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百零九章 破甲

  “黑市一品堂的少主,居然會來天魔嶺。○”

  張若塵微微詫異了一下,終于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連忙問道:“七煞星使,也來了天魔嶺?”

  “你知道七煞星使?”阿樂道。

  張若塵道:“黑市一品堂既然已經選出了少主,負責守護少主的七煞星使自然也該誕生。七煞星使,無一不是高手中的高手,在少主沒有成長起來的時候,他們七人才是最可怕的存在。”

  “七煞星使,有幾個來到了天魔嶺?”

  阿樂道:“我只見過兩人,分別是紅欲星使和紫風星使,并不知道另外五人有沒有來到天魔嶺。”

  張若塵思索了片刻,手指摸了摸鼻頭,道:“七煞星使,一般是在二十歲的時候挑選,每隔三年選出一個。也就是說,紫星使者是最早被選出來的人,武道修為自然是最強。紅星使者是最遲被選出來的人,理論上來說應該是最弱。”

  “最強和最弱的兩位星使都趕來天魔嶺,另外五位星使也必定已經駕臨。天魔嶺到底有什么了不得的東西,竟然讓東域黑市一品堂的少主和七煞星使全部趕來?”

  “龍舍利。”阿樂道。

  “龍舍利是什么?”張若塵問道。

  阿樂道:“根據那一位神秘的少主‘帝一’所說,龍舍利乃是八百年前九帝之一佛帝遺留下來的東西,后來落入天魔嶺的霸主四翼地龍的手中。四翼地龍死后,佛舍利就下落不明。帝一懷疑,龍舍利就在水底龍宮。”

  “原來是為了佛帝留下的舍利子,難怪以黑市一品堂少主的身份,竟然會親自趕來天魔嶺。”

  張若塵正打算去水底龍宮,卻沒想到,居然會碰上一位如此強勁的對手。

  黑市一品堂的少主,即便是在整個昆侖界的年輕一代,也絕對算是一等一的年輕強者,堪稱是黑市未來的統治者之一。

  張若塵的心中沒有懼意,反而生出一股強大的戰意。

  而且,更加讓張若塵意外的是“龍舍利”。

  說起來,張若塵與佛帝還是有些淵源,當初,佛帝與明帝論武,各自交換了一種武學。佛帝交換給明帝的武學,就是“龍象般若掌”。

  據說,龍象般若掌在萬佛道,也是數一數二的掌法武技,至剛至陽,般若萬千。只不過這種掌法極難修煉,很少有能能夠修煉到第七掌。

  “龍舍利,我也必須要得到。”

  張若塵的目標是池瑤女皇,若是能夠得到佛帝留下的舍利,將會讓他離目標進一大步。

  當然,張若塵并不會盲目的去和帝一硬碰硬,那樣只會是以卵擊石,死無葬生之地。

  阿樂又告訴了張若塵一些關于帝一的消息,但是,阿樂畢竟只是地府門的一個殺手,知道的東西十分有限,張若塵也只是對黑市的行動,有了一個大致的了解。

  “恩公,該告訴你的東西,差不多都已經告訴你。我也要盡快回去,免得被地府門的人發現。”

  阿樂向張若塵躬身行禮,就立即轉身離開。

  “阿樂!”張若塵叫了一聲。

  阿樂停下腳步。

  “謝謝!”

  張若塵知道阿樂趕來通風報信,必定是冒了極大的風險。

  “該說謝謝的人是我,當初若不是恩公的救命、傳功之恩,也不會有現在的我。”

  阿樂的聲音依舊很生硬,似乎并不擅長說話。

  可以想象,平時的時候,他的性格必定十分孤僻。

  “轟隆隆!”

  地面,猛烈震動。

  遠處,響起蠻象嘶吼的聲音。

  張若塵和阿樂的臉色都是微微一變。

  “肯定是四方郡國找來了這里,九王子殿下,你先離開,我來對付他們。”

  阿樂將背上的灰色連帽,戴到頭上,將大半張臉都給遮住,只留下一張鋒冷的嘴唇。

  “唰!”

  鐵劍離鞘,一股冰寒的殺氣,從他身上散發出來。

  “張若塵,你已經被包圍,逃不掉了!”

  金葉云化為一道窈窕的麗影,從古樹的頂部,飛落下來。

  能夠成為一國之妃,又是天極境的武道神話,金葉云自然還是很有姿色,看上去像是只有二十八、九歲,臉上的肌膚,似乎比少女都要細膩嫩白。

  “嘭!”

  “嘭!”

  五十頭身軀巨大的蠻象,從四面八方圍過來,像是一座座長滿鱗片的小山在移動,將張若塵和阿樂圍在中央。

  “吼!”

  站在蠻象背上的五十位穿著重甲的武道高手,每人都提著一桿長槍,發出震耳欲聾的大吼聲。

  張若塵對阿樂說道:“他們是在呼喚別的追殺者,我們必須盡快殺出去,要不然會有更多強者趕過來。”

  “哈哈!張若塵,你未免也太高估自己的實力,就算你的修為再提升一倍,也休想殺出蠻象軍布置的‘撼天戰陣’。”金葉云冷笑道。

  “那就看你們,能不能將‘撼天斬陣’布置成功。”阿樂冷聲道。

  說完這話,阿樂向著其中一頭蠻象沖了過去,在離蠻象還有三丈的地方,他猛然飛躍而起,一劍刺向那一位軍士的心臟。

  那一位軍士揮動長槍,也是刺向阿樂。

  阿樂的速度,卻比他想象中更快,輕松避開了那一位軍士的長槍。

  “叮!”

