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百三十一章 對戰帝一

  “龍的墳墓?”

  聽到張若塵的話,眾人的目光,再次望向那一座山丘,仔細觀察,果然是遠看越像一座巨墳。

  “既然是龍墳,說不定八百年前的那一頭金龍,就被葬在山丘下方。”端木星靈的眼眸一亮,睫毛一眨一眨,也不知她的心中在想著什么?

  黃煙塵道:“就算明知道龍舍利就在山丘下方,又有什么用?我們根本無法靠近山丘一步。”

  “那也未必。”

  張若塵看著手中的龍角,道:“那些人類和蠻獸之所以會死在山丘下方,那是因為,他們驚動了山丘之中的龍魂,被龍魂的氣息震碎了靈魂。”

  金龍雖死,龍魂卻還沒有消散。

  剛才,張若塵就差點被那一道龍魂的巨吼聲震碎武魂。

  司行空問道:“要如何才能避開龍魂?”

  “避開?”

  張若塵搖了搖頭,道:“金龍曾經可是佛帝的坐騎,后來又吞服了佛帝的舍利子,修為何等恐怖?就憑我們的修為也想避開它的龍魂,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我們想要進入那一座山丘,就只能祭拜龍魂。”

  說完這話,張若塵立即雙手合十,躬身向前方的那一座山丘深深的一拜。

  與此同時,他將強大的精神力釋放出來,與山丘之中的龍魂溝通,嘴里念出一篇《靜魂咒》。

  《靜魂咒》是萬佛道的一卷基礎佛經,并不是武技,所以流傳極廣,幾乎每一個佛門僧人都會念誦。

  當年的明帝宮自然也有收錄《靜魂咒》,張若塵正好翻看了一遍,記了下來。

  《靜魂咒》的主要作用是凈化武者心中的雜念、邪念、殺念,超度亡靈,安神靜氣。

  若是長期聽到僧侶念誦《靜魂咒》,還能壯大武者的武魂。

  當然,《靜魂咒》也有一定的攻擊性,若是由佛門高僧念誦,甚至能夠定住武者的武魂,使武者陷入催眠之中。

  據說,當初池瑤女皇帶領大軍進攻西域之時,佛帝就曾念誦《靜魂咒》,使池瑤女皇帶領的大軍沉睡了七天七夜,想要以這樣的方法,逼池瑤女皇知難而退。

  只可惜,佛帝還是錯估了池瑤女皇的決心,最終大軍入西域,攻破萬佛道。

  傳承不知多少萬年的古廟,就此毀于一旦。

  后來,萬佛道雖然重建,卻已經不復當年的輝煌。

  張若塵并不是得道高僧,所以,念誦《靜魂咒》也只是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心中虔誠,希望能夠對那一道龍魂有一定作用。

  司行空、常戚戚、黃煙塵、端木星靈、紫茜、陳曦兒,也雙手合十,跪在地上,拜祭龍魂。

  他們只有表現出足夠的善意,龍魂才不會對他們生出敵意。

  漸漸的,張若塵感受到那一股龍魂的力量正在減弱,于是緩緩向山丘的方向走去。

  其他人,也站起身來,立即跟在張若塵的身后,小心翼翼的靠近過去。

  當龍魂的力量威壓完全消失之后,張若塵才停止念誦《靜魂咒》,低聲道:“我去尋找進入龍墳的入口,你們快些去采摘山丘上的靈藥,切記,一定要保持虔誠之心,不能惹怒了龍魂。”

  聽說可以采摘靈藥,常戚戚再也等不及,立即向山丘上沖去。

  鍋鍋比常戚戚更快一步,早就已經登上山丘,看見靈藥就使勁的啃,胡吃海喝起來。

  除了張若塵以外,其余人,全部都登上山丘,開始采摘靈藥。

  山岳上的靈藥,每一株都是稀世之寶,既有療傷寶藥,也有提升修為的奇藥,還有延年益壽的補藥。

  每采摘一株,就等于多一筆豐厚的財富。

  “血珊瑚,血珊瑚,終于到手了……哈哈……”

  常戚戚雙手捧著一株三尺高的血玉般的珊瑚,不停撫摸,心中十分激動,連忙將血珊瑚放進張若塵給他的空間戒指里面。

  隨后,常戚戚又立即去采摘別的靈藥。

  張若塵也登上山丘,可是卻并沒有采摘那些靈藥,而是在四處尋找進入山丘的入口。

  沒過多久,張若塵在半山腰的位置,看到了一面石壁,表面十分平整,卻長滿青苔,而且很多地方都被泥沙包裹。

  將泥沙拋開,終于漸漸露出一座古老石門的輪廓,進入高達七米,刻著一道道深凹的紋印。

  “嘭!”

