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百四十五章 圣體魔心

  張若塵以指為劍,調動劍意,將那些戰劍同時打出去,擊向帝一。

  “嘭嘭!”

  一連串爆響。

  帝一以白色骨劍,將一柄柄戰劍全部震飛出去,落向四面八方。

  與此同時,張若塵再次抓住沉淵古劍,騰躍而起,居高臨下,拖出一道長長的劍芒,揮劍斬向帝一的頸部。

  帝一舉劍一擋。

  “嘭!”

  兩劍碰撞在一起。

  帝一只感覺一股強大的力量,從上方傳來,身體不受控制向下墜落。

  “嘭”的一聲,兩人同時沉入水中。

  一片水浪,飛濺起來。

  水下,飛出一道道劍氣,就像是無形的風刃,充斥在方圓百丈的水域。

  凡是有人靠近,瞬間就會被劍氣撕碎。

  在劍道上的境界,帝一雖然沒有達到劍心通明,可是距離劍心通明已經很接近。再加上冥王劍法的強大威力,帝一竟然和張若塵斗得旗鼓相當。

  帝一站在水中,不斷移形換位,打出一招招冥王劍法,每一招都兇猛絕倫,或刺,或斬,或挑,次次都攻向張若塵的命門。

  張若塵顯得頗為隨意,帝一每攻過去一招,無論有多強大,他皆能從容化解,將對方的力量,卸到水中。

  “難道達到劍心通明之后,劍法就再也沒有破綻?”

  十多招之后,帝一的心境,已經有些不穩。

  在帝一看來,張若塵就像是一位完全無法擊敗的對手,任何力量,向他攻去,也無法傷到他一分一毫。

  而且,帝一施展的是鬼級劍法,每施展出一招,皆會消耗大量真氣。

  就剛才的一翻交手,帝一的真氣就已經消耗了三成。

  “不能再耗下去,要不然,必敗無疑。”

  帝一收起劍法,雙腳在水中踩踏了一下,隨后,向水面沖去。

  張若塵自然不會讓他如愿,大喝一聲:“給我回來!”

  張若塵再次催動劍意之心,將先前落入水中的近百柄戰劍全部調動起來,使它們在水中急速轉動,形成一個巨大的渦旋。

  “嘩啦!”

  水面上,出現一個漩渦,最開始直徑只有兩三米,不斷膨脹,很快直徑就達到七、八十米。漩渦中,發出轟隆隆的聲音,形成浩大的聲勢。

  本來,帝一就要沖出水面,卻被漩渦的力量,卷到中心,重新拖了回去。

  “殺!”

  張若塵控制近百柄戰劍,同時向帝一刺過去。

  可以想到,若是被刺中,帝一的身體必定會變成篩子。

  感受到從四面八方傳來的殺機,帝一沒有坐以待斃,竟然主動沖向張若塵的方向,打算以攻為守。

  “嘭嘭!”

  先天魔氣包裹身體,帝一不斷揮劍,將前方沖來的戰劍全部斬斷,直向張若塵殺了過去。

  就在帝一沖到張若塵十丈之內的時候,張若塵將沉淵古劍喚了回去,重新抓在手中,主動向帝一攻擊上去。

  “來得好!”

  帝一大吼一聲,一股滂湃的圣力,從他的體內涌出,凝聚成一尊十丈高的人形圣影。

  那一尊圣影散發出五彩光輝,一雙巨眼,猶如兩團燃燒的火球。

  凡是擁有圣體的武者,皆能凝聚出一道圣魂魂嬰。有圣魂魂嬰加持,武者的力量將會提升一大截。

  這是圣體武者,才擁有的優勢。

  圣魂魂嬰的力量,竟然在壓制張若塵的武魂,讓張若塵感覺到巨大的壓力,就連體內真氣的流速都開始變得緩慢,身體似乎無法動彈。

  “給我破!”

  張若塵的氣海壁上,一道道諸神印記亮了起來,沖破圣魂魂嬰的壓制。

  “幸好引來過諸神共鳴,留下了諸神的印記,可以破除圣體的壓制。”

  “嘩!”

  張若塵不甘示弱,使用武魂,調動天地靈氣。

  一道道靈氣,猶如煙霧一般,向他匯聚過來,凝聚向沉淵古劍。

  張若塵攜帶天地之力,揮劍向帝一斬去。

  “嘭!”

  一擊交鋒,兩人同時爆退出去。

  轉瞬間,張若塵雙手提劍,將沉淵古劍中的銘紋完全激活,再次斬向帝一。

  “嘭!”

  又是一招硬碰。

  這一次,張若塵略占上風,竟然將帝一打飛出去。

  帝一不再停在水中,再次沖向水面。

  “嘭!”

  “嘭!”

  兩聲爆響,張若塵和帝一幾乎同時沖出水面。

  “明明是我先沖向水面,張若塵后一步沖向水面,怎么會同時離開水面?張若塵的速度,進入比我還快?莫非他真的沖擊到了地極境的無上極境?”帝一的心中一沉。

  張若塵并不給帝一思考的時間,再次控制武魂,調動天地靈氣,又一次向帝一攻了過去。

  反正現在已經達到天極境,張若塵無需再隱瞞武魂。

  “嘭!”

