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百三十章 寶山

  張若塵將龍角取出來,捏在手心,若有所思的道:“四翼地龍既然將自己的龍角,煉制成鑰匙,就肯定是在封鎖十分貴重的東西。還有什么比龍舍利更加貴重?”

  紫茜點了點頭,道:“沒錯,我也是這樣認為。所以,就算帝一去了神龍殿,若是沒有龍角,他也不可能得到龍舍利。既然如此,我們又何必去和他硬碰硬?”

  “況且,龍舍利還未必在神龍殿。”

  就在這時,龍角的表面,浮現出一層淡淡的光華,閃爍了一下,一粒粒光點飛了出去。

  張若塵和紫茜幾乎是同時輕咦了一聲。

  怎么回事?

  “難道是……龍角感應到了什么?”紫茜的秀目,緊盯著那一根龍角,瞳孔不斷放大。

  片刻之后,龍角的表面又閃爍了一下,光亮更加強烈。

  張若塵若有所思的道:“我們跟隨龍角感應的方向前進,或許會有所發現。不過,還要等我的幾個朋友。”

  片刻之后,司行空、常戚戚、黃煙塵、端木星靈、陳曦兒、鍋鍋,穿過那一片黑霧,追了上來。看見張若塵還在原地等他們,皆十分感動。

  他們都知道張若塵有一只龍角,可以開啟龍宮之中的一處重要的寶藏。

  原本他們以為,張若塵先一步離開,就是想要獨吞寶藏。

  直到此刻,他們才發現,張若塵竟然真的只是去開路,幫他們排除危險,并不是舍下他們。

  常戚戚嘆道:“我真是羞愧,剛才還給他們說,張師弟肯定是獨立去取寶物,不管我們了!”

  張若塵笑了笑,道:“既然六個人一起來,自然要六個人一起去尋找寶物,只有六個人都滿載而歸,我們這一次探險才算是成功。”

  常戚戚更加羞愧,狠狠的在自己的扇了一巴掌,留下一個五指印,拱身向張若塵連拜三次,心中對張若塵是佩服到五體投地。

  以前,他只佩服司行空,現在又多了一個張若塵。

  若是以前,常戚戚還只是將張若塵當成一個還算不錯的朋友,那么現在,他就已經將張若塵當成了一個可以禍福與共的兄弟。

  可以說,現在,只要張若塵一句話,就算是讓他常戚戚上刀山下火海,他也在所不辭。

  陳曦兒看到站在張若塵身旁的紫茜,唰的一聲,立即拔出一柄光芒絢爛的古劍,向紫茜一劍刺了過去。

  陳曦兒的修為已經突破到天極境,實力大增,出劍速度更是快如閃電,轉瞬之間,劍尖就刺到紫茜的眉心。

  張若塵一掌打了出去,將陳曦兒的劍打得偏移方位。

  同時,他的腳步一移,站到紫茜的身前。

  陳曦兒身上的殺意不減,劍鋒上的劍芒更加明亮,道:“張若塵,她是黑市的殺手,你為何護著她?”

  張若塵道:“我知道她是黑市的殺手,但是,龍角是她在赤空秘府找到,我答應過她,一定帶她一起尋覓寶物。”

  陳曦兒的眉頭皺了皺,盯向黃煙塵、司行空、常戚戚,道:“你們也同意一個黑市殺手與我們同行?”

  常戚戚道:“我相信張師弟,支持他的決定。”

  黃煙塵雖然很不喜歡紫茜,卻還是說道:“龍角的確是由紫茜找到。”

  “可她是黑市中人……”陳曦兒道。

  張若塵的眼神一沉,強勢的道:“這件事就這么定了,誰若是還有意見,可以退出。陳師姐,你若是真覺得我和黑市有什么勾結,回去之后,你盡可向宮主稟告。”

  陳曦兒盯著張若塵的眼睛,感覺到張若塵的身上散發出一股前所未有的霸道氣勢,壓得她有些抬不起頭,雙腿微微顫抖,竟然不敢和張若塵直面對視。

  陳曦兒最終還是選擇妥協,沒辦法,誰叫在場所有人都為張若塵馬首是瞻,就算她強烈反對,也沒有人會站在她的那一方。

  這才是真正的患難與共的朋友,哪怕他們知道張若塵的做法有些不妥,但是卻依舊義無反顧的支持張若塵,毫不猶豫的站在張若塵的一方。

  若是在以前,司行空和常戚戚知道紫茜的身份之后,肯定已經拔刀相向,根本沒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走吧!”

  張若塵向紫茜看了一眼,手捏龍角,按照龍角的指引,快速向龍宮的西北角行去。

  龍宮之中,布置有很多殺陣。

  稍有不慎,闖進殺陣,就是死路一條。

  張若塵對陣法略有研究,所以,在遇到殺陣的時候,就立即繞路而行。

  大概半個時辰之后,一行七人,來到一座水底山丘的下方。

  張若塵手中的龍角,散發出來的光芒,越來越強烈,甚至開始輕微的顫動。將龍角放到耳邊,甚至能夠聽到低沉的龍嘯聲從里面傳出。

  “應該就是這里。”

  張若塵停下腳步,向那一座水底山丘望去。

  山丘,高達五百多米,全是漆黑的巖石和泥土。

  山丘上面,長著一株株靈藥,散發出五顏六色的光輝,給人一種珠光寶氣的感覺。

  “天吶!這簡直就是一座水底寶山,你們快看,那一株血珊瑚,居然高達三尺,至少也有一千年的年份。若是能夠將它煉化,我肯定能夠在一年之內,連破兩境,達到天極境后期。”

  常戚戚興奮得顫抖,不停的搓著手掌,就要向那一座山丘沖過去。

  紫茜的眼眸中也露出奇異的光彩,道:“山丘上,竟然長著十四株紫氣龍草。若是我能得到一株,就能將《紫霞神照功》修煉到第七重,一舉沖擊到天極境。若是能夠將十四株紫氣龍草全部摘得,甚至能夠突破到第八重。”

  在天魔嶺,一株紫氣龍草都找不到。在這里,只是一座山丘上面就長著十四株。紫茜怎么會不激動?

