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百二十二章 邪乎的紅衣美人

  “小子,你區區地極境的修為,也想逃出老夫的手掌心?”

  金川站在水面,朗聲大笑,頭發和胡須飛揚起來,身上的氣息變得更加強大,渾厚的真氣,凝聚成一片金色的云彩。.∷頂∷點∷小∷說,.

  “給我去死。”

  金川的控制那一只真氣巨爪,五指開始發力。

  真氣巨爪,緩緩收縮,想要將張若塵三人,捏死在爪印之中。

  “只能動用空間戒指的防御光罩。”

  空間戒指的防御,只能使用三次,不到萬不得已,張若塵根本不打算使用。

  金川的真氣巨爪傳來的力量越來越強,張若塵立即將真氣注入空間戒指,戒指的表面,出現一道道空間防御銘紋。

  “嘩!”

  一道道白色光芒,從戒指從涌出,凝聚成一個微型宇宙一般的“繭”形光罩。

  “身上居然佩戴有護身寶物,老夫倒要看看,你的護身寶物,到底能夠撐多久?”

  金川獰笑一聲,另一只手也打了出去,凝聚出第二只真氣巨爪,想要捏碎空間戒指形成的“繭”形光罩。

  “金川的修為果然高深,我若是不突破到天極境,絕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張若塵立即閉上眼睛,將體內真氣釋放出來,形成“百丈飛雪”天地異象。

  水面上,大雪飄飛。水中的溫度,急速下降。

  漸漸的,這一片水域,竟然逐漸凝固,凍結成一層厚厚的寒冰。

  借住寒冰的阻隔,張若塵一劍斬破金川的真氣巨手,逃了出去,嘴里大吼一聲,傳出一道音波,“金川,你可敢到水中與我一戰?”

  “有何不敢?”

  金川根本就沒有將張若塵放在眼里,以他的修為,要對付一個張若塵,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

  帝一十分重視張若塵,若是他能夠殺死張若塵,那么就是在帝一的面前露臉。

  說不定,他就能借此機會,離開天魔嶺,進入黑市一品堂。

  也是一份巨大的功勞,金川無論如何都要抓住這個機會。

  他的腳掌一踩,啪的一聲,寒冰被震裂。

  “嘩!”

  金川全身被金色的護體天罡包裹,化為一道金光,噗通一聲,沖進水中。

  可是,才剛剛入水,金川就察覺到不妙,感覺到一股強大的蠻獸氣息正在急速靠近。

  只見,不遠處,一頭銀色的巨鯊破浪而來,露出一雙巨大的眼瞳,宛如兩輪銀色的烈日,讓黑色的水變成水銀般的顏色。

  銀光鯊露出鋒利的牙齒,沖向金川,嘴里吐出一口風刃。

  那些風刃,穿梭在水中,發出“唰唰”的聲音,全部斬向金川。

  “四階上等蠻獸,銀光鯊。”

  金川的臉色猛烈一變,立即伸出雙手,將體內的真氣打出,在身前凝聚出一面冰墻,將銀光鯊吐出的風刃,全部凍結在寒冰之中。

  怎么會突然出現一頭如此恐怖的蠻獸?

  四階上等蠻獸,那可是堪比天極境大圓滿武者的存在,以金川的高深修為,也遠遠不及。

  “轟!”

  銀光鯊一頭撞擊在冰墻上,撞出一道道裂縫。

  剎那之后,那一面接近五米厚的冰墻,轟然破碎,化為一塊塊巨大的冰石,飛向水底。

  金川也被那一股強大的沖擊力撞飛了出去,心中十分郁悶。這一頭銀光鯊怎么只攻擊他,而不攻擊不遠處的張若塵?

  雖然心中郁悶,但是,金川卻不敢和銀光鯊在水中較量,立即逃回水面,向著遠處遁走。

  銀光鯊的實力,本來就比他要強大,更何況還是在水域之中,它的實力,能夠最大程度的發揮出來,即便是天極境大圓滿的武者,也不敢與它較量。

  金川只是天極境小極位的修為,見到銀光鯊,他自然只能掉頭就逃。

  看見金川逃走,張若塵微微松了一口氣,帶著常戚戚和司行空,繼續向遠處逃去。

  也不知逃了多久,水面上,出現一座小島。

  催動飛魚甲,消耗了他大量的真氣,張若塵也有一些精疲力盡。

  于是,他帶著受了重傷的司行空和常戚戚登上小島,準備先暫時休息一下。

  已經逃了這么遠,應該已經安全了吧!

  “多謝張師弟的救命之恩。”

  來到小島的沙灘,司行空和常戚戚壓制住傷勢,同時向張若塵躬身一拜。

  他們的心中十分感動,知道張若塵去救他們是冒著極大的風險。這一份恩情,也不知道如何才能報答?

