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百五十八章 死城

  張若塵和韓湫日夜不停的趕路,速度達到最快,在第二天中午的時候,終于來到天魔嶺的外圍。

  地平線上是高大巍峨的山巒,樹木密集,人煙稀少,時常還是看見巨大兇狠的蠻獸出沒。

  “我們距離天魔武城只剩半天路程,應該已經安全。”

  韓湫長長的松了一口氣,笑道:“我記得,離這里不遠,有一座小城,名叫‘越集城”,屬于云臺宗府的勢力范圍,我們可以過去好好的休息一下。說不定,云臺宗府和武市學宮接應我們的人,已經到達越集城。”

  張若塵想了想,道:“好吧!若是武市學宮和云臺宗府真的有高手,在越集城接迎我們,也是一件好事。不過,我們還是小心一些,最好先探查一翻,再進城。”

  已經十多天過去,消息肯定已經傳回武市學宮。

  武市學宮必定會派遣強者,趕來接迎張若塵,畢竟以張若塵表現出來的天賦,絕對值得武市學宮重點保護。

  當張若塵和韓湫來到越集城外的時候,卻發現一件十分奇怪的事!

  城門大開,一個人影也看不見。

雖然說越集城只是一座小城,但是,卻絕不荒涼。每年前往天魔嶺中冒險的武者,可以說是成千上萬,他們大多都會到越集城暫住,補給療傷丹藥和販賣蠻獸尸體,等等  為何今天,卻一個人都看不見,宛如一座死城。

  張若塵在空氣中輕輕的嗅了嗅,相隔數百米遠,也能嗅到一股濃烈的腐臭味從城中傳出來。

  “越集城怎么會如此安靜,難道毒蛛商會的邪道武者,已經占據了這一座小城?”韓湫疑惑的道。

  “若是毒蛛商會的邪道武者,絕對不會做得這么明顯。”

  張若塵像是已經猜到了什么,直接向著城門的方向走去。

  韓湫猶豫了一下,也追了上去。

  走進越集城,張若塵和韓湫才發現,整個越集城果然已經變成死城,街道上看不見一個活人。

  因為,只有死尸。

  那些死尸,橫七豎八的倒在地上,有的掛在屋檐,有的斷成了兩截……

  他們像是才死去一、兩天,尸體十分干癟,全身的血液流失殆盡,空氣中彌漫著讓人想要嘔吐的腐臭味。

  雖然還是白天,卻給人一種陰森恐怖的感覺,像是來到人間地獄。

  “整整……一座城,怎么變成這樣了?”

  即便是心理素質過硬,韓湫依舊臉色蒼白,心中生出一股強烈的恐懼。

  “不會是有鬼怪吧?”

  韓湫微微向張若塵靠了靠,緊張的捏住劍柄。

  張若塵面無表情,走到其中一具干尸的面前,蹲下身,向著干尸脖子上的兩個孔洞看了一眼。

  張若塵的瞳孔一縮,道:“果然是她。”

  韓湫問道:“誰?”

  張若塵重新站起身,道:“你聽說過武市學宮的高手,正在對付一只吸血惡魔嗎?”

  “倒是聽說過,據說武市學宮派遣了十大天極境的高手,去對付她,也被她逃走了!”

  韓湫突然醒悟過來,驚訝道:“難道就是她吸干了這些人的鮮血?整個越集城,少說也有數萬武者,僅憑她一人的力量,恐怕還無法吸干數萬武者的鮮血。”

  “估計她已經培育了血靈。”

  張若塵若有所思的道:“若是有血靈的幫助,再加上她自身的實力。要將整個越集城的武者的鮮血全部吸干,其實,并不是難事。吸收了如此多人類的鮮血,也不知她已經成長到什么程度?”

  韓湫有些詫異看向張若塵,有些疑惑的道:“你似乎對那一只吸血惡魔十分了解!”

  “當然!因為我見過她,也知道她的來歷。”張若塵道。

  韓湫一怔,心中好奇,問道:“她是什么來歷?”

“現在不是談那一只吸血惡魔的時候,我們又遇到麻煩了  張若塵的目光,盯著城墻的方向。

  “嗡嗡!”

  一群五彩色的蜜蜂,飛在越集城的城墻上方,眼中閃爍著智慧的光芒,正盯著張若塵和韓湫。

  那些蜜蜂的身軀,比普通蜜蜂大一百倍,大概有拳頭大小。

  它們的翅膀展開,足有半米長,在尾部,長著尖銳的毒刺。

  一眼望去,就像是一群五彩色的鳥飛在半空,足有數百只。

  “千里蜂!”張若塵道。

  韓湫也盯著那些巨大的蜜蜂,道:“能夠同時控制如此多的千里蜂,必定是馭獸師中的大師級人物。據我所知,四方郡王身邊有一位奇人,名叫‘凌仙素’,就是一位馭獸大師。莫非是他追上來了?”

