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百六十五章 雷閣主

  來到銀袍長老閣的最頂層,張若塵終于見到這一位堪稱天魔嶺三十六郡國最有權勢的人物銀袍長老閣閣主。隨夢小說.SUIMENG.lā…"&"

  “拜見雷閣主!”張若塵和司行空同時躬身行禮。

  雷景,今年已經九十四歲,可是看上去卻并不蒼老,一副五十來歲的中年人的模樣,臂膀寬闊,皮膚古銅,充滿爆性的力量。

  人類將武道修煉到天極境,自身的體質強壯得就像高階蠻獸,可以控制身體的各項機能,本來就會減緩衰老。

  更何況,雷景的實力強大,絕不僅僅只是天極境的武道境界那么簡單。

  他坐在書桌旁邊,手捧一卷鐵書武典,正在閱讀,半晌之后,微微抬起頭來,淡淡的道:“司行空,你先退下去吧!”

  “是,閣主。”

  司行空恭恭敬敬的再次一拜,然后,退了下去。

  房間中,只剩張若塵和雷景。

  雷景將手中的武典放下,有些好奇的打量張若塵,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道:“你就是張若塵?”

  “正是學生。”

  張若塵將賬簿取了出來,道:“閣主,這是……”

  “不急!”

  雷景笑著搖了搖頭,似乎他對張若塵的興趣,比對那一本賬簿的興趣更濃。

  “老夫聽說,你在外面,自稱是老夫的秘傳弟子。可有此事?”

  雷景身上的氣勢一變,全身散出紅色的光芒,一股強大的氣勢涌出來,覆蓋整個房間。

  張若塵的臉色微微一白,在他看來,雷景簡直就像是化為一座巨大的火山,噴出熾熱的巖漿,化為一片海洋,將他包裹,似要將他的身體熔煉。…〞〝〞"

  “好恐怖的氣息。雷閣主的武道修為應該已經越天極境大圓滿,達到了武道的另一個境界,魚龍境。只有魚龍境的武者,才有如此恐怖的力量氣息。”

  來到八百年之后,張若塵第一次遇到這種級別的強者。

  只是對方身上散出來的武道氣息,就已經被鎮壓得張若塵喘不過氣,身體就像是在巖漿里面燃燒。

  張若塵緊咬牙關。默念九天明帝經。靈火真氣,他在體內的三十六條經脈中急運轉。化解那一股武道壓力。

  眉心的位置,一個火焰印記浮現出來,就像是一團燃燒的火苗。

  雷景的雙目亮起來,嘴里出一聲輕咦。

  也不知多久過去,那一股恐怖的壓力,消失不見。

  張若塵感覺壓力消失,立即停止運轉功法,再次向雷景望過去,卻現雷景依舊坐在書桌邊上。從始至終都沒有動過一下。

  “看來雷閣主只是在試探我,并不是真的怒。”

  張若塵微微松了一口氣,若是真的得罪雷景那種級別的人物,就算張若塵長著三頭六臂,現在,也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不錯,在老夫三成氣勢的壓迫之下。居然還能保持站立,天極境之下的武者之中,你是第一個。”雷景笑道。

  張若塵硬著頭皮說道:“閣主的秘傳弟子是陳若,并不是我。恐怕其中,有一些誤會。”

  雷景道:“是嗎?可是老夫聽說,不久之前。在大石城,陳若與云臺宗府的韓湫,殺死了四方郡國的鎮軍侯霍云都,還在穆青的府邸,取走了一本賬簿。你聽說沒有?”

  張若塵有些羞愧,思索了片刻,苦笑道:“不敢期滿閣主。其實學生的確使用過陳若這個化名,為了自保,才會聲稱是閣主的秘傳弟子。此事的確是學生做得不對,請閣主責罰!”

  雷景沒想到張若塵會承認得這么干脆,哈哈大笑一聲,道:“有趣!”

  雷景正色道:“你若是一個庸才,老夫非要收拾你一頓。&”@…“一個庸才自稱是老夫的秘傳弟子,豈不是砸了老夫的招牌?”

  “可是剛才老夫試探了一下,現你是一個了不起的天才。一個天才自稱是老夫的弟子,傳出去之后,大家只會認為老夫教導有方、慧眼識珠,似乎也是一件不錯的事!”

  “閣主的意思是?”張若塵道。

  雷景道:“老夫有一個條件,只要你能夠做到,老夫不僅不再追究這件事,而且,還可以真正的收你做秘傳弟子!你覺得如何?”

  張若塵問道:“什么條件?”

  雷景并沒有立即告訴張若塵條件,而是先問道:“你的體內,一共開辟出二十七條經脈吧?”

