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百四十九章 殺氣騰騰

  “柳公子,這是一杯用青嵐花的露水釀出的青嵐酒,里面蘊含靈晶的靈力,喝下之后,可以提升修為。”

  云芝姑娘坐在張若塵的身旁,穿著月白色的薄衫,兩根雪白的玉指,捻著一只白玉般的酒杯,遞送到張若塵的唇邊。

  不得不說,云芝姑娘不愧是朱雀樓的頭牌,長得的確十分貌美,雖然還比不上黃煙塵和端木星靈,卻已經和林濘姍相差無幾。

  她的十分豐滿,白白嫩嫩,在纖薄的蕾絲下面露出一道深深溝壑,身上散發出一股誘人的香味,一雙星眸就像是能夠滴出水來一般,含情脈脈的盯著張若塵。

  張若塵接過酒杯,并沒有將酒喝下。

  在黑市,還是小心為上。

  云芝姑娘有些失望,幽怨的盯了張若塵一眼,覺得他實在太不解風情。

  等了半晌,外面傳來腳步聲。

  “嘭嘭!”

  鎮軍侯穿著一身赤金色的鎧甲,腰挎一柄接近兩米長的大劍,從外面走了進來。

  他的身軀十分魁梧,身高足有兩米四,雙臂粗壯得就像水桶,腰腹寬闊,胸背如猛虎,身上散發出一股強大的武道氣勢。

  在鎮軍侯的面前,韋長老、云軍師、朱雀樓主全部都微微后退,身心受到壓迫,感覺到整個雅閣中的空氣都想凝固了一般,讓他們呼吸都十分困難。

  鎮軍侯發出大笑聲,向張若塵走過去,道:“這位就是左相門生柳信公子?”

  “見過鎮軍侯。”

  張若塵站起身來,微微拱手。

  看見張若塵從容不迫的神情,與韋長老等人形成鮮明的對比,鎮軍侯的眼睛一瞇,贊嘆道:“不愧是左相大人的門生,果然不是尋常武者可以比擬。”

  在鎮軍侯打量張若塵的時候,張若塵也在打量他。

  鎮軍侯絕對是那種天賦異稟的武者,體質強大,骨骼粗壯,龍精虎猛,估計擁有天生神力。

  這樣的人物,在同境界,絕對算是一等一的強者。

  同樣是天極境初期的武道修為,鎮軍侯卻給張若塵一種強大的壓迫力,此人估計比穆青都要強大一籌。

  至于更弱一等的華名公,就更加不是鎮軍侯的對手。

  而且,鎮軍侯的身后,還跟著六位完全被黑色鎧甲包裹的死士。

  每一個死士的身上都散發出一股冰冷的寒氣,緊緊的守在鎮軍侯的身邊,可以想象,任何人想要靠近鎮軍侯,必定要先過他們那一關。

  張若塵道:“鎮軍侯不愧是四方郡國南境的軍中統帥,手下人才濟濟,這六位死士都是一等一的高手,讓人羨慕。”

  鎮軍侯大笑道:“柳公子,好眼光。本侯一共培養十位死士,全部都是地極境小極位以上的修為。在軍中,他們的地位,只在本侯之下,被稱為‘十大死神郎將’。今天只帶來其中六人,以他們六人的實力,若是施展出合擊陣法,足以和天極境的武道神話短暫抗衡。”

  “厲害!”張若塵道。

  有六位死神郎將守在鎮軍侯的身邊,要殺鎮軍侯,難度又增加了一大截。

  鎮軍侯笑道:“只是十個地極境的死士罷了,與左相府的死士比起來,差得太遠。柳公子,既然本侯已經到了,你是不是也該將左相府的令牌取出來,讓本侯鑒定一下。只有確定了身份,我們才好繼續商談更大的生意。”

  “當然!”

  張若塵的右手向衣袖中摸去,將一塊令牌取出來,向著鎮軍侯遞過去。

  鎮軍侯看向令牌,突然,眼睛一怔:“武市學宮的令牌……不好……他是武市學宮的人……”

  張若塵冷哼一聲,將真氣注入令牌,打向站在鎮軍侯左側的一個死士。

  令牌被真氣包裹,如同一個火球,蘊含強大的沖擊力,直接將那一個地極境大極位的死士撞飛了出去。

  “嘭!”

  那一個地極境大極位的死士撞破墻壁,露出一個人形的大窟窿,飛出了雅閣。

  在鎮軍侯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張若塵的手中不知何時多出一柄鋒銳的斷劍,運足全身真氣,一劍劈向鎮軍侯的頸部。

  “哧哧!”

  沉淵古劍完全被靈火真氣包裹,沖起一丈長的火焰劍光。

  張若塵的手中就像是捏著一條火龍,別說是一個人,就算是一條大河,似乎都能斬斷成兩截。

  鎮軍侯的臉色大變,想要躲避已經來不及,只得伸出雙臂,想要接住張若塵劈下去的一劍。

  沉淵古劍將鎮軍侯雙手之間的真氣撕裂,狠狠的斬在鎮軍侯的頸部。

  “轟”的一聲,鎮軍侯腳下的樓板裂開,身體墜落到底樓,地面上出現一個巨大的窟窿,整個樓閣都猛烈晃動一下,搖搖欲墜。

  張若塵能夠清楚的感覺到,剛才那一劍的確破開了鎮軍侯的鎧甲,可是卻絕對沒有將鎮軍侯殺死。

  正在張若塵打算追到底樓的時候,韋長老、云軍師、朱雀樓主同時向張若塵攻了過來。

  “小子,你到底是什么人?”

  “居然敢出手刺殺侯爺,受死吧!”

