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百六十六章 商談

  張若塵走出了銀袍長老閣,站在石階上面,抬頭望著長空,嘴角露出一絲笑意:“四方郡王算是徹底完了,嶺西九郡的格局,估計也要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天色昏暗,夜幕就像是漆黑的綢子,覆蓋著天魔武城,使這一座建在崇山峻嶺中的城池顯得格外神秘。

  穿過青石街道,張若塵來到黃煙塵的修煉府邸的外面。

  還沒有去敲門,大門就已經打開。

  “拜見公子,郡主殿下已經等你多時。”一個十六七歲、長相頗為貌美的侍女,手提一只彩色的燈籠,打開大門,將張若塵迎了進去。

  張若塵向那一個侍女看了一眼,發現她竟然擁有黃極境大圓滿的修為。以她的年紀,能夠達到黃極境大圓滿,已經是相當了不起,將來必定也會成為武市學宮的學員。

  那一個侍女,帶著張若塵來到客廳,給張若塵倒滿了熱茶,就施施然的退下去,關上了房門。

  黃煙塵早就已經等在客廳里面,本來是在修煉,在張若塵走進客廳的第一步的時候,她就停止修煉,睜開雙眸,冷冰冰的道:“請坐。”

  張若塵倒也不客氣,找到一張椅子,坐到黃煙塵的對面,仔細觀察了黃煙塵一翻,道:“師姐好快的修煉速度,應該已經達到地極境中極位了吧?”

  “我的修煉速度能夠比得過你?你可是大高手,連天極境的強者都能斬殺,我與你比起來,可是差遠了!”黃煙塵翻了翻白眼,對張若塵沒有好臉色。

  張若塵道:“師姐沒必要在我面前謙虛,在西院的時候,副院主就告訴過我,師姐隱藏有實力。副院主應該不會騙我吧?”

  黃煙塵磨了磨牙,氣惱的道:“那多嘴的老太婆。”

  黃煙塵的嘴角一勾,露出百合綻放般的美麗笑容道:“你冒充雷閣主的秘傳弟子,沒有將雷閣主惹怒吧?”

  張若塵很少見到黃煙塵笑,此刻,她笑起來卻異樣的美麗,就像冰山融化一般,給人一種賞心悅目的感覺。

  同時,張若塵也有一種古怪的感覺,總覺得黃煙塵今天有些不對勁,太反常了!

  “雷閣主的確很生氣,不過這件事已經解決,師姐,不用為我擔心。”張若塵道。

  在回來的路上,黃煙塵顧及有司行空和常戚戚在場,所以,有些話沒有說出來。單獨約張若塵今晚一敘,肯定是有她的目的。

  張若塵開門見山的問道:“師姐,你到底有什么重要的事,我們必須單獨商談?”

  黃煙塵點了點頭,收起笑容,道:“四方郡國和毒蛛商會的事,我已經大概知道了一些。一旦雷閣主將證據送到東域圣王府,四方郡國必定會遭受制裁,到時候,周邊的郡國都可以攻擊四方郡國,搶奪四方郡國的領土、人口、財富、資源。”

  張若塵似乎明白了黃煙塵請他過來的原因,卻依舊裝著不太清楚的道:“師姐,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很簡單,我就想知道,你們云武郡國想不想要吞并四方郡國,成為中等郡國?”

  黃煙塵緊緊的盯著張若塵的眼睛,似乎是想看透張若塵的真實想法。

  張若塵沉思了片刻,道:“云武郡國的王族,雖然有一些武道神話級別的高手,但是,卻沒有一個達到天極境大圓滿。根據第一中央帝國的規定,一個家族必須要有一位天極境大圓滿的強者坐鎮,才能成為一個中等郡國的王族,幫助第一中央帝國統治那一片地域。”

  黃煙塵道:“以你的天資,十年之內,必定能夠達到天極境大圓滿。到時候,自然可以成為云武郡國的鎮族強者,誰敢胡說八道?”

  “張若塵,這是一次絕佳的機會,云武郡國若是想要成為中等郡國,我們千水郡國一定全力支持。”

  “而且,雷閣主也相當欣賞你,只要他一聲令下,武市錢莊就會全力支持云武郡國。武市錢莊遍布整個四方郡國,只要有他們的支持,可以說,大半個四方郡國已經落入云武郡國的手中。”

  “只要吞并四方郡國,云武郡國的國力就能成為嶺西九郡之首,再加上雷閣主和千水郡國的支持,云武郡國統一嶺西九郡,只是時間的問題。將來,云武郡國甚至可以統一整個天魔嶺,發展成一個上等郡國。”

  張若塵笑了笑,道:“真沒看出來,師姐竟然有如此雄心壯志,野心不小,師弟佩服。”

  黃煙塵白了張若塵一眼,挺了挺胸脯,露出纖長雪白的脖頸,道:“誰叫我們現在是一家人,我不幫你謀劃,幫誰謀劃?你將來若是能夠成為一個上等郡國的大王,我可就是王后。”

  “打住!打住!”

  張若塵道:“師姐,我們訂婚的時候,不是已經說好,只是假訂婚。”

  黃煙塵道:“訂婚還能有假?張若塵,別以為我是非你不嫁,追求我的人可是相當得多。只不過,你現在表現出越來越厲害的武道天資,若是退婚,大家肯定會認為是因為你的眼光變高,已經看不上我。我豈不就變成了那一個被人拋棄的女人,別人將會用什么樣的眼光來看我,又該用什么樣的眼光來看你?”

  “武道界的那些武者,豈不都會讓你當成負心薄幸的男人?”

  “所以說,我們這一門婚事,恐怕是毀不了了!嫁給你,雖然有些委屈,但是,為了我們的名聲,我也只能認了!”

  張若塵道:“其實,我們根本不用去在意別人的看法,最重要的還是要遵從自己內心。若是師姐真的覺得委屈,就讓我來做那一個壞人。兩年后,我親自去千水郡國退婚。”

  “被你退婚?那我今后,還要不要嫁人?”黃煙塵緊咬嘴唇,心中無比氣惱,覺得張若塵太白癡,自己都已經將話說得那么明白,她怎么就聽不出來?

  他的武道天資那么高,為何情商那么低?

  真的看不出人家內心的真實想法?

  黃煙塵緊捏著十根雪蔥玉指,貝齒咬著嘴唇,心中暗暗發誓,若是張若塵再敢提悔婚的事,她就跟張若塵拼命。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