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百六十八章 明光半圣

  走出黃煙塵的修煉府邸,張若塵長長的吐出一口氣,回頭看了一眼,心情依舊無法平靜。

  黑暗中,一個嬌小靚麗的少女走了出來,光著一雙潔白的玉足,踏在離地三寸的半空氣中,一絲聲音都沒有發出,走到張若塵的身后,道:“張若塵,你不會剛剛拒絕了塵姐,出來之后,又后悔了吧?”

  張若塵似乎早就知道端木星靈在附近,絲毫都不驚訝,道:“你一直都在偷聽?”

  “哪有?我只是路過,一不小心就聽見你們的對話。老實說,我從來都沒有想到塵姐居然會那么低聲下氣的向你表露心聲,關鍵是你還狠心的拒絕了!我該說你什么好呢?”

  “有些事,你根本就不懂。”張若塵道。

  “切!你就裝吧!你們男人,哪一個不希望嬌妻美妾成群?以塵姐的美貌、家世、天資,有那一點配不上你?我看你是另有目的,你明知道塵姐的性格要強,越是得不到的東西,她就越是想要得到。你不會是在欲擒故縱吧?”

  “你想太多了!”張若塵道。

  不過端木星靈倒是提醒了張若塵,黃煙塵的確性格要強,恐怕不會那么容易放棄。

  最主要是,張若塵在最后的時候,還答應不會再提退婚的事,豈不是就是給了她希望?

  糟了。

  又說錯話了!

  端木星靈挺著豐滿的胸脯,勾勒出迷人的曲線,一雙小手背在身后,臉上掛著嫵媚的笑容,湊了過去:“我很想知道,霸占了你的心的那個女子到底是誰?不會真的是我吧?”

  “你覺得可能嗎?”

  張若塵在端木星靈的肩上拍了一下,十分無情的道:“你別多想,不是你。”

  端木星靈就像是被潑了一盆冷水,十分泄氣,嘆道:“我就知道,不可能是我。你的眼光太高了,不會看上洛師姐了吧?”

  “你別胡亂猜測,若是被洛師姐知道,誤會豈不鬧大了?”張若塵道。

  “我還懶得去猜!”

  端木星靈雙手抱在胸前,冷哼了一聲,道:“張若塵,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很菜誒!若我是你,就該趁此機會將塵姐撲倒在地,讓生米煮生熟飯,先把她辦了再說。今后,她自然就乖乖聽你的話。以塵姐剛才的狀態,肯定不會反抗。可惜啊!送上門的塵姐,卻被你給放跑了!”

  張若塵有些無語,道:“我是那種人嗎?”

  “這有什么?反正她是你的未婚妻,遲早都是你的人。”

  端木星靈笑道:“你要知道,像塵姐那樣的冰山美人,可不是隨時都會露出小女人的羞態。錯過了這次機會,今后你想撲倒她,難度大了十倍不止。”

  “我和她今后能不能走在一起,還是一個未知數。”張若塵不想繼續和端木星靈討論這個話題,問道:“我讓人送來的那一個小女孩,現在住在你的府邸吧?”

  端木星靈低聲的道:“你的私生女?”

  張若塵道:“你想到哪里去了?她是我收的弟子,天賦很不錯,是一個練武的奇才。”

  “我當然知道她是一個練武奇才,千骨體質,古今罕見,也不知你撞了什么大運,才會被你給發現。”端木星靈道。

  張若塵笑了笑,道:“原來你也發現了!她現在在什么地方?”

  “我怎么知道?”端木星靈沒好氣的道。

  “你怎么會不知道?”

  端木星靈道:“那一個小女孩,剛被送到的修煉府邸,就被小黑給盯上。那一只貓也不知吃錯了什么藥,對那一個小女孩是千依百順、疼愛有加。前不久,小黑就帶著那一個小女孩離開了天魔武城,只留下一封信,說是要帶那一個小女孩去參加一次特殊的祭祀,幫她開啟神武印記。”

  “你就眼睜睜的看著冰雪被一只貓給帶走?”張若塵道:“端木師姐,我一直覺得你是一個很細心的人,怎么可以讓一只貓隨便亂來?”

  “怪我咯?”

  端木星靈有些生氣的道:“那一只貓有多狡猾,你應該比我更清楚。再說了!你回來之后,就只知道關心塵姐,關心冰雪,卻都沒有關心我這個師姐。”

  “難道師姐遇到了什么不順心的事?”張若塵道。

  端木星靈嘆了一聲,道:“對啊!我男朋友和我最好的姐妹訂婚了,我能順心嗎?”

  張若塵知道端木星靈并不是真的生氣,只是在開玩笑,道:“端木師姐指的是陳若,原來都是他惹到了你。要不端木師姐去我的修煉府邸,我最近得到了一件寶貝,看到這件寶貝,或許可以讓師姐你的心情好受一些。”

  “什么寶貝?”

