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百三十二章 龍象般若,地獄鬼王

  cpa300_4();即便是《地榜》第一,步千凡,也只是和他交手了三招就落敗。☆→頂☆→點☆→小☆→說,

  帝一很想知道,張若塵能夠擋得住他幾招?

  帝一穩住腳步之后,立即抬起雙臂,雙手展開,掌心向下,十指張開彎曲,捏成爪形。

  “咔咔!”

  黑龍鬼爪手套的指尖十分鋒利,鑲嵌著十根利刃,如同龍的爪子。

  他不再與張若塵拼掌,而是改用爪法。

  “地獄鬼王爪。”

  帝一猛沖出去,速度較之剛才竟然又增加了一分,無限接近于音速。

  地獄鬼王爪,是一種高深莫測的武技,起源與萬佛道的“乾坤龍爪手”,后來經過黑市圣者的修改,再加上數萬年的時間的演變,變成了黑市的武技。

  “龍象般若掌”是萬佛道最強大的掌法武技,“乾坤龍爪手”則是萬佛道最厲害的爪法武技。

  “乾坤龍爪手”一共有九招,經它演變而來的“地獄鬼王爪”一共足有三十六招。

  相比之下,后者比前者少來了幾分陽剛霸氣,威勢略減。

  可是后者卻比前者,更多了幾分陰詭和毒辣,變數更多,招式更加陰森。

  帝一打出爪法,頓時陰風陣陣,寒氣直降。

  周圍的水域,在那一股寒氣之下,發出“哧哧”的聲音,最后,凍結成寒冰。

  “唰唰!”

  無數爪印在寒冰之中飛來飛去,似人手,又似龍爪,發出“嗚嗚”的鬼嘯聲。

  張若塵一只手抱著暈厥過去的黃煙塵,速度變得略微遲緩。

  “嘭”一聲。

  猝不及防之下,張若塵的胸口被帝一的一道爪印擊中,就算穿著飛魚甲,張若塵依舊感覺胸口劇烈疼痛,就像是臟腑被隔空抓了一下。

  山丘下方,又傳來一聲震耳的長嘯。

  張天圭駕著一輛戰車飛轅,離地三尺飛行,劃破水浪,沖上山丘。

  飛轅戰車的威勢驚人,所過之處,瞬間就將礁石碾壓成齏粉。

  在那一輛飛轅戰車的后面,還跟著數十位黑市的武者,他們手持戰兵,排列成陣法,如同黑色潮水一般向石門的方向涌去。

  “張若塵,你的死期到了!”

  張天圭傲然的站在飛轅的頂部,雙手一合,將體內的真氣釋放出來,化為一根光柱從頭頂沖起,頓時引來天地異象。

  千丈電海。

  “噼啪!”

  以張天圭的身體為中心,方圓千丈,所有靈氣全部匯聚過去,凝聚出一根根紫色的閃電。閃電不斷穿梭、交織,凝聚成一座水底的電海。

  看到沖擊過來的電光,張若塵的心猛的一沉,知道張天圭已經突破到天極境。

  只有突破天極境,才有可能引來如此強大的天地異象。

  要知道,張天圭在沒有突破天極境的時候,就是四絕半的天才,如今他的實力猛漲,司行空、陳曦兒等人,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但是,張若塵更加擔心的是山丘內部的那一道龍魂,一旦將龍魂驚擾,后果不堪設想,所有人恐怕都要死在這里。

  就在司行空釋放出“千丈雷海”的天地異象的時候,修為最弱的紫茜,就被一道電光擊中,“哇”的一聲,身體倒飛了出去。

  紫茜的大半個身體變得焦黑,無數細小的電紋,在她身上流動,受了極重的創傷。

  張天圭只看見紫茜穿著地府門殺手的衣服,以為她是黑市的武者,剛才那一道電光并不是故意攻向她。

  若是張天圭有意要殺紫茜,剛才那一擊,就能讓紫茜灰飛煙滅。

  常戚戚和司行空從兩個方向同時沖出去,趕去攔截張天圭。

  “給我滾開。”

  張天圭的手臂一揮,引動真氣,霎時間,兩道碗口粗的紫色的電芒,劈向常戚戚和司行空,將兩人擊飛了出去。

  張天圭的敵人只有一個,那就是張若塵。

  他知道,現在是他殺死張若塵的唯一機會,一旦張若塵突破到天極境,他就再也沒有機會。

  常戚戚和司行空都激活了空間戒指的防御銘紋,雖然被擊飛,可是并沒有受傷。

  從地上爬起之后,他們兩人就再次向張天圭追上去。

  “絕不能讓張天圭與帝一會合,要不然的話,合他們兩人之力,張若塵恐怕是兇多吉少。”

  “布陣!”

  司行空的雙腿一蹬,彈射而起,落到山丘的一座制高點,取出一枚玉石,注入真氣,立即激活了玉石中的銘紋。

  陳曦兒、端木星靈、常戚戚,也都取出一塊玉石,將陣法銘紋激活,形成一座合擊陣法。

  四人聯手布下合擊陣法,聯出一擊。

  “嘩!”

