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百六十九章 天魔十秀之裘林

  “明光半圣修煉的功法,雖然不如九天明帝經,可他對武道的理解卻遠比我強,參悟他留下的半圣圣意圖,對我也有不小的幫助。◢隨*夢*小◢說щЩш.suimEnG.1a&”@…”

  隨著張若塵對日月星辰圖的參悟,體內的真氣,不斷融入骨頭,使骨骼生出一層淡淡的星辰光輝。

  肉身強度,不斷提升。

  明光半圣的武道,與張若塵現在修煉的武道有所不同,明光半圣更注重肉身體質的修煉,特別是脛骨的修煉。

  一個武者,一旦選擇了某一種功法,就很難再改修別的功法。

  可是,就算兩個修煉相同功法的武者,他們的武道也完全不同,有的人成就高,有的人成就低。

  參悟半圣圣意圖,就是去學習半圣的武道,從而在一定程度上改變自己的武道,突破功法的限制。

  其中一些天資極高的武者,在參悟了多位半圣、圣者的武道之后,甚至能夠創出自己的武道,獨立的功法。

  就像九天明帝經、孔雀圣典不也是先賢創出?

  張若塵對自己的要求很高,自然不想被九天明帝經局限,也想參悟更多半圣、圣者的武道,爭取以九天明帝經為基礎,創出更加強大的武道。

  “以我現在的武道修為,已經能夠與一些修為較弱的天極境武者抗衡,但是能夠使用的武技卻不多。”

  “是時候將龍象般若掌的第五掌象力九疊修煉到大成,增加掌法上的攻擊力。”

  象力九疊,張若塵已經修煉到六疊,可以爆出六倍的攻擊力。

  越往后,就越是難修煉。

  僅是在時空晶石的內空間中修煉,已經很難再有進步。

  所以,必須要去通圣山,借住重力修煉密室的特殊環境,幫助他修煉“象力九疊”。

  重力修煉密室,可以形成十倍重力。"&…"〞甚至百倍重力的環境。在那樣的環境之下,不僅可以更好的修煉掌法,更可以提升肉身體質,使張若塵的肉身變得更加強大。

  武道四境“黃、玄、地、天”,更加注重的就算肉身的錘煉。

  肉身,是一切武道的基礎!

  在前往通圣山之前,張若塵打算先去一趟功勛塔。準備兌換功勛值。

  張若塵剛剛來到功勛塔,就有很多人。將他認出來。

  “他不就是最近聲名鵲起的張若塵?據說,黑市七大年輕高手之一的毒蛛少主,就是死在他的手中。”

  “不僅是毒蛛少主,還有兩位黑市天極境高手,也被他殺死。”

  “什么?他能殺死天極境的高手,豈不是說,他已經擁有進入地榜的實力,在內宮學府估計能夠排進前五。”

  “他才那么年輕,還不到二十歲。就擁有如此可怕的實力,估計將來就連大師兄也不是他的對手。”

  “殺死了毒蛛少主和兩位天極境黑市高手,也不知能夠得到多少功勛值,至少三萬點功勛值。”

  能夠進入內宮學府,全部都是年輕一代的頂尖天才,沒有一個是庸者。即便如此,見到張若塵。他們依舊感覺到異常激動,有一種高山仰止的感覺。

  那可是一位能夠殺死武道神話的少年王者!

  像張若塵這樣的天驕,別說是在天魔嶺,就算是放在那些半圣世家、圣者門閥,也算是年輕一代的風云人物。

  就在這時,一個穿著銀色長袍的男子。從功勛塔中走出。他身高七尺,氣質如冰,每一個神情都帶著一股強者的威勢。

  四、五個內宮學員,就像是他的跟班一般,走在他的后面。

  有資格穿銀袍的內宮學員,一共只有三個,每一個都是地榜高手。堪稱內宮學宮的三大霸主。…〝"@“

  別的內宮學員,都要仰視他們。

  這一個銀袍男子,名叫裘林,內宮學府排名第二的學員,在地榜上排名第兩萬七千八百六十一位,同時,也是天魔十秀之一,在天魔嶺三十六郡國擁有極高的名氣。

  兩年前,裘林在通溟河與四階蠻獸水蛭王一戰,將水蛭王鎮殺,隨后又在通溟河與水族蠻獸連戰三日,殺死上千蠻獸,將百里之內的河段全部染紅。

  正是那一戰,使他名動天下。

  裘林遠遠的盯了張若塵一眼,露出一絲不屑的神情,向身邊的一個內宮學員問道:“他就是巴結煙塵郡主和陳曦兒師妹的那一個下等郡國的王子?”

