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百三十七章 再次對決

  “哇!”

  常戚戚一口鮮血吐出,像是被鍋鍋一爪打成內傷,臉色十分蒼白,手掌緊捂著胸口,艱難的爬了起來,指著遠處的那一只金色的兔子,道:“鍋鍋,你……你……”

  常戚戚其實并沒有傷多重,畢竟他現在是天極境中期的高手,在普通武者眼中已經是武道神話,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受傷?

  關鍵是氣,氣得吐血。

  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居然被自己賣來的一只寵物打飛,還有比這更郁悶的事?還有比這更丟臉的事?

  “看什么看,龍血既然已經融入我的血液,那就算是歸我所有。再看,我挖了你的眼睛。”

  鍋鍋伸出一只鋒利的爪子,指著常戚戚,露出兩顆大大的兔牙,帶著威脅的語氣說道。

  融入龍血之后,鍋鍋徹底開竅,已經可以口吐人言。

  不僅如此,鍋鍋的修為也是大增,雖然還沒有成年,實力卻已經相當厲害。

  看到這一幕,眾人皆是放聲大笑,感覺相當滑稽。

  明明常戚戚才是主人,但是,現在看去,常戚戚更像是鍋鍋的隨從。惹怒了鍋鍋,就要挨打。

  還有比這更加悲催的主人?

  笑過之后,陳曦兒冷靜下來,道:“既然我們能夠得到龍血,就說明金龍的確是被葬在這里。既然是金龍之墓,我們找一找,說不定能夠找到傳說中的至寶,龍舍利。”

  龍舍利,代表著佛帝和金龍的傳承,別說是他們,就算是圣者都會生出貪婪之心。

  其余人也都點了點頭,開始尋找起來。

  結果很明顯,經過眾人一翻尋找,一無所獲。

  司行空并沒有感覺到氣餒,反而十分灑脫,笑道:“龍舍利本來就是一個傳說,就連帝一也不確定它是不是真的存在,我們能夠在龍宮得到一滴龍血,就已經是巨大的收獲,沒必要去奢求更多。”

  “八百年都過去,就算真的有龍舍利,估計也被前人給取走,怎么會等到我們?”端木星靈也輕輕的搖了搖頭。

  黃煙塵的手指摸了摸尖翹的下巴,道:“那就算了吧!我也覺得,我們是時候離開這里。我還準備,盡早返回武市學宮,閉關煉化龍血。”

  張若塵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并沒有發言,他相信,這些人之中,肯定有人已經猜到龍舍利很可能被他取走,只是故意沒有說破。

  在一種微妙的氣氛之下,一行人穿過通道,逐漸走出龍墳。

  張若塵使用龍角,將石門打開,眾人魚貫而出,再次來到那一座水底山丘。

  山丘上的那些靈藥,早就已經完全被采走,只剩光禿禿的石頭和泥土。

  “少主,他們出來了!“

  “果然是張若塵。”

  山丘下方,聚集了大量黑市武者,一看望過去,大概足有兩百多人。

  他們按照某種奇異的方位,站得整整齊齊,每一個人的身上都充滿鋒冷的殺氣,手中捏著一塊玉石,隨著玉石綻放出光芒,結成一座巨大的陣法。

  兩百多根光柱沖天而起,相互交匯,形成一顆顆明亮的光點,就像是漫天星羅懸浮在水中,將周圍的空間完全封鎖。

  “終于還是出來了!”

  盤坐在水中修煉的帝一,豁然睜開雙目,眼中露出一道冰眼的邪光。

  帝一緩緩站起身,動作渾然天成。受到他的氣息的影響,在他的背后,呈現出一道巨大的圣影,散發出千丈光華,將不遠處的那一座千刀星羅大陣的光芒都給壓了下去。

  他就像是一位掌控世間一切的圣人,筆直的站在那里,肉身與圣影相重疊。

  “唰!”

  紫陰陽一個閃身,從帝一的身后沖出,冷聲的道:“張若塵,放了我妹妹。”

  張若塵向紫茜看了一眼,隨后,目光又看向紫陰陽,道:“想要我放了紫茜,當然可以。但是,你也要答應我一個條件,你們必須先放了那些被你們抓住的武市學宮的學員。”

  張若塵在走出石門的時候,就將武魂釋放出來查探了一翻,發現有大批武市學宮的內宮學員被擒住,就被關押在不遠處的一座龍殿之中。

  帝一的嘴角一勾,盯著山丘之上的張若塵,露出邪異的笑容,道:“有點意思,看來你也突破天極境,并且凝聚出了武魂。燕死命,將那五十三個武市學宮的內宮學員押上來。我倒要看看,張若塵如何過今天這一關?”