  一道直徑足有半米粗的光柱,從合擊陣法中飛出,擊向張天圭的那一輛飛轅戰車。

  那一輛飛轅是一件八階真武寶器,可是承受他們四人的聯手一擊,卻立即側翻,滾下了山丘。

  張天圭顯得頗為狼狽,跟著飛轅,墜下山丘。

  隨后,四人布置的合擊陣法又和三十六位黑市武者布置的陣法對碰了起來,瞬間就將對方的陣法撕裂。

  三十六位黑市武者,死傷大半,紛紛逃下山丘。

  一個方向,張若塵和帝一也是戰得天翻地覆。

  “鬼王之怒!”

  帝一施展出修羅鬼王爪的第七招,隨著武技施展出來,他的肉身憑空拔高了半米,肌肉鼓脹,骨骼拉伸,十指增長了一倍的長度。

  帝一化為一道鬼影,一爪擊向張若塵的頸部。

  他想憑借這一擊,擊穿張若塵的飛魚甲,從而徹底將張若塵拿下。

  “血凝九劍。”

  張若塵的雙手展開,體內的血氣彌漫而出,化為一片血霧,在腳下形成一座血陣。

  九柄戰劍的虛影,圍繞他的身體飛行,發出“唰唰”的聲音。隨后,九劍合一,飛了出去。

  張若塵雙手一推,劍氣飛出去。

  “轟!”

  劍氣噴薄,無數道劍氣之光,沖向帝一,將帝一逼退了出去。

  與此同時,司行空、陳曦兒、端木星靈、常戚戚四人也沖上山丘,來到石門旁邊,與張若塵會合在一起。

  其中,端木星靈的手中,還抱著受了重傷的紫茜。

  張若塵立即轉身,將龍角插入石門上的那一個石孔,將石門打開。

  石門打開,洞穴之中,頓時射出沖天的金芒。

  “嘩!”

  別說是龍宮,就是整個死亡河段的萬里水域,也完全變成金色,響起一道道浩渺的佛音。

  “佛舍利,肯定就是山丘的腹地。”

  帝一的眼中露出熾熱的光芒,全身力量完全爆發出來,以他身體為中心,水浪向四面八方涌去,將那些黑市武者完全沖飛出去。

  帝一再次沖向石門。

  司行空、端木星靈等人已經進入石門,張若塵抽出龍角,石門,開始緩緩合并。

  張若塵站在石門中央,雙腿分開,虎腰下沉,站成一個馬步,體內的真氣急速運轉,向著右臂涌去,使右臂完全變成金色。

  “張若塵,先前我只是用了五成罷了,真以為我殺不了你?你想擋我奪取龍舍利,就是在找死。”

  帝一的背后,沖出一尊十丈高的人形圣影,身上綻放出五彩光芒,雙眼就像火球一般燃燒起來。

  此刻的他,就像圣者附體了一般,爆發出來的氣勢,的確比剛才強大得多。

  “象力九疊。”

  張若塵的右臂抬起,一連打出九道掌印,九掌合在一起,爆發出九倍的力量。

  “人王推山。”

  帝一全身的圣光,完全涌向拳頭,猶如一座山岳砸下去。

  “轟!”

  在那一股巨力之下,張若塵的身體一晃,向后倒飛了出去。

  落到十丈之外,重新落回地面,張若塵只感覺如同是被大山撞了一下,骨骼幾乎散架。他的右臂的皮膚,裂出一道道血色紋路,溢出一滴滴鮮血,露出鮮紅色血肉和血脈。

  當然,剛才那一擊,張若塵也將帝一擊退,使帝一沒能進入石門。

  當帝一打出第二擊的時候,石門已經關閉。

  “嘭!”

  帝一的拳頭擊在石門上面,而被一道道金色的紋路擋住,一股反震之力從石門傳來,將他再次震退。

  整個山丘都跟著微微搖晃了一下。

  “可惡。”

  帝一落到山丘下方,盯著那一扇石門,雙拳緊握,心情糟糕到了極點。

  張天圭立即迎上去,躬身一拜,道:“少主,現在怎么辦?”

  帝一的臉色陰沉,道:“就算張若塵能夠得到龍舍利,也一定會出來,到時候,再奪取龍舍利也不遲。”

  張天圭有些擔憂,道:“可是我擔心,張若塵一旦突破天極境,我們將很難再壓制他。”

  帝一的眼神冰冷,五指緊握,道:“就算他達到天極境又如何?只要我達到天極境,依舊能夠壓制他,只不過,如此一來,我就無法去沖擊地極境的無上極境,卻是一種遺憾。”

  自古以來,又有幾人能夠達到無上極境,就算得到佛舍利,也未必能夠成功。帝一的心中雖然有些遺憾,但是卻并沒有太過執著。

  而且,他相信,他達不到無上極境,張若塵就更加達不到無上極境。所以,就算張若塵突破到天極境,他依舊有信心擊敗張若塵。

  他帝一,生來不敗。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