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百二十章 赴死之戰

  “遵命!”

  聽到張天圭的命令,兩個黑市的武道高手陰沉的一笑,提起戰刀,就要向常戚戚的身上劈過去。@,

  “等一下……”

  司行空緊咬著牙齒,道:“張天圭,我答應你……我答應你……還不行嗎?”

  “哈哈!”

  張天圭大笑一聲,道:“果然是有情有義,讓我不佩服都不行。既然如此,那就跪下來磕頭吧!”

  張天圭松開了踩在司行空背上的腳,站到一旁,心中不禁有些期待起來。

  幾個月之前,司行空還是那一個意氣風發的武市學宮的大師兄,就連他都敗在司行空的手中。

  才幾個月過去,司行空卻像一條狗一般的趴在地上,由他掌控生死。

  這種來自實力和權利的感覺,實在太美妙了!

  司行空拖著重傷的身體,從地上爬了起來,盯著站在前方的張天圭。

  做為武者,他可以選擇寧折不辱。

  但是做為朋友,做為師門兄長,他卻不能不顧師弟的生死。

  心中有傲骨,有尊嚴,可也有情義。

  自己的尊嚴和師弟的性命,他必須要選擇一樣。

  這是比死亡更加難以選擇的難題,若是有得選擇,他寧愿選擇自己去死,這樣也有輕松很多。

  司行空閉上了雙眼,長長的嘆息了一聲,雙腿微微彎曲,就要跪下去。

  張天圭臉上的笑容,越發的燦爛。

  就在這時,兩柄由水凝聚成的冰劍,從水中飛起,不停旋轉,沖上紅蛛巨艦。

  “噗嗤!”

  兩柄三尺長的冰劍,刺穿先前抓住常戚戚的那兩個黑市的武道強者的真氣罩,刺入背心,從胸前穿透而過,露出寒冰凝聚成的劍尖。

  劍尖上,沾著鮮血,變得緋紅,如同血玉一般。

  “啊……”

  “少主,救……我……”

  兩個黑市武道強者,看著穿胸而過的冰劍,全身一片冰涼,心中恐懼無比。

  “嘭嘭!”

  生命力逐漸流失,兩眼一黑,他們兩人幾乎同時倒在了地上。

  胸前的傷口,沒有流出鮮血。

  因為鮮血,已經并寒冰封住。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紅蛛巨艦上的所有武者都有些驚慌失措,他們的目光,紛紛向水面上望去。

  百丈之外,黑色的水面上,一個穿著赤紅色鎧甲的武者,提著一柄斷劍,踏水而來,一步步的走向紅蛛巨艦。

  他每走出一步,就會將以腳掌為中心的數丈水面,凍結成冰面。

  剛才,就是他,使用冰劍,殺死了兩位黑市的武道高手。

  “張若塵!”

  雖然張若塵全身都被鎧甲覆蓋,卻還是被金川認了出來。

  金川的五指,緊緊的捏在一起,既是憤怒,而又興奮。

  憤怒的是,張若塵殺死了他的女兒,金葉云。

  當然,金葉云實際上是死在阿樂的劍下,只是金川不知道而已,所以將那一份仇恨,算在了張若塵的身上。

  興奮的是,張若塵終于現身。

  若是張若塵躲起來,萬里水域,想要將他找出來,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場,除了金川,最興奮的人,就是張天圭。

  本來他只是想羞辱司行空,挽回自己當初敗給司行空的臉面,卻沒有想到還有意外收獲,將張若塵都給引了出來。

  太好了!

  “張若塵啊!張若塵!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今天,你若是還能逃走,我張天圭就將名字倒過來寫。”

  張天圭欣喜若狂,全身血液都沸騰起來。

  只要殺死張若塵,曾經屬于他的那些光環,就會重新回到他的身上。張若塵搶走他的東西,他一定要連本帶利的全部奪回來。

  其實,張若塵也不想選擇這一條死路。

  若是他就藏在水中,不去理會常戚戚和司行空的生死,自然不會被黑市的武者發現。

  但是,他卻過不了自己內心的那一關。

  就像是在尊嚴和師弟生死之間選擇的司行空,張若塵又何嘗有別的選擇?

  與其選擇茍且偷生,默默的看著自己的師兄弟受辱。不如,殺出去,戰一場,哪怕丟掉了性命,至少也要活得堂堂正正,轟轟烈烈。

  就連坐在船艙之中的帝一,也微微側目,向著窗外的水面望去,目光盯在那一個穿著鎧甲的少年的身上,嘴角路出一道弧度,“居然選擇了主動現身,也不知是愚蠢,還是真的有大氣魄。”

  張若塵行到紅蛛巨艦的五十丈的位置,停下腳步,朗聲道:“放了常師兄和司師兄,我代替他們,做你們的俘虜。”

  金川站在船頭,面目猙獰,冷笑一聲:“張若塵,你有什么資格與我們黑市談條件?既然你出現在這里,你以為,自己還有逃走的機會?郭十三、夏侯朔,你們兩人去將張若塵拿下。”

  “唰!唰!”