  張若塵一掌擊在石門的表面,那些紋印,立即散發出淡淡的金光,將張若塵的掌印給擋住。

  這一掌,也將石門表面的一層石皮震脫,露出一個深凹的小坑,就像是一個鑰匙孔。

  張若塵露出喜色,立即呼喚眾人,道:“大家快過來,我已經找到進入山丘的石門。”

  就在眾人向石門的方位趕去的時候,突然,山丘下方,響起一個刺耳的笑聲:“張若塵,謝謝你幫本少主找到龍舍利。”

  一個戴著金屬面具的男子,身體橫移,化為一連串殘影,出現在山丘下方。隨后,他的雙腳一蹬,踏著水浪,從山丘下方急沖而上,向著石門的方向快速沖過去。

  “不好,是黑市一品堂的少主帝一。”司行空道。

  黃煙塵距離帝一最近,立即施展出御風飛龍影,身體一動,化為一道龍影,沖到帝一的面前,準備阻擋帝一。

  “唰!”

  黃煙塵拔出一柄八階真武寶器級別的戰劍,手臂一抖,卷起十三道劍花,刺向帝一的心口。

  突破到天極境,黃煙塵的速度快得不可思議,身法變化莫測,出現九道人影,就像是一次性刺出了九劍。

  “不自量力。”

  帝一冷哼一聲,去勢沒有一絲停歇,打出一掌,擊向黃煙塵刺去的戰劍。

掌印還沒有與戰劍碰撞在一起,黃煙塵就被一股掌風打得吐血,倒飛了回去,身體撞向那一扇石門  以黃煙塵現在半暈死的狀態,根本不可能激活空間吊墜中的防御銘紋保護自己。若是她真的撞在石門上面,必定全身骨頭散架,死在當場。

  幸好,張若塵就站在石門旁邊,看見黃煙塵被帝一一掌打飛,立即向前一沖,釋放出全身真氣,雙手托向黃煙塵的背部。

  兩人不斷后退,一直推到石門的位置,張若塵才將黃煙塵身上的那一股沖擊力完全化解,停了下來。

  “張若塵,與我為敵,你還敢分心救人?”

  驀地,張若塵的身后,響起帝一的冷笑聲。

  沒有任何猶豫,張若塵立即將真氣注入空間戒指,將防御銘紋激活。空間戒指之中沖出一層白色的光華,形成一層圓球形的保護罩。

  就在保護罩剛剛形成的時候,帝一一指點了出去,擊向張若塵背部的主經脈,天心脈。

  “嘩!”

  雖然有保護罩的防御,帝一的指尖卻依舊緩緩的刺入,離張若塵的背部越來越近。

  帝一的那一雙手套,名叫“黑龍鬼爪”,是一套十階真武寶器。正是因為帶著一雙手套,所以,他才能一層層的擊潰空間戒指的防御。

  若是真被帝一擊中天心脈,張若塵的武道修為也就被廢。

  危急關頭,張若塵的眉心浮現出一道刺目的光亮,懸浮在氣海中的劍意之心,發出一道明亮的白光。

  受到劍意之心的調動,沉淵古劍立即離鞘飛出去,留下一道美麗的弧度,拖出十多米長的劍光,斬向帝一的手臂。

  “御劍殺人,劍心通明。”

  帝一驚呼一聲,立即收回手指,一掌拍向沉淵古劍。

  那一雙黑龍鬼爪手套,可是十階真武寶器。在帝一的真氣催動之下,手套之中的銘紋被激活,形成一個十多米長的巨大的黑色龍爪印,打了出去。

  爪印凝聚成形,就像一片黑云,威勢驚人,力大無窮。

  “嘭!”

  沉淵古劍被打得倒飛了回去,撞進山丘的泥石之中,只留下一個深深的劍孔。

  張若塵的手臂一伸,沉淵古劍重新飛回,圍繞張若塵的身體飛行了一圈,再次向帝一斬了過去。

  “哈哈!在地極境就修煉到劍心通明,看來我先前還是小瞧了你。在劍道上的造詣,你比步千凡更強。”

  雖然知道張若塵達到劍心通明的境界,帝一卻并不懼意,大笑一聲,再次揮動手臂,打出一道巨大的黑色龍爪印。

  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從上而下,壓向張若塵的頭頂。

  若是在平時,張若塵肯定不會選擇和帝一硬拼,而是采用御劍術,在遠處和帝一戰斗,尋找帝一的破綻,從而通過精妙的劍術,尋求取勝的契機。

  但是現在卻不行,他必須要保護已經暈厥過去的黃煙塵,只能以自己的弱項,去抵擋帝一的強項。

  帝一天生圣體,體質強大無比,近身戰斗自然就是他的強項。

  “龍形象影。”

  張若塵的身體一動,雙腳一蹬,沖了出去。

  他的身體一分為二,就像出現兩個張若塵,其中一個張若塵被一道龍影包裹身體,另一個張若塵被一道神像虛影包裹身體。

  兩個張若塵從左右兩個方向,同時攻出,打出龍爪和象掌,擊向帝一。

  “轟隆!”

  硬拼一擊,兩人同時向后爆退。

  只不過張若塵向后退了十三步,帝一只后退了三步。

  “有點意思,龍象般若掌,不愧是萬佛道的掌法武技之首。”

  帝一的心中清楚,張若塵的掌法十分剛猛,若非他戴著十階真武寶器“黑龍鬼爪手套”,剛才的對碰,他未必能夠占據上方。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