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百四十四章 骨劍和斷劍

  雷景和陳郢退了下去,站到遠處,給張若塵和帝一留出決戰的空間。△↗,

  陳郢的目光炯炯,臉色頗為嚴肅,道:“以張若塵和紅欲星使剛才那一戰的戰績,就足以讓他名傳東域,成為年輕一代的翹楚。你不應該讓他去和帝一決戰,萬一出現閃失,學宮的那些半圣和圣者肯定會怪罪我們。”

  雷景的拳頭放在衣袖之中,傲然而立,道:“張若塵現在還很年輕,應該讓他受一些挫折,就算敗給帝一,對他來說也是一種磨礪。若是我現在阻止他與帝一交手,反而會影響他的武道之心。”

  張若塵擊敗紅欲星使,給天魔嶺的各大勢力,的確造成極大震撼。但是,他與帝一一戰,卻依舊沒有人看好他。

  要知道,帝一可是圣體,堪稱同輩武者中的無敵。

  更何況,帝一現在還和張若塵處于同境界,在同境界,圣體與非圣體交手,那是碾壓式的優勢。

  “張若塵,你真的不想知道張天圭去了什么地方?”帝一道。

  “這一戰勢在必行,你說任何話,也不會擾亂我的心,反而只會映襯出你心中的膽怯。”張若塵道。

  “我有必勝的心念,怎會膽怯?”

  帝一冷然一笑,道:“既然如此,那便戰。”

  帝一的手向著后頸探去,扣住后頸的一塊脊梁骨,手指扣進血肉,用力一扯,將一根脊梁骨從體內緩緩的拖了出來。

  每一塊骨頭都如同白色的美玉,綻放出璀璨的圣光。

  帝一將脊梁骨完全從體內抽出,捏在手中,長達五尺,一共十九節,形狀像是一柄白色的骨劍,散發出來的氣息相當強大。

  似乎有一位披頭散發的圣者的虛影,浮現在白色骨劍上面,將白色骨劍包裹。

  遠遠望去,可以看見,白色骨劍上面有一道道銘紋在沉浮,散發出冰寒之氣。

  帝一還沒有將真氣注入白色骨劍,白色骨劍散發出來的寒氣,就已經讓虛空中的水粒凝結成冰雪,從天飄落下來。

  帝一的手指,輕輕摸著白色骨劍,道:“這柄劍,名叫雪河。乃是一位煅器大師,剝離了雪河半圣的脊梁骨,使用地心炎火煉制而成。只是一柄劍,卻攜帶有雪河半圣的圣力,可謂是一柄人劍。”

  使用強大的武者和蠻獸的身體來煉器,并不是一件奇怪的事。

  有人可以用武者的經脈,煉制成鞭子;有人可以用半圣的腿骨,煉制出圣棍;還有人用圣者的頭顱,煉制成邪罐。

  越是強大的武者和蠻獸,用來煉器的價值,也就越高,

  帝一手中的那一柄骨劍,蘊含有一位半圣的力量,威力強大,已經達到十階真武寶器的巔峰,甚至可以抗衡十一階真武寶器。

  一般來說,真武寶器的品階,只分為九階。

  九階以上,就已經超越真武寶器的范疇,被稱為“圣器”。

  但是,總有一些煉器大師,煉制出一些高品階的戰兵,既比九階真武寶器要強大得多,又遠不如圣器。

  于是,煉器師又在九階真武寶器的上面,加了三個品階:十階真武寶器、十一階真武寶器,十二階真武寶器。

  帝一的那一雙拳套“黑龍鬼爪”,只能算是十階真武寶器中的下品。

  這一柄白色骨劍“雪河”,卻可以稱為十階真武寶器中的極品,威力要強大得多,特別是在攻擊力上面,可以算得上是所向披靡。

  帝一道:“三個月前,我便是使用雪河骨劍,只用三招,便擊敗《地榜》帝一步千凡。你就打算使用一柄斷劍,與我交手?”

  張若塵向沉淵古劍看了一眼,道:“一柄斷劍足以!”

