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百三十三章 金龍前輩

  石門之中,張若塵穩住身形,立即運轉功法,壓制住傷勢。

  真氣在體內循環流涌,形成一個大周天,開始療傷。

  半晌之后,張若塵長長的吐出一口白氣,睜開雙眼,道:“好厲害的帝一,難怪能夠三劍擊敗《地榜》第一,步千凡。”

  “嘩嘩!”

  原本包裹張若塵右臂的鎧甲,逐漸褪去,露出一條血淋淋的臂膀。

  剛才,在張若塵的真氣療養之下,手臂上裂開的皮膚已經結上一層血痂,形成一道道猙獰的疤痕紋路。

  進入石門,通道之中沒有水,顯得頗為干燥。

  龍宮中的河水,似乎被一股奇異的力量,阻隔在石門之外。

  常戚戚連忙走了過去,道:“張師弟,你已經很厲害了!你剛才和帝一交手不止三招,如此說來,你比《地榜》第一步千凡還要厲害。”

  聽到常戚戚這么一說,眾人才反應過去,心中不禁一驚。

  張若塵和帝一的戰斗的確有些驚駭世俗,兩人一共交手了十多招,雖然張若塵一直處于下風,可是卻實實在在的將帝一給擋住。

  這一份戰績,若是傳出去,必定能夠讓張若塵名動東域,再次登上《東域風云報》。

  在張若塵進入《地榜》前一百位的時候,陳曦兒就覺得自己以前低估了張若塵的天賦,所以后來她對張若塵相當重視,甚至想要從黃煙塵的手中將張若塵搶走。

  《地榜》前一百位的天驕,即便是在陳曦兒所在的家族,也算是一流的天驕。

  可是現在,她才發現自己以前錯得有多么離譜,以張若塵的實力,又豈是《地榜》前一百那么簡單。

  她的心中,更加嫉妒黃煙塵。

  張若塵向常戚戚看了一眼,輕輕的搖了搖頭,笑道:“你們太小看帝一,最開始的戰斗,帝一根本沒有用出全力。直到最后那一擊,帝一才將隱藏的力量,完全施展出來。你們也看見了,僅僅只是一招,我就受了重傷。步千凡能夠擋住帝一兩招,在第三招落敗,已經是相當了不起。若是真的交手,以我現在的實力,未必是步千凡的對手。”

  張若塵的身體底子太差,修煉武道的時間太短,幸好在黃極境和玄極境都達到無上極境,現在才能與頂級天才一較高下。

  他與帝一那種天生圣體比起來,還是有一些差距。只有使用空間之力和武魂之力,才有可能彌補。

  當然,在黃極境和玄極境,他都達到無上極境,也就是說,他的武道基礎已經打得相當牢固,隨著修為加深,他的優勢將會逐漸展現出來。

  就像是修建一座塔,只有地基搭建得越是堅實,越是寬厚,今后,才能將塔子修建得更高。

帝一的基礎是他的天生圣體,就像是修建高塔的“塔心柱”,只要“塔心柱”不倒,高塔就不會倒,能夠一直向上修建  張若塵的基礎是每一個境界都走得很穩,達到每一個境界的極致,在修建第一層塔的時候,就已經將塔基修建得最寬、最廣,達到了極致。

  司行空道:“帝一最后的那一招,爆發出了圣體之力,打出的武技,更是鬼級下品的‘人王拳’,那種級別的力量,想想都覺得恐怖。”

  “幸好他沒有將‘人王拳’修煉到大成,要不然,我未必擋得住那一拳的力量。”

  張若塵笑了笑,又道:“當然,我若是將龍象般若掌的第六掌‘神龍之劫’修煉成功,剛才那一招的對決,我也不會受傷。”

  修煉武技,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張若塵十六歲才開始修煉,比帝一晚了十六年,能夠有現在的成就,已經是相當不錯。

  “表姐夫,你的傷勢還沒痊愈吧!這是我剛才找到的一株療傷靈藥,蟲芯花,應該可以幫助你快速恢復傷勢。”

  陳曦兒將一只白色的靈花取出來,遞到張若塵的面前,含情脈脈的盯著張若塵,就像是在故意討好張若塵一般。

  張若塵并不客氣,接過那一株蟲芯花,輕輕一嗅,就聞到花中傳來的藥香。

  這一株蟲芯花,大概生長了八、九百年前,葉片、花瓣、根莖都雪白晶瑩,像是有靈液在里面流動。

  “的確是一株療傷寶藥。”張若塵向陳曦兒看了一眼,道:“謝謝。”

  陳曦兒淺淺一笑,道:“表姐夫,咋們可是一家人,為何還要說謝?再說,若不是你帶我來到這里,我也采摘不到蟲芯草。”