  “去了,你就知道了!”

  張若塵帶著端木星靈回到修煉府邸,進入閉關密室,就從儲物戒指里面,取出一個圓柱形的金屬盒子。

  盒子打開,張若塵從里面取出一副畫卷。

  端木星靈好奇的等在一旁,看見張若塵將畫卷緩緩打開,眼睛頓時一亮。

  一股強大的武道氣息,從畫卷中傳出,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一個世界呈現了出來,又像是一位半圣從天而降。

  “半圣圣意圖。”

  端木星靈立即沖了上去,一雙美麗的大眼睛,緊緊的盯著畫卷上的世界,道:“真跡!竟然是真跡!只有半圣世家,才可能擁有半圣圣意圖的真跡,張若塵,你怎么也擁有一幅?”

  張若塵有些好奇的盯了端木星靈一眼,道:“我聽說,你是被一位半圣送到武市學宮,應該是半圣世家的晚輩,肯定見過半圣圣意圖的真跡才對。你用得著這么驚訝?”

  “你怎么知道,我是被一位半圣送到武市學宮修煉?”端木星靈問道。

  “聽說的。”張若塵知道說漏了嘴,隨口掩飾過去。

  端木星靈當然不是什么半圣世家的晚輩,既然張若塵如此認為,她也就承認了下來,嘆道:“半圣圣意圖的真跡,代表半圣的武道傳承,即便是在半圣世家,也是頂尖級別的寶物,哪是隨便就能見到?”

  “也對!”張若塵道。

  端木星靈唯恐張若塵繼續問下去,于是露出古怪的笑意,道:“你得到了一幅半圣圣意圖的真跡,不與塵姐一起參悟,反而先與我一起參悟,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張若塵道:“黃師姐乃是千水郡國的郡主,又是武市學宮宮主的侄女,若是她愿意,隨時都可以參悟半圣圣意圖的真跡。但是我們卻沒有那樣的優勢,所以更應該相互幫助,相互扶持。”

  聽到張若塵的話,端木星靈的心中十分感動,也有些愧疚。

  其實,端木星靈想要參悟半圣圣意圖,以她的身份,也隨時都能拿到一幅真跡。

  張若塵卻并不知道這一點,所以,他得到半圣圣意圖之后,才會邀請她一起參悟,絲毫都不因為半圣圣意圖的珍貴,而將半圣圣意圖藏起來一個人獨自修煉。

  由此可見,張若塵是真的將她當成了朋友,對她十分信任。

  端木星靈生出一股沖動,想要告訴張若塵她的身份,可是她又怕將張若塵嚇住,最終還是忍了下來。

  張若塵見端木星靈的表情,就知道端木星靈肯定有心事,或許是因為有什么秘密瞞著他。

  “估計端木師姐的背景,不僅僅只是半圣世家的晚輩那么簡單。”

  張若塵雖然有些疑惑,卻并沒有問。

  端木星靈沒有將她的秘密說出來,肯定有她的原因。就像張若塵不可能將自己是八百年前的明帝的兒子的秘密說出來一樣。

  每個人都有一些苦衷,都肯定會藏著一些只能自己知道的秘密。

  張若塵將半圣圣意圖,掛在石壁上。

  圖卷上,畫著一顆星辰,一輪明月,一輪烈日,懸浮在天空三個不同的方位。

  左下角,有一行小字:“《日月星辰圖》――明光半圣,留圖。”

  看似十分簡單的圖案,卻有蘊含十分強大的精神意志和武道玄妙。

  張若塵只是隨便的看了一眼,就像是已經融入那一個畫卷世界。

  根據張若塵的分析,只要參悟透“星辰圖案”,精神力就能達到十八階;參悟透“明月圖案”,精神力可以達到二十八階。參悟透“烈日圖案”,精神力可以達到三十八階。

  “借住《日月星辰圖》,足以讓我的精神力,修煉到三十八階的高度。”

  張若塵盤坐在地,將精神力釋放出來,進入半圣圣意圖。

  一連三天時間,張若塵和端木星靈都待在修煉密室里面修煉,精神力逐步提升。

  三天之后,兩人退出半圣圣意圖,各有所得,開始消化參悟的成果。

  端木星靈離開了張若塵的修煉府邸,要回去閉關,似乎是從《日月星辰圖》參悟出了一些武道精髓。

  半圣圣意圖的真跡,不僅僅只蘊含半圣的精神意志,更有半圣的武道精髓。

  張若塵從《日月星辰圖》中參悟到一些武道,花費半個月時間,消化了那一股武道力量,使他的武道修為,提升了一大截。

  當然,端木星靈離開之后,張若塵就進入時空晶石的內空間,修煉半個月,外界也才過去五天。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