  “應該是他了!”張若塵道。

  千里蜂,一階上等蠻獸,攻擊力只能算一般。它的真正用處,是用來追尋敵人、勘察地形、傳遞消息。

  一般的低級馭獸師,只能飼養一只,或者幾只千里蜂。

  能夠同時派遣出數百只千里蜂,絕對是大師級別的人物駕臨。

  馭獸大師的攻擊力,比一般天極境的武者還要恐怖,可以輕輕松松滅掉一座城。

  一位馭獸大師堪比數十萬大軍,在戰場上的破壞力,最是強大。

  那些千里蜂發現張若塵和韓湫之后,就飛出越集城,回去通知那一位馭獸大師。

  韓湫道:“趁那一位馭獸大師還沒有追來,我們快逃吧!”

  “逃?往哪里逃?”

  張若塵冷靜的道:“馭獸師最厲害的地方是什么?那是控制蠻獸,對武者發起攻擊。在越集城,有城墻,有房屋,還有陣法,對蠻獸還能造成一定的阻礙,給我們還擊的機會。但若是逃進天魔嶺,再被蠻獸群圍堵,對我們會更加不利。”

  韓湫道:“你的意思是,我們就留在越集城,與那一位馭獸大師一較高下?”

  “一位馭獸大師的力量,我們根本抗衡不了!我們只是盡量拖延時間,只能希望武市學宮和云臺宗府的高手,能夠早些趕來。”張若塵道。

  韓湫終于明白張若塵的意思,留在越集城,武市學宮和云臺宗府的高手,會更加容易找到他們。

  若是逃進茫茫的山嶺,他們不僅要面對源源不斷的蠻獸攻擊,而且也很難等到高手來救他們。

  張若塵開始清點儲物戒指中可以使用的資源,一樣一樣的取了出來。

  雷珠,四十五顆。

  三品療傷丹藥,十瓶,每一瓶十顆。其中,既有療傷丹藥,也有恢復真氣的丹藥,還有短暫增加力量的丹藥。

四品療傷丹藥,兩瓶,每一瓶五顆  攻擊戰圖,七幅。

  防御陣旗,兩座。攻擊陣旗,五座。

  韓湫盯著張若塵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一大堆資源,早就已經驚訝得無以復加。

  僅僅只是那四十五顆雷珠,就價值千萬枚銀幣,擁有毀滅數萬大軍的威力。

  還有那些丹藥、戰圖、陣旗,所有寶物加起來,至少也值三千萬枚銀幣。

  她一個云臺宗府的千金大小姐,又是頂尖天才,可是與張若塵比起來,簡直算是窮的叮當響。

  韓湫將其中一幅戰圖撿起來,打開密封的卷袖。

  畫卷上,呈現出一只三階上等蠻獸紫角獸的形態,根據戰圖上的講解。若是將戰圖激活,就能激發出十頭紫角獸,幫助武者戰斗。

  僅僅只是這一幅戰圖的價值,絕對超過兩百萬枚銀幣。

  “你怎么有這么多寶物?”韓湫問道。

  張若塵的這些寶物,自然都是從紅蛛巨艦的倉庫中取出,曾經都是毒蛛商會準備拿來拍買的高級商品。

  張若塵并沒有告訴她那些寶物的來源,道:“想要抵擋蠻獸的攻擊,就必須先布陣。越集城的護城陣法我已經看過,已經受到一定程度的損傷,就算修復成功,威力也會大打折扣。”

  “現在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用我取出的七座陣法的陣旗,與越集城原有的護城大陣結合起來,形成一座新的護城大陣。你先去將陣旗,插在城墻上面。”

  一共七座陣法的陣旗,兩套防御陣旗,五套攻擊陣旗。

  每一座陣法,最少的“幽光骷髏陣”只有二十四桿陣旗,最多的“千軍萬獸陣”的陣旗數量達到八十一桿。

  陣旗是用青銅鑄煉旗桿,長度大約是七尺,由陣法大師在旗桿中裝上靈晶,提供陣旗所需的能量。同時,用巫金絲織成旗面,刻錄下陣法銘紋,與旗桿連為一體。

  只要將陣旗按照一定的規律插在地面,武者使用真氣,就能將陣法催動。

  七座陣法之中,哪怕只是價格最低的“幽光骷髏陣”,在毒蛛商會的拍賣場,也能拍出三百萬枚銀幣的價格,堪比一個八流家族的總資產。

  張若塵不僅僅只是要將七座陣法布置起來,更是要將七座陣法與越集城的護城大陣結合起來,使陣法發揮出最大的威力。

  到時候,越集城不說是固若金湯,至少也有和那一位馭獸大師打一場攻防戰的力量。

  韓湫化為一道窈窕的虛影,飛上越集城的城墻,將一桿桿陣旗插在城墻上面,開始布置陣法。

  插陣旗,其實并沒有什么技術含量,只要是一個武者基本都會。

  不知為何,雖然明知這一戰兇多吉少,韓湫卻依舊激動和期待,一點都沒有感到恐怖。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