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百八十三章 隱憂

  燕輕舞最厲害的就是劍法,先前因為張若塵出其不意,斬斷她的劍,使她沒有發揮出劍法的優勢。

  第二次交手,她不打算與張若塵硬碰硬,準備合理利用她在速度上的優勢。

  “開始吧!”

  張若塵提著沉淵古劍,也是一招起手式,站如一棵松,寂靜不動,給人一種高深莫測的感覺。

  “飛雪連天。”

  燕輕舞施展出一招靈級上品的劍法,打算主動試探張若塵,逼張若塵露出破綻。

  當燕輕舞的劍離張若塵越來越近,眼看張若塵就要被燕輕舞一劍刺穿心臟。

  突然,張若塵揮劍一斬,動如雷霆,劍氣如瀑布,從燕輕舞的身前斬了過去。

  “嘭!”

  燕輕舞倒飛出去,當她落到地上的時候,身體才攔腰斷成兩截。

  她手中的劍,也斷成兩截。

  “原來只需一劍。”

  張若塵看也沒有看燕輕舞的靈虛體,收起沉淵古劍,走出測試密室。

  達到地極境大極位,張若塵的最快速度已經達到每秒兩百九十米,遠遠超過燕輕舞。燕輕舞在速度上,根本不占任何優勢。

  再加上沉淵古劍的鋒利,所以,他只用一劍,便擊殺《地榜》第一百位的燕輕舞。

  此刻,《地榜》測試宮的頂部,雷景與一位鶴發童顏的老者坐在一起,正好看見張若塵一劍斬殺燕輕舞的畫面。

  剛才那一劍,實在太驚艷,幾乎達到完美無瑕的程度。

  “劍心通明,毫無破綻。”

  那一個老者嘆道:“真是厲害,沒想到天魔嶺竟然會誕生出一個如此強大的少年英杰,若是消息傳回總部,估計就連學宮和錢莊的高層都會注意到他。”

  雷景搖了搖頭,道:“先不要將消息傳回總部。”

  “為什么?”老者問道。

  雷景笑道:“張若塵現在還只是地極境的修為,在那些半圣、圣者看來,只是一個孩子罷了!想要殺他,易如反掌。你要知道,武市學宮的內部,也不是鐵板一塊,萬一消息走漏出去,只會給張若塵惹來殺身之禍。所以,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老者也點了點頭,道:“也就是說,隱瞞張若塵的測試成績?不將消息,傳回總部。”

  雷景點了點頭,道:“不是不傳,而是不完全傳出去。若是讓人知道,張若塵只是地極境大極位,就只用一劍擊殺《地榜》第一百位的高手,肯定會引起巨大的轟動。甚至會將魔教和黑市的高手引來,不惜一切代價殺他。”

  “但是,若是張若塵地極境大極位的修為,卻只能與《地榜》第一百位的高手,拼得不相上下,只能通過微弱的優勢取勝。那么,他的天資雖然依舊十分驚艷,可是卻還沒有達到到讓魔教和黑市恐懼的程度。到時候,就算有高手來殺他,老夫也能幫他接下。”

  老者道:“我明白了!若是張若塵在地極境大極位,只能與《地榜》第一百位的高手抗衡。那么,就算突破到地極境大圓滿,也最多《地榜》前二十的實力。雖然依舊傲視天下英杰,卻還沒有達到逆天的程度。畢竟,每隔幾年,《地榜》前二十都會換一批人。”

  只是一個境界的差別,卻是兩個層次的概念。

  雷景和那一位老者只是用另一種方式,隱藏了張若塵部分實力和天資。

  雷景道:“張若塵畢竟只是下等郡國的王子,想要達到更高境界,想要得到最好的培養,就必須要有大量的修煉資源。老夫能夠幫他的畢竟有限,所以,他必須要展示出部分天資,得到學宮的重視,只有這樣,才能讓學宮將更多資源交給他。幫助他,走得更遠。”

  老者道:“既然如此,那就對外宣傳,張若塵是地極境大極位的武道修為。同時,我們只將第一場和第二場的實戰測試結果匯報總部,第三場的實戰結果就直接按壓下來。”

  “這件事就拜托你老了。”雷景拱手道。

  老者笑道:“我們都是為武市錢莊辦事,老夫也不希望錢莊的天才,還沒能成長起來,就被殺死在搖籃。我現在,就將今天的測試結果和戰斗投影,傳送給《地榜》器靈本尊。”

  眼前這個老者,并不是真正的人類,而是《地榜》器靈分身。

  將測試結果傳送出去只會,雷景也告辭離開,再次去見張若塵。

  雷景見到張若塵,心情很好,笑道:“張若塵,有一件事情,老夫沒有提前與你商量,可能有些冒失。”

  張若塵道:“什么事?”

