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百九十八章 被坑了

  百萬枚靈晶也只是小意思?

  若不是親眼看見張若塵隨隨便便砸出數十萬枚靈晶,常戚戚和司行空真懷疑張若塵是不是瘋了!

就算是一個人口數千萬的郡國,想要積累百萬靈晶,也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n∈,更何況是個人的力量  看見張若塵一派嚴肅認真的樣子,常戚戚的心中一怔,難道真的有賺錢的大好事。他激動的問道:“真……真的?”

  “當然是真的,但是……”

  張若塵不緩不急的道:“我得提前告訴你們,這件事相當危險,很可能會送命。”

  常戚戚原本沸騰的血液,頓時涼了下來,但是,很快他的眼神就變得堅定,道:“武道之路,本來就是刀尖上舔血,哪有不危險的事?我不是那些半圣家族的繼承人,根本沒有足夠多的資源,若是自己都不努力,如何能夠變成強者?做任務,雖然能夠賺取功勛值,換取資源,可是卻會浪費大量修煉時間。要是能夠得到一百萬枚靈晶,我就能購買足夠多的修煉資源,專心于修煉。”

  常戚戚的追求不高,這輩子,若是能夠修煉到天極境大圓滿的境界,就已經是相當了不起的成就,足以建立起一個強大的家族。

  若是按照他現在的修煉進度,估計一輩子都賺不到一百萬枚靈晶,想要修煉到天極境大圓滿更是相當渺茫的事。

  現在,一個機會就擺在他的面前,若是不抓住,就絕對不會再有下一次。

  “干了!”常戚戚眼神堅定的道。

  張若塵的目光盯向司行空,問道:“大師兄,你呢?”

  司行空向張若塵看了一眼,笑道:“所謂,富貴險中求。若是不敢冒險,又如何能夠歷練出一個強大的武道之心?我也干了!”

  常戚戚有些急切的道:“張師弟,你快說啊!到底什么事?”

  張若塵的目光向著夜色中看了看,似乎是察覺到了什么,露出防范的神情,道:“此地不是說話的地方,先去我的修煉府邸,再慢慢商量。”

  張若塵、黃煙塵、司行空、常戚戚離開之后,陳曦兒才從一塊三米高的巨石雕像的陰影之中走了出來,勾勒出一個窈窕纖細的身影。

  燈光下,陳曦兒的臉頰顯得格外白皙,猶如蒙著一層玉蠟,眼眸中露出精彩的神情,仿佛自言自語的道:“張若塵和表姐果然藏著一個大秘密,他們到底要謀劃什么?百萬枚靈晶,有那么好賺?”

  陳曦兒的手指托著下巴,晶瑩紅潤的嘴角微微上勾,露出一絲媚俏的笑意。

  這一次拍賣會,可以說是幾家歡樂幾家愁。

  對于燕云幻來說,今晚,絕對不不眠夜。

  他使用護身玉牌做抵押,終于,在拍賣場,將儲物手鐲和儲物戒指領走。

  可是,他還沒有捂熱,那一枚儲物戒指就被陳曦兒要走,他就只剩一枚內空間只有十二立方的空間手鐲。

  燕云幻坐在椅子上想了整整一夜,目光呆滯,就連眼睛都想得發紅,最終還是覺得自己就不該來天魔嶺。

  第二天一早,他準備收拾行李,離開這一個傷心的地方。

  雖然損失慘重,但是,至少昨晚的拍賣會,自己在氣勢上壓制住了張若塵,取得了絕對的勝利,應該是給曦兒妹妹留下了一個很好的映象。

  凡事,要往好處想嘛!

  想通之后,燕云幻的心情稍微好了一些,準備去向陳曦兒辭行。

  太陽初升,陽光,就像是一根根金線,灑落進天魔武城。

  這時,與燕云幻一起前來天魔嶺的一位燕族族老走了進來,告訴了燕云幻一個消息。

  聽到這個消息之后,燕云幻豁然站起身,身上散發出一股排山倒海的氣勢,沉聲道:“什么,竟有此事?”

  那一位燕族族老道:“今天早上,整個天魔武城都已經傳遍。那五件空間寶物的主人,的確是銀袍長老閣的閣主雷景,而張若塵就是雷景的弟子。現在,公子應該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吧?”

  燕云幻就像是遭受五雷轟頂一般,腦海中一片空白,腦海中浮現出三個字:“被坑了!”

  燕云幻連忙抓住那一位族老的雙肩,面部表情極度扭曲,猙獰的道:“拍賣會是昨晚的事,消息怎么會這么就傳了出來,肯定是有人存心造謠的對不對?對不對?”

  那一位燕族族老嘆道:“其實,在拍賣會開始之前,雷景就已經給天魔嶺各個大勢力的掌舵人寫了書信,邀請他們參加拍賣會。所以,很多人早就知道,空間寶物的主人是雷景,更知道張若塵是雷景請的‘托’。”

  “轟!”

  燕云幻就像再次被雷擊了一下,整個人呆若木雞,松開抓住燕族族老雙肩的手,自言自語的道:“也就是說……昨晚,大家都知道張若塵是托,就我一個人被蒙在鼓里,如同一個傻瓜一樣,與張若塵叫價,還自以為贏了他……哈哈……張若塵……張若塵,我非要宰了你!”