  “先養傷,其它的事,今后再說。”張若塵道。

  司行空和常戚戚同時點了點頭,知道他們現在還沒有完全脫離危險,于是服下療傷丹藥,立即開始療養傷勢。

  張若塵也取出兩枚靈晶,捏在手中,吸收靈晶中的靈氣,恢復體內大量消耗的真氣。

  大概一刻鐘之后,張若塵體內的真氣恢復了一半。

  突然,張若塵睜開眼睛,目光向水面上望去,感覺到有一絲若有若無的靈氣波動。

  不是蠻獸,是人類的氣息。

  若不是張若塵擁有強大的精神力,也不可能發現那人的氣息。

  “什么人?既然已經到了,還不現身?”

  張若塵的右手,摸到沉淵古劍的劍柄,眼神變得無比凝重。

  正在療傷的司行空和常戚戚也睜開眼睛,他們向水面望去,卻根本看到任何人影,也感受不到任何人類的氣息。

  他們都疑惑的盯向張若塵,卻見張若塵目不轉睛、如臨大敵的樣子。頓時,他們兩人也謹慎起來,目光望向四周。

  或許真的是有高手駕臨。

  常戚戚感覺自己只是眨看一下眼睛,原本空無一人的水面上,就憑空出現一個身穿紅衣的絕色美人。

  那一個絕色美人懸立在水面,披著一頭長長打的血色頭發,露出一雙光潔的玉。足,纖細筆直的長腿,纖細如柳枝一般的蠻腰,要有一張妖艷性感的容顏。

  即便明知道對方很可能是黑市的高手,常戚戚依舊看得有些癡呆,像是迷失在環境之中,整個人都手舞足蹈了起來,向著水中飛奔了過去。

  即便是以司行空的定力,眼中也出現癡迷的神情,陷入對方的魅惑之中。

  只不過,他比常戚戚要好一些,還能勉強控制住自己的身體,努力克制心中的欲。望。

  唯有張若塵還能保持清醒,盯著常戚戚,嘴里發出一聲爆喝:“回來。”

  張若塵的聲音之中,融入了真氣,震得天地靈氣晃蕩,將紅衣女子的幻術震碎。

  原本已經沖到水邊的常戚戚,聽到張若塵的爆喝聲,身體顫栗了一下,立即清醒過來。

  他看了看淹沒腳背的水,又看了看那一個懸浮在水面的絕色妖女,立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嚇得臉色一白,立即移開目光,不敢再看那一個妖女。

  “好厲害的幻術。”

  司行空也清醒過來,感覺到十分后怕,那一個妖女在幻術上的造詣極高,能夠攻破武者的精神和靈魂。

  一旦迷失,就只能任她宰割。

  想到此處,司行空和常戚戚都全身冒冷汗,幸好有張師弟,要不然他們兩人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紅欲星使的美眸一瞇,發出悅耳動聽的笑聲,“不愧是萬佛道的俗家弟子,居然不懼我的幻術,難怪少主會那么重視你,視你為必須除掉的大敵。”

  張若塵當然不是萬佛道的弟子,之所以能夠不受紅欲星使的幻術的影響,那是因為,他的精神力強大,比紅欲星使都要強大。

  幻術,是相當厲害的一種奇異武技,能夠修煉成功的武者,少之又少。

  想要修煉幻術,就必須要有強大的精神力。

  紅欲星使的精神力的確十分強大,已經達到三十階,在同齡人中,已經屬于登峰造極。

  但是,張若塵卻是一個例外。

  她引以為傲的精神力強度,在張若塵的面前,只能是不堪一擊。

  張若塵的眼睛一瞇,大致看透了紅欲星使的武道修為的高低。

  她的武道修為,應該是剛突破天極境不久。

  在境界上面,她遠不如金川。

  但是,給張若塵的感覺,她的實力,比金川還要強大得多,是一個相當恐怖的武道高手。

  金川那種級別的高手,估計連她的一招都抵擋不住。

  那只能說明,她至少都是六絕天才,甚至有可能達到傳說中的七絕。

  地極境大圓滿到天極境初期,只相差一個大境界,卻是三個小境界的跨度。

  以張若塵現在的實力,絕不可能是她的對手,除非張若塵也突破到天極境,在同境界,才有把握將她擊敗。

  一個大境界的差距,就是天與地的差距。

  常戚戚的雙腿一沉,站成一個馬步,雙臂微微放平,做出一個迎戰的起手式,道:“張師弟,我們三人聯手,跟她拼了!我就不信,憑借我們三人的實力,還對付不了這個小娘們兒!”

  “呵呵!有膽識,既然如此,你們三人就聯手試一試。”

  紅欲星使嫣然一笑,伸出一根玉指,輕輕的向常戚戚點了點。

  突然,常戚戚的身體不受自己的控制,離地飛了起來。

  他的脖子上,像是纏著一根無形的繩子,將他拖向半空,吊了起來。

  “怎么會……怎么會……你到底……是人是鬼……”

  常戚戚使勁的捂住脖子,懸在半空,全身不停掙扎。

  司行空也有些毛骨悚然,從沒見過如此詭異的手段,心中也有些懷疑,那一個紅衣女子,難道真的是一只女鬼?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