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百二十三章 血蠱腦神丹

  張若塵眉心的劍意之心,爆發出璀璨的光輝。…,

  一股劍意之力,彌漫在周圍空間,形成一道道無形的劍氣,就連地上的樹葉都“簌簌”顫動,從地面飛起。

  “嘩!”

  張若塵的手臂一揮,沉淵古劍離鞘飛出去,化為一道驚鴻,從常戚戚的頭頂上方飛過。

  纏住常戚戚脖子的無形力量,瞬間消失。

  “嘭”的一聲,常戚戚從十多米高的半空,墜落下來,重重的摔在沙灘上。

  “媽呀!鬼啊……她絕對是鬼,大師兄、張師弟,我們還是快逃吧!”

  常戚戚一邊大叫,一邊連滾帶爬的逃了回去,不敢再生出與紅欲星使為敵的念頭。

  對方太恐怖,根本不像是人。

  “她不是鬼,只是使用了武魂,調動天地靈氣,將你縛到了半空。”張若塵平靜的道。

  隨后,張若塵的目光向紅欲星使望過去,道:“不愧是黑市的七煞星使之一,年紀輕輕就已經將武魂修煉了出來。”

  “你不是更厲害,在地極境,就修煉到‘劍心通明’的境界,讓我佩服得很。”紅欲星使笑道。

  剛才,張若塵斬斷束縛常戚戚的天地靈氣的那一劍,使用的正是“劍心通明”的力量,御劍之術。

  張若塵故意暴露出“劍心通明”的境界,也是有他自己的目的。

  紅欲星使就像一個紅衣女鬼一般,身體不動,卻瞬間就飄到小島之上,懸浮在距離張若塵、司行空、常戚戚的三丈之外的地方。

  她的身上,散發出一股冰冷的真氣,直沖長空,使整個小島的氣溫驟然一寒。

  夜空,飄落一片片雪花,就像是鵝毛一般,紛紛揚揚的落下。

  天地異象,千丈飛雪。

  方圓千丈,完全被冰雪覆蓋,變成寒冬,一切都是因為受到紅欲星使的真氣的影響。

  常戚戚在紅欲星使強大力量的壓制之下,立即縮了縮脖子,念道:“還說不是女鬼,我看她分明就是一只來索命的鬼魂。”

  “呵呵!沒錯!我的確是來索你們的命,特別是張若塵的性命。”

  紅欲星使的手指,向張若塵一指。

  頭上的紅色長發,突然變長,就像變成數十丈長的血色瀑布。其中一縷長發,飛向張若塵,將張若塵的脖子給纏住。

  張若塵立即運轉真氣,想要反擊,可是真氣從氣海中流出,卻在頸部就中斷。

  真氣的反噬,使張若塵頭部的經脈完全暴凸起來,就像是要炸開了一般。

  張若塵意識到不妙,立即收回真氣。

  紅欲星使笑道:“別枉費力氣了,武者的經脈從氣海中延伸而出,無論如何都要從脖頸經過。只要封住你的脖頸,就等于是封住了你全身經脈。你若是繼續催動真氣,只會全身經脈爆裂,變成一個廢人。”

  現在,誰都不可能來救他,張若塵只能自救。

  張若塵的大腦快速運轉,漸漸平靜下來,緊咬著牙齒,笑道:“若我是你……就絕對不會殺了我……”

  “為什么?”紅欲星使冷冰冰的問道。

  張若塵道:“據我所知……七煞星使都是一等一的天驕,每一個的天賦都不比黑市一品堂的少主差多少。可是你們卻要聽命于那一位少主,就像奴仆一樣遵從他的命令。你真的甘心嗎?”

  紅欲星使笑了起來,露出雪白的貝齒,香舌輕輕的舔了舔紅潤的嘴唇,頭發微微發力,將張若塵拖得飛了起來,拉到了她的面前。

  她伸出一根纖細的玉指,在張若塵的臉上,劃了一下,嬌媚柔聲的道:“小子,你不會是想本星使叛出黑市吧?你這種小伎倆,對本星使根本沒有任何作用。”

  纏在張若塵頸部的頭發的力量,越來越強,越來越緊,似乎是要將張若塵的脖子生生的纏斷。

  兩人的實力差距太大,先不說張若塵的真氣已經被封住,就算沒有被封住,也絕不是紅欲星使的對手。

  張若塵勉強擠出一個笑容,道:“我沒有讓你叛出黑市,只是想要和你做一個交易?”

  “交易,什么交易?”

  紅欲星使妖艷的笑道,聲音柔美,可是那一雙美麗的眼眸中,卻帶著冰冷的殺意。

  “今天,你放我們一條生路,我可以幫你殺死帝一。”張若塵道。

  紅欲星使的臉上,露出一絲詫異的神情,笑道:“我沒有聽錯吧?我為何需要你幫我殺死帝一?”

  張若塵不緩不急的道:“據我所知,黑市一品堂的少主,今后會成為黑市的主人,掌管黑市中的所有勢力,成為至高無上的霸主。但是,黑市一品堂的少主若是還沒有成長起來就死掉,那么新的少主,就會在七煞星使之中挑選。也就是說,只要我殺死了帝一,你就有成為黑市一品堂少主的機會。”

  “哈哈!”

