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百八十八章 韓厲

  張影離開之后,雷景沉默了片刻,像是在想事情。

  半晌之后,他的目光看向另一位銀袍長老,問道:“凡天,嶺西九郡的八個下等郡國,已經開始討伐四方郡國了吧?”

  紀凡天站在下方,敬畏的道:“回稟閣主,就在半個月前,八個下等郡國幾乎同時開始攻擊四方郡國,從八個方向出兵,顯然是想聯手瓜分四方郡國的領土。”

  “據說,東域圣王府的制裁文書下達的時候,四方郡國王室的高層就已經全部逃走,整個王宮,人去樓空。現在,整個四方郡國內亂四起,軍隊中的大佬紛紛自立為王,形成獨立的派系。就連四方郡國的那些大家族和大宗門也都摻合進來,割據一方,想要在亂世之中分一杯羹。”

  “但是,總體實力來說,還是那八個下等郡國的實力最強。”

  雷景道:“四方郡國是中等郡國,疆土面積比另外八個郡國加起來都要大,人口數量比八個郡國加起來都要多。單靠一個下等郡國的力量,吞不下四方郡國。”

  “閣主,怎么突然問起這件事?”紀凡天道。

  雷景并沒有回答紀凡天的話,站起身來,推開門走了出去,站在十二層高的塔閣之巔,望著腳下的云海,問道:“凡天,你已經跟老夫五十年了吧?”

  “是四十九年零三個月。”紀凡天道。

  雷景道:“你的武道修煉達到了什么境界?”

  “天極境大圓滿。”紀凡天道。

  雷景點了點頭,道:“老夫雖然從來沒有承認你是我的弟子,但是,卻一直將你當成老夫的大弟子。你應該明白吧?”

  紀凡天立即跪在地上,熱淚盈眶,連磕了三個響頭,道:“拜見師尊。”

  雷景將紀凡天扶了起來,道:“凡天,現在為師有一件事,需要你去做。”

  “只要師尊一句話,弟子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紀凡天立即又道:“師尊指的可是四方郡國的事?”

  “沒錯。”

  雷景道:“你的小師弟是云武郡國的九王子,為師當然希望四方郡國能夠落入云武郡國的手中。但是,云武郡國的實力,還是太弱了一些。為師希望你能去一趟四方郡國,暗中幫助云武郡國的軍隊。同時,你也要將老夫的意思,告訴武市錢莊在四方郡國的勢力,讓他們明白該幫誰。”

  “弟子明白。”紀凡天道。

  “去吧!”

  投之以桃,報之以李。

  張若塵能夠將《血神經》和空間玉鐲送給雷景,雷景受了這么大的人情,自然也要回報一些。

  云臺宗府,在天魔嶺,絕對屬于最頂級的霸主。

  在天魔嶺的武者眼中,云臺宗府絕對是武學圣地,每年不知道有多年輕子弟慕名而來,想要拜入云臺宗府。

  此刻,云臺宗府的一座靜謐清幽的莊園之中,一個擁有高挑身、完美容顏的女子,正手持一柄白玉古劍,在武場中練劍,施展出一招招玄奧的劍法。

  “唰唰!”

  韓湫的劍法行云流水,猶如游龍,又像神蝶,每一招都如同是絕世之劍,幾乎就能引動天地靈氣的共鳴。

  她施展的正是陰儀九劍。

  回到云臺宗府,韓湫就一直在閉關練劍。陰儀九劍,已經擁有了一定的火候。就算不與陽儀九劍配合,發揮出來的威力,也相當強大。

  每一招出手,似乎都有斬斷江河、劈開山岳的威力。

  突然,韓湫的嘴角勾出一絲俏皮的弧度,劍鋒一轉,化為一道白色流光,刺向站在武場外的中年男子。

  “唰!”

  極快的速度,配合強大的劍法,發出一聲震耳的劍鳴。

  那一個中年男子,身材挺拔,英俊非凡,只是隨意的站在那里,卻給人一種武道之神一般的感覺。

  別的武者,別說是在他的面前動劍,就算是想要抬起頭來都很難。

  整個云臺宗府,估計也只有韓湫,才敢向他出劍。

  中年男子只是輕輕抬起兩根手指,就將韓湫的劍給緊緊夾住,評論道:“劍法倒是精妙絕倫,只可惜還是太拘泥于招式。很顯然,那一位傳給你陰儀九劍的高人,只傳給你了劍招和步法,并沒有將心法傳給你。”

  韓湫有些不服氣,道:“哪有?明明是你使用強大的修為,才將我的劍夾住。在我看來,陰儀九劍何等高深莫測,我現在連這套劍法的百分之一的威力都沒有發揮出來。等我的修為達到你的層次,肯定只需一劍,就能將你擊敗。”

  “哈哈!好啊!為父等著那一天。”