  “他既然能夠拿出武市錢莊的令牌,應該是武市錢莊的年輕高手,聯手將他拿下。”朱雀樓主道。

  他們三人皆是地極境大圓滿的修為,將張若塵圍在中央,各自施展出最強大的武技。

  “天陰掌法。”

  韋長老的全身經脈變成青色,就像是一道道圖文刺青,雙手凝聚出一層厚厚的寒冰,從張若塵的左側,打出一道寒氣森森的掌印。

  “血紅菱!”

  朱雀樓主的衣袖里面飛出兩根血紅色的長菱,延伸出十多丈長,向著張若塵的雙手纏繞過去。

  “噗!”

  張若塵的雙腿一動,直接沖到韋長老的面前,劍光一閃,血光乍現。

  韋長老的掌印,還沒打在張若塵的身上,自己的頭顱就飛了出去。

  “唰唰!”

  張若塵一連劈出十三劍,化為十三道劍氣,將朱雀樓主打出的兩根紅菱斬斷成一片片碎布。

  “什么?”

  朱雀樓主花容失色,沒想到對方的實力竟然如此可怕,于是立即向后爆退,想要跳窗逃走。

  只見人影一閃,張若塵已經先一步站在窗前。

  “天心指路!”

  張若塵揮劍一斬,拖出一道十多米長的劍氣。

  劍氣,從張若塵的腳下一直延伸到朱雀樓主的身前,在地面上留下一條長長的劍路。

  朱雀樓主雙臂交叉,向前一擋。

  “啊!”

  她慘叫一聲,被劍氣撞飛出去,灑落下一片鮮血,也不知是生是死?

  剛才那一劍,張若塵也將整座樓閣分成兩半,地面裂開,直通底層。

  張若塵沒有去察看朱雀樓主到底是生是死,那種小人物,就算活著,也威脅不到他。

  先除掉鎮軍侯,才是正事。

  張若塵跳落到底樓,只見地面上有一個直徑三米的大坑,還有一些新鮮的血液,卻不見鎮軍侯的蹤影。

  驀地,張若塵猛然抬起頭,只見上方站著六個武道強者。

  他們手中捏著玉石,將真氣注入玉石,正在催動玉石中的陣法銘紋,準備布置合擊陣法。

  其中五人都被厚厚的鐵甲包裹,正是跟在鎮軍侯身邊的那五位死神郎將。

  另外一人,乃是云軍師,云中海。

  在武道界,他們六人都算得上一等一的高手。

  “嘩――”

  合擊陣法布置成形,六人手中的玉石,各自沖出一根光柱,連接在一起,形成一個球體的陣法牢籠,將張若塵困在陣法中心。

  鎮軍侯走了出來,一雙虎目,冷冷的盯著陣法中的張若塵,道:“小子,你到底是什么人?”

  張若塵剛才那一劍,破開了鎮軍侯的鎧甲,在鎮軍侯的頸部留下一條深深的血口。

  就連鎖骨也被斬得斷裂,鎮軍侯受了不輕的傷勢,靠他深厚的武道修為,才將傷勢壓制了下去。

  張若塵看著狼狽的鎮軍侯,一臉無懼,笑了笑道:“你一個將死之人,就算告訴了你,又有什么用?”

  “我是將死之人?哈哈!”

  鎮軍侯大笑了起來,道:“你還沒有認清形勢吧?我已經派人去開啟黑市的護城大陣,就算你逃出合擊陣法,也是死路一條。”

  張若塵的眼神一凝,合擊陣法對他來說,雖然有一些威脅,可是卻并不算麻煩。

  但是,護城大陣一旦開啟,張若塵還想殺死鎮軍侯,幾乎就是不可能的事了!

  “云中海,五大死神郎將聽令,將這小子拿下。先別傷他性命,本侯要活的。”鎮軍侯惱怒的道。

  “轟隆隆!”

  在六大高手的催動之下,合擊陣法快速旋轉起來。

  一道道陣法銘紋從玉石中涌出,化為一縷縷閃電。閃電,扭曲在一起,形成六道粗壯的電光,同時向張若塵涌過去。

  “給我破!”

  張若塵的手臂一揮,打出一道三尺長的空間裂縫,向著云中海的方向飛去。

  “空間……裂開了……”

  云中海大驚失色,剛剛想要逃走,就感覺到那一條空間裂縫之中,傳來一股恐怖的吸力,將他拉扯了進去。

  空間裂縫閉合,云中海已經消失不見。

  失去了云中海,合擊陣法自然就不攻自破。

  “剛才……剛才發生了什么事?”鎮軍侯的目光,緊緊的盯著,云海中剛才消失的位置。

  空間居然裂出一道縫隙,將一位地極境大圓滿的武道高手吞噬了進去。

  鎮軍侯的心中狂驚,若是自己也被那一道空間裂縫斬中,估計他的下場不會比云中海好多少。

  “護城大陣怎么還沒開啟?”

  “這小子太古怪了,先離開再說。”鎮軍侯的心中生出懼意,而且又受了重傷,不敢繼續待下去。

  他立即施展身法,逃出朱雀樓。

  “哪里逃?”

  張若塵縱身一躍,正想追上去,突然,那五位死神郎將沖了出來,抽出五柄戰刀,同時向張若塵斬過去。

  “唰唰!”

  張若塵腳踩步伐,身體變成九道幻影,一連施展出九招劍法。

  下一刻,張若塵從五位死神郎將的縫隙中沖出去,化為一道殘影,追向鎮軍侯。

  張若塵離開之后,那五位死神郎將同時落在地上,每個人頸部的位置都有一道淡淡的血痕,氣絕身亡。

  頃刻之間,就將五位強大的地極境高手擊殺,展現出來的劍法,將朱雀樓中的那些青。樓女子嚇得動都不敢動一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