  帝一再一次被張若塵擊飛出去。

  他身上的黑袍,被強大的劍氣,撕裂出一道道裂口。

  帝一還沒站穩腳步,張若塵沖飛而起,揮劍一斬,一連劈出三道劍氣。

  “唰!唰!唰!”

  第一道劍氣,被白色骨劍擋住。

  第二道劍氣,被先天魔氣擋住。

  第三道劍氣,終于劈在帝一的臉上。

  “啪!”

  隨著劍氣飛過,帝一臉上的金屬面具裂開,掉落進水中。

  失去面具,一張頗為稚嫩的臉顯露出來,看上去只有十五、六歲的樣子,眉清目秀,唇紅齒白,顯得十分清秀。

  看到帝一的真容,所有人皆是微微一怔。

  其中,甚至還包括七煞星使,因為,他們也沒見過帝一的真正面目。

  “帝一……竟然只是一個如此青澀的少年……”

  在眾人的映象之中,帝一一直都是一個手段狠辣、富有城府的人,至少都應該是一個二十來歲的男子。

  怎么會只是一個少年?

  若不是大家已經知道他的身份,僅看他的模樣,反而像是一個飽讀詩書的富家公子。

  相比之下,張若塵卻并沒有多么震驚。要知道,上一世,張若塵在十六歲的時候,就已經達到天極境大圓滿。

  帝一的天資,與上一世的張若塵比起來,并不差多少。

  帝一若不是想要沖擊地極境的無上極境,耽誤了一些時間,他的武道修為,絕不止才天極境初期。

  帝一緩緩的抬起白色骨劍,眼神冷銳,盯著站在對面的張若塵,憤然的道:“張若塵,在同代人之中,你是第一個讓我認真起來的人。”

  張若塵道:“你還有什么底牌,盡管施展出來,不然的話,就沒機會了!”

  “好,夠狂。可是在比你強大的人面前狂妄,就是在找死。”

  帝一大喝一聲:“炎魔之心。”

  帝一的心口位置,沖出一絲絲火焰,火焰越來越明亮,最后,變成一團圓球形的赤色光芒。

  “咚,咚……”

  帝一心臟跳動的聲音,越來越響亮。

  到最后,簡直就像是一面大鼓,在不停擂動。

  一團魔煞之氣,從他心臟的位置流淌出來,匯聚到雙腳,形成一輪赤色的魔日。

  那一輪魔日散發出來的氣息,與他背上呈現出來的五彩圣影,形成鮮明的對。

  隨著他的心臟跳動,遠處傳來一聲慘叫,一位地極境武者的心臟破碎,嘭的一聲,倒在地上。

  “那是魔心,是魔心……”

  說完這話,那一位武者,就徹底死去。

  別的那些武者,也都感覺自己的心臟越調越快,像是就要從胸口跳出來。

  “凡是修為沒有達到天極境的武者,立即退到百里之外,不準靠近一步。”雷景大吼一聲。

  “圣體和魔心竟然出現在同一個人的身上?”

  “普通武者能夠得到其中一樣,就能成為一代人杰。”

  “帝一不愧是黑市百年來最優秀的天驕,若是讓他成長起來,在東域,恐怕會無敵。”

  “想要無敵,談何容易?至少現在,張若塵就能與他抗衡。”

  “張若塵畢竟只是普通武體,就算現在只比帝一略遜一籌,可是隨著境界越來越高,圣體魔心的力量會逐漸展現出來,遠遠的將張若塵甩在身后。”

  “展現出圣體魔心,在同境界,帝一必定無敵。今日,張若塵肯定會敗,不怪他不夠優秀,只怪他先天不足。”

  原本,武市學宮的那些武者看見張若塵一劍斬破帝一的面具還興奮不已,但是,當帝一展現出魔心,他們都為張若塵擔憂起來,害怕張若塵會死在圣體魔心之下。

  雷景繃緊了神經,隨時準備出手營救張若塵。

  七煞星使也很意外,他們也都不知道帝一除了圣體之外,還有一顆魔心。這樣的天資,讓他們感到絕望。

  難怪帝一可以成為黑市一品堂的少主,他們只能是星使。

  “天魔觀海。”

  帝一盤膝而坐,懸在那一輪赤色魔日的上方,一雙瞳孔射出兩道火焰光柱,向張若塵望了過去。

  光柱掃過的地方,摧毀一切。

  不好。

  張若塵立即施展出御風飛龍影,縱身飛起,躲避那兩道光柱的攻擊。

  “張若塵,當我喚醒魔心的時候,就注定你今天會敗。若是你主動臣服于我,做我的魔心影子,還能保住一條性命。”帝一道。

  “那可不一定。”

  張若塵激發出血脈的力量,渾厚的血氣,從體內涌出來,在身后,形成一頭數十米長的神龍和一頭高達九米的巨大神象的虛影。

  在神龍和神象虛影的守護之下,張若塵向帝一沖了過去。

  “張若塵不是圣體,居然也能修煉出如此強大的血氣,太不可思議。”

  “若是沒有強大的血氣,他又怎么可能與圣體抗衡?”

  這一戰,牽動在場每個人的心,雖然結局,早就已經注定,可是大家還是很想知道,張若塵到底能夠支撐到什么樣的局面?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