  紅欲星使長笑了一聲,道:“你到底知不知道帝一有多強,你的實力,在他的面前,恐怕還不夠看吧?”

雖然,紅欲星使這么說著,可是纏在張若塵脖子上的頭發卻微微松了松  很顯然,張若塵猜對了,像紅欲星使這樣的天之驕女,又怎么甘心屈居于人下?

  聽到張若塵的話,紅欲星使的確有些心動。

  因為一些原因,他們七煞星使都不能出手暗害帝一,必須守護帝一,聽從帝一的命令。可是,利用張若塵來除掉帝一,似乎是一個不錯的交易。

  唯一讓紅欲星使擔心的是,帝一在同境界,堪稱無敵。

  以張若塵的實力,真的殺得了他?

  帝一現在才十六歲而已,就已經是地極境巔峰的修為,隨時都可能突破到天極境。一旦他突破到天極境,就連紅欲星使也不是他的對手。

  張若塵能夠與帝一抗衡?

  張若塵知道紅欲星使還是懷疑他的實力,于是繼續說道:“你應該也知道,我已經修煉到“劍心通明”的境界,帝一應該還沒有達到這個境界吧?”

  紅欲星使的心中微微一動,露出雪白的牙齒,微微一笑,取出一枚朱紅色的藥丸,夾在兩指之間,抵到張若塵的唇邊。

  “你只要服下這一枚丹藥,我就相信你是真的想要與我做交易。”紅欲星使媚俏的一笑。

  “張師弟,不要相信她,那一枚丹藥,肯定不是好東西。”司行空道。

  紅欲星使翻了翻白眼,道:“只是一枚血蠱腦神丹而已。”

  張若塵的臉色微微一變,道:“血蠱腦神丹,天下無解,就算修為達到半圣境界,也不可能煉化得了體內的蠱蟲。每個月必須服用主人的血液煉制的血丹,蠱毒才不會發作。”

  “在蠱毒發作的時候,若是沒有服用血丹,蠱蟲就會啃食武者的大腦。若是連續三個月都沒有服用血丹,武者的大腦就會被蠱蟲吃得干干凈凈。”

  不愧是七煞星使之一,果然沒那么好騙,動之以情,誘之以利,也不能讓她上當。

  若是服下血蠱腦神丹,就算今天能夠逃出生天,今后也要受她控制。

  聽到張若塵對血蠱腦神丹的講解,常戚戚的臉色煞白,道:“好邪乎的蠱毒,張師弟,你千萬不要服下她的血蠱腦神丹。”

  紅欲星使輕輕的摸了摸發梢,明眸皓齒的盯著張若塵,笑盈盈的道:“要么你們三人都死在這里,要么你服下血蠱腦神丹。你可要想清楚,我可是因為你的天資,才賞賜你血蠱腦神丹。至于他們兩個廢物,想吃都還沒機會。”

  “妖女,你說誰是廢物?”

  常戚戚相當不服,豁然站起身。

  再怎么說,他也是二絕天才,在武市學宮也是排名靠前,怎么在她的眼中就成了廢物?

  “啪!”

  紅欲星使隔空打出一巴掌,將常戚戚抽飛了出去。

  “你還沒資格與我說話。”

  紅欲星使收回目光,再次盯向張若塵,道:“好死不如賴活著,是做我的蠱奴,還是被我殺死,現在,你只有這兩條路。我只數三聲,若是你再不做出選擇,我就算再如何愛才,也只能殺了你。”

  “一。”

  “二。”

  紅欲星使的眼神變得冰冷,道:“別怪我沒有給你機會,是你自己沒有珍惜。”

  就在紅欲星使即將喊出“三”的時候,天地之間的靈氣發出一聲爆響,張若塵的武魂,從頭頂飛出,調動天地之力,凝聚出一根雷電戰戈,刺向紅欲星使的眉心。

  本來紅欲星使的長發,纏住張若塵脖子的同時,也封住了張若塵全身的經脈,以為張若塵已經徹底失去反抗的能力。

  但是,她卻沒有料到,張若塵還有一條經脈,是她封不住。

  那就是魂脈。

  魂脈,無形無質,看不見,摸不著,可是卻真實存在,連接著張若塵的氣海和武魂。

  已經到了這一步,張若塵也顧不得暴露武魂的秘密。

  “武魂!你居然修煉出了武魂……”

  紅欲星使大驚失色,立即撐起護體天罡,同時,運轉真氣,想要使用頭發,纏斷張若塵的脖子。

  “嘩!”

  張若塵的眉心閃爍,劍意之心的力量再次爆發出來。

  沉淵古劍從地上飛起,揮劍斬下,將紅欲星使的那一縷長發斬斷。

  纏在脖子上的長發斷裂,張若塵翻身而起,立即抓住劍柄,揮劍斬向紅欲星使的腰部。

  與此同時,守在一旁的司行空和常戚戚,抓住機會,立即出手,從另外兩個方向,攻向紅欲星使。

  (推薦一本朋友新作:《最強兵王在三國》不京云;左手妖嬈美人,右手萬里江山。兵王劉宣重生三國,爭霸天下。江山和美人,兩手都要抓,兩手都要硬。)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