  雷景于是將剛才和《地榜》器靈分身做出的決定,告訴了張若塵。

  聽完之后,張若塵的眉頭深深的一皺,道:“已經傳回了總部?”

  雷景看見張若塵似乎十分擔憂的神情,于是笑道:“你也不要太過緊張,將你的部分天賦展示出來也是一件好事,可以得到學宮高層的重視,給你更多的修煉資源。若是真的因此,引來一些強者想要殺你,老夫必定全力護你周全。”

  張若塵當然不是害怕遭到高手的刺殺,擔憂的是另一件事。

  在第二場施展測試的時候,張若塵與燕輕舞對話,提到了池瑤在修煉上的一些事,那些可都是絕對的隱秘。

  張若塵并不怕被武市學宮的高層知道,畢竟在那些高層看來,那只是區區一個地極境的少年的胡言亂語,根本不會放在心上。

  張若塵就怕,萬一消息傳到池瑤的面前。

  她再聯想到“張若塵”這個名字,就肯定不會覺得那是一個巧合。

  一旦讓池瑤知道,他還沒有死,以池瑤現在如日中天的勢力和天下無敵的修為,張若塵就算逃到天涯海角,也是死路一條。

  “我說的那些話,有些大逆不道,武市學宮的高層應該不會外傳,畢竟我現在也是武市學宮的一員。那些話傳入池瑤耳中的概率相當低,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張若塵長長的吐出一口氣,盡量讓自己放松心情。

  “何必要自己嚇自己,畢竟八百年過去,誰還記得八百年前有一個人叫張若塵?池瑤……說不定都已經將我忘記。”

  十年的時間,就足以讓人忘記很多事,很多人。更何況是八百年?

  八百年,太久了!

  雷景看見張若塵的臉色依舊有些不對勁,問道:“你還有什么擔憂嗎?”

  張若塵搖了搖頭,道:“沒有!”

  想了想,張若塵又道:“可不可以等到三個月后的下一次放榜的時候,再讓我進入《地榜》?”

  “你想推遲三個月?”

  張若塵道:“我進入《地榜》前一百位的消息一旦傳出,必定會在天魔嶺引起軒然大波,到時候,想要殺我的人,恐怕會比現在多十倍。所以,我需要三個月時間來鞏固現在的修為,爭取讓自己的實力更進一步,以應對接下來更加殘酷的挑戰。”

  雷景的心頭微微一動,道:“也好,推遲三個月,對你也是一件好事。這件事就由老夫來辦!你回去安心修煉,千萬不要耽誤了自己的武道。”

  張若塵回到修煉秘府之后,依舊有些心緒不寧,腦海中不斷回響起在測試密室中說的那些話,萬一傳到池瑤的耳中會發生什么樣的后果?

  盤坐在修煉密室,張若塵全身就像是燃燒的火爐,皮膚變成赤紅色,一滴滴汗水溢出,濕透衣衫。

  “不行,以現在這樣的狀態修煉,非要走火入魔不可。”

  張若塵緊鎖眉頭,臉色蒼白,就連嘴唇都十分干裂,全身經脈微微凸顯了起來,變得有些猙獰。

  孔宣從外面走了進來,發現了張若塵的反常,關切的問道:“主人,你怎么了?”

  “沒什么。”

  張若塵收起真氣,努力保持平靜,盯了孔宣一眼,淡淡的道:“你不是在參悟劍意,怎么進來了?”

  “外面來了一個女子,說是奉洛師姐的命令,請主人去洛師姐的修煉府邸一敘。”孔宣道。

  “對!我答應了洛師姐,要與她交流武道,差一點將這件事給忘了!”

  張若塵揉了揉太陽穴,暫時將池瑤、《地榜》這些雜念放在一旁,道:“孔宣,你就不用隨我一起過去,留下來繼續參悟劍意。”

  修煉府邸的外面,站著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女,身材羸弱,十分清秀,氣質與洛水寒有些相像。

  她的武道修為達到玄極境小極位,乃是洛族的一位旁系天才少女,名叫洛心瑤。

  若論天賦,洛心瑤比很多外宮學員都要優秀,有進入內宮學府的資質。

  等了片刻,依舊不見張若塵從里面出來,洛心瑤有些不耐煩,氣氛的道:“不就是一個內宮弟子,洛師姐主動邀請,你居然還端架子。不知多少人,主動登門拜訪都難以見到洛師姐一面,你算什么東西?”

  洛心瑤雖然只是洛族的旁系,可也是圣者門閥的族人,自然沒有將天魔嶺的武者放在眼里。

  她真搞不懂,洛師姐為何會如此看重這個張若塵,竟然主動邀請他一起談論武道。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