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百三十八章 天魔眼

  紫陰陽的頭顱裂開,那一張英俊傲氣的臉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撕碎,變得血肉模糊,最后,變成了血粉。

  看到這一幕,紫茜的氣海猛烈震蕩了一下,全身真氣逆流,兩眼一黑,差點暈厥過去。

  “哥!

  大喊了一聲,紫茜的心中無比悲戚,淚如泉涌,立即向帝一的方向沖了過去。

  陳曦兒剛才也有些詫異,畢竟紫陰陽在天魔嶺的年輕一代很有名氣,算得上天資超凡,卻沒想到帝一居然會突然下手殺死紫陰陽。

  正是她略微失神,所以才被紫茜掙脫了出去。

  張若塵的眉頭一皺,立即出手,抓住紫茜的肩膀,將她按住,以免她一時沖動枉送了性命。

  “張若塵,你放開我,我要為我哥報仇。”

  紫茜的雙眸通紅,布滿血絲,腦海中,不斷回憶起小時候哥哥對自己的寵愛。

  雖然后來因為他們兄妹被訓練成了殺手,哥哥不再像以前你那么的溫情,可是她依舊能夠感受到哥哥對他的關愛。

  此刻,哥哥因為她而死,她的情緒幾乎崩潰,哪還會懼怕帝一和黑市武者的強大,只想沖上去與帝一拼個你死我活。

  “你體內的真氣正在逆行,立即運功控制,要不然的話,你還沒有碰到帝一,就已經變成了一個死人。”

  張若塵將一股真氣打進她的背心經脈,幫助她控制體內的真氣。

  漸漸的,紫茜體內的真氣被控制了下來,一雙冷眸之中露出寒光,道:“張若塵,你放開我,我要殺了帝一,為我哥報仇。”

  “你不是帝一的對手,不要沖動。”

  張若塵搖了搖頭,道:“交給我,我可以幫你。”

  聽到這話,紫茜略微怔了一下,抬起頭,深深的盯了張若塵一眼。只見張若塵一臉平靜,就像是在說一件十分尋常的事一般。

  唯有站在不遠處的黃煙塵一臉的怨惱,氣鼓鼓的盯著張若塵,很討厭張若塵那一副任何女人的事都想插一腳的樣子。

  山丘下方,帝一收回手掌,冷冰冰的盯了紫陰陽的尸首一眼,道:“區區一個殺手,也敢違逆本少主的意志,真以為自己是一號人物?”

  看到這一幕,周圍的那些黑市武者全部都噤若寒蟬,心中一片冰寒,對帝一更加敬畏。

  他們情不自禁的低下頭,不敢直視帝一,生怕一不小心觸怒了帝一,就死于非命。

  就連地府門門主的兒子,天魔嶺的頂尖天才紫陰陽,也被帝一一巴掌拍死,他們在帝一的眼中就更加不值一提。

  隨后,帝一的目光向那些黑市的武者望過去,眼神中帶著一抹冷峭的笑意:“看到沒有,這就是不聽話的下場。你們可千萬不要犯相同的錯誤!”

  燕死命也是被嚇了一大跳,居然毫不征兆就將紫陰陽給殺死。這位少主,還真不好侍候。

  可是他很聰明,立即單膝跪地,對著帝一恭恭敬敬的一拜,道:“紫陰陽以下犯上,死有余辜。少主英明。”

  別的那些黑市武者,也都全部跪在地上,就像是跪拜神靈一般,心中不敢生出一絲違逆帝一的心思。

  帝一滿意的點了點頭,虛手一抬,道:“都起來吧!只要你們忠心于黑市,忠心于本少主,今后,自然少不了你們的好處。”

  別的那些黑市武者頓時松了一口氣,暗自點了點頭,這一次進入龍宮,他們的確得到了很多好處。其中一些人在龍宮中找到了靈藥,一舉沖擊到了天極境,從此成為武道中的大人物。

  想到這些,他們就對帝一感激涕零。

  不得不說,帝一的確具有成為上位者的潛質,既有狠辣的手腕,也有籠絡人心的手段,讓下面的那些人對他又是敬重,又是畏懼。

  燕死命向山丘上的方向看了一眼,冷笑了一聲,道:“張若塵和地府門的那一個女殺手居然還有那么親密的關系,看來地府門并不是完全效忠于黑市。紫陰陽果然該死,少主殺得好。”

  燕死命是一個聰明人,懂得看形勢,很顯然,向帝一表忠心的最好方式就是踩壓地府門,讓別的黑市武者都覺得紫陰陽該死,覺得地府門應該被制裁。

  “燕死命,你休要血口噴人,我們地府門對黑市絕無二心。”紫茜冷聲道。

  燕死命冷笑一聲,道:“你和張若塵親親我我,還敢說效忠少主,效忠黑市?你若是真的對黑市沒有二心,那就立即殺死張若塵,讓少主親眼看一看你的忠心在哪里?”

