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百五十章 震動

  鎮軍侯就算已經受了重傷,卻依舊爆出每秒兩百四十米的度,瞬間就將張若塵甩在身后,向著黑市的城門沖去。隨{夢}小◢說шщЩ.suimEnG.1a"〞〞@&

  天極境武者最大的優勢,就是他們的度。

  若不是被張若塵施展出來的空間裂縫驚住,鎮軍侯完全還有一戰之力,根本不至于像現在這樣,逃得如此狼狽。

  一個天極境的武道神話,卻被一個年輕武者追得落荒而逃,實在太丟臉了!

  “等本侯逃回軍營,一定要調遣大軍,將那一個混蛋碎尸萬段。”鎮軍侯的心中還抱著希望,只要逃回軍營,主動權就將掌握在他的手中。

  韓湫站在黑市的城墻頂部,雙手抱著一柄白玉古劍,身體站得筆直,盯著如同喪家之犬的鎮軍侯,冷峭的道:“鎮軍侯,你還往哪里逃?”

  鎮軍侯豁然停下腳步,抬起頭,盯了韓湫一眼,暗罵一聲晦氣,道:“你又是何人?”

  “我是誰,你就不用管了!但是你勾結毒蛛商會,到底做了多少陰暗的交易,只有你自己最清楚。今天,我就是要斬下你的頭顱,帶回云臺宗府。”韓湫道。

  “你是云臺宗府的人?”

  鎮軍侯的心沉入谷底,怎么連云臺宗府也插手了進來?

  “不管如何,先除掉她再說。”

  他的眼中露出一道殺光,雙腳一蹬,踩碎地面的石板,沖飛起數十丈高,一掌向韓湫打了過去。

  對方只是一個年輕武者,能有多強的實力?

鎮軍侯不相信自己的運氣那么背,會一連遇到兩個頂尖的年輕高手  韓湫的嘴角一勾,閃電被觸手,一劍刺出去,激出絢爛的劍光,就像萬劍齊出一般。

  鎮軍侯的瞳孔放大,看著飛來的劍芒,心頭猛然一跳。知道自己小看了對方。

  他立即收回掌印,拔出腰上的大劍,劈斬了過去。

  鎮軍侯只是倉促出招,韓湫卻是蓄勢一擊。

  兩劍相交,碰撞出一片火花。@&&“"

  韓湫的手臂抖動,那一柄白玉古劍立即化為一連串幻影,出現三十六道劍光影子。鋪天蓋地的向著鎮軍侯刺了過去。

  韓湫在劍法上的造詣本來就極高,達到劍隨心走巔峰的境界。身受重傷的鎮軍侯怎么可能是她的對手?

  “嘭嘭!”

  劍擊聲就像雨點,不斷落在鎮軍侯的身上。

  “噗!”

  鎮軍侯吐出一口鮮血,從半空墜落下去,狼狽無比的落到地面。

  他身上的鎧甲,被劍擊出一個個凹坑,變得破破爛爛。

  張若塵追了上來,站在鎮軍侯身后的方向,目光中露出幾分疑惑的神情,向著站在城墻上方的韓湫盯了一眼。

  韓湫卓然的立在上方。面帶笑意的道:“朋友,鎮軍侯的人頭屬于我,你別跟我爭。”

  張若塵道:“誰是你的朋友?”

  韓湫笑道:“若不是我幫你破壞了黑市的護城陣法,你能安然從朱雀樓中走出?我幫了你這么大的一個忙,難道還不能做你的朋友。”

  “原來是你出手,難怪這么久黑市的護城大陣都沒有開啟。”

  張若塵又道:“好吧!讓給你也行,你若殺不了他。我再出手。”

  “多謝。”韓湫向著張若塵微微拱手。

  站在兩人之間的鎮軍侯,早就已經怒火滔天,他可是手掌三十萬大軍的侯爺,更是天極境的武道神話,可是卻被兩個年輕武者逼迫到如此狼狽的境地。

  鎮軍侯咬牙切齒的道:“你們兩個小輩,太可惡了!你們真以為一位天極境的武道神話。是你們說殺,就能殺得了?”

  韓湫道:“你若是全盛狀態,我要殺你,或許還真有一定難度。可是以你現在的狀態,我要殺你,只是輕而易舉的事。”

  “好狂妄。…〝”"…”鎮軍侯怒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張若塵笑道:“鎮軍侯,你連她都不認識?她乃是云臺宗府宗主之女。算起來,她還要叫你一聲師叔。”

  鎮軍侯,曾經也是云臺宗府的弟子。

  鎮軍侯的臉色一怔,終于醒悟過來。

  “咻!”

  韓湫從城墻上方飛落下來,體內涌出一縷縷黑色的真氣,猶如墨汁一般,籠罩方圓百丈的空間。

  “嘭嘭!”

  漆黑的空間之中,響起戰劍碰撞的聲音。

  張若塵退到百丈之外,看著那一片翻滾的黑色云霧,自言自語的道:“這應該就是黑暗領域了!”