  中年男子,就是云臺宗府的宗主,韓厲。

  平時韓厲都是一個十分嚴肅的人,只不過最近一段時間,他的心情實在太好,所以今天才忍不住大笑出聲。

  韓厲將手指松開,放開玉劍,十分欣慰的盯著韓湫,道:“陰儀九劍的確是了不起的劍法,哪怕只有劍招和步法,就已經堪比鬼級下品的武技。湫兒,你能夠得到那一位高人的指點,是你莫大的福氣。今后,你若是再次遇到那一位高人,一定要請他來云臺宗府做客,為父要好好的感謝他。”

  韓湫的腦海中浮現出張若塵的影子,眸中閃過一絲異色,道:“父親,那一位高人不僅傳授了女兒劍法,而且還幫女兒解決了修煉上的一個大問題。以父親的眼力,你覺得女兒現在能不能闖過九絕塔的第四層?”

  韓厲道:“這次回來,你的進步的確相當大,要闖過九絕塔的第四層,絕不是難事。”

  “若是你能夠將陰儀九劍的心法,也學習到,將來將這一套劍法修煉到大成,說不定有機會闖過九絕塔的第五層。當然你也別灰心,就算沒有學習到心法,也有機會達到四絕半的程度。”

  就算是韓厲在地極境大圓滿的境界的時候,也不如現在的韓湫,他怎么能不高興?

  韓厲又道:“還有一件事要告訴你,太公已經觀摩過你施展的陰儀九劍,打算以陰儀九劍為基礎,創出一套屬于云臺宗府自己的劍法。”

  聽到這話,韓湫立即有些不高興,道:“老太公怎么可以這樣?他是多久來偷看的,我怎么完全不知道?”

  “以太公的修為,就算他站在你的身旁,你也未必發現得了他。”韓厲道。

  韓湫道:“父親,那一位高人傳給我這一套劍法的時候,可是說過,這一套劍法出自兩儀宗,我們這樣抄襲別人的劍法,真的好嗎?”

  “不是抄襲,而是從演變。”

  韓厲搖了搖頭,道:“‘天下武功,皆出三道’,若是追本溯源,天下間的任何一種武學,最終都是有源頭,都是從別的武學中演變過來。”

  “湫兒,你應該清楚,我們云臺宗府最大的弱項就在劍法上面,開宗立派四百多年,卻連一種靈級上品的劍法都沒有。”

  “一個宗派,想要變得強大,就必須要有武學做為基礎。若是太公能夠根據陰儀九劍,開創出一種屬于我們云臺宗府的頂尖劍法。那么今后,天魔嶺的劍道天才,就不會只選擇太清宮和武市學宮,我們云臺宗府也會成為他們選擇的劍道圣地。”

  韓湫依舊還是有些氣惱,道:“這就是父親一直讓我演練劍法的原因?”

  韓厲似乎也覺得有些對不住自己的女兒,臉色變得柔和了幾分,道:“湫兒,不要生氣了!這件事的確是為父做得不對,為父答應你一件事好不好?只要你提,任何事為父都可以答應你。”

  韓湫知道,劍法被偷學,已經是無法挽回的事。

  “好吧!既然如此,那父親就將張天圭逐出云臺宗府。”韓湫道。

  聽到這話,韓厲微微一怔,笑道:“圭兒?你和圭兒不是好好的嗎?怎么吵架了?”

  張天圭一直都是韓厲的得意弟子,韓厲自然對張天圭喜愛有加,而且,他也知道韓湫與張天圭的關系很好,所以早就已經決定將韓湫許配給張天圭。

  韓湫冷哼一聲,道:“父親,你以為我是在和你開玩笑?張天圭此人,外表光明正大,背地里卻陰險卑鄙,就連自己的親兄弟都敢出手暗害,他還有什么事情做不出來?父親,將他留在云臺宗府,我擔心會養虎為患。”

  回到云臺宗府,韓湫就派人去調查張天圭。

  知道張天圭的真正為人之后,韓湫已經十分反感他,根本沒有想到曾經敬佩的大師兄,竟然會是一個如此不擇手段的偽君子。

  韓厲的臉色變得十分嚴厲,冷聲道:“湫兒,你大師兄可是為父的弟子,更是絕頂天才,將來會成為云臺宗府的頂梁柱。你沒有任何證據,怎么可以如此說他?”

  “我當然有證據。”

  韓湫道:“我不僅有證據,還有證人。”

  “什么證人?”韓厲問道。

  韓湫道:“父親,你可記得張天圭的身邊有仆人,名叫林辰裕?”

  韓厲點了點頭,道:“當然記得,那個林辰裕倒也是一個不錯的天才。不過,聽你大師兄所說,他有一些隱疾,是一個不健全的男人。”

  韓湫冷冷一笑,道:“他的隱疾,還不是拜大師兄所賜。”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