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百零三章 帝一

  韓敬忠和張天圭,臉上帶著敬畏的神情。他們一直低著頭,跟在紅欲星使和紫風星使的身后,走進營地。

  這是從崇山峻嶺之中開辟出來的一座廣闊的軍營,也是四方郡國最強大的軍隊“蠻象軍”的訓練基地。

  既有馬場,也有練武臺,還有專門訓練蠻獸的營地。

  整個基地,只有三千位軍士,可是他們中修為最弱都是地極境小極位的武道修為,走出軍營,就是一等一的武道強者。

  他們的坐騎,全部都是蠻象。

  蠻象,乃是四階下等蠻獸。

  雖然只是最弱的四階蠻獸,可是三千頭蠻象沖殺過去,誰人能擋?

  即便是天極境的武道神話,也會瞬間被碾殺。

  擁有一支如此強大的軍隊,足以橫掃整個天魔嶺三十六郡國。

  想要打造一支蠻象軍,需要花費一筆龐大的靈晶,還要收羅天下高手,四方郡國的王族根本沒有那樣的財力,也沒有那么強大的號召力。

  所以,這一支蠻象軍的真正主人,并不是四方郡國,而是黑市的一位大人物。

  此刻,這一位大人物,就坐在軍營的主營帳的上方。

  他穿著一身帶著金邊的玄鐵甲,臉上帶著金色的鐵面具,露在衣袖外面的雙手,顯得十分白皙、細膩,顯然是一個年輕人。

  可就是這樣一個年輕人,身上卻散發出一股寒氣森森的氣息。

  除此之外,營帳中,還坐著數十位武道強者:四方郡國的郡王,地府門的門主,毒蛛商會的總會主,朱雀樓的樓主……

  天魔嶺黑市的頂尖大勢力的主宰,幾乎全部都聚集在這里,每一個都是讓人聞風喪膽的存在。

  當然,除此之外,又有一些黑市的年輕才俊,他們沒有資格入座,只能站在營帳的邊緣。比如,黑市年輕一代的七大高手,還有一些新崛起的年輕邪道狠人。

  在那些年輕的邪道狠人之中,就有一個身材單薄的男子。他依靠著營帳的墻壁,穿著一身麻布灰衣,身體站得筆直,手捏一柄鐵劍,身上帶著一股死氣,像是沒有任何情緒。

  若是張若塵在這里,就能將他認出。那一個灰衣男子,正是當初決定要加入黑市的奪命劍客,阿樂。

  只不過,如今的阿樂,已經是地府門年輕一代最頂尖的殺手。以地極境的修為,能殺天極境的武者,深得地府門主的器重。

  在地府門,阿樂的實力,已經蓋過地府門的少主“紫陰陽”。

  但是,阿樂的性格太孤僻,幾乎從不與任何人說話,就像一塊人形的石頭。

  除此之外,地府門還有兩位年輕武者也在營帳之中,正是紫陰陽和紫茜。以他們的身份,也只能站在角落的位置。

  整個營帳,寂靜無聲,只能聽到偶爾傳出的呼吸聲,氣氛壓抑到了極點。

  坐在上方的戴著金屬鐵面具的男子,聲音有些沙啞,道:“來到天魔嶺,我很失望。黑市居然被武市錢莊和拜月魔教給完全壓制,一點主動權都沒有,這,不像是我們黑市的風格。”

  “毒蛛商會是黑市在天魔嶺最大的商會,勢力遍布三十六郡國,聚集了數十位天極境的武道神話。華會主,你來說一說是什么原因?”

  毒蛛商會的總會主華青燁的臉色巨變,就像是被死神點到了自己的名字,全身不停冒冷汗,雙腿都有些顫抖。

  他已經年過百歲,武道修為已經沖破天極境,達到了魚龍境,算是超脫了凡人的境界。可是在那一位神秘男子的面前,心中卻生出一股強烈的空間,十分的不安。

  華青燁有些顫巍巍的站起身來,躬身向那神秘男子行禮,恐懼的道:“少主……天魔嶺的形勢相當復雜,各方勢力都很強大,不僅僅只是武市錢莊和拜月魔教那樣簡單,太清宮和云臺宗府都是擁有半圣的四流宗門,不容小覷。除此之外……”

  “嘭!”

  戴著金屬鐵面具的男子,一掌擊在桌面,冷哼一聲,“既然如此,留你何用?”

  紅欲星使和紫風星使都站在那一個戴著金屬鐵面具的男子的身后,一左一右,一個穿著紅色的衣衫,;一個穿著紫色繡龍袍,英俊霸道。

  聽到那一個戴著金屬面具的男子的話,紅欲星使和紫風星使頓時心領神會,他們的眼中痛楚露出寒光,向華青燁盯了過去。

  “華會主,你若是能夠躲過我一擊,饒你不死。”

  那一個背著龍頭鐵槍的紫衣男子,紫風星使,“唰”的一聲沖出去,幾乎在一瞬間就到達華青燁的身前。

  紫風星使的五指捏成掌刀,形成一道紫色的刀芒,劈向毒蛛商會總會主的左肩。

  紫風星使的力量,控制得相當精妙,沒有一絲真氣外泄。

  華青燁做為毒蛛商會的總會主,自然也是一位相當強大的高手,身體一扭,雙腿發力,想要急速后退。

  還沒等他移動腳步,肩膀的位置,傳來一股劇痛。

  “噗!”