  “張若塵,我有一柄十階真武寶器的戰劍,我可以借你。”陳郢道。

  “多謝宮主,我手中的斷劍,雖然只是一柄九階真武寶器,卻是我最熟悉的一柄劍,只有它才最與我契合。”

  沉淵古劍似乎感受到張若塵的意志,猛烈顫動起來,發出一道刺目的光芒,似乎是在告訴世人,它并不是一柄廢劍。

  劍,也有靈性。

  劍,也有尊嚴。

  “冥王劍身。”

  帝一的手臂一揮,剎那之間,冰寒的劍氣沖上天穹,化為一片黑色的劍氣云彩。

  云彩之中,一道道劍氣,像是匯聚成一尊冥王的虛影,發出“嗚嗚”的厲聲,瞪著一雙巨大的鬼目,向下方的張若塵攻了下去。

  這是一種鬼級下品的劍法,冥王劍法。

  鬼級劍法比靈級劍法不知高明多少倍,特別是達到大成的鬼級劍法,更是驚天地、泣鬼神,爆發出來的威力,已經超越一般劍法的范疇。

  看到帝一施展出鬼級劍法,站在遠處的眾人皆是臉色巨變。

  “難怪帝一能夠三劍擊敗步千凡,以雪河骨劍的威力,再加上冥王劍法,年輕一代,又幾人可擋?”

  “這才是帝一的真正實力,我若與他交手,他只需一劍,我就要神形俱滅。”司行空道。

  “也不知張若塵擋得住帝一幾劍?”秦雅屏住呼吸,遠遠的觀望,美眸中露出期待的神情。

  不需太多,只要張若塵能夠擋住帝一三劍,必定名聲大震。

  “想要擋住第一劍,恐怕都很難。”魔教長老華神衣臉色凝重的道。

  站在百丈之外的武者都能夠感受到一股讓人窒息的壓力,站在劍云下方的張若塵承受的壓力自然就更大。

  張若塵的眉心浮現出一粒星辰一樣的光點,劍意之心,在氣海之中,快速轉動。

  “破!”

  張若塵的指尖一點,沉淵古劍飛了出去,化為一道光柱,沖天而起,擊向上空的那一尊劍氣匯聚而成的冥王。

  冥王劍法雖然高深強大,卻也有弱點。

  弱點,就在眉心。

  張若塵的這一劍,就是擊向冥王的眉心。

  “嘭!”

  沉淵古劍打入冥王的眉心,勢如破竹一般,瞬間就將劍云撕裂開,化為一道道散亂的劍氣,向四面八方飛去,在空氣中,發出“唰唰”的聲音。

  與此同時,張若塵以手指捏成劍訣,隔著數十丈的距離,控制沉淵古劍,快速向帝一斬了過去。

  “什么?張若塵在御劍嗎?難道我看花眼了!”

  “沒錯,就是御劍。”

  “御劍,豈不就代表達到劍心通明之境?傳說之中,不是只有半圣才能達到那個境界?”

  “那也未必,只要武者的悟性足夠強大,足夠努力,未成半圣,也有機會達到劍心通明,只不過那種武者太少,而且,大多都是魚龍境的武者才能做到。天極境就達到劍心通明……并不是沒有,只不過這種人皆是傳說,在歷史上,也是威名赫赫的偉大圣者。”

  “先前張若塵和紅欲星使對決的時候,我就猜測他達到劍心通明的境界,只是一直不敢肯定。”

  “難怪張若塵不是圣體,也有和圣體抗衡的實力,原來是因為悟性強大,劍道造詣高深。”

  “劍心通明”是一個讓人仰望的境界,即便是修為強大如雷景和陳郢,也沒有達到那個境界。

  張若塵施展出御劍術,造成的影響,可想而知是多么震撼。

  “冥王亂世。”

  帝一釋放出先天魔氣,再次一劍擊出,將斬來的沉淵古劍崩飛出去。

  “嘩!”

  帝一快步沖了出去,身體爆射而起,雙手握住白色骨劍的劍柄,向張若塵頭頂斬去:“已經三劍,該結束了!冥王滅城。”

  帝一只用三劍擊敗步千凡,也打算只用三劍擊敗張若塵。

  失去沉淵古劍,張若塵還如何擋得住他?

  “轟!”

  一股強大的劍意力量,從張若塵的體內爆發出來,席卷方圓千丈的水域。

  千丈之內,所有武者手中的劍,全部都不受自己控制,不停顫動,向著張若塵飛了過去。

  “怎么回事?我的劍……”

  “我的劍飛走了!”

  四面八方,接近百柄戰劍,全部飛向張若塵,就像是萬劍朝宗一般在張若塵的頭頂上方飛行。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