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百一十章 死亡之城

  “好可怕的劍。”

  金葉云看著蠻象軍士一個個倒下,臉色有些難看。她立即展開身法,向遠處沖去,準備逃走。

  面對如此厲害的兩個少年劍客,金葉云的心中已經生出怯意,她感覺,就算五十位蠻象軍士也戰勝不了他們。

  金葉云才剛剛沖出去十多丈遠,卻見穿著一身灰衣的阿樂,攔在了她的身前,擋住了她的去路。

  “你到底是什么人?為何要幫張若塵?”金葉云道。

  “死人,沒資格與我話。”阿樂道。

  “又是一個狂妄的子!”

  金葉云自持修為高深,準備在離開之前,先斬殺一人。

  她將真氣運至雙掌,掌心發出“哧哧”的聲音,凝聚出一根根鋒利晶瑩的冰刺。手腕一抖,數十根冰刺,同時飛向阿樂。

  “玄影劍術!”

  阿樂一劍揮出去,出現七道影子,就像是一連施展出七道劍招,將金葉云打出的冰刺,擊碎成齏粉。

  “去死吧!”

  金葉云的聲音,幾乎是在阿樂的耳邊響起。

  在打出冰刺的時候,金葉云就快速沖出去,此刻,已經沖到阿樂的面前,兩人相距不到一米。

  一掌打出,發出“啪啪”的氣爆聲。

  強勁的掌力,擊向阿樂的腹部。

  手掌還沒有擊在阿樂的身上,那一股寒氣,就在阿樂的身體表面凝結出一層厚厚的冰霜。

  畢竟,金葉云是天極境后期的修為,阿樂卻還沒有達到天極境,兩人的修為相差巨大。

  阿樂連躲閃的機會都沒有。

  “嘭!”

  金葉云一掌擊在阿樂的腹部,將阿樂打得飛了起來,身上的衣服碎開,像是化為一塊塊碎布蝶片。

  “哈哈!”

  金葉云的嘴里發出大笑的聲音,又是接連打出第二掌,擊在阿樂的胸口。

  阿樂吐出一口鮮血,體內響起骨碎聲,肋骨直接塌陷了下去。

  “嘭!”

  阿樂墜落到地上,雙膝跪地,胸口的位置不斷淌出鮮血,將衣袍完全染紅。

  “該結束了!”

  金葉云的五指化為掌刀,劈向阿樂的頸部。

  就在這時,原本已經氣若游絲的阿樂,突然,生出一股死亡之氣,使用全身最后的力量,提起鐵劍,向上一刺。

  這一劍,一氣呵成。

  像是垂死的掙扎,又像是早就準備好的一劍。

  金葉云哪料到阿樂居然還有反擊的能力?

  “噗!”

  鐵劍破開金葉云的護體天罡,擊穿心臟,從背后穿了過去,冒出一截半尺長的血淋淋的劍尖。

  金葉云渾身一震,目光向心口的位置看了看,依舊不敢相信,自己會死在一個重傷垂死的人的劍下。

  “怎么……怎……么會……”

  阿樂收回鐵劍,金葉云的尸體,重重的倒在地上。

  一位天極境后期巔峰的高手,就這樣死去,死得極不甘心,所以,死去之后,一雙眼睛依舊筆直的盯著天空,沒有合上眼簾。

  “嘩!”

  張若塵將最后一個蠻象軍士斬于劍下,立即沖了過來,將一枚療傷丹藥取出,遞給阿樂,“快服下。”

  剛才阿樂和金葉云的交鋒,其實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當張若塵趕過去的時候,金葉云已經死在阿樂的劍下。

  阿樂看了療傷丹藥一眼,搖了搖頭,“我不服用……療傷丹藥。傷得越重,我的武道修為才進步得越快。你莫非忘了,我修煉的是《九轉生死決》?置于死地而后生,傷到極致而成長。咳咳!”

  阿樂捂著胸口,吐出一口鮮血。

  可是他依舊堅持,沒有服下療傷丹藥,反而用手撐著地面,堅毅的站起身來。

  《九轉生死決》,就是如此神奇,武者必須經歷九死一生,才會變得強大。

  就算受傷,也不能刻意療養,必須要憑借肉身和真氣自行休養,只有這樣,修為才會增加。

  這對武者的意志力,是一種巨大的考驗!

  膽怯、懦弱的人,連第一層也不可能修煉成功,更別是將功法修煉到大乘。

  兩年來,阿樂的修為能夠成長得如此之快,由此可見,他肯定受了無數的傷,經歷了無數的生死考驗,忍受了常人難以忍受的折磨。

  像他這樣的人,只要不被人殺死,將來必定成圣,而且還是圣者中的尖強者。

  張若塵將療傷丹藥收回,道:“兩年來,你的心變得更加冰冷,意志變得更加堅定。對你來,也不知是福還是禍?”