  華青燁的左臂,被紫色的刀氣斬下,掉落在地。

  緋紅色的鮮血,從肩膀中涌出,讓營帳中彌漫上一股濃烈的血腥氣。

  紫風星使向華青燁盯了一眼,沒有再繼續攻擊,而且重新退了回去,道:“既然你能躲過我的一招,那就饒你一命。但是,你要知道,我剛才只是用了十分之一的修為與你過招。若是使用全力,你已經連骨頭都不剩一塊。”

  “多謝紫風星使,多謝少主。”

  華青燁立即跪在地上,不斷向坐在上方的那一個戴著金屬面具的男子磕頭。

  營帳中,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寒氣,眼神變得更加恐懼。

  華青燁可是超越天極境的超級強者,卻被那一個紫袍男子一招廢掉手臂,那一個紫袍男子的實力得有多強?

  那一個紫袍男子,看上去也就只有二十來歲的樣子,就算武者可以延緩衰老,他的年紀也絕不超過五十歲。

  不超過五十歲,就能達到如此高的成就,當真是恐怖絕倫。

  那一個戴著金屬面具的男子,道:“大家不用如此怕我,我們都是為黑市效力,應該和睦相處。或許大家對我還不熟悉,我先自我介紹,我是東域黑市一品堂的地品堂的第一高手,大家可以叫我……帝一。若是大家看過這一期的《東域風云報》,應該也會對我有一些了解,我就是三劍擊敗步千凡的那個人。”

  “我雖然現在只是地極境的修為,但是,我希望大家不要小看我,要不然,就不是斷一條手臂那么簡單了!”

  那一個自稱是‘帝一’的男子笑了笑,又道:“我這次來天魔嶺,主要有兩件事,第一,黑市必須要在天魔嶺擁有絕對的掌控權,無論是武市錢莊、拜月魔教,還是天魔嶺的本土勢力,都必須臣服在黑市的腳下。”

  “第二,我要尋找傳說中的龍舍利,希望大家能夠助我一臂之力。”

  四方郡王小心翼翼的問道:“少主,什么是龍舍利?”

  帝一道:“八百年前,整個昆侖界一共有九位至強者,被稱為‘九帝’。九帝中,有一位修佛者,人稱‘佛帝’。”

  “池瑤女皇為統一天下,就必須進軍西域,鎮壓三道之一的‘萬佛道’。佛帝做為梵天道的道主,自然免不了要與當時如日中天的池瑤女皇一戰。”

  “正如史料上記載,那一戰池瑤女皇取勝,強勢拿下了西域,擊敗了佛門領袖萬佛道。”

  “佛帝死在池瑤女皇的手中之后,留下的舍利子,被佛帝的坐騎金龍一口吞下。”

  “金龍趁池瑤女皇與佛帝斗法傷了元氣,逃之夭夭。后來,池瑤女皇又派遣高手,前去追殺金龍,奪取金龍體內的舍利子。卻沒有想到,金龍已經將舍利子完全煉化,化為龍舍利,修為大增,將池瑤女皇派去的高手殺得片甲不留。”

  “金龍擊潰了池瑤女皇派去的高手,可是它自己也受了重傷,最終死在逃亡的路上。從那以后,龍舍利也消失不見。”

  “我翻遍黑市一品堂的古籍,終于在一本書籍上找到了一些端倪。”

  “當初,池瑤女皇的勢力已經強大到巔峰,橫掃九帝,天下無敵。金龍受了重傷之后,一路向東,逃往了當初還很荒蕪的東域。在東域,金龍有一位小輩,那就是天魔嶺曾經的霸主四翼地龍。”

  “我猜測,當初受了重傷的金龍,就是死在天魔嶺。”

  “四翼地龍的巢穴,一共有兩處,第一處是天魔嶺深處的赤空秘府,另一處就是通溟河底的龍宮。”

  “五百年前一戰,赤空秘府已經化為廢墟,若是真有龍舍利,也肯定被人取走。但是,水底龍宮卻從未被人開啟,若是四翼地龍真的得到了金龍的龍舍利,很可能就放在龍宮之中。”

  聽到帝一的話,在場的那些黑市邪人,全都熱血沸騰。

  傳說中的佛帝,留下的舍利子,很可能就在天魔嶺。還有比這更激動人心的事?

  得到舍利子,就相當于,得到了佛帝的傳承。

  當然,他們根本不敢奢望龍舍利,那是帝一才能擁有的東西。但是,他們若是幫助帝一,奪到龍舍利,那就是大功一件。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