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百五十九章 馭獸大師

  在韓湫布置陣法的時候,張若塵從儲物戒指里面將所有的戰劍都取出來,一共足有一百七十二柄。

  “若是使用御劍術,同時駕馭一百七十二柄戰劍,對上數量多的蠻獸的時候,還是能夠對那些蠻獸造成巨大的殺傷力。當然,這樣一來就會暴露劍心通明的境界,韓湫真的可信嗎?”

  想了想,張若塵還是將一百七十二柄戰劍全部收回儲物戒指,決定暫時先不暴露劍心通明的境界。

  見過池瑤和陳曦兒之后,張若塵已經深刻明白到“知人知面不知心”這句話,雖然他并不反感韓湫,但還是覺得應該保留一些秘密,不能讓人完全知道了他的底牌。

  凡是留一手,總不會有錯。

  張若塵開始檢查越集城中的護城大陣,發現護城大陣的陣眼,就在城中心的那一座祭臺里面。

  在昆侖界,別說是每一座城池,就是每一個村落,都一定會有祭臺。

  越集城的祭臺,高達七米,占地頗為寬廣。

  在祭臺下方,是一座刻滿各種紋路的神池。

  張若塵打開祭臺石門,來到神池邊緣,發現神池中竟然滿是鮮血。池中,冒著一個個氣泡,散發出濃烈的血腥氣。

  “這里怎么會有如此多的鮮血?”韓湫從外面走了進來,站在張若塵的身旁,驚訝的盯著眼前翻滾沸騰的鮮血。

  她已經將兩座防御陣法的陣旗和五座攻擊陣法的陣旗,完全插在城墻上面,形成了七座陣法。

  張若塵道:“若是我沒有猜錯,這里的鮮血,就是越集城中的那些武者的血液。他們的血液被血靈吸干,存在神池里面,只等吸血惡魔來吸收神池中的血液。”

  韓湫驚道:“你的意思是說,那一只吸血惡魔,隨時都可能趕來越集城,吸收神池中的血液?”

  “應該是這樣。”張若塵點了點頭。

  韓湫感覺到有些頭疼,道:“只是一個馭獸大師,我們就已經很難對付。現在,又多一個吸血惡魔……”

張若塵若有所思的盯著神池中的血液,露出一絲笑意,道:“對我們來說,也未必是一件壞事  。說不定可以借住這些血液,進行一場祭祀,以此來突破境界。”

  “通過祭祀,突破境界?”韓湫道。

  “沒錯。”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不過,我們還需要一些蠻獸做祭品,需要準備更多的血液,幫我們開啟人神之門。說不一定,這就是我們對付那一位馭獸大師的唯一機會。只有突破境界,才有一戰之力。”

  韓湫似信非信的看著張若塵,點了點頭,道:“好吧!我就信你一次!”

  張若塵將二十枚雷珠,兩瓶療傷丹藥,兩瓶回氣丹,兩瓶太羽丹,三幅戰圖,遞給韓湫。

  他慎重的道:“護城大陣我已經修復,這一份資源,現在給你。希望我們真的能夠通過祭祀,突破境界,要不然的話,越集城很可能會成為我們的埋骨之地。”

  韓湫接過那些資源,嘴唇一勾,露出兩排雪白的皓齒,笑道:“我們已經準備得如此充分,難道還敵不過一個馭獸大師?至于能不能突破境界,那都是次要的事。”

  看著韓湫絕美的笑容,張若塵也微微放松心情,笑了笑,道:“說得沒錯,開始準備戰斗。”

  城外,傳來“轟隆隆”的聲音,地面也跟著微微震動。

  “來了!”

  張若塵提起沉淵古劍,猛然一跳,直接跳起七十多米高,落到城墻上,目光向著遠處望去。

  天邊,泥塵飛揚,漆黑色的一大片蠻獸,向著越集城涌來。

  那些蠻獸的聲勢浩大,足有上數千只,就像是洪水涌來一般。

  可以想象,若是沒有陣法守護,矮小的越集城,瞬間就會被它們踏成平地。

  “嗷!”

  一只四階蠻獸“火云狼”,沖在最前方。

  它的身軀高達七米,全身冒著赤紅色火焰,嘴里發出震耳的長嘯,遠遠望去,就像是一片赤紅色的火云。

  火云狼經過的地方,冰雪融化,將地面燒成黑色的焦土,其中一些巖石更是融化成赤紅色的巖漿。

  另一個方向,一只長達五十多米的青色巨蟒,領著一群蛇類蠻獸,來到越集城的下方。

  青色巨蟒的背上長著一對肉翼,身軀比水桶還要粗,抬起猙獰的頭顱,與城墻一樣高。它露出兩顆燈籠大小的眼球,陰冷的盯著城墻上的兩個弱小的人類。

  除了地面,天空也飛著密密麻麻的蠻禽,在越集城的上空盤旋,似乎是在等待馭獸師的命令。

  “吼!”

  “嗷!”

  蠻獸吼叫的聲音,此起彼伏,傳遍方圓數百里。

  弱一點的武者,看到這樣的場面,估計早就已經嚇暈過去。

即便是身經百戰的韓湫和張若塵,此刻也繃緊了神經,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壓力  “蠻獸的數量,已經超過一萬只,而且還在源源不斷的增加,簡直堪比一次獸潮。若是沒有護城大陣,估計一個下等郡國的王城,也未必能夠擋得住如此多蠻獸的攻擊。這就是馭獸大師的力量?”