  荀歸海站在裘林的身后,露出一絲冷色,道:“回稟裘師兄,他就是張若塵。”

  荀歸海在外院,雖然是一等一的風云人物,可是到了內宮學府卻連前一百都排不進去,在裘林的面前,自然顯得恭恭敬敬。

  別說荀歸海現在還沒成長起來,就算今后他成長了起來,也未必能夠達到裘林的高度。

  裘林的實力,能夠搏殺四階蠻獸,在內宮學府除了司行空,誰人敢對他不敬?

  荀歸海見裘林向張若塵走過去,頓時露出幸災樂禍的神情。

  “哇!是裘林師兄,他竟然也在功勛塔。”一個頗有姿色的女學員激動的道。

  “果然是裘林師兄,據說他前段時間,接了任務,要去對付景月郡國境內的一個魔教分舵,估計已經完成任務,回來兌換功勛值。”

  裘林早就已經習慣那些內宮學員的尖叫聲,嘴角露出一絲笑意。

  在內宮學宮,他才是真正的王者,張若塵還太嫩了!

  裘林走到張若塵的面前,絲毫都不掩飾自己的敵意,氣勢凌人的道:“張若塵,聽說你殺死了毒蛛少主?”

  張若塵看了裘林一眼,道:“請問你是?”

  “裘林。”裘林傲然的道。

  張若塵道:“原來是裘師兄,久仰大名。”

  說完,張若塵就繞開裘林,向功勛塔走去。

  裘林在天魔十秀中排名第六,張若塵自然聽過他的名字。

  但是,張若塵還要兌換功勛值,趕去通圣山修煉,根本沒時間和裘林寒暄,所以會回了一句話,就直接離開。

  裘林卻沒打算那么輕易放張若塵離開,冷笑一聲:“張師弟,裘某再怎么說也是武市學宮的二師兄,你未免也太不尊重我了吧?”

  張若塵的眼神一凝,停下腳步,道:“裘師兄,你這話說得太嚴重了吧!我哪里有不尊重你?”

  裘林道:“你尊重我?你見到我,有向我行禮嗎?”

  張若塵算是明白過來,裘林是想故意挑事。

  只不過張若塵想不明白,自己在哪里得罪了他?

  張若塵不喜歡惹事,可是事來了,也絕不怕事。

  站在裘林身后的荀歸海冷笑一聲:“張若塵,你真以為擊殺了毒蛛少主,就已經在年輕一代無敵,可以目中無人?”

  另一個崇拜裘林的女學員也道:“在裘師兄的面前,居然都敢如此狂傲,真不知道他是哪里來的自信?”

  張若塵的目光一沉,眼神銳利的向荀歸海等人盯過去。

  荀歸海絲毫都不懼怕張若塵,道:“瞪了瞪?我難道說得有錯?你年少輕狂也就罷了,我能理解,畢竟你是煙塵郡主的未婚夫,有千水郡國做靠山,大家都不敢惹你。可是你見到了師兄,卻連一點基本的禮貌都沒有,我荀某人實在看不過去。”

  張若塵怒極反笑,道:“荀歸海,那你認為我該怎么做,才算有禮貌?”

  荀歸海露出一絲陰險的笑意,他覺得今天是一個好機會,既然裘林要找張若塵的麻煩,正好教一教張若塵該如何做人。

  荀歸海道:“裘師兄十年前就進入內宮學府,不僅是我們的師兄,更是我們的前輩。你才剛剛進入內宮學府而已,只是一個新人,最起碼也要行躬身禮吧?”

  這個世界,以強者為尊,任何地方都會出現弱肉強食的現象。

  只有強者才能被尊重,弱者只能被踐踏。

  就算同樣是內宮學員,也分三六九等。

  強大如裘林,那就是內宮學員中的王者,站在最頂級的存在。只要他一句話,別的學員就要無條件的將修煉資源進獻給他,以求得到他的庇護。

  正是因為這種殘酷的叢林法則,使裘林已經習慣了高高在上的感覺,別的那些學員見到他,自然要露出敬畏之心。

  若是有人不敬畏他,他就會很不高興。

  比如,張若塵。

  張若塵瞥了裘林一眼,道:“大家都是內宮學員,來到武市學宮只是為了修煉武道,何必要弄那么多的規矩?”

  站在裘林身后的那幾位內宮學員,全部都哈哈大笑起來,覺得張若塵就是愣頭青。

  “天下這么大,沒有規矩怎么行?世界豈不是要亂套?弱者就應該學會服從,就應該侍奉強者,見到強者就應該有敬畏之心。”

  荀歸海從人群中抓住一個地極境初期的內宮學員,扣住那一個內宮學員的經脈,拖到裘林的面前。

  “你覺得該不該給裘林師兄行禮?”荀歸海陰沉沉的道。

  那一個內宮學員進入內宮學府已經有半年時間,十分清楚內宮學府的規矩,像他這種在外宮學府都不算出眾的學員,進入內宮學府更加只能仰望裘林那種級別的存在。

  因為,裘林想要對付他,就像捏死一只螞蟻那么簡單。

  求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