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百六十四章 一劍斬殺

  黃煙塵生出幾分危機感,疑惑的盯向張若塵,問道:“師弟,到底是什么劍陣怎么從未聽你提起過”

  “只是一座劍陣而已。”張若塵輕描淡寫的道。

  韓湫恍然大悟,原來張若塵根本沒有將陰陽兩儀劍陣傳給黃煙塵。如此強大的劍陣,沒有傳給未婚妻,卻傳給了她。

  她的心中,竟生出幾分竊喜。

  張若塵并沒有注意黃煙塵和韓湫的神情,注意力完全集中在遠處的戰場。

  三足火鴉、司行空、張天圭戰得天翻地覆,將整個古城打得支離破碎,街道、房屋、祭臺、廣場,完全變成了一片火海。

  “半圣血書壓制了三足火鴉七成的力量,以司行空和張天圭的實力,要擊敗三足火鴉,并不是難事……凌仙素,居然想逃走。”

  凌仙素見情況不妙,立即留下三足火鴉抵擋司行空和張天圭的攻擊。他騎著火云狼,向著越集城外逃去。

  張若塵豈會放他逃走?

  “我去追殺凌仙素,你們去對付另外幾頭四階蠻獸和四階蠻禽。”

錚的一聲,拔出沉淵古劍,張若塵大步沖了出去,追向凌仙素  。突破到地極境中級位,張若塵的速度又增加一大截,最快爆發速度達到每秒兩百四十米。

  火云狼的速度本來極快,達到音速,但有半圣血書的壓制,速度卻慢了數倍,很快就被張若塵追上。

  “凌仙素,我最開始跟你談的交易,你考慮得如何,要不要再考慮一下?”張若塵追到火云狼的前方,擋住凌仙素的去路。

  橫劍一揮,形成一道劍浪,將火云狼和凌仙素逼得停了下來。

  凌仙素咬牙切齒的道:“小輩,老夫何等人物,就算是死,也不會臣服于你。”

  在凌仙素的控制下,火云狼再次沖向張若塵。

  張若塵搖了搖頭,一斬劈向火云狼的腿部。

  火云狼的雙腿抬起,全身火焰燃燒得更加旺盛,一雙金屬般堅硬的雙蹄,猛然踏向張若塵的頭頂。

  張若塵立即變招,雙腿一彎,雙手舉劍,斬向火云狼的腹部。

  “噗!”

  以沉淵古劍的鋒利,輕松破開火云狼的護體天罡,腹部被劍氣撕裂,鮮血狂涌而出。

  火云狼發出一聲悲慘的嘶吼,又向前沖出數百米,最終還是不甘的倒在地上。

  “嘩!”

  凌仙素騰飛起十多米高,在半空穩住身形,輕飄飄的落在地上。

  “小子,若不是有半圣血書的壓制,你根本不可能是火云狼的對手。”

  凌仙素根本不相信張若塵的實力會突然進步那么多,只認為是半圣血書的原因,才導致火云狼在張若塵的面前不堪一擊。

  張若塵提著血淋淋的劍,走了過去,道:“你怎么不逃了?”

  凌仙素的眼中露出一絲異色,收起憤怒,笑道:“老夫突然想通了,決定歸順你。當然,你得告訴我,你能給我什么好處?”

  “真的嗎?”張若塵道。

  “當然!”

  凌仙素走到張若塵的面前,突然,兩指之間,出現一根半尺長的銀針,直向張若塵的眉心刺去。

  “唰!”

  他出其不意的出手,若是張若塵真的對他沒有防備,肯定會被他破掉眉心氣海。

  只可惜凌仙素還是太小看張若塵,就在他出手的時候,張若塵也揮劍斬了出去。

  “哧!”

  沉淵古劍準確無誤的斬斷凌仙素的喉嚨,留下一道血線。

  “嘭”地一聲,凌仙素直挺挺的倒在地上,雙目瞪大,盯著天空,已經沒有了呼吸。

看著凌仙素的尸體,張若塵嘆息一聲:“一個極好的機會,原本擺在你的面前,你卻選擇了死路  若是凌仙素真心投靠張若塵,張若塵絕不介意將一些高級別的馭獸銘紋傳給他,使他在馭獸師的道路上走得更遠。

  當然,現在說什么都晚了!

  張若塵走了過去,將凌仙素手中的那一塊紫色水晶撿起來,捏在手中,感覺到一股冰涼。

  水晶的表面刻著復雜的銘紋,流動著一縷縷靈氣光華,顯然不是一件凡物。

  “這一塊馭獸水晶,至少也能賣出五百萬枚銀幣的價格,倒是一件不錯的寶物!”