  “沒錯。”張若塵道。

  實際上,張若塵的體內開辟出三十六條經脈,只是其中九條都是奇脈,即便是雷景,也察覺不到,所以才會以為張若塵的體內只有二十七條經脈。

  即便是如此,也讓雷景相當震撼。

  “想要在體內開辟出二十七條經脈,你修煉的功法,恐怕相當強大,看來你有很大的奇遇。”雷景道。

  整個昆侖界,歷史悠久,誕生過無數先賢神圣,即便是在天魔嶺也肯定有一些不曾被人現的洞天秘府。

  就算張若塵得到了一些奇遇,也不為怪,只能說明他的氣運強大。

  雷景點了點頭,并不詢問張若塵修煉的是什么功法,而是道:“我的條件就是,你必須要在今年,沖進地榜前一百位。并且,幫我做一件事。”

  “什么事?”張若塵問道。

  雷景笑道:“你放心,老夫不會讓你去做十分危險的事,你努力修煉就是,至于具體要做什么,等你進入地榜前一百位,老夫自然會告訴你。”

  張若塵問道:“為何是我?”

  雷景笑了笑,道:“第一,你欠我一個人情,難道不還?”

  “第二,武市學宮的那些學員,沒有一個有機會沖擊地榜前一百位。即便是最強的司行空,現在也才在地榜排名第四千七百四十位,至于另外兩個學員,全部都排在一萬位之后。”

  “你的天賦很高,要進入地榜前一千位,應該不是難事。至于地榜前一百位……雖然很難,但還是可以拼一拼,并不是完全沒有機會。若是不選你,老夫實在找不到別的合適的人選。”

  地榜覆蓋的范圍很廣,包括整個東域,一共收錄十萬名地極境頂尖武者。

  更重要的是,地榜只收錄年齡不過五十歲的武者,一旦過年齡,就算你的武道修為再如何強大,也會被踢出地榜。

  過五十歲,也沒有突破到天極境,就算將來達到天極境,能夠提升的空間也已經很低。

  所以說,地榜不僅僅只是實力的象征,更是天賦和潛力的象征。

  整個天魔嶺三十六郡國,一共只有十七人進入地榜,其中七人是年齡不到三十歲的年輕武者。

  其中,排名就最高的就是司行空,第四千七百四十位。

  排在第二的是,剛剛突破到地極境大圓滿境界的張天圭,第五千零四十一位。

  排在第三的是,黑市年輕一代的第一高手,洪宇,第九千四百七十位。

  別的那些武者,全部都排在一萬位之后。

  當然,那一位拜月魔教的小圣女,也在地榜,而且排名前一百位,實力深不可測。只不過,她只在云武郡國現身了一次,所以大家并沒有將她當成天魔嶺的本土武者。大家都以為,她已經離開了天魔嶺。

  張若塵道:“閣主,地榜前一百位的武者,哪一個不是東域的頂尖奇才?想要達到那個級別,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難道你對自己沒有信心?”雷景道。

  張若塵搖了搖頭,道:“我當然有信心,但是,為何一定要進入地榜前一百位?”

  “因為,你要做我的秘傳弟子,這就是最低要求。”雷景道。

  其實,張若塵并不想做雷景的秘傳弟子,因為以張若塵在武學上的見識,雷景根本教不了他什么。可是當初,張若塵畢竟是借用了雷景的名號,算是欠下雷景一個人情。

  欠了人情,當然要還。

  張若塵道:“好吧!我答應閣主,一年之內,肯定沖擊到地榜前一百位。”

  雷景滿意的點了點頭,提醒道:“現在,應該所有人都知道陳若就是張若塵。我不管你當初為何要用這個化名,但是,你的身份暴露之后,若是遇到什么麻煩,盡管告訴老夫。在天魔嶺這一片地域,很少有老夫辦不了的事,辦不了的人。”

  張若塵道:“一般的敵人,晚輩自己就可以解決。實力強大的敵人,晚輩不會可以去招惹。所以,暫時還不用麻煩閣主。當然,若是將來晚輩真的遇到自己解決不了的大麻煩,自然會來求助閣主。”

  雷景笑了笑道:“好吧!現在,你可以將那一本賬簿呈過來,交給我看一看。”

  張若塵將賬簿遞過去,放在雷景面前的書桌上。

  拿起賬簿,雷景開始翻閱,漸漸地,他的眉頭越皺越緊,一雙虎目中露出冷色。

  “嘭!”

  雷景將賬簿摔在了桌面上,冷哼一聲:“四方郡王的膽子真不小,莫非他以為四方郡國已經是他的私人領地?張若塵,你退下吧!這本賬簿,我會立即送去東域圣王府,讓第一中央帝國的高層,收拾四方郡王。與黑市合作,損害帝國利益,死路一條。”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