  紫茜的銀牙緊咬,憤然道:“我們效忠的是黑市,而不是帝一。我和帝一是仇人,殺兄之仇不共戴天。”

  聽到這話,帝一的瞳孔一縮,譏誚的一笑:“說得好,地府門主倒是生了一個好女兒。只可惜,在天魔嶺,黑市的各大勢力還真是我說了算,各大勢力的武者的性命也全部都掌握在我的手中。誰敢不聽從我的命令,那就是與黑市作對,就該……死。”

  張若塵道:“帝一,你太將自己當一回事了,若不收斂你的脾氣,恐怕還沒有成長起來,就會死于非命,徒讓別人取代你黑市一品堂少主的位置。”

  “哦!是嗎?”

  帝一帶著金屬面具,面具的圖紋顯得十分猙獰,笑道:“我能活多久,的確是一個未知數。可是我卻知道,你一定活不過今天。”

  “真的嗎?”張若塵道。

  帝一的話鋒一轉,道:“當然,你若是交出龍舍利,效忠于我,做我的影子,我還是可以考慮放你一條生路。”

  天生圣體,少年得志,同代無敵,帝一自然十分強勢,誰敢與他為敵,就只有死路一條。

  常戚戚道:“我們根本沒有找到龍舍利,帝一,你死了那一條心吧!”

  “沒有找到,可不是你說了就算。”

  帝一冷冷的瞪了常戚戚一眼,眼睛之中,爆射出兩道銳利的眼神,就像是兩根鋒銳的針刺進常戚戚的雙瞳。

  常戚戚只感覺雙眼一黑,大腦刺痛,整個腦袋像是要炸開一般,立即閉上眼睛,向后退了兩步。

  幸好他的體內擁有龍血,要不然,帝一剛才的那一道眼睛,就能讓常戚戚變得一個瞎子,甚至傻子。

  “好可怕的眼神,我的眼睛好痛。”

  常戚戚立即調動體內的龍血之氣,運至雙眼,使用龍力去化解帝一的那一個眼神的力量。

  張若塵提醒道:“帝一修煉的應該是天下六大奇書之一的《天魔石刻》,據說《天魔石刻》一共有三十六幅刻圖,乃是上古一位大神所留。每一幅刻圖都能修成一種蓋世奇功,黑市就得到了其中九幅刻圖。將任何一幅刻圖修煉到一定境界,都能修煉出‘天魔眼’。所以說,你們盡量不要看帝一的眼睛,要不然,很容易遭到‘天魔眼’的攻擊。”

  張若塵與帝一交過手,大致看出了一些端倪,帝一的武學路數,的確與《天魔石刻》的武學有些相似。

  當年,明帝宮也有兩幅石刻,張若塵曾經也觀摩過一段時間,只不過當時覺得石刻上的武學都太邪性,所以就沒有去修煉。

  帝一笑了笑,道:“你還是有些眼力,沒錯,我修煉的的確是《天魔石刻》中的其中一幅,‘魔極先天圖’。”

  突然,帝一的嘴里發出一聲輕咦,盯向正在化解天魔眼的力量的常戚戚,只見常戚戚的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金色龍力散發出來,正將一縷縷黑色的天魔之力逼出體內。

  “金龍的氣息!”

  帝一的心中大喜。

  那一座山丘,果然是一座龍墳,埋葬了八百年前的那一條金龍。

  既然,金龍之力出現在常戚戚的身上,龍舍利就一定被他們其中一人得到。

  “唰!”

  帝一施展出一種靈級上品的身法武技“流光飛云”,腳步一動,猶如一道黑色的光箭飛出去,在距離常戚戚還有數十丈遠的位置,他就伸出一只手臂,凝聚出一只真氣大手,向常戚戚抓了過去。

  那一只真氣大手,長達數十丈,每一根手指都像是一根柱子,帶著一股強大的天魔之力,像是能夠一把抓碎山岳。

  突破到天極境,帝一的修為,已經到達一個相當恐怖的層次。

  就在這時,張若塵的手指一捏,伸出小指,打出一道劍波。

  “少凝脈劍波。”

  張若塵的動作行云流水,一氣呵成,指尖光芒乍現,方圓百丈的天地靈氣似乎凝聚于一點。

  霎時間,一股冰寒之氣,籠罩在龍墳上空。

  “嘩!”

  劍波沖過的地方,周圍的河水完全凍結成寒冰,形成一根直徑五米粗的冰龍。

  真氣大手與劍波碰撞在一起,發出“啪”的一聲,就像陶瓷一般的破碎。

  劍波的力量,所向無敵,穿過真氣大手,直向帝一飛去。

  從地面望去,就像是一道流星劃破長空,帶著一股冰寒的恐怖力量,擊向帝一。

  “給我破!”

  帝一將源源不斷的真氣注入戴在雙手的黑龍鬼爪,那一雙十階真武寶器級別的拳套中的銘紋幾乎完全被激活。

  一塊塊細小的鱗片,冒出黑色的光華,徹底爆發出十階真武寶器的威能。(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