  張若塵將靈火真氣釋放出來,在掌心煉化蟲芯草。

  蟲芯草漸漸融化,變成一團乳白色的液體,懸浮在張若塵的手掌心。

  張若塵將那一團液體,分成三份,分別給紫茜和黃煙塵服下,最后一份,他才自己服下。

  蟲芯草的確是療傷的寶藥,經過半個時辰吸收,張若塵、紫茜、黃煙塵的傷勢痊愈。

  張若塵手臂上的血痂脫落,露出一層完好無損的皮膚,就連疤痕也沒有。

  而且,張若塵感覺自己的武魂似乎都恢復了一些,大腦不再像以前那樣隱隱作痛。

  一行人繼續前行,穿過長長的通道,進入山丘的腹地。

  通道變得越來越廣闊,前方出現金色的光亮,眾人來到一座地下的原形廣場。

  廣場,足有兩個足球場那么大,四周是刻著金色紋線的石壁。

  在上方,懸浮著一團金色的火球,似乎有一條金色的小龍,在火球中飛行。

  “我以為還會遇到很多陣法和危險,竟然這么容易就來到山丘腹地?也不知道金龍被葬在什么地方?”

  常戚戚搓了搓手,眼睛在四處尋覓。

  張若塵也覺得頗為奇怪,做為金龍的墳墓,怎么會這么輕松就被他們闖入?

  就在這時,張若塵突然發現一絲不對勁,向剛才還在說話的常戚戚看去,發現常戚戚竟然變得一動不動,身體表面浮現出一層金光,就像是變成一座黃金雕像。

不僅僅只是常戚戚,還有司行空、陳曦兒、黃煙塵、端木星靈、紫茜,甚至就連那一只兔子鍋鍋也都靜止不動  他們的身上,一絲生命氣息都沒有。

  “怎么會這樣?黃師姐。”

  張若塵的臉色一變,走向黃煙塵,向黃煙塵的手探了過去。

  可是,才剛剛觸碰到黃煙塵的手,一股觸電的感覺就從黃煙塵的手上傳來,將張若塵給彈開。

  “年輕人,你不要驚慌,他們只是暫時被我的金剛佛法定住,還死不了!”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

  那一個聲音十分沙啞,卻給人一種神圣的感覺,像是從九天之上傳來的圣音。

  “嘩!”

  一條金色的小龍,從火球之中飛了下來,化為一個全身散發出金光的老者,站在了張若塵的身前。

  那一個老者,十分和藹,滿臉皺紋,長發垂地,手中捏著一根佛杖,腦后懸著一圈圓形的佛光。

  見到這個老者,張若塵的情緒無比激動,眼睛中流露出一滴眼淚,立即躬身一拜,聲音有些嗚咽,道:“拜見金龍前輩。”

  那一個老者的眼中露出一絲疑惑,道:“年輕人,你認識老龍?”

  “八百年前,晚輩在明帝宮,曾見過前輩一面。當時,前輩還指點過晚輩練劍,前輩當時說的話,晚輩至今都還記得。”張若塵的眼睛有些迷離,露出笑意。

  八百年了,滄海桑田,物是人非,曾經的朋友和親人幾乎全部死盡。

  還能見到曾經的長輩,張若塵心情說不出的激動和悲戚。

  對于金龍來說,當年的事,已經過去八百多年。

  但是,對于張若塵來說,才過去兩三年而已。

  就像是一場夢醒,整個世界都變得不一樣,讓人難以接受。

  金龍化為人形的模樣,與當年一模一樣,所以,張若塵在見到他的時候,才瞬間將他認出。這兩年,張若塵一直在壓制心中的情緒,直到這時,終于一股腦的宣泄了出來。

  金龍有些驚異,道:“年輕人,若是老龍沒有看錯,你的年紀還不到二十歲吧?”

  張若塵只是說道:“八百年前,佛帝與明帝論武,金龍前輩隨佛帝一起造訪明帝宮。那一年,我才九歲。其中一日,我和池瑤公主在園中修煉陰陽兩儀劍陣,金龍前輩從旁邊經過,看了半晌,便走了過來,說道,兩個小輩,你們在劍道上的天賦都很不錯,只可惜,陰陽兩儀劍陣卻不適合你們現在修煉。”

  “就在這時,池瑤公主揮劍向你刺去,嬌喝一聲,金胡子老頭,有本事你再說一遍?”

  “金龍前輩微微一笑,道,所謂陰陽兩儀,必須是知情知愛的兩位戀人,才能將劍陣的威力完全施展出來。你們兩個小鬼,懂什么叫情?懂什么叫陰陽互補?水乳交融?所以說,你們現在修煉這一座劍陣,只是浪費時間,最多只能演練招式,根本達不到神髓之境。十年之后,再練吧!”

  聽到張若塵一字不漏的重復當年的話,金龍的臉上露出震驚之色,“你……你是……明帝之子……”

  精神力達到二十階,就能做到過目不忘。

  所以,就算八百年過去,金龍依舊能夠回憶起當天發生的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