  帝一很清楚,張若塵的實力,并不比他弱多少,真正戰起來,或許張若塵不是他的對手。

  可張若塵想要逃走,卻是易如反掌的事。

  所以,他先是讓黑市的武者布置千刀星羅大陣,斬斷張若塵的退路。同時,他又將大批武市學宮的內宮學員抓來,牽絆張若塵,使張若塵就算想逃也不能逃。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張若塵只能與他決戰。

  最終的結果毫無疑問,必定是他殺死張若塵,除掉這一個黑市的潛在大敵。

  燕死命是曾經的黑市七大年輕高手之一,現在已經突破到天極境,身高兩米七、八,長得虎背熊腰,身上穿著一套黑色的蛇紋古甲,一看就不是凡品。

  在他的帶領之下,黑市武者將五十三位武市學宮的學員押解了出來,來到水底山丘的下方。

  武市學宮的學員,全部都是后來進入龍宮,尋覓龍舍利。

  盡管他們已經相當小心謹慎,可是依舊有一批人被抓住,成為帝一的階下囚。

  “全部都給我跪下,跪成一排。”

  燕死命提著一柄五尺長的雪亮的九環戰刀,走在那些武市學宮的學員的身后,帶著冷笑,露出兩排白森森的牙齒。

  凡是有人敢不跪下,他就直接一刀割斷那一位學員的腳筋。

  其中,一位長相頗為靚麗的女學員的手腕和雙腳都戴著金色的銘紋鎖鏈,因為不肯下跪,燕死命直接一刀斬過去,從膝蓋的位置劈過,將她的雙腿斬斷。

  “啊……”

  那一位女學員發出一聲慘叫,鮮血從雙腿狂涌而出,倒在了地上。

  她的目光,盯著山丘上方的司行空,哀求的道:“大師兄,救我……”

  司行空以前一直都是天魔嶺年輕一代的第一高手,在學員之中很有威信,所以,遇到危難,那些學員大多都以司行空馬首是瞻,希望司行空能夠橫掃黑市的邪道武者,將他們救下。

  司行空認識那一個女學員,名叫狄柔,在武市學宮,也算是關系不錯。

  看見狄柔被斬斷雙腿,司行空的眼神一沉,就要沖下山丘去救那些被抓住的學員。

  “大師兄,千萬不要沖動,對方布置有千刀星羅大陣。大陣一旦運轉起來,不是你一人之力可以抵擋。”陳曦兒說道。

  說完這話,陳曦兒的眼中露出一道皎潔的笑意,腳尖一點,出現在紫茜的身后,一只手掐住紫茜的喉嚨,另一只手扣住紫茜右手手腕的經脈。

  紫茜也沒有料到,陳曦兒居然會突然向她出手,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被陳曦兒給制住。

  紫茜能夠感受到頸部傳來的疼痛,陳曦兒的指甲刺入她的皮膚,鮮血順著手指溢出,融入水中,變成一縷縷血絲。

  紫茜和陳曦兒本來就有仇怨,她絲毫都不懷疑,若是她敢動一下,陳曦兒肯定會毫不猶豫的殺了她。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就算是張若塵也救不了她。

  陳曦兒笑道:“紫陰陽,想要你妹妹活命,最好立即放了那些武市學宮的學員。要不然,你就等著,給你妹妹收尸。”

  “陳曦兒,你的膽子太大了!若是你敢傷我妹妹,我紫陰陽立誓一定取你性命。”紫陰陽聲音無比冰冷。

  帝一道:“紫陰陽,成大事者,不拘小節,不要因為一個女人,而被對方威脅。就算你妹妹死在他們手中,我也會用別的東西,補償你們地府門。”

  紫陰陽的臉色微微一變,道:“可是少主……”

  帝一的眼神一冷,道:“你妹妹重要,還是龍舍利重要,你應該有分寸吧?”

  看到帝一的眼神,紫陰陽的心頭一顫,全身冰涼。

  帝一已經將話講得很明,為了龍舍利,別說是犧牲一個紫茜,就算犧牲整個地府門,也在所不惜。

  若是紫陰陽因為要救自己的妹妹,而被陳曦兒威脅,那么帝一也會毫不猶豫的殺了他。

  對于帝一來說,他紫陰陽就像一只螻蟻,只需要伸出一根手指,就能輕松將他按死。

  帝一揮了揮手,示意紫陰陽退下去。

  紫陰陽是一個外冷心熱的人,雖然明面上對紫茜一副冰冷的樣子,可是真正看到紫茜陷入絕境,卻根本做不到視若無睹。

  紫陰陽緊咬著牙齒,雙腿一曲,跪倒在帝一的面前,道:“少主,求你救救我的妹妹,只要少主能夠救她一命,今后我紫陰陽這條命就歸少主。就算少主要我現在就去死,我也絕不皺一下眉頭。”

  帝一是一個掌控欲極強的人,很討厭別人違逆他的意志。

  看到紫陰陽居然不聽他的安排,心中自然生出一股怒火,一字一句的冷聲說道:“你的命,本來就屬于我,從始至終都不屬于你自己。”

  紫陰陽知道帝一已經惱怒,可是他還是不得不繼續哀求,道:“少主,求你救救我妹妹,你讓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你算什么東西?”

  帝一更怒,冷笑一聲,直接一掌打了出去,擊在紫陰陽的頭頂。

  “嘭!”

  紫陰陽的頭顱四分五裂,炸裂而開,化為一團血霧。

  地上,只剩一具無頭尸,依舊還跪在那里。

  對于帝一來說,一個不聽話的屬下,根本就沒有繼續留他活命的意義。更何況,還只是一個小小的殺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