  韓湫緊捏著雙手,臉色肅然,道:“張若塵,你說得沒錯,若是在山林之中,被這些蠻獸包圍,我們估計連一個沖擊都擋不住,就已經尸骨無存。”

  張若塵望著城外的蠻獸獸群,道:“四階蠻獸一共有五只,火云狼、青翼血蟒、四臂兇猿、鐵甲黑熊、獅頭牛王,還有兩只四階蠻禽龍鷹、吞云雀。再加上別的那些三階蠻獸,二階蠻獸,一階蠻獸,護城大陣和七座陣旗估計擋不了多久。”

  一只四階蠻獸和四階蠻禽的戰斗力,堪比一位天極境的武者。

  四階蠻獸和四階蠻禽加起來就有七只,由此可見,那一位馭獸大師是相當重視張若塵和韓湫,沒有一絲輕敵之心,估計將方圓數千里之內的蠻獸,全部都召喚過來。

  一個頭戴紫金冠的老者,騎著一只三頭火鴉,從遠處飛來,懸浮在虛空,盯著站在城墻上的張若塵和韓湫,蒼老的臉上,露出一抹笑意,道:“張若塵,你們將賬簿交出來吧!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你們不會還想反抗?”

  張若塵面不改色,運足真氣,聲音傳了出去:“你就是四方郡國的那一位馭獸大師,凌仙素?”

  “正是老夫。”戴著紫金冠的老者道。

  張若塵道:“我們做一筆交易如何?”

  “什么交易?”凌仙素道。

  張若塵道:“以你在馭獸術上面的造詣,待在四方郡國,已經沒有上升的空間。可你若是與我合作,我可以保證,你能夠更上一層樓,達到更高的境界。”

  凌仙素哈哈大笑了一聲,道:“老夫活了近百歲,還是第一次聽到這樣的笑話。你一個十多歲的小娃娃,也想與老夫合作。你夠資格嗎?”

  張若塵嘆道:“你不與我合作,絕對你是這輩子做得最愚蠢的事。”

  “老夫在四方郡國享受國師的待遇,可以說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既有豐厚的金錢和資源,又能得到無數人的崇敬。你能給我什么?你只是一個下等郡國的王子,難道你要老夫舍棄一個中等郡國,去為一個下等郡國效力?”凌仙素不屑的一笑。

  凌仙素已經失去耐心,眼神一沉,道:“我限你們在一炷香之內,交出賬簿,自廢武功,老夫可以留你們一條活路。要不然等到蠻獸攻城,你們將會死無全尸。”

  韓湫剛要說話,卻被張若塵阻止。他道:“一炷香的時間太短,我們需要一個時辰的時間考慮。”

  能拖時間,就盡量的拖。

  拖得越久,對他們越有利。

  凌仙素道:“一個時辰太久了,最多給你們半個時辰的時間。”

  “好!我們商量一下,半個時辰之后,給你答復。”張若塵朗聲道。

在凌仙素看來,張若塵和韓湫已經是必死無疑  。若是他們能夠主動將賬簿交出來,自然是最好不過的事。

  半個時辰,很快就過去。

  凌仙素道:“兩個小輩,你們考慮清楚了沒有?”

  張若塵道:“前輩,能不能再給我們半個時辰考慮,畢竟是關系生死的大事,我們也十分猶豫不決。”

  “你們這樣拖延時間真的有意義嗎?老夫已經給了你們半個時辰的時間,你們自己沒有好好珍惜,也就不怪老夫不給年輕人活路。”

  凌仙素取出一顆紫色的水晶球,將真氣注入其中。

  水晶球立即亮起來,散發出一道道紫色的光芒,像是一輪紫月,懸在虛空,照耀著方圓百里的大地。

  “嘩!”

  與此同時,張若塵將真氣打入陣眼,越集城的護城大陣立即運轉起來。

  與此同時,城墻上,三十六面陣旗同時亮了起來,沖出三十六道光柱。

  三十六道光柱連接在一起,形成一個半圓形的光罩,將整個越集城籠罩在陣法之中。

  城下,那些蠻獸變得暴虐,發出狂吼聲,開始瘋狂的攻擊防御陣法。

  一只猶如巨人一般的四臂兇猿,手持一塊數十萬斤重的石盤,向著越集城的城墻攻擊過去。

  “轟”的一聲,在石盤的攻擊之下,三十六面陣旗的光芒,變得微微暗淡。那一層陣法光罩被砸得凹陷下去,似乎就要破碎一般。

  天空,那一只四階蠻禽吞云雀,只是一個呼吸,就將方圓數十里之內的靈氣完全吸收一空。

  在它的腹中,滂湃的靈氣,轉化為雷電之力。

  吞云雀張開赤紅色的巨嘴,向下一吐,一道碗口粗的閃電從天穹落下,擊在防御陣法的頂部。

  整個越集城,似乎完全被雷電包裹。

  若是越集城中的武者都沒死,也沒有陣法守護,就憑吞云雀剛才那一擊,就足以將城中的武者殺死一半。

  這就是四階蠻獸的恐怖之處!

  人類武者之中,也只有天極境的武道神話,才能與四階蠻獸抗衡。

  “韓湫,激活八龍風火陣,先對付飛在天空之上的那些蠻禽。”張若塵說完這話,將沉淵古劍提起來,向著城門的方向沖去。

  韓湫叫道:“你要干什么?”

  “那些四階蠻獸的攻擊力太強了,若是任憑它們攻擊,天黑之前,兩座防御陣法和護城大陣就會被它們攻破。我必須要趕在天黑之前,先斬殺一只。城中的陣法就交給你控制,所需要的靈晶,全部放在箭塔里面,記得隨時接應我。”

  “嘩!”

  張若塵縱身一躍,直接跳出陣法光罩。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