  將馭獸水晶收起來,放進儲物戒指。

  張若塵又走得那一頭火云狼的尸體面前,從它的體內,挖出一塊重達百斤的靈肉。

  這一塊靈肉晶瑩剔透,赤紅如玉,散發出濃郁的香味。

  四階蠻獸的孕育出來的靈肉,比很多靈丹、靈藥都要珍貴,十分容易被武者吸收,乃是蠻獸體內的精華。

  張若塵打算將這一塊靈肉帶回天魔武城,交給孔宣、冰雪、張少初服用,對他們來說,有巨大的好處。

  隨后,張若塵又將火云狼的骨頭、眼睛、牙齒,分離出來,收進儲物戒指。

  四階蠻獸全身是寶,就連火云狼的肉和血,也能賣出極高的價格。

  只不過張若塵現在有的是靈晶,并不缺錢,所以就沒有去取狼肉和狼血,以免讓張天圭發現他擁有空間寶物。

  凌仙素死去,沒有人控制馭獸水晶,那些蠻獸自然就紛紛逃走,就像是潮水一般的向四面八方退去。

  “嘎!”

  三足火鴉飛出越集城,猶如一個巨大的火球,向天邊飛去,很快就飛出越集城的城域。

  不僅僅只是三足火鴉,另外一只四階蠻禽龍鷹也逃走,飛進蒼茫的天魔嶺,消失在崇山峻嶺之中。

  四階蠻禽吞云雀也想逃走,卻被半圣血書鎮壓,墜落到地面。

  司行空手持半圣血書,跳躍到吞云雀的背上,載著常戚戚、黃煙塵、璇璣雙絕,飛出那一股殘破的古城,停在城外。

  常戚戚背著一柄戰刀,站在吞云雀的頭頂,遠遠的叫道:“張師弟,這里的危機以解,我們快回天魔武城復命。”

  “好!”

  張若塵在虛空一連閃動九次,經過九次提縱,飛躍到吞云雀的背上。

  站在高空,張若塵向后方看了一眼,問道:“其他人呢?”

  常戚戚嘿嘿一笑,道:“他們都是云臺宗府的人,自然不會與我們同行。”

  張若塵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張天圭、韓湫、陸乾坤是云臺宗府最強大的三位內府弟子,每一個都擁有《地榜》武者的實力。

毒蛛商會的邪道武者和四方郡國的高手,應該不會輕易去招惹他們  張若塵雙手抱拳,道:“多謝常師兄和大師兄趕來相助,這一次,若不是你們,估計我很難逃出越集城。”

  常戚戚道:“謝我干什么,我根本就沒有機會出手,你要謝就謝大師兄和黃師妹。”

  司行空提著酒葫蘆,喝了一口,笑道:“我們都是武市學宮的學員,本就該相互救助,相互扶持。小師弟的武道修為倒是出乎我的預料,居然可能輕輕松松的將火云狼斬殺。若是沒有半圣血書,估計我也未必勝得了你。”

  “什么?張師弟的修為,那么強大?”常戚戚驚呼道。

  常戚戚知道張若塵的修為強大,天資絕頂,可是要說他比司行空還厲害,就有些不真實了!

  司行空可是天魔十秀之首,年輕一代的第一高手。

  司行空瞪了常戚戚一眼,道:“有什么好奇怪?小師弟一日之間,可以連殺三位武道神話級別的高手,本來就已經是年輕一代的頂尖高手。先前,你們在越集城也看見,小師弟一劍斬殺四階蠻獸火云狼。就算是我,也不可能只用一招,就將一頭四階蠻獸殺死。”

  常戚戚看向張若塵,羨慕的道:“張師弟,你難道是四絕半的天才?”

  “何止是四絕半,我看至少也是五絕。”

  司行空昂頭倒在吞云雀的背上,又喝了一口,笑道:“等到張師弟返回天魔武城,天魔嶺三十六郡國第一天才和年輕一代第一高手的位置,估計就要易主了!哈哈!”

  張若塵笑道:“大師兄,你就這么輕易將年輕一代第一高手的位置讓給我?”

  司行空的眼睛一亮,露出一股戰意,道:“你想要做年輕一代的第一高手,當然沒那么容易,我們遲早有一較高下的機會,希望到時候,你能全力與我一戰。”

  “一定。”張若塵堅定的道。

  全力與他一戰,就是對他最大的尊重。

  黃煙塵盤坐在張若塵左則的不遠處,問道:“張若塵,根據大石城傳來的消息,據說你掌握了毒蛛商會和四方郡國王族勾結的重要證據,消息可靠嗎?”

  “沒錯!”

  張若塵點了點頭。

  黃煙塵向常戚戚和司行空看了一眼,沉思了片刻,道:“今晚,你能不能來我的修煉府邸,我有十分重要的事,要和你商量。”

  張若塵見黃煙塵欲言又止的樣子,于是點了點頭,答應了下來。

  半天后,張若塵、司行空、常戚戚、黃煙塵返回內宮學府。

  隨后,司行空單獨帶著張若塵,前往銀袍長老閣。

  銀袍長老閣的閣主,名叫雷景,主管武市錢莊在天魔嶺三十六郡國的一切事物,所有銀袍長老,全部都要聽命與他。

  可以說,在某些方面,雷景的權利,甚至超過武市學宮的宮主。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