  黑暗領域,從一定程度上來說,其實也是一種天地異象。

  韓湫的修為還不夠強大,所以,只能讓方圓百丈,形成黑暗領域。

  若是她的武道修為能夠達到半圣境界,甚至可以做到改天換地、遮天蔽日,瞬間就能將一片地域的白晝變成黑夜。

  片刻之后,黑色的真氣漸漸收縮,重新涌入韓湫的身體。

  張若塵看過去,地上只剩一具無頭尸。

  鎮軍侯的頭顱,已經被韓湫割下,裝進一只盒子里面。

  韓湫將盒子放進包袱,背在背上,向張若塵看了一眼,明眸皓齒的笑道:“朋友,走吧!一起上路!”

  張若塵道:“你知道我要去什么地方?”

  “你難道不是要去天魔武城?”韓湫自信滿滿的說道。

  “對不起,我們不同路。”張若塵施展出大成的御風飛龍影,腳踩虛空,御風而行,僅僅只是踏出一步,就登上黑市的城墻。

  踩出第二步,張若塵就飛了出去。

  “可惡,還想瞞我。”

  韓湫費了這么大的力氣,就是想要向張若塵示好,證明云臺宗府與此事無關。

  卻沒有想到,對方根本不領情。

  韓湫自然不會放過張若塵,于是施展出踏云追月身法武技,立即追了上去。

  張若塵和韓湫離開之后,大石城的武道界生大地震,一個個驚人的消息,從黑市中傳出。

  “據說兩位武道神話殺進黑市,大肆屠戮。就連毒蛛商會的韋長老和朱雀樓主都死在他們的手中。”

  “韋長老和朱雀樓主算什么?難道你不知道,就連鎮軍侯都被殺死,腦袋都被人剁了下來。”

  “到底是什么人,竟然如此恐怖?”

  沒過多久,又有消息傳到大石城。

  “毒蛛商會的華名公、毒蛛少主和穆青,在霖安縣城,被云武郡國的九王子殺死了!”

  這一條消息傳到大石城。再次掀起軒然大波。

  要知道華名公和穆青都是天極境的武道神話,毒蛛少主也是快要進入地榜的年輕高手。誰都沒有想到,他們會在同一天被人殺死。

  一道道驚人的消息,不斷從大石城傳出去,分別送到四方郡國的王宮和毒蛛商會的總會。

  四方郡王得到消息之后,臉色頓時變得蒼白,額頭上冒出一粒粒豆大的冷汗,道:“真的是武市學宮的人,殺死了鎮軍侯?”

  一個穿著黑袍的武者,跪在大殿的中央。將一枚武市學宮的令牌呈了上去。

  “這是那一個神秘少年留下的令牌!”

  四方郡王接過令牌,令牌的其中一面鑄印著“武市學宮”四哥金色大字,另一面刻著三個字“張若塵”。

  “嘭!”

  四方郡王將那一塊令牌砸了出去,狠狠的道:“又是這個張若塵……不對……張若塵一年前才玄極境的修為,怎么可能殺得了鎮軍侯?”

  那一個黑袍武者小心翼翼的道:“據說,乃是另一個來自云臺宗府的高手,殺死了鎮軍侯。不過在此之前。張若塵就已經將鎮軍侯打成重傷。”

  “云臺宗府竟然也插手進來了!”四方郡王的雙眼一黑,差一點暈了過去。

  幸好四方郡王的修為深厚,強撐起精神,重新坐直身體,努力讓自己保持平靜。

  “報!”

  殿外,又一個黑袍武者走進來。將一份情報呈上去。

  四方郡王看到情報的內容之后,直接將信紙捏成碎片,怒道:“張若塵,張若塵,怎么總是這個張若塵,早知道本王就該親自出手,一年前。就該殺了他。”

  四方郡王的身旁,站著一個紫冠老者。

  紫冠老者臉色肅然的問道:“大王,到底生了什么事?”

  四方郡王道:“華名公、毒蛛少主、穆青在霖安縣城,被張若塵殺死。霖安縣城距離大石城只有數百里,張若塵肯定是現了什么,所以才會趕去大石城……糟了!穆青的手中有一本賬簿,上面記錄了王族和毒蛛商會交易的記錄,肯定已經落入張若塵的手中。”

  “若是那一本賬簿被送到天魔武城,四方郡國必定會遭受制裁,而且,云臺宗府也絕對不會放過我們。”

  紫冠老者的臉色也生巨變,道:“必須要不惜一切代價將那一本賬簿追回來,要不然,四方郡國和毒蛛商會都將遭受滅頂之災。”

  四方郡王深吸了一口氣,眼神不停變化,道:“現在去追,已經遲了!只有一個辦法,立即傳訊霍景城,讓他出手攔截張若塵和那一個云臺宗府的高手。”

  紫冠老者點了點頭,道:“霍景城乃是王族的頂尖高手,同時也是云臺宗府的長老,由他攔截,絕對是最佳人選。為了以防萬一,我現在就起程趕去天魔武城,以防他們逃走。”

  四方郡王微微松了一口氣,道:“凌老親自趕去天魔武城,張若塵和那一個云臺宗府的高手就算有通天手段,也難以活命。現在只希望,還來得及。”

  紫冠老者道:“大王放心,不僅我們會出手,毒蛛商會也肯定會派遣大批高手,趕去截殺他們。只要賬簿還沒被送進天魔武城,老夫就有把握將它追回來。”

  說完這話,紫冠老者走出去,駕著一頭四階蠻禽,向天魔嶺的方向飛去。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