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百九十六章 豪爽的燕云幻

  燕云幻舉起水晶牌,再次叫出一個高價,:“六十三萬枚靈晶。”

  他似乎就是要和旻樞郡王叫板到底。

  旻樞郡王的心情十分糟糕,盯向燕云幻的眼神也越來越不善。

  前面一枚儲物玉鐲已經讓給你,你居然還來跟本王爭搶空間戒指,真以為本王不敢得罪燕族?

  一個滿臉皺紋的老者站在旻樞郡王的身后,眼中露出寒光,道:“區區一個小輩,也敢在天魔嶺狂。大王,要不要將空間戒指讓給他,等到拍賣會結束,老夫再去收拾他。”

  “算了!一個小輩而已!”

  旻樞郡王再次叫價:“六十五萬枚靈晶。”

  燕云幻舉起水晶牌,“六十七萬枚靈晶。”

  旻樞郡王的眉頭緊了緊,加了最后一次價格,“七十萬枚靈晶。”

  同時,旻樞郡王站起身來,目光望向燕云幻的方向,道:“燕公子,這是本王最后的價格,你若是能出更高的價格,空間戒指,你就拿走吧!”

  聽到這話,燕云幻長長的松了一口氣,老實說,七十萬枚靈晶也已經快要達到他承受的極限,幸好旻樞郡王先放棄。

  燕云幻從容不迫的再次舉起水晶牌,“七十萬一千枚靈晶。”

  看見燕云幻手中的水晶牌上的價格,旻樞郡王捏了捏拳頭,眼中的怒意更濃:“可惡,這個小輩,故意侮辱本王。姬老,拍賣會結束之后,狠狠的教訓他一頓。”

  “七十萬一千枚靈晶。一次!”

  “七十萬一千……”

  就在眾人都以為空間戒指要被燕云幻拍下的時候,張若塵緩緩的舉起水晶牌,“七十五萬枚靈晶!”

  白虛靈的眼睛一亮,立即道:“七十五萬枚靈晶,還有更高價嗎?”

  燕云幻的眼神一沉,帶著怒氣盯向張若塵。眼看空間戒指就要到手,卻沒有想到張若塵居然橫插一手。

  燕云幻向陳曦兒看了看,只見陳曦兒正盯著他,眼神中流露出濃濃的期待,就好像是在提醒燕云幻,“你快叫價啊!你先前不是說要將空間戒指拍下來送給我?關鍵時刻,千萬別又慫了!”

  燕云幻咬了咬牙齒,抓起水晶牌,就像是抓起一座大山一樣的艱難,最終還是再次出價:“七十六萬枚靈晶。”

  “八十萬枚靈晶。”

  張若塵顯得十分輕松的樣子,又一次舉起水晶牌。

  燕云幻暴怒:“張若塵,你不過只是一個下等郡國的王子,拿得出八十萬枚靈晶嗎?”

  張若塵當然拿不出七十萬枚靈晶,但是,那一件空間戒指本來就是他送來寄拍,所以,根本就不擔心價格的問題。

  黃煙塵道:“燕族的繼承者,莫非連一枚空間戒指都買不起?若是買不起就不要說大話,免得被人瞧不起。”

  陳曦兒也露出幾分失望的神情,幽怨的道:“哎!算了,燕公子,這一枚空間戒指,我不要了。讓給張若塵吧!我們拼不過他!”

  聽到陳曦兒的話,頓時讓燕云幻更加氣憤,道:“曦兒妹妹不用擔心,今天,我無論如何,都要將那一枚空間戒指拍下來送給你。我就不信,他能夠比我更加富有。”

  燕云幻其實也擔心張若塵是在故意抬價,可是,他轉念一想,萬一他突然不加價,張若塵豈不是就要花費天價購買空間戒指?

  若是張若塵拿不出靈晶,肯定要遭受武市錢莊嚴厲的懲罰。

  正是基于這個想法,燕云幻才再次和張若塵競價。但是,他卻怎么都料不到,空間戒指的主人就是張若塵。

  “七十一萬枚靈晶。”

  張若塵抬起水晶牌,“八十萬枚靈晶。”

  “八十一萬枚靈晶。”

  “九十萬枚靈晶。”張若塵再次狠狠的抬價。

  每一次張若塵叫價,坐在旁邊的常戚戚的身體都好顫抖一下,他真擔心張若塵只是虛張聲勢,萬一到時候拍下了空間戒指,付不起價格,該怎么辦?

  別說是常戚戚心驚肉跳,整個拍賣場,很多人都在心驚肉跳。

  “張若塵抬價也太狠了吧!他哪來那么多的靈晶?”有人擔憂的道。

  很多人都覺得張若塵很囂張,比半圣家族的燕云幻還要囂張。

  旻樞郡王卻心頭大樂,差一點笑出聲:“厲害啊!云武郡國生了一個好兒子,沒錯,就是這樣抬價,狠狠的坑死燕族的那個小輩。”

  “大王,到底是怎么回事,老奴有些看不懂了!張若塵就算是千水郡國的駙馬,有煙塵郡主的支持,也不可能一次性拿出如此多的靈晶。他就不怕,到時候付不起靈晶?”站在旻樞郡王身后的老者說道。

  旻樞郡王嘿嘿一笑,道:“那是因為,你不知道一個秘密。”

  “什么秘密?”老者問道。

  旻樞郡王笑道:“空間戒指的主人是銀袍長老閣的閣主,雷景。”

  聽到這話,那一位老者頓時明白過來,也大笑出聲,道:“原來如此。張若塵是雷景的弟子,肯定是雷景請來的托。那一個燕族的小輩真是倒霉,居然和一個托這么較勁。”

  在場,凡是收到雷景書信的大佬,差不多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很多人都等著看好戲,也不知張若塵這個“托”,能夠將價格抬高到什么程度?