  張若塵按住紫茜和常戚戚,阻止他們闖進那一座山丘,臉色凝重的道:“別急,你們看地上。”

  所有人的目光,全部向山丘下方看去,只見山丘下方堆滿了一具具白骨,既有人類骨骸,也有蠻獸的骨骸。

  其中,還有一些新鮮的尸骸,顯然是先前有黑市的武者去闖山丘,卻不知怎么就死在山丘下方。

  太詭異了!

  看到那些尸骸,眾人激動的心情立即冷卻下來,反而都露出驚懼的神情。

  “山丘的外圍,估計有某種殺陣,一旦靠近就會被陣法碾殺。”黃煙塵猜測道。

  張若塵搖了搖頭,道:“我剛才已經探查了一遍,山丘外圍,沒有陣法銘紋的痕跡。”

  “怎么可能?那些武者和蠻獸不可能是撞死在山丘上面的吧?”常戚戚摸了摸下巴,露出愁眉苦臉的神情。

  “這才是最詭異的地方,那些人類和蠻獸是怎么死的?”張若塵的眉頭一皺。

  已經來到寶山,卻只能干看著,這種心情,別提有多槽糕。

  常戚戚幾次想要不顧一切的沖上去,都被張若塵和司行空拖了回來。

  “或許可以用武魂試一試。”張若塵的心中暗道。

  張若塵立即盤坐在地,暗中將武魂釋放出來,小心翼翼的向那一座山丘靠近過去。

  “嗷!”

  武魂才剛剛前進的十多步,突然,山丘的內部,響起一聲龍吟,差一點將張若塵的武魂震散。

  張若塵立即收回武魂,大腦一片昏黑,喉嚨一甜,一口鮮血吐了出去。

  好恐怖的力量。

  張若塵的武魂受了重創,大腦疼痛欲裂,幸好他引來兩次諸神共鳴,氣湖中的諸神虛影,幫他擋住了部分力量。要不然,張若塵就不只是吐出一口鮮血那么簡單。

  “張若塵,你怎么了?”

  紫茜立即將手掌按到張若塵的背心,將一股真氣輸入張若塵的體內。

  黃煙塵本來也已經沖了過去,可是卻被紫茜搶先了一步。

  看到紫茜對張若塵那么親密的樣子,黃煙塵的心中自然是很不高興,眸中盡是冷意,走過去,一把抓住紫茜的手腕,扯開紫茜按在張若塵背上的手掌,將她推到一旁,道:“你的修為太弱,我來助他療傷。”

  說著黃煙塵盤坐到張若塵的身后,渾厚的真氣從氣海中流出,運至雙掌,按到了張若塵的背心。

  紫茜的雙手緊握,十分惱怒,怎么又如此不講理的女子?

  不過,當她想到黃煙塵是張若塵未婚妻的身份,頓時就收起怒意。沒辦法,別人是未婚妻,你算什么身份?

  而且,黃煙塵已經突破到天極境,武道修為的確比她要高出很多。無論從哪方面來講,她都惹不起黃煙塵。

  先前,眾人只看見張若塵盤坐在地,并不知道張若塵是釋放出武魂。更不知道,張若塵其實并不是身體受傷,而是武魂受創。

  武魂受創,只能慢慢療養,外人輸送真氣,根本沒有任何作用。

  張若塵壓制住武魂的創傷之后,就睜開了雙眼,除了腦袋有些刺痛,并沒有別的不適。

  “看來短時間之內是不能再使用武魂。”

  不能使用武魂,也就意味著不能調動天地靈氣,無法施展出空間領域。這樣一來,張若塵的實力,就要大打折扣。

  雖然武魂受創,可是張若塵也有很大的收獲,他已經知道該如何進入那一座山丘。

  “黃師姐,我已經沒事了!”張若塵道。

  見到張若塵醒來,黃煙塵心中大喜,立即收回雙掌,關切的問道:“張若塵,你剛才到底怎么了?怎么突然就吐血?”

  常戚戚的目光盯著四周,陰森森的道:“不會是鬧鬼了吧!”

  張若塵站起身,笑了笑道:“世上哪有那么多鬼。我剛才只是使用一種秘法,去探查那一座山丘,因為遭到一股強大力量的轟擊,所以才會受傷。”

  端木星靈問道:“有什么發現?”

  “當然有發現。”

  張若塵的目光,望著那一座數百米高的山丘,手指不停的比劃,半晌之后,將手收回,輕輕的點了點頭,道:“龍穴主生,卻死氣沖天。若是我沒有猜錯,這根本不是一座山丘,而是一座墳墓。”

  “墳墓?誰會將墳墓修得這么巨大?”常戚戚道。

  “龍!”

  張若塵又道:“龍的墳墓。”

  (星期一,小魚求票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