  阿樂盯了張若塵一眼,看著張若塵滿手的鮮血,露出一絲僵硬的笑容,道:“兩年來,你不也變了很多。我記得,兩年前,你是不會殺人。”

  張若塵看著地上成堆的死尸,眉頭緊皺,道:“以前,我的身份不一樣,沒有敢殺我,我自然也就不需要殺人。可是,現在卻不一樣,想要殺我的人太多。我若不殺人,死的就是我。我還不想死,我還有很重要的事沒有做,所以,我必須要殺人。或許,這就是生不由己吧!”

  阿樂道:“一將功成萬骨枯,圣者劍下千人屠。每一個圣者的劍上,必定染著千萬人的鮮血。恩公,我能感覺到,你要走的修煉之路,會比我的修煉之路更加艱難。”

  阿樂拖著重傷之軀,迅速離開,返回地府門。

  張若塵向另一個方向而去,繼續趕去死亡之城。

  半個時辰之后,金川、張天圭、郭十三帶著五十位蠻象軍士,趕了過來。

  一股濃郁的血氣,彌漫在林中。

  周圍,一些蠻獸被血腥味吸引過來,正在啃食尸體。

  五十位蠻象軍士,沖了出去,將那些啃食尸體的蠻獸全部刺死。

  “一支蠻象軍的隊,竟然全軍覆沒了!”

  郭十三緊捏著重劍,眼中露出冷怒的神情。

  “金妃娘娘的尸體在這里。”

  一位蠻象軍士在林中搜尋,發現了倒在血泊中的金葉云。

  “云兒!”

  金川沖了過去,將金葉云的尸體抱了起來,頓時老淚縱橫,痛哭失聲。

  金川,乃是金葉云的父親。

  “張若塵好狠,竟然殺死了金妃娘娘。”張天圭眼神陰險的道:“金川前輩,你可一定要為金妃娘娘報仇。”

  “張若塵!”

  金川大吼一聲,一股強大的風力,從他的嘴里吐出,猶如颶風一樣,將整個山林中的樹葉全部震落,飛在半空,發出“沙沙”的聲音。

  方圓千丈之內,所有樹木,全部變得光禿禿的,看不見一片樹葉。

  林中的飛鳥和走獸,也都全部被震死。

  “給我追,一定要將張若塵追上,我要親自將他千刀萬剮。”金川咆哮的道。

  通溟河流域,乃是水域蠻獸的地盤,人族的禁地。

  人族為了清理通溟河,在距離通溟河的死亡河段只有百里的地方,建立起了一座城池,死亡之城。

  死亡之城,住扎著來自十多個郡國的軍隊,軍士數量多達百萬。

  幾乎每個月,人族軍士都會駕馭戰艦,進入水域,清剿蠻獸。

  每一年,更是會舉行一次大規模的戰役,蠻獸和人族軍隊廝殺得天昏地暗,雙方都會造成巨大的傷亡。

  除了軍隊之外,也有很多來自各個郡國的武者,來到死亡之城,想要前往通溟河流域獵殺蠻獸,尋找水中寶物。

  水中的修煉寶物,比陸地上更多,哪怕只是找到一件,也能讓武者的修為提升一大截。

  正是因為有利可圖,所以,明知通溟河危險,每天卻依舊有大量武者趕來死亡之城,加入到冒險者的隊伍之中。

  有的人,的確送了性命,沉尸水底;有的人,卻得到修煉寶物,從此變成武道高手。

  這是一個充滿機遇,又充滿危險的地方,傳奇和死亡并存。

  張若塵來到死亡之城,看到的是高筑的城墻,停泊在港口密密麻麻的戰艦,絡繹不絕往來的武者。

  “聽趙三屠在通溟河挖出了一株血珊瑚,賣了兩百萬枚銀幣,他可是大賺了一筆。”

  “草市街又發生了武者爭斗,據死了六十多人,血流成河,其中,還有地極境的武道強者。”

  “今天早上,死亡之城的軍隊,派遣了十三艘戰艦,進入死亡河段,據是要獵殺四階中等蠻獸‘玄寒章魚’,也不知能不能成功?”

  “朱雀樓又來了十位千嬌百媚的紅姑娘,今晚將會拍賣她們的初夜,也不知誰能拔得頭籌?”

  走在車水馬龍的大街上,張若塵聽到各種各樣的消息,既有某種寶物出世的消息,也有某位大人物來到死亡之城的消息,還有某一只強悍的蠻獸出世的消息……

  死亡之城,真可謂是魚龍混雜之地。

  突然,張若塵的心中似有所感,抬起頭來,向遠處一座酒樓望去,似乎看見一個熟悉的人影。

  “居然是她。”

  張若塵的眼睛一瞇,盯著那一個站在街道旁邊一座古建筑的三樓上面的紫衣女子。

  那一個紫衣女子,亭亭玉立,容顏十分清麗,身材苗條,看似柔弱,武道修為卻很高。而且,她的五感明銳,似乎察覺到有人在注視她。

  于是,她轉過身,向那一道目光傳來的方向望去,正好看見站在街道中央的張若塵。

  (求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