  燕云幻提起放在桌上的劍,沖到大街上,嘴里大喊著張若塵的名字,向武市學宮的方向飛奔而去。

  天魔武城的那些武者看到這一幕,頓時想到昨晚拍賣場發生的趣事。

  “看來那一位燕公子已經知道自己被坑了,要去找張若塵拼命。”

  “什么燕公子,就是一個傻缺,真為燕族的前途擔憂。”

  “也不能這么說,燕云幻畢竟是《地榜》排名第三百七十五位的頂尖強者,武道修為不是張若塵可以比擬,看來又有好戲要上演了!”

  “那可不一定,張若塵明知自己不是燕云幻的對手,說不定早就已經躲起來。”

  “希望他已經躲起來,要不然,以燕云幻現在的情緒,說不定會一劍劈殺他。”有人擔憂的說道。

  就在燕云幻提著劍,在大街上飛奔的時候,陳曦兒來到黃煙塵的修煉府邸。

  見到陳曦兒,黃煙塵沒有好臉色,冷哼了一聲,道:“你來干什么?”

  “表姐,我們可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姐妹,我難道就不能來拜訪你?”

  陳曦兒的一條修長的美。腿,跨入修煉府邸的門檻,挺著曲線傲人的胸脯,輕輕的摸了摸戴在手指上的空間儲物戒指,故意在黃煙塵的眼前炫耀。

  黃煙塵露出冷峭的神情,也輕輕的摸了摸掛著胸口的紫色空間吊墜,心中暗道,這才是真正的空間寶物,你的那一件,只不過是一件殘次品而已。

  那一件紫色空間吊墜,是張若塵昨晚送給她,儲物空間達到兩千八百立方,而且,還具有認主和護身的功能。

  當然,黃煙塵是不會告訴陳曦兒,讓陳曦兒戴著一枚殘次品,繼續炫耀。

  黃煙塵道:“陳曦兒,你若只是來炫耀那一枚儲物戒指,我勸你還是趁早回去吧!”

  陳曦兒的美眸微微一挑,直接開門見山的道:“表姐,你和張若塵應該是要去那一座中古時代留下了的古洞探險吧?”

  黃煙塵的眼睛一縮,道:“什么古洞?”

  陳曦兒笑道:“就是張若塵找到五件空間寶物的那一座古洞,莫非表姐,連我都要隱瞞?”

  黃煙塵冷哼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陳曦兒道:“表姐若是不知道,那我就幫表姐分析分析。張若塵發現了一座中古時期留下的古洞,得到了五件空間寶物。但是,他不敢親自拿出來拍賣,于是就去求雷閣主。為了掩人耳目,于是就由雷閣主出面,聲稱是他發現的空間寶物,以免外人將目光注意到張若塵的身上。”

  黃煙塵的心中一緊,情不自禁的捏緊五指,道:“不過只是你的猜測罷了!”

  陳曦兒呵呵一笑,緊盯著黃煙塵的眼睛,道:“雖然是猜測,卻也有依據。昨晚,張若塵一共在拍賣場,花費了六十一萬兩千枚靈晶。若那五件空間寶物不是他的,他是從哪里得來這么多的財富?”

  “張若塵與燕云幻競價的時候,眉頭都不皺一下。若是五件空間寶物不是他的,他怎么敢喊出一百五十枚靈晶的天價?”

  黃煙塵道:“就因為這些?”

  “當然不止。”

  陳曦兒笑道:“昨晚,張若塵拍下的幾件東西,幾乎全部都是用于戰斗的利器,或者是保命的寶物。這說明,他近期要出去探險,而且,探險的回報會相當豐厚,要不然不值得他花費那么多的靈晶。按照這一條線索分析,要猜出真相,并不是難事。”

  不得不說,陳曦兒真的十分厲害,僅僅只是一場拍賣會,卻將真相猜對了一大半。

  論心機,黃煙塵與她相差十萬八千里。

  陳曦兒看見黃煙塵冷冰冰的眼神,頓時花枝招展的笑了起來,道:“表姐,你不會是想殺人滅口吧?”

  “陳曦兒,你到底是來干什么?”黃煙塵冷聲道。

  陳曦兒道:“我只是想來告訴表姐你,我能夠猜到的事,別的人也肯定能夠猜到。張若塵,雖然很小心,可還是百密一疏。若我是他的未婚妻,就絕對不會讓他犯這樣的錯誤。”

  “唰!”

  劍,離鞘。

  黃煙塵的手臂一揮,戰劍直接指在陳曦兒的頸間。

  陳曦兒顯得十分從容,沒有絲毫懼色,嬌媚的笑道:“表姐,我們雖然從小斗到大,可是,還不至于刀劍相向吧?再說,你應該清楚,我并沒有惡意,只是想要加入你們,也去探查那一座古洞,分一份好處而已。”

  “噠噠!”

  急促的腳步聲響起。

  一個侍女從外面快步走了進來,道:“郡主,大事不好了,燕公子提著劍,闖進了張若塵的修煉府邸。”

  “什么?”

  黃煙塵和陳曦兒幾乎同時驚呼了一聲。

  燕云幻可是《地榜》排名第三百七十五位的絕頂強者,武道修為深不可測,張若塵怎么可能是他的對手?

  萬一燕云幻在氣憤之下,不顧一切的殺了張若塵,到時候該怎么辦?

  陳曦兒才剛剛和黃煙塵談好交易,萬一張若塵死了,豈不是沒有人知道那一座古洞的具體位置?

  “快去阻止他。”

  陳曦兒和黃煙塵幾乎同時動身,化為兩道美麗的人影,沖出大門,趕去張若塵的修煉府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