  鐵劍準確的擊在那一個軍士的心臟位置,卻被厚厚的重甲擋住,撞出一片能量漣漪。

  那一位軍士遭受強大的沖擊力,身體向后倒飛,嘭地一聲,墜落到十多米外的地上。

  突然,那一個軍士一掌擊在地面,猛然翻身,從地上站起,重新落到蠻象的背上,再次攻向阿樂,就像根本沒有受傷一樣。

  金葉云笑了笑,道:“蠻象軍的鎧甲是用地心炎鐵鑄造而成,足有三寸厚,重達萬斤,又豈是你可以破得開?”

  阿樂退了回去,向那一個軍士的心口看了一眼。剛才他的那一劍,竟然只是在鎧甲上留下了一個一寸深的劍痕,根本沒有將鎧甲刺穿。

  蠻象軍的鎧甲,就像是完全連在一起,根本沒有絲毫縫隙,就連眼眶的部位也鑲嵌著晶石片。

  “真的沒有破綻嗎?我看未必。”阿樂道。

  金葉云根本不和阿樂多言,下令道:“所以蠻象軍聽令,布置撼天戰陣,鎮殺他們兩人。”

  就在蠻象軍開始布陣的時候,阿樂再次出手。

  “嘩!”

  一劍刺出,宛如閃電一般橫空而過。

  “噗嗤!”

  他的這一劍,刺在那一位蠻象軍士的下巴的下方,將鎧甲刺穿。

  阿樂收劍。

  那一位蠻象軍士的頸部涌出一道血泉,身體顫抖了一下,仰頭栽倒在地。

  “怎么……可能?”金葉云驚聲的道。

  張若塵道:“蠻象軍士的鎧甲,的確擁有極強的防御力,而且,厚達三寸,一般的刀劍,根本無法傷到他們。”

  “但是,頭部和肩膀的連接處,卻是薄弱的地方,鎧甲的厚度,大概只有一寸。連接頭盔和身甲的地方,更加薄弱,那個地方就在下巴的下方。”

  剛才,阿樂的那一劍,就是刺穿蠻象軍士下巴下方的最薄弱之處。

  武者需要極其豐富的戰斗經驗,過人的眼力,才能看得出蠻象軍士的弱點。

  “就算你們知道又如何?”

  金葉云大喝一聲:“防御。”

  剩下的四十九位軍士,幾乎同時低頭,收住下巴,用頭部的鎧甲,守護頸部的最薄弱的接口處。

  “防御也沒用。”

  張若塵將真氣注入沉淵古劍,激活劍中的“力“系銘紋,使沉淵古劍的重量激增,達到五千斤的級別。

  突然,張若塵騰空一躍,揮劍斬下。

  下方的那一位蠻象軍士,橫槍一擋,想要抵擋張若塵的全力一劍。

  “嘭!”

  沉淵古劍幾乎在一瞬間就斬斷蠻象軍士手中的長槍,接著破開重甲,從那一位蠻象軍士的頭頂劈了下去。

  劍氣穿過,轟然一聲,張若塵雙腳落到地上。

  沉淵古劍所指的方向,地上,出現一道長長的血路,就連地面都被撕開一條裂縫。

  不僅那一位蠻象軍士的身體裂成兩半,就連他的坐騎蠻獸都被劍氣一分為二,裂成兩半,倒在地上。

  一劍之威,竟然如此可怕,讓在場的那些蠻象軍士都震驚不已,將蠻象軍的氣勢,壓制了下去。

  “他……他竟然……如此輕松的破開蠻象軍士的鎧甲?”

  “他手中的劍,怎么會那么鋒利,難道是傳說中的十階真武寶器?”

  就連金葉云都臉色一白,被張若塵剛才那一招霸道的劍法給震撼住。

  “難道在山谷中的時候,他故意隱藏了實力?”

  金葉云怎能不驚,即便是以她天極境后期巔峰的修為,也不可能爆發出如此強大的攻擊力。

  “戰!”

  張若塵向阿樂看了一眼,再次沖了出去,攻向另外一位蠻象軍士。

  “嘩!”

  劍光一閃,那一位蠻象軍士的頭顱,直接飛了出去。

  所謂的重甲,在沉淵古劍的面前,就像是紙做的一般,完全沒有任何防御力。

  那些蠻象軍士也不愧都是一等一的武道高手,只是一個剎那,他們就反應過來,同時向張若塵攻擊了過去。

  九桿長槍,幾乎同時刺出。

  “血氣凝兵!”

  緋紅的血氣,從張若塵的體內涌出,形成九柄旋轉的血劍,飛了出去。

  “咻咻!”

  九劍飛出,將九位蠻象軍士同時打飛出去,飛向半空。

  與此同時,阿樂抓住機會,立即沖出去,身體在半空停了九下。當他重新落到地上的時候,那九位蠻象軍士的頸部都出現一個血孔,不斷涌出鮮血。

  “嘭嘭!”

  那九位蠻象軍士落到地上的時候,全部變成了死尸。

  張若塵的劍法是精妙大氣,走的是正道,沒有絲毫破綻,就像是一位少年劍圣。

  阿樂卻是劍走偏鋒,詭異莫測,如同一位劍道之魔。

  (求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