已。

  張若塵不僅僅只是要戰勝帝一,更要殺死帝一。

  既然如此,那就必須先去掉他的護身寶物,只有這樣,才能趕在七煞星使救援之前,將帝一斬于劍下。

  這樣做,不僅是答應幫紫茜報仇,更是為了除掉后患。

  看見龜形玉佩被斬落,帝一的臉色一沉,立即打出一只真氣手掌,向下一挽,想要將龜形玉佩抓回。

  “嘩!”

  張若塵站在水面,凝聚真氣于指尖,一指點出,打出一道劍波。

  “嘭!”

  劍波擊在龜形玉佩上面,將玉佩打得四分五裂,化為一塊塊碎片。

  “可惡。”

  帝一怒火滔天,大聲一吼:“張若塵,你以為我只有一件護身寶物嗎?”

  “你有多少件,我就破掉多少件。”張若塵道。

  帝一冷峭的一笑,道:“你以為你有那個能力?”

  張若塵反問了一句,道:“你氣海中的真氣,還剩多少?有兩成嗎?”

  帝一的臉色一沉,意識不妙。

  正如張若塵所說,他體內的真氣,的確已經只剩不到兩成。

  張若塵道:“無論是鬼級武技,還是圣體魔心,雖然威力絕倫,可是對真氣的消耗也極大。以你剛剛突破天極境初期的修為,就敢肆無忌憚的消耗真氣,真以為在三、五招之內就能拿下我?”

  帝一道:“那又如何?施展御劍術,也十分消耗真氣。你氣海中的真氣,恐怕也所剩不多了吧?”

  “你就那么確定?”

  張若塵微微一笑,伸出右手,一股滂湃的真氣。

  真氣,從掌心涌出,猶如一縷縷霧靄,灑落在水面上。

  “嘩!”

  隨著手掌抬起,水面上,飛起一柄柄晶瑩剔透的冰劍,足有接近一千柄,密密麻麻,四處皆是,覆蓋方圓百丈之內的水域。

  劍尖向上,劍柄向下。

  冰劍的表面,覆蓋著一層青色的光華,十分尖銳,可以削鐵如泥。

  這哪像是真氣即將枯竭?

  看到這一幕,帝一的臉色終于發生變化,道:“怎么可能?”

  張若塵氣海中的真氣,的確已經消耗了七成以上,可是,張若塵除了氣海,還有一顆龍珠。

  龍珠,與血靈脈相連,就像是化為張若塵的一顆內丹,可以提供給張若塵源源不絕的能量。

  張若塵道:“帝一,我要擊敗你,至少有四種方法,只不過,我選擇了最麻煩的一種。”

  “沒看出來,你比我還要狂妄。”帝一不屑的笑道。

  帝一并不認為張若塵有擊敗他的能力,就算他的真氣消耗巨大,卻依舊可以通過圣體的優勢,快速恢復真氣。

  張若塵倒并不是狂妄,要擊敗帝一,他的確有好幾種方法,比如,最直接、最簡單的方法就是使用武魂。

  張若塵現在已經達到天極境,可以完全調動武魂的力量。

  張若塵的武魂,比一些弱一點的魚龍境的武者都要強大,只要通過武魂,調動天地靈氣,只需一擊就能將帝一打得神形俱滅。

  當然,若是帝一身上有護身寶物,倒是可以幫他擋住一擊。但是,張若塵還能打出第二擊,第三擊,第四擊……,直到將帝一的護身寶物耗盡為止。

  只不過,那樣做的話,就太驚駭世俗。別說是黑市要殺他,恐怕就算是武市學宮的圣者都會出動,親自研究他。

  到時候,張若塵就沒有任何秘密可言,反而有可能還會被武市學宮中的一些貪婪之徒給暗害。

  就算是要表現出自己的天資,也要控制在一定的范圍之內,不能太過逆天。

  除此之外,張若塵還能動用空間之力和舍利子的力量。

  要擊敗帝一,方法有很多,張若塵只是選擇了最麻煩的一種方法。

  當然,雖然戰得很艱難,可是卻通過不斷戰斗,使龍珠和他的身體更加融合,肉身、血氣、修為都在不斷增強。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