  “燕族居然出了這么一個蠢貨,難道看不出張若塵就是一個托,而且還是一個很不高明的托。”云臺宗府的宗主韓厲笑道。

  韓湫一直盯著坐在下方拍賣席上的張若塵,美眸漣漣,道:“他哪里不高明了?我覺得很高明嘛!要不然,燕云幻怎么會上當?”

  韓厲搖了搖頭,道:“當然不高明,大家都知道張若塵是雷景的弟子,就肯定會防范他。雷景請他做托,自然是很不高明。我若是要請一個托,肯定請一個大家都不認識的人。”

  韓湫道:“原來父親說的是雷閣主做得不高明。”

  “你認為為父說的是誰?張若塵?”

  韓厲搖了搖頭,道:“張若塵只是區區一個小輩罷了,沒什么評論的價值。”

  在韓厲看來,張若塵不過只是一個地極境的小輩,將來能達到什么樣的成就,還很難說。這樣的小輩,自然還沒有資格被他放在眼里。

  張若塵又一次舉起水晶牌,“一百萬枚靈晶。”

  燕云幻全身冒冷汗,有些顫抖的將水晶牌再次舉起:“一百零五萬枚靈晶。”

  坐在旁邊的陳曦兒,可以清晰可見燕云幻額頭上的汗珠,還有他急促的氣息。明明只是一場拍賣會,卻像是拼命一樣。

  反觀張若塵,從始至終都顯得風輕云淡的樣子,時不時還和黃煙塵談笑風生,顯得輕松寫意。

  黃煙塵能夠調動多少靈晶,陳曦兒比誰都清楚。

  所以說,張若塵叫價的底氣,并不是來自于黃煙塵的支持。

  既然不是黃煙塵在支持他,又會是誰呢?

  陳曦兒感覺自己越來越看不懂張若塵,總覺得張若塵并不像表面上那么簡單,自己似乎小看了他。

  張若塵決定下一劑猛藥,直接加價:“一百五十萬枚靈晶!”

  “一百五十一萬枚靈晶。”

  燕云幻再次加價。

  不過剛剛加完價,他就一個激靈,突然反應了過來。

  張若塵怎么突然加價到了一百五十枚靈晶?

  一百五十一萬枚靈晶,已經出他能支配的靈晶數目。

  燕云幻喊出一百五十一枚靈晶的時候,心中就緊張到了極點,一直盯著張若塵,希望張若塵能夠再次加價。

  可讓他失望的是,張若塵略微的想了想,突然,向黃煙塵看了一眼,輕輕的搖了搖頭,淡淡的說了一句,“還是不要再不加價了吧!”

  按照張若塵的估計,燕云幻應該已經到了極限。

  若是繼續刺激他,他很可能會不顧面子,放棄空間戒指。

  張若塵還指望拍賣空間戒指賺錢,自然不可能自己把它買下來。既然如此,那就讓燕云幻來買單。

  黃煙塵看懂了張若塵眼中的意思,道:“既然燕公子如此執著要那一枚空間戒指,我們就讓給他吧!”

  燕云幻連忙道:“不,不,燕某突然又不想購買那一枚空間戒指,還是讓給你們吧!你們再叫一次價,再叫一次,我肯定不會加價。”

  黃煙塵就像看白癡一般的盯了燕云幻一眼,道:“空間戒指已經被你拍下來了,我們為何還要加價?后面還有三件空間寶物,說不定更好,我們何必要拼這一件?”

  “一百五十一萬枚靈晶。一次。”

  “一百五十一萬枚靈晶。兩次。”

  “一百五十一萬枚靈晶。三次。成交!恭喜第七百九十三號客人拍得空間戒指,接下來請出今天的下一件拍賣品。”

  雖然拍下空間戒指,可是燕云幻的臉色卻比哭還難看,心中一直在想著回到家族之后,該如何解釋?

  “一百五十一萬枚靈晶拍買一枚空間寶物……應該也不虧吧!畢竟是空間寶物……家主應該不是責罰我……”

  燕云幻的臉色蒼白,在心中,不斷安慰自己。

  陳曦兒卻立即將燕云幻拉回現實,她欣喜的道:“燕公子,你真是太豪爽了,不愧是燕族的繼承人,謝謝你幫我拍下那一枚空間戒指,讓你破費了!”

  “啊?”燕云幻驚呼道。

  陳曦兒瞇著一雙美眸,道:“燕公子,你先前不是說過,要將那一只空間戒指送給我嗎?”

  “沒錯!我當時也聽見了,燕公子真乃是我輩之楷模,為了追求陳師妹,直接拍下一百五十一萬枚靈晶的空間戒指,我常戚戚是佩服得五體投地。”常戚戚道。

  燕云幻僵著臉一笑,那笑容簡直比哭還難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