  郭十三和夏侯朔幾乎同時飛躍而起,劃出兩道弧度,落到水面,從左右兩個方向,同時夾擊張若塵。

  郭十三的實力不用說,在四方郡國屬于一等一的武道宗師,手提一柄重劍,卻依舊能夠爆發出超過音速的速度,幾乎只是一瞬間就沖到張若塵的右側。

  他的雙腳踩著水面,體內真氣狂涌,腳下形成一座直徑五米的血陣,雙手舉劍,沒有任何花俏,一劍直劈下去。

  一股浩蕩的劍氣,從劍鋒中飛瀉而下,像是一道劍瀑。

  就連水面,也被他的這一劍分開,露出一條深深的水路。

  浪花,向左右兩邊涌去,化為兩面倒分的水墻。

  張若塵站在劍氣的前方,如同一棵扎根在水面的古松,手臂一揮,真氣化為一股颶風涌出去。

  一片水浪被掀了起來,凝結成一片十米高、三米厚的冰墻。

  “嘭!”

  郭十三一劍將冰墻劈碎,接著劈出第二劍,斬向張若塵的頭頂。

  張若塵盯著那劈來的一劍,瞳孔收縮,可以清晰看到郭十三這一劍的軌跡和精妙,就像是郭十三的速度放緩一般。

  實際上,郭十三的速度極快,比張若塵的速度都要快。

  張若塵提著沉淵古劍,真氣匯聚向手掌,激活了銘紋,手臂抬起,輕輕抖了一下,一道劍光斬了過去。

  這一劍,快如流光。

  所有劍氣,幾乎是在一瞬間飛射而出。

  郭十三看到飛來的劍氣,臉色微微一變,立即鼓起護體天罡,橫劍一擋。

  “嘭!”

  郭十三倒飛了出去,墜落到十多丈之外,身上的護體天罡被劍氣洞穿,在腹部和右腿,留下了兩個血窟窿。

  “嘩!”

  擊退郭十三,張若塵向前跨出一步,身體飄飛而起,猶如凌空虛度,飛向紅蛛巨艦。

  突然,一道人影,向他沖去,正是金川的大弟子夏侯朔,也是一位天極境后期的武道神話,在四方郡國擁有極大的名氣。

  “張若塵,你想闖紅蛛巨艦,得先過我這一關。”

  “天元罡氣。”

  夏侯朔雙臂展開,撐起一個直徑四十米的巨大圓球形的罡氣罩,散發出明亮的白光。

  站在罡氣罩的中心,夏侯朔一掌打了出去。

  罡氣罩的表面,凝聚出一個巨大的掌印,壓向張若塵的頭頂。

  “飛龍在天!”

  張若塵的身體一扭,旋轉飛起,全身骨骼幾乎完全連在一起,發出龍吟般的聲音。

  “嗷!”

  一掌拍了下過去,爆發出接近七倍的攻擊力,在一瞬間就擊碎夏侯朔的罡氣罩。

  夏侯朔的嘴里吐出一口鮮血,被強勁的掌風,擊中身體,噗通一聲,墜落到水中,濺起一片巨大的水花。

  “好厲害!只用一掌,就將夏侯大人打成重傷,張若塵果然不愧是年輕一代的頂尖高手。”

  “郭十三也被他一劍重創,此人,真可謂是掌劍雙絕,將掌法和劍法都修煉到了極致。”

  “不好,他向紅蛛巨艦飛來了!”

  張若塵落入紅蛛巨艦之上,立即就有十多個地極境大圓滿的黑市武者沖上去,將他包圍在了中央。

  “天心弄潮!”

  張若塵一劍斬了出去,真氣涌出,化為一片劍氣水浪。

  “噗!”

  劍氣飛過,甲板上,鮮血飛濺,慘叫聲一片。

  其中,六個地極境大圓滿的黑市武者的身體被劍氣斬斷成兩截,當場氣絕身亡。另外幾個修為高深的武者,勉強擋住張若塵這一劍,卻都受了不輕的傷勢。

  張若塵沖到常戚戚和司行空的面前,提起常戚戚的右臂,抓住司行空的左臂,就要將他們兩人帶走。

  張天圭看見張若塵左右兩只手都帶著人,終于抓住出手的時機,腳尖一蹬,打出一招靈級拳法,擊向張若塵的背心。

  若是正面交鋒,張天圭絕不是張若塵的對手。

  可是現在,張若塵的手中帶著兩個受了重傷的人,又是背對著他。

  他這一拳,足以重創張若塵。

  張天圭并不是弱者,一拳打出,手臂的骨骼發出“噼啪”的骨爆聲,拳頭化為銀色,像是由秘銀鑄煉成的鐵拳。

  張若塵就像背后長著眼睛,感知到張天圭打出的拳勁,將司行空向前推了一把,使司行空向前猛沖出去,飛出紅蛛巨艦的欄桿,噗通一聲,落入死亡河段的水中。

  與此同時,張若塵猛然轉身,右手拇指點出。

  “太陽脈劍波!”

  全身真氣,在一瞬間,全部涌向拇指,轉化為烈焰一般的劍氣,從指間飛涌出去